第四百六十八章 众矢之的 - 天骄战纪

第四百六十八章 众矢之的

青年一袭紫袍,英姿勃发,器宇不凡,他周身气势若沸腾,宛如汹汹燃烧的大火炉似的,异常慑人。 那是血气淬炼到一种恐怖地步之后的体现。 一群侍从跟随在青年身后,有男有女,如众星拱月般拥簇着青年,愈发衬托得他不凡。 左阳! 瞬息,场中就有许多人认出紫袍青年身份,乃是左氏宗族年轻一代中的一位耀眼天才,天赋超群,若人中龙凤。 毋庸置疑,那跟随左阳身后的侍从,皆来自左氏宗族! 左家,这可是七大上等门阀之一,权柄滔天,底蕴雄厚的吓人,宗族中至今尚有生死境王者坐镇! 看见他们一行人出现,小珂灵鹫他们皆面露一抹凝重,藏在幕后的正主来了。 “六叔,暂且止手!” 紫袍青年左阳甫一抵达,就抬头望向苍穹,吩咐出声。 轰! 正自和林忠激战的枯瘦老者蓦地发生一声大吼,从战局中脱身,一个闪烁,就返紫袍青年身边。 显然,这枯瘦老者就是左阳的六叔。 “秦安,你也来。” 另一侧区域中,陡然响起一道沉凝如铁的声音,伴随声音,一个玄衣灰发,身姿轩昂的青年也大步而至。 他周身氤氲金属般的气息,眸绽星芒,龙行虎步,自有一股从容不迫的风采。 和左阳一样,青年身后同样跟随一众侍从。 秦星! 上等门阀世家秦氏宗族的后裔,一位早已名满紫禁城的天纵奇才,身具“金骨法体”天赋属性,潜力深不可测。 灵鹫、小珂他们的神色又凝重不少,秦家的力量也出现了,看来今日注定会有一场大风波了。 “忠伯,朱老三,你们也来吧。” 林寻出声,神色淡漠平静,他并不认得左阳和秦星,但是却能判断出,对方必然来自左家和秦家! 虚空之上的战斗结束,朱老三和林忠立在了林寻身后。 林忠面带忧色。 朱老三沉默依旧。 而在对面,左家的一群人和秦家的一群人皆都已来到场中,隐然让局势呈现出三足鼎立之状。 不过所有人都知道,左家和秦家属于联盟关系,要针对的是林寻这一方! 小珂、灵鹫以及那些北光林氏族人皆都意识到问题严重,知道真正的威胁来了。 之前的林芝和一众林家旁系修者只不过是一群小喽啰,杀了就杀了,属于林家内部之间的矛盾。 而左家、秦家势力的出场,则意味着,这一场内斗,已升级到了开始和外敌对抗的局势中。 左、秦两家! 这可都位列七大上等门阀的行列中,宗族底蕴滔天,高手无数,势力雄踞紫禁城,宛如庞然大物般,威慑帝国一方。 而如今的洗心峰,连下等门阀都谈不上,仅仅如此一对比,就让人感到绝望和心寒。 “你就是林寻?本以为你龟缩洗心峰之上不敢冒头,倒是没想到,甫一现身,就戕害同属于你们林家的族人,这手段可真让我大开眼界。” 左阳开口,他双手负背,神色平静中透着一抹自负,声音玩味,似在讽刺。 “这是我林家内部的事情,与你何干?你又算什么东西?敢插手我林家的事情,不怕被诛?” 林寻反问,他神色淡然,言辞更不客气。 这让小珂、灵鹫他们心中都一震,意识到林寻今日是真豁出去了,什么也不顾了,要宣泄愤怒。 “这样好吗?” 小珂忍不住传音问。 “之前就已迈入山穷水尽之局,如今林寻要以力破局,未尝不是一种办法,只是风险有些大。” 灵鹫神色平静,澄澈的眸中涌动智慧般的光泽。 “大胆!竟敢对我家少爷无礼,还不快赔礼道歉?真活得不耐烦了?” 当听到林寻的话语,左阳身后的侍者皆大怒,喝斥出声。 这可是在洗心峰之前,属于林家的地盘,可他们这些侍从都敢出声教训林寻,可见左家气焰何其嚣张。 “一群狗奴才而已,再敢乱吠,今日你们也别想走了。” 林寻云淡风轻一句话,气得那些侍从脸都变了,这小子简直太狂了,他难道没长眼睛,看不清楚局势? “小辈你找死!” 那左阳的六叔也震怒,威势迫人。 “老狗,找死的是你吧。” 林寻黑眸冷冽,“插手我林家内部事情不说,还敢在我面前叫嚣,信不信割了你舌头?” 嘶! 许多人都倒吸凉气,这枯瘦老者名左升津,可是左阳的六叔,一位老一辈洞天境存在。 可林寻竟一点都忌惮,骂起老狗,要割其舌头! 就见左升津怒极而笑:“小家伙,你还真不怕死啊,莫非以为,就凭洗心峰上这点力量,就敢和我左家叫板了?” 旋即,他神色冷厉,森然道:“不怕告诉你,用不了多久,你林家这一脉必将被斩草除根!” “老狗,难道你只会叫嚣?” 林寻斜睨了他一眼,浑然不惧。 北光林氏那些族人都暗自咂舌,以前虽听说过林寻逼迫凌天侯下跪的事情,可毕竟并非亲眼所见,而今,他们也算终于见识到了林寻的睥睨和强势。 左升津气得差点咳血,这小子一口一个老狗,换做谁谁能忍? “哈哈哈。” 另一侧区域,响起一阵笑声,却是秦家那一群修者皆在看热闹,忍不住发出揶揄的笑音。 这让左家这边的修者脸色愈发难看,恨不得立刻就将林寻生吞活剥,挫骨扬灰。 左升津刚要说什么,却被左阳拦住:“六叔,你且退下,这林寻交给我了。” 说话时,他神色冰冷,大步而出,浑身若火炉燃烧,蒸腾起可怖的灵光。 左阳的确很不凡,气息自然运转,就能释放出这般威势,在灵海境中绝对称得上是顶尖人物。 这让林寻眼眸也不禁一眯,心中不得不承认,作为上等门阀之一的左家,能够培养出左阳这种绝艳人物,底蕴的确强大的可怕。 “林寻,可敢和我一战?” 左阳开口,眸如利刃,锁定林寻,声音若雷,激荡四野。 “你要和我对决?” 林寻有些讶然。 “不错。” 左阳眸绽锋芒,咄咄逼人,“听说你曾击败尺藏锋,逼迫凌天侯下跪,我很好奇,这传闻究竟是否真实,故而想亲自一试。” 无疑,左阳是骄傲的,要用自身力量镇压林寻,这充分证明,他对自己的实力有着绝对的自信。 洗心峰那边,不少人都微微色变,这左阳明显是有备而来! 却见林寻摇了摇头,道:“不行,你还不够资格。” 声音随意,像说一件无足轻重的小事。 全场愕然。 左阳可是一位天骄人物,早已名震紫禁城,何等之耀眼,可林寻居然认为左阳不配挑战他,这口气可真够大的。 “小子,莫非你是怕了?不敢和我家少爷一战?”左家一名侍从大叫。 “我看这家伙也就是一个嘴炮,怂包!” 左家那些人也跟着出声,对林寻各种挖苦和羞辱。 “呵呵,你们这些家伙可真够不要脸的,林寻敢在当今帝后寿宴上逼迫凌天侯下跪,你们谁敢?” 北光林氏这边,有人忍不住了,大声喝斥,“想跟林寻对决?你们少爷还真不够资格!” 一句话而已,顿时让左家那些人语塞,现如今紫禁城谁都知道凌天侯被逼迫下跪的事情,林寻若是怂包,哪敢这么做? “哼,凌天侯是凌天候,我家少爷是我家少爷,林寻你若畏惧,就直接主动认输!” 那左家之人嚷嚷道。 见这边吵闹不休,宛如闹剧似的,秦氏宗族那边皆不禁发出晒笑。 “堂堂左家,却如泼妇骂街,和一个小儿争吵,这可有失身份啊。” “嘿嘿,没想到,左家这一辈如此不堪,被一个林寻羞辱,笑死人了。” 左阳的脸色顿时阴沉,包括他身边众人,也都怒目看向秦家那边,这些家伙看戏就看戏,还敢煽风点火,着实可恨。 “罢了,这林寻就交给我来对付得了。” 秦星走出来,唇角含笑,他身影轩昂,弥漫金属般的锐气,龙行虎步,风姿出众。 “这林寻是我的对手!” 左阳神色冰冷,同时一股灼热可怖的焚燃气息从其周身弥漫,遥遥和秦星对峙。 “笑话,我想做的事情,你左阳也拦不住!” 秦星神色也变冷,充斥着一股绝对的自负。 刹那间,场中气氛一变,谁也没想到,一直旁观的秦星,也忍不住插手了。 场面一时变得寂静。 无论是左阳,还是秦星,皆是堪称绝艳的奇才,且各自背后势力皆堪称滔天,像这般风云人物,此刻却要争夺和林寻对决的机会,如何不让人吃惊? “我明白了,无论是谁,若击败林寻,无疑就等于压了花无忧、尺藏锋、凌天侯他们一头,毕竟,这些人物当初皆曾败在林寻手中!”北光林氏那边,有人低语。 “这是要把林寻踩下去,一举名扬天下!” 一下子,许多人也都明白过来,如今的林寻就好比年轻一代的一个高峰,谁能将其踩在脚下,那绝对能够让自己的名声扶摇而上,名满帝国! ps:前天和昨天都加更了,今晚加更不加更,请投月票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