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六章 扮猪吃虎 - 天骄战纪

第四百七十六章 扮猪吃虎

“怎么,你说话这么冲,我以为拥有不少积分呢,原来也是个穷光蛋。” 林寻目光泛起一丝鄙夷。 蓝宇气得真想一巴掌拍死他,咬牙道:“你可知道一千积分意味着什么,就敢狮子大开口?” 林寻道:“八百积分总该有了吧?” 蓝宇额头青筋爆绽,这家伙把学院积分当做什么了?大白菜? “五百积分?” 林寻目光愈发鄙夷了,“若连这点积分都没有,你还是努力先去赚积分吧,瞎凑什么热闹。” 蓝宇目光直欲杀人,很想立刻出手教训教林寻,但最终,他忍住了,深吸一口气,铁青着脸道:“好,五百积分,我答应你!” 林寻顿时笑了,拍了拍他肩膀,道:“不错不错,你可以排队等着来挑战我了。” 看林寻一副吃定自己的模样,把蓝宇气得脸都绿了,实在快克制不住。 “哦,对了,你们要挑战我的话,记得也准备好积分,我也不为难你们,落败的时候,把身上积分全部凑齐给我就行。” 林寻目光扫了一眼薛韵、金逐流、石云鹏等人一眼,一下子,让这些人的脸色也都阴沉起来。 嚣张! 实在太嚣张了! 在场其他学生也瞪大眼睛,这林寻行事如此无忌,难道不怕遭报应? “你们也可以通知其他人,就说想和我切磋可以,拿着积分过来排队,逾期不候。” 林寻此话一出,让附近所有道武别院学生都愤怒了,这家伙把他们当做什么了?待宰羊羔? “林寻,你少得意,待会有你的苦头吃!” “气死我了,这家伙太可恨,诸位师兄师姐可都一定不要客气!” “林寻,你这么嚣张,真当我道武别院是摆设?” 场中响起一阵大叫,指责和喝斥林寻,场面热闹之极。 这里是道武别院,这里的动静很快吸引了许多人围观,不少学生更是飞快去报信,邀请同道众人前来。 “我通知了雨如火师兄,他若知道林寻这么狂,肯定会忍不住出手。” “嘿嘿,我告诉了学院中一些和林寻有仇的世家子弟,像花家、宋家、尺家等等。” 看热闹不嫌事大,此次因为林寻的到来,注定要搅动一场风云! 对于这些言辞,林寻就像听到一样,问李霄飞:“丑八怪,演武场究竟在哪里?” 李霄飞勃然大怒:“你骂谁丑八怪呢!” 林寻哦了一声,道:“一颗痣,演武场在哪里?” 李霄飞气得眼冒金星,直想撕了林寻的嘴巴。 “前边就是。” 这时,薛韵开口,冰冷淡漠。 林寻抬眼一看,就见不远处的地方,有着一片偌大的场地,场地内是一座古老的石台,通体漆黑,其上染血,隐约流动着晦涩的灵纹气息。 这就是演武场,属于道武别院弟子之间决斗争锋的地方,数千年来,其上曾有无数天骄风云人物在上边争霸,上演了一场又一场旷世对决。 此时,那演武场四周早已汇聚了许多身影,黑压压一片,显然都是听说林寻来了,即将在此对决。 并且,还有许多学生正在从其他地方陆陆续续赶来。 “来吧,林寻,今日就让本公子教训你,为帝国皇室洗涮耻辱,让你知道天有多高,地有多厚!” 蓝宇大喝。 原本,他也不至于第一个就跳出来,只是在之前的路上他实在是被林寻气坏了,根本就忍不住。 “白毛,不是说让你排队吗?先洗干净脖子在一边等着。” 林寻一脸不悦地挥手。 周围众人听到这等话语,皆都想笑又不敢笑,神色怪异,白毛?也亏这林寻敢如此称呼蓝宇! “林寻,你给我等着!” 蓝宇脸色难看到了极致。 林寻却已经懒得搭理他,踱步走进演武场,立在那石台之上,而后目光看向薛韵、金逐流、石云鹏他们,道:“是你们把我叫来的,现在,你们谁先出手?” “我先来!” 石云鹏大步走出,杀气腾腾。 “慢着。” 林寻皱眉,“你懂不懂规矩?” 石云鹏一愣,喝道:“都这等时候了,你还要闹什么花样?” 林寻不悦道:“先交出身份铭牌,我担心你败了耍赖,不给积分。” 石云鹏气得火冒三丈,阴沉着脸拿出属于自己的学生铭牌,甩手丢在演武场旁边。 见此,林寻这才点头:“上来吧。” 石云鹏唰的一声,一跃跳上石台,根本就不迟疑,大吼道:“林寻,你给我死来!” 轰隆一声,他周身威势骤然一变,风雷激荡,云烟蒸腾,狠狠一巴掌朝前拍去,赤霞澎湃,电闪雷鸣。 他动用了全力,一上来就是传承绝学,掌指如同裹挟风雷而动,极其慑人。 小风雷术! 许多人眼睛一亮,这可是石家的古老秘法! 而石云鹏自身也不简单,乃是道武别院中的一流人物,拥有着灵海境圆满境的修为,位列灵海金榜前五十之列。 此刻见他甫一出动,就是雷霆万钧的一击,让许多人都不禁振奋。 轰! 林寻一拳砸出,将这一击破除,道:“就这点能耐,有些不够看啊。” 许多人都无语,这家伙的嘴巴可真不饶人。 “你纳命来吧!” 石云鹏大吼,跟林寻对战在一起,将小风雷术运转到极致,就见赤霞滚滚,雷电轰鸣,极其霸道刚猛。 “声音叫这么大,我还以为多厉害,原来也不过如此,少年,做人可不能如此浮夸。” 林寻一边厮杀,嘴巴也不停歇。 “杀!” 石云鹏眼睛都红了,周身灵光奔腾,直冲云霄,可怖的雷电气息激射八方。 这场对决很精彩,两者厮杀于石台之上,各自施展威能,杀得风云激荡,霞光轰鸣,很是璀璨夺目。 场外,许多人都不禁点头,不断为石云鹏叫好助威。 也有人对林寻很不屑,认为传闻有些夸大,林寻也不过如此,甚至都开始怀疑,凌天侯这等绝世凶人,怎么会败给林寻,简直太让人失望。 “不管如何,这林寻倒也算不错,比潜龙院那些新生强上不少,不过在咱们道武别院,就显得不够看了。” 金逐流悠悠开口。 “的确名不副实。” 薛韵淡漠出声。 其他人也都深以为然,原本,他们也都已做好准备,并未小觑林寻,可当看见他连石云鹏都奈何不了,都不禁轻松不少,认为外界的传闻太夸张了,这林寻根本就没有那么逆天。 场中也有一小部分人神色怪异,心情相当的复杂,他们第一时间发现了异常,林寻这凶残无比的猛人,怎可能需要如此拼杀? 这一小部分人都是参加过帝后寿宴的贵胄子弟,曾亲眼见过林寻是如何大发神威,镇压尺藏锋,挫败凌天侯的! 尺藏眉也在场中,她对林寻了解更深刻,也更清楚林寻的可怕。 她甚至一眼就看出,林寻是故意留手了,显然是担心表现得太惹眼,吓退了其他人,就会失去一些“彩头”! “这家伙真不是东西,憋了一肚子坏水要坑人呢。” 尺藏眉心中轻叹,但是她没有去揭露,当初她弟弟尺藏锋败在林寻手中,至今还被许多人笑话和看不起。 在这等情况下,她巴不得更多人跳进林寻挖的“坑”里,也尝一尝被林寻镇压的滋味。 另一侧,花无忧神色冰冷地立在场中,她对林寻同样恨之入骨,因为当初若不是宗族高手及时相救,她差点就被林寻杀死。 此时,见林寻被迫前来进行对决,她自然恨不得有人能够狠狠教训林寻一顿,最好能将他废掉。 只是,她明显也看出,林寻今日之表现,太过诡异,若他这么弱,哪可能击败她花无忧? 这家伙绝对是故意的! “无忧,就是他当初击败了你?我看也不过如此嘛。” 旁边一名俏丽少女嘻嘻笑道。 花无忧心中涌起一抹愠怒,嘴上却不咸不淡道,“纤纤郡主,你和凌天侯皆是皇室成员,不如趁此机会,亲自上台去镇压了那林寻,去给凌天侯报仇?” 被叫做纤纤郡主的俏丽少女一怔,唇角泛起一抹骄傲之色,道:“他太弱了,不值得我出手。” 花无忧不再多言,心中却冷笑,凌天侯都被他逼迫下跪,这还叫弱?真是无知啊。 演武场中,战况异常的激烈,林寻和石云鹏搏杀到五百合时,石云鹏终于不敌,被林寻一掌狠狠拍飞出去,大口咳血,跌落在石台外的地上。 场中响起一阵哗然,战斗到这时候,何等之激烈,可他们在最后一刻,却根本没看清楚石云鹏如何败的! “年轻人,去再好好修炼几年吧,你跟我根本不是一个层次的对手,若非手下留情,早已将你镇压。” 林寻站在那,额头冒汗,气息微喘,话语却显得异常高调,一副看不上石云鹏的架势。 “嘘!” 场中顿时发出一阵嘘声,都大战五百合了,战斗得如此激烈,好不容易才击败了石云鹏,这叫不是一个层次的对手? 这林寻简直太不要脸了,睁着眼睛说瞎话,也不怕遭雷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