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五章 道武别院 - 天骄战纪

第四百七十五章 道武别院

被李霄飞喝斥,林寻一点也不恼,只是微笑道:“年轻人,人丑就要多修行,否则就会被人看扁的,以后媳妇都娶不到,那可很悲催的。” 一些少女忍禁不禁,笑出声来。 李霄飞气得唇角哆嗦,他能够进入青鹿学院,并且跻身道武别院中,本身就是一种强大的表现,可在林寻口中,却被挤兑得如此不堪,简直太气人了。 “我要和你决斗!” 李霄飞大叫,眼睛都瞪圆了。 “够了,你先退下。” 薛韵皱眉,感觉李霄飞沉不住气。 “我” 李霄飞神色阴晴,最终恶狠狠瞪了林寻一眼,不再多言。 “林寻,你考虑如何?” 薛韵星眸冷淡,她玉容精致美丽,气质如冰雪,天生有一股贵气,只是显得太过孤傲了一些。 那些跟随薛韵而来的一众男女也都将目光看向林寻。 “你也是皇室成员?” 林寻兀自笑吟吟问道。 薛韵顿时蹙眉,眸子中闪过一抹不耐。 “林寻,当初你敢逼迫凌天侯下跪,如今怎么变得如此胆小?莫非你也害怕了?” 一名青年走上前,不屑讽刺,他名石云鹏,道武别院中一位高手,年轻一代风云翘楚。 “等你什么时候能够逼迫凌天侯下跪了,再来问我怕不怕。” 林寻扫了石云鹏一眼,言下之意就是,你还不够资格跟我说这种话。 “你” 石云鹏也被激怒,林寻太嚣张,竟敢瞧不起他,要知道,他石云鹏在道武别院中,也算是一号风云人物,哪曾被人如此奚落过? “林寻,忘了告诉你,那林雪峰是你堂哥吧,他如今在潜龙院可是一个过街老鼠,人人喊打。” 这时,又一名青年走上前,面带一抹微笑,悠悠说道,“哦,对了,就在前些天的时候,他还要挑战我,结果你也知道,他太弱了,我一不小心,把他达成重伤,如今好像还在休养。” 林雪峰! 林寻眼眸微微一眯,终于有了一些不同的反应,林雪峰是北光林氏的继承人,更是第一个对林寻“投诚”的族兄。 只是林寻却不曾想,因为自己的缘故,竟让林雪峰也遭受到波及,在青鹿学院中受人欺负! 无疑,这已触怒了林寻底线。 “你叫什么名字?” 林寻看向那青年,黑眸淡漠。 “金逐流。” 青年微笑依旧,眉宇间充斥着一股傲意。 顿时,附近刘辉、杨静瑶他们皆都一阵躁动,面露惊疑,居然是他! 金逐流,位列灵海金榜第九的奇才,名震道武别院,极其耀眼,有着诸多令人津津乐道的光辉战绩。 可以说,这金逐流的名气比薛韵、石云鹏还要大一些。 “林寻,我再问你一次,考虑如何了?” 薛韵深吸一口气,冷冷出声,她的耐心已经快要被磨光。 这一刻,林寻的目光从薛韵、石云鹏、金逐流、李霄飞等人身上一一扫过,最终,他灿然一笑,道:“看来今天我若不答应,你们肯定不会善罢甘休了?” 没人说话,这就是默认了。 “既然如此,我倒是好奇,你们像如何替凌天侯报仇?” 林寻问道。 “不是替凌天侯报仇,是替帝国皇室洗涮耻辱,让你为曾经犯下的罪行赎罪!” 石云鹏冷冷道。 “战斗?” 林寻道。 “不错。” 石云鹏点头。 “好!” 出乎所有人意料,林寻竟是痛快答应下来,这让薛韵那些人皆都有些意外。 而小胖子刘辉、杨静瑶他们则都面露一抹担忧,纷纷劝阻。 “小林教习,千万不能和他们斗气,他们敢这么说,肯定早已想好办法要对付您了。” “是啊,您只需留在灵纹别院,谁也不敢拿您怎么样。” 这些学生皆都是好意,只是林寻却摇头,示意他们不必再多说。 “走吧。” 林寻瞥了薛韵一眼,双手负背,朝远处行去。 “这家伙虽然有些啰嗦胆子倒是不小。” 李霄飞嘀咕了一声。 “哼,如此不是更好?去,通知赵景文师兄、左玉京师兄他们,就说林寻已经被我们逼出来了!” 石云鹏冷声吩咐了一句。 而薛韵他们,则都迈步跟着林寻一起离开,那架势就像押解囚犯似的。 “我们也去!他们若敢为难小林教习,我们绝对不答应!” 小胖子大声咆哮,义愤填膺。 “对,一起去!” 顿时,丙字九号班的学生也都一起出动。 道武别院。 古老的建筑林立,巍峨庄肃。 “什么?林寻竟敢来?” “走,去看看。” “嘿嘿,这一下有热闹看了。” 这一天注定要不平静,尤其是道武别院中,当得知林寻应邀而至时,顿时引起了莫大轰动。 当林寻刚走进道武别院,就被一群人拦住。 “你就是林寻?怎么不当缩头乌龟了?”那些人冷笑。 林寻没有理会他,踱步前行,他心中很奇怪,他得罪的是帝国皇室,和这些学生有什么关系? 难道这背后,还有人在暗中怂恿,要借这些学生之力羞辱自己不成? “哼,到了这等时候还敢目中无人,简直不知死活,告诉你,今天你敢踏足道武别院,就必须为你犯下的罪行赎罪!” 那些人气恼。 林寻依旧不理会,在薛韵他们带领下前行。 只是路途上,出现的身影越来越多,皆是道武别院的学生,有男有女,各个不凡,是灵海境中的顶尖人物。 只是他们对待林寻的态度却相当恶劣,一路上,对着林寻指指点点,不乏挖苦羞辱。 这让林寻愈发断定,这背后,肯定是有人故意针对自己! 会是谁? 左家、秦家?亦或者是帝国皇室? “林寻,我在跟你说话,听到没有!?” 路上,一名白发青年暴喝,眼神凌厉,充满了野性,林寻一直不理会他,这让他心生愠怒。 林寻瞥了一眼薛韵,道:“这白毛小子是谁啊,唠唠叨叨的,难道是未老先衰,嘴巴也变哆嗦了?” 场面顿时有些寂静,所有人都发怔,包括薛韵、金逐流、石云鹏他们,都说不出话来。 直至片刻,远处才有人忍不住大笑:“我没听错吧,这家伙居然敢叫蓝宇白毛,还说他未老先衰?哈哈。” 附近众人皆神色怪异,却是不敢笑。 蓝宇,这可是位列灵海金榜第五位的猛人! 蓝宇祖上和帝国皇室有姻亲,也算半个皇室成员,资质出众,性情凶悍,在道武别院中,都没多少人敢得罪他。 一方面是碍于他的身份特殊,另一方面也是因为,蓝宇的实力的确很变态,在这天才云集的道武别院中,蓝宇也算得上是顶尖存在。 白毛? 蓝宇鼻子差点气歪,这世上谁敢如此称呼他? 同时,最可恨的还有“未老先衰”这个讽刺,简直太恶毒了,他堂堂天骄人物,风华正茂,前途无量,却有人敢如此羞辱他,这是找死啊! “林寻,看来你真是活得腻歪了。” 蓝宇脸色阴沉,咬牙切齿。 “白毛,会去多保养身体,或许还能活得久一些,小小年纪,却未老先衰,唉,真是可怜。” 林寻却叹了口气,摇头前行。 蓝宇内心蹭蹭蹭地冒出一股怒火,他真被气坏了,林寻那怜悯叹息的样子,配上那恶毒无比的言辞,差点让蓝宇受不了,简直太招人恨了。 “你找死?” 蓝宇杀机乍现。 林寻瞥了他一眼,神色怜悯依旧。 “蓝宇公子,莫要和他计较,待会去了演武场,有的是机会收拾他!” 旁边,李霄飞面露谄媚之色。 “哼!” 蓝宇眼眸冰冷,盯着林寻,“敢不敢和我在演武场一战?” 演武场? 林寻心中一动,意识到,看来今天想要找他麻烦的,肯定都要在那所谓的“演武场”中解决了。 “可以,不过你得等一等。” 林寻笑道。 “还用等吗?你难道怕了?” 蓝宇不屑。 “你理解错了,我的意思是想要跟我切磋的人有很多,你得排队等一等,等我解决了他们,再陪你玩玩也行。” 林寻轻飘飘一句话,让蓝宇气得浑身一哆嗦,这家伙可太狂了,竟敢如此小觑他! 连薛韵、金逐流、石云鹏他们的脸色也有些难看,林寻此话显然是在时候,他可以一人横扫他们所有人! “当然。” 忽然,林寻又说道,“不是随随便便谁都有挑战我的资格的,想和我对决,起码得拿出一些彩头。” 彩头? 在场许多人都是一呆,这家伙到了道武别院,非但不低头,反倒还打算要彩头? 这也太嚣张了吧! 蓝宇也一脸愕然,许久才说道:“你想对赌什么彩头?” 林寻微微一笑:“学院积分,谁想挑战我,就拿出身上所有的积分,最低不能少于一千。” 一千积分?当彩头? 众人都不禁无语,这家伙把积分当什么了?一千积分啊,那分量比拥有一千万金币都重太多! “你怎么不去死!” 蓝宇被气坏了,感觉林寻是故意在胡搅蛮缠,一千积分,凭他如今的身份和实力,也需要花费数年才能凑齐!

上一篇   第四百七十四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