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一章 以下犯上 - 天骄战纪

第四百七十一章 以下犯上

最终,左、秦两家族人含恨而去。 他们没有办法,投鼠忌器,左阳和秦星太重要了,乃嫡系子弟,身份不一般。 而今,这两人被擒,抓洗心峰,让得他们只能先返宗族,将此事禀报,而后听从大人物们的决定。 洗心峰上,年轻人都在欢呼,振奋。 前一段时间,敌人堵在洗心峰山门外,频频挑衅和羞辱,令得他们憋屈而又愤怒,只能咬牙隐忍。 而就在今天,林寻出关,宛如杀神般,强势镇杀林芝等数十人,而后一举擒下左阳和秦星,那干脆利落的霸道手段,让那些年轻人皆大呼痛快,等于帮狠狠出了一口恶气。 唯独一些大人物面带忧色,知道眼下或许痛快了,可洗心峰的处境却变得凶险严重起来。 洗心大殿。 小珂、灵鹫、林忠、朱老三、和来自北光林氏的一众高层,此时皆汇聚在此。 “唉,有些麻烦了,咱们扣押了那左阳和秦星,左秦两家注定不会善罢甘休。” 一个来自北光林氏的中年轻叹。 “林芝惨死,其身边一众修者也皆伏诛,西溪、云衡、飞峰三支旁系势力若知道,后果也不堪设想。” “怎么办?” “林寻还是太意气用事了,所谓小不忍则乱大谋,他这么做,可等于捅破天了。 那些北光林氏的大人物也纷纷开口,面带忧虑沉重之色,长吁短叹。 而小珂、灵鹫、林忠、朱老三他们皆都沉默,没有说话。 不过他们都听出,这些北光林氏的族人,明显对林寻的做法有些不满,在发牢骚。 “最严重的是,当初林寻在帝后寿宴上,可得罪了皇室势力和一些帝国上层大人物,而如今,咱们又彻底和左秦两家撕破脸,这局势可就太严重了,一着不慎,就是粉身碎骨的下场。” 一名长发乌黑,仪态威严的男子开口。 他名林怀仁,是北光林氏执掌者林怀远的弟弟,素有威望,而今在洗心峰上,被安排代管属于北光林氏的事宜。 “这可怎么办是好。” 那些北光林氏族人,又是一阵叹息。 “诸位,相信少爷他这么做,肯定不是意气用事,或许另有我们所不知的意图。” 林忠忍不住开口。 “另有意图?” 林怀仁一怔,目光看向灵鹫。 灵鹫也不再保持沉默,平静道:“待会林寻来了,具体问一问便知道。” “哼,他刚出关,对局势都不了解,就闹出这么多麻烦事,哪可能有什么布局?我看啊,林寻这小娃娃就是瞎胡闹!” 有人冷哼,是一个白发老者,名林子房。 他年龄老迈,也算是北光林氏的一位宿老,修为虽只有灵海境层次,但资格却很老。 见他开口呵斥批评林寻,林忠、灵鹫他们虽都皱眉,但最终还是没有反驳什么。 “依老夫看,林寻待会来了,必须好好敲打他一番,玉不琢不成器,他若这样闹下去,洗心峰迟早也要败落!” 林子房声色俱厉,明显是内心对林寻的做法极其不满。 “这” 林忠开口,“似乎不妥吧?” 林子房脸色一沉:“林忠,你也算我林家老人了,难道还不清楚眼下局势?林寻这般胡闹,你还要维护他,你这跟害他有什么区别?” 不等其他人开口,林子房已愤然道:“若早知道这小子不堪大用,我北光林氏绝对不会支持他,如今倒好,因为他做错的事情,反倒连累到我们北光林氏头上了!” 此话一出,大殿内气氛顿时变得紧张。 林怀远等一众北光林氏族人目光闪烁,神色各异。 而小珂、灵鹫、林忠他们则齐齐皱眉,他们倒是没想到,在这等危急时刻,林子房竟会说出如此话语! “洗心峰崛起的时候,你们欢天喜地地搬来,如今仅仅只发生一些不好的事情,你们就抱怨成这般模样,不觉得有些过分了?” 小珂再忍不住,冷冷出声。 “大胆!我林家内部事情,岂容你一个外人插嘴?” 林子房厉声呵斥。 “小珂,莫要多说。” 灵鹫出声劝了一句。 往日里,小珂肯定会听从灵鹫的,但今天,她实在有些看不下去了,这林子房倚老卖老,碰到事情,不思去该如何解决,反倒一味埋怨和指责林寻,简直就是可恨。 “你还知道这是你们林家的事情?可我并没有看出,你真的把林家当做林家之主了!” 小珂冷冷击。 林子房顿时气得脸色铁青:“小姑娘,你竟敢跟老夫如此说话,信不信立马将你驱逐出这洗心峰?” “驱逐我?” 小珂唇角泛起一抹冷峭弧度。 只是,当她刚要说什么,就被灵鹫制止,“都别争执了” 可林子房此刻显得极其强硬,不等灵鹫说完,沉声打断道:“这洗心峰是我林家先祖传下,不是你们这些外人的地盘!今日你这小姑娘若不跟老夫赔礼道歉,就立刻滚出洗心峰!” 此话一出,灵鹫神色也变得淡漠,小珂星眸一寒,林忠眉宇间浮现一抹愠怒。 大殿中的气氛一下子变得紧张之极。 “六叔,别生气,小珂姑娘乃是林寻请来,为洗心峰付出了很多。” 林怀仁敏锐察觉到气氛变化,劝解出声。 他可是很清楚,小珂在洗心峰上的地位很重要,绝不次于灵鹫和林忠他们。 林子房一副不会善罢甘休的强硬姿态,冷笑道:“这么说,是否该让老夫给她赔礼道歉了?我看就是林寻来了,也不敢让老夫这么做!” 众人面面相觑。 这时候,大殿中响起林寻的声音:“不好意思,恐怕得让你失望了。” 伴随声音,林寻从大殿一侧走出,甫一出现,一对黑眸如电般,冷冷扫向林子房。 “你口口声声要教训我,说我连累了北光林氏,如今更要驱逐我的人,谁给你的胆子,敢这么做?” 顿时,全场一惊。 很显然,刚才的对话,林寻都已经听到,否则言辞断然不会如此强硬和迫人。 要知道,按照辈分来算,林寻得称呼林子房一声“堂叔祖”!只不过关系隔得有些远。 而今,林寻却当着众人之面,喝斥质问林子房,这若是被其他人看到,就有些不敬了。 “你在跟老夫说话?” 果然,林子房气得都不敢相信自己耳朵。 “你没听错,我说的就是你,怎么,倚老卖老很过瘾?” 林寻冷冷道。 他内心有一种说不出的厌憎,外敌内患之下,林子房身为长辈,不知思考去如何解决难题,反倒跳出来捣乱,让林寻哪可能会尊重他? “你说老夫倚老卖老?” 林子房浑身都哆嗦,明显被气坏,在他看来,林寻就是一个小辈,却当众喝斥羞辱于他,简直就是大逆不道! 其他人也都心惊,林寻这也太强势了,宗族礼法,最忌讳的可就是以下犯上了,若传出去,非沦为天大的笑柄不可。 “林寻,好了,这件事就算了。” 灵鹫开口。 “是啊,都各退一步,莫要被别人看笑话。” 其他人也纷纷开口。 “不可能!” 林子房咆哮,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林寻一个小辈,却让他难堪,这让他哪能忍得住? “当年就是你爷爷活着的时候,也不敢如此对我,你一个小娃娃,却罔顾礼法,以下犯上,若不跪地道歉,施以惩罚,老夫绝对不会饶恕!” 他起身,须发怒张,唾沫星子差点喷到林寻脸上。 林寻冷冷看着林子房,看着这个不知进退的老家伙,最终深吸一口气,道:“忠伯,把他带入洗心峰祖地闭关反思!” 此话一出,全场皆惊。 林寻这是根本不打算辩解争执,要直接把林子房给关押起来! “林寻,这么做不好吧?” 林怀仁皱眉,其他北光林氏族人也都惊疑不定,在他们看来,林寻此举和大逆不道没什么区别,难道他不担心背负骂名? “少爷,这” 林忠也不禁担忧。 “去。” 林寻唇中轻轻吐出一个字,态度决然,不容置疑。 “你你好大的胆子你这是欺师灭祖,是大逆不道” 林子房气得目眦欲裂,咆哮不已,而在内心深处,实则他已经隐隐有些惊惧了。 这时,林忠踏步上前,一股无形力量涌出,瞬间就将林子房禁锢,而后将其“请”了出去。 “林寻!你” 林怀仁这时候最终没忍住,愤然起身,林子房可是出身北光林氏,林寻此举,简直和打他们的脸没什么区别。 “等解决了林家内忧外患,我自会去赔礼道歉,但是现在,无论是谁,胆敢扰乱洗心峰,定当严惩不贷!” 林寻神色淡然,隐然有一股迫人的威严。 “如今局势内忧外患,大家自当同心协力,一起对外。” 灵鹫温声开口,“相信诸位也不愿意看见洗心峰发生什么不测吧?” “唉!” 林怀仁长叹一声,重新落座,神色阴晴不定。 其他北光林氏族人也都神色阴晦,林寻的强势和狠辣,出乎了他们所有人意料。 对自己人都敢这么狠,这世上还有什么事情是他不敢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