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八章 幡然醒悟 - 天骄战纪

第四百七十八章 幡然醒悟

金逐流。√ 位列灵海金榜第九的奇才,名震道武别院,有着诸多令人津津乐道的光辉战绩。 他仪态修长,丰神俊朗,举手投足之间,彰显出一股迫人的凌厉气势,那是久经战斗才能磨练出的气息。 啪! 根本没有废话,金逐流将身份铭牌抛出,径直来到演武场,身影若一杆枪,一缕缕光霞从其周身蒸腾而出,让其显得风采照人。 全场顿时振奋,他们内心憋着一股气,而今金逐流出场,让他们看到了挫败林寻,将其彻底打落凡尘的希望。 “车轮战吗?也行,先让我歇会,连战两场,就是洞天境强者也扛不住。” 林寻说着,一屁股坐在地上。 众人顿时鄙夷,这家伙脸皮可真厚,洞天境承受不住?那等层次的强者就是连续征战三天三夜都不会累! “我给你机会,需要灵药吗?” 金逐流面无表情,冷冷道。 “不用,万一有毒怎么办,我听说这世上可有不少毒药能够在无声无息中令人失去力气。” 林寻笑吟吟道。 “你……” 金逐流脸色冰冷,半响才说道,“待会,我会让你也尝一尝你堂兄林雪峰惨败时的滋味。” 这明显就是在挑衅了,只是林寻却微微一笑,并未多说。 半响后,林寻起身,大气十足道:“来吧。” “哼!” 金逐流冷哼,犹如炸雷,他祭出一柄战矛,犹如纵横沙场的战神,劈杀虚空,凶悍出击。 轰隆隆~~ 演武场中的虚空哀鸣,风云色变,而这皆是由金逐流引起。 不得不说,此人的确很强大,一杆战矛弥漫灿然灵霞,指天打地,威势凶悍,大有遇神杀神,佛挡杀佛的睥睨姿态,不愧是位列灵海金榜第九名的卓绝人物。 这让场中许多学生也都震撼。 而尺藏眉、花无忧他们也都神色认真起来,金逐流的战斗力有目共睹的强大,完全不弱于任何天骄人物。 尤其是真正厮杀时,金逐流神勇无匹,挥出的战斗力要更强,和凌天侯赵景胤相比,也不逞多让。 “杀” 场中,尽是金逐流杀气腾腾的暴喝,若惊雷震九霄,他黑飞扬,战矛激射,杀伐气席卷全场,引起阵阵惊呼声。 反观林寻,却显得暗淡许多,被压制得抬不起头,很快就露出败象,有好几次,差点被轰飞出演武场。 不知何时,场中有多出许多人,位列灵海金榜第三的左玉京,拥有崇高最贵身份的皇室子弟赵景文…… 也不乏来自灵纹别院、神策别院、潜龙院这些地方的学生,甚至还有一些教习都被惊动,前来观战。 宁蒙、石禹、叶小七、宫冥……这些林寻的老朋友也都赶来,他们如今都在潜龙院中修行。 他们都很诧异,林寻居然在道武别院战斗,原本以为他还在洗心峰上闭关,没想到他非但出关了,还跑来青鹿学院,闹得风生水起,万众瞩目。 “情况有些不妙啊。” 身体圆润胖如球体的叶小七睁大眼睛。 “嘿嘿嘿嘿。” 听闻此言,石禹和宁蒙都不禁笑起来,笑容很诡秘。 “你们这是闹哪样?没看到林寻被压制,都快被人揍趴下了!” 叶小七瞪眼。 “唉,你还是不了解林寻啊,这小子看起来人畜无害,肚子里的坏水可比谁都多,阴险的很。” 宁蒙拍了拍叶小七肩膀,一副过来人的模样。 “金逐流要遭殃了。” 石禹悠悠说道。 叶小七怔了怔,总感觉有些不对劲。 “的确像在扮猪吃虎。” 一直不说话的宫冥点评了一句。 叶什么,场中顿时响起一阵哗然声。 就见演武场中,金逐流竟是被林寻一拳砸在肩膀上,整个人都倒飞出去。 谁也没看清楚究竟生了什么,刚才的林寻明明在闪避,快要落败,可眼前一花,金逐流反倒被击退了! 全场惊疑,感觉有些不对劲。 叶小七唇角狠狠一抽搐,终于明白了,林寻之前绝对是故意装怂! “杀!” 金逐流大喝,被林寻一拳击败,让他也感到惊疑,有些懵,没想到林寻竟还有反击之力。 只是很快,林寻身影一闪,犹如鬼魅般,闯过重重攻击,狠狠一脚揣在金逐流小腹上。 由于度太快,众人又感觉眼前一花,金逐流出一声惨叫,跌了个狗吃屎的造型。 这…… 全场都傻眼了,之前的金逐流何其霸道勇武,可怎么现在突然就有些压制不住林寻了? “报复开始了。” 这一下、尺藏眉和花无忧也都看出,金逐流也不行了。 她们心中都惊疑,林寻闭关消失了两个月,如今似乎变得更强大了,让人都根本捉摸不透他究竟有多强! “死来!” 金逐流明显不信邪,脸色铁青,披头散,持着战矛横扫,浑身充斥灿然霞光,威势可怖。 “呵呵。” 林寻笑得很灿烂,都没有说一句话,可他那笑容落入金逐流眼中,却成了一种挑衅和羞辱。 对在场观战的众人而言,林寻这笑容也很刺眼,一副小人得志的丑陋模样! 啪! 可很快,金逐流脑门上被拍了一巴掌,光洁的额头留下五道血红的指印,这让全场都不禁悚然,感觉有些不对劲。 “这脑门可真够硬的,居然没拍烂。”林寻嘀咕了一声。 “你找死!” 金逐流气得再无法保持镇定,眼睛充血,脸色铁青,吼声若炸雷,疯狂出击。 轰隆隆~~ 演武场上,虚空紊乱,神霞滚滚,那绚烂刺目的光,让人都不敢逼视。 “你不行啊,要不现在认输得了,待会我还要跟其他人切磋,时间不能浪费在你身上了。” 林寻的声音响起时,就听嘭的一声,金逐流脸庞被狠狠一拳砸中,口鼻喷血,牙齿都不知道飞出多少颗,出嗷呜一声惨叫。 在场众人都感觉疼的慌,这一拳可真够狠的! 而一些眼力老辣之辈,已是敏锐察觉到,林寻之前的一种种表现,明显是在故意示弱! “我杀了你!” 咆哮声中,金逐流再次冲出。 他披头散,脸颊红肿如猪头,形象很凄惨,再无之前的照人风采,反倒像一头被激怒的凶兽,气急败坏,暴跳如雷。 他的确被气坏,怒火冲头,在众目睽睽之下,被林寻先是一拳砸飞,然后腹部被踹了一脚、额头被拍了一巴掌,此时,就连脸颊都被一拳砸得差点塌陷,这让他如何能忍? 最可恨的是,林寻一直笑得很灿烂,说出的话更是气人,让他哪可能还保持冷静? “这家伙故意的!” “他之前和石云鹏、薛韵对决时,肯定也是故意示弱,一直在坑人!” 这时候,就是再迟钝的人也都明白过来,神色皆都变得精彩,有惊疑,有难堪,有愤恨,也有震惊。 这个事实让他们都难以接受,心寒不已,本以为在这道武别院中,林寻就是一条龙也得盘着,可却没想到,自始至终,他根本就不曾动用真正的力量! 而令他们羞愤的是,他们直至现在才明白过来。 太可恨了! “你早已看出来了?” 纤纤郡主脸色有些不悦。 “能够击败凌天侯的角色,哪可能会这般简单?” 花无忧面无表情。 而此时,宁蒙、石禹、叶小七、宫冥他们都在嘿嘿直笑,不出他们所料,林寻又坑了一个无知的家伙。 轰! 演武场中,惊天动地般的碰撞声响起,烟尘弥漫中,金逐流被镇压在地。 而林寻一只脚,则踏在他身上,令其无力挣扎起身。 这一幕出现时,全场失声,一片死寂,许多人都呆滞在那,无法相信自己眼睛。 相较于之前的石云鹏、薛韵,此次的金逐流可就败得太惨了,令人都不忍目睹。 这可是灵海金榜第九的存在,怎么就这么被镇压了? 他们无法接受这个结果。 场中,神色最精彩的莫过于蓝宇,他之前被林寻一口一个白毛气得差点咳血,好几次要上台厮杀都没能如愿,这让他憋屈到了极致。 原本,他还担心林寻万一败在金逐流手中,会让自己无处泄怒火,可现在目睹这一幕时,他顿时僵硬在那,神色阴晴不定。 他不傻,自然能看出来,林寻之前都根本没有动用真正手段!而金逐流的惨败,令他心中都有些毛。 这可恨的家伙怎会这么强? 不止是蓝宇,在场其他人也都想不明白。 “唉,三连胜了。” 林寻唏嘘了一声,说话时,他一脚将地上的金逐流踹出了演武场,狠狠跌落在地,直接就晕厥了过去。 他这一拳动用了真正的力量,将金逐流击成重伤,想要恢复可很不容易。 没办法,这是青鹿学院,不能杀人,否则,林寻根本不介意结束掉对方性命。 金逐流败了! 众人意识到了林寻的强大,在听到他唏嘘的声音,也不像之前那般愤恨,只是脸色依旧很难看。 嚣张! 绝对的嚣张,视他们道武别院如无人,可恨之极! “还有人没有?” 林寻目光扫视全场,悠悠开口。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