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九章 剑指金榜 - 天骄战纪

第四百七十九章 剑指金榜

还有人没有? 林寻这句话一点气势也没有,显得很敷衍,轻飘飘的。 可就是这种漫不经心之间流露出的态度,让那些道武别院的学生都很愤怒,嚣张,太嚣张了! 不过,即便心中愤怒憋屈,一时却没人敢踏上演武场和林寻对决。 他们都已经明白过来,林寻之所以敢如此嚣张,并非是狂妄,而是实力真的不容小觑。 之前石云鹏、薛韵、金逐流的落败,早已证明了这一点。 这时候谁再小觑林寻,那绝对是蠢到家了。 也有很多人惊心,石云鹏他们三人,可都是道武别院中的一流人物,位列灵海金榜之上,威名赫赫。 连他们都不是林寻对手,可想而知如今林寻的修为是何等强横,若是不派出绝世人物,根本就难以压制住他。 尺藏眉、花无忧这些曾和林寻有仇的人此刻心中都颇为复杂,时隔两个月而已,林寻就像脱胎换骨,变得愈深不可测了。 他们还记得,当初在帝后寿宴上,林寻击败凌天侯时,才拥有灵海中期的修为而已。 而如今的林寻,则已傲立灵海境圆满巅峰! “唉,扮猪吃虎的戏码被人看穿了,这一下傻子都知道不能往坑里跳了。” 远处的石禹喟叹。 宁蒙、叶小七、宫冥也都深以为然,并且从在内心深处,他们也都对林寻如今的实力感到震惊。 这家伙越来越变态了,在道途上突飞猛进,遥遥领先,让他们都有一种难以企及的感觉。 演武场中,林寻将一切看在眼中,心中不禁一叹,知道想要再像刚才那般坑人已经不行了。 忽然,他看向了场中的李霄飞身上,唇角不禁泛起一抹玩味笑容,当即喝道:“丑八怪,该你了。” 李霄飞脸色顿时变得难堪,咆哮道:“林寻,你休要猖狂,真当我道武别院无人?” 林寻皱眉道:“既然这样,何不上来一战?” “我……” 李霄飞神色阴晴不定,若是在以前,他肯定早已冲出去,可现在连石云鹏、薛韵、金逐流都败了,他还哪有胆子和林寻对决? “呵呵,这就是道武别院的传人?可真是让人失望啊。” 林寻不屑。 这一下,又惹恼了场中那些学生,纷纷大喝起来。 “一颗痣,你怎么回事?连应战的胆量都不敢?” “快上去,灭了他!没听到他骂你丑八怪吗?” “就是败了,也要败的堂堂正正,哪能畏惧避战?” 李霄飞都快哭了,他妈的,上去挨揍吗?没看刚才金逐流都被打得哭爹喊娘,直接晕厥过去了? “罢了,既然你认怂,我就放你一马。” 演武场中,林寻轻叹一声,目光扫视全场,每一个被他看到的学生,都有些不自在,仿佛担心被林寻点名邀战似的。 最终,林寻的目光落在白青年蓝宇身上。 “白毛,想必你已经等的迫不及待了,来,现在给你机会,上来与我一战。” 林寻笑得很灿烂。 蓝宇脸色变幻,显然内心挣扎的很。 之前的他,被气得恨不得第一个出场灭掉林寻,可目睹了刚才的一场场战斗,早已让他恢复冷静,意识到林寻的不凡,知道若是自己出战,最终万一失败,那丢脸可就丢大了。 所以,他心中尽管憋屈气恼,但也已萌生退意,不想在这等时候和林寻剧烈冲突。 可他根本没想到,此时此刻,林寻竟点他的名了! 白毛! 又是这个充满羞辱的称呼,这让蓝宇气得快要抓狂。 “怎么,你也和一颗痣一样,怂了?” 林寻皱眉。 “你既然找死,老子就成全你!” 蓝宇彻底愤怒了,大吼一声,闪身冲进演武场,他已不顾一切,若再退缩,不用多久,他就会成为道武别院中一个笑柄。 全场顿时响起欢呼。 蓝宇,位列灵海金榜前五的惊艳人物,而今含怒出战,必然会上演一场巅峰对决! 只是和刚才不同,场中也有不少人有些担忧,蓝宇若是也败掉,那还如何是好? 石禹、宁蒙他们见此,又嘿嘿嘿嘿地笑起来,那目光就像看到一头猪出栏,马上就要被宰掉。 演武场上,战斗爆。 这一次,林寻已经不打算隐瞒,也根本隐瞒不了了。 轰隆! 林寻腰脊笔直,黑轻舞,脚踏冰螭步,若行走于云雾之中,周身氤氲淡青色光霞。 恍惚间,众人只觉林寻变了,有一种飘然出尘的空灵气质,他黑眸幽邃,相貌清秀,宛如深山中的一道清泉,又像净土中的一缕清风,不带一丝烟火气息。 就连他的攻击,就古拙平淡,自然而然,缥缈虚幻,却给人一种圆满无瑕、与天地融、与万化冥合的感觉。 圆满如月,浑然天成,大盈若冲,返璞归真! “这才是他的真正手段吗?” 有人低语,声音颤抖。 场中许多道武别院的学生也都被震慑,这一刻的林寻,隐然有一种说不出的风采,令人心生忌惮。 那是一种无形的威势,圆满空灵,震撼心神。 一些在远处观战的教习,这一刻都不禁动容,他们修为然,自然能看出林寻在灵海境中,已臻至到了一种巅峰圆满地步,就宛如王者,可以横扫同辈大多数强者! “他究竟是如何修炼的?” 石禹、柠檬他们也都露出庄肃之色,被林寻展现出的风采所惊艳。 连那些之前对林寻仇视、鄙夷的道武别院学生,都不得不承认,当林寻真正展现自己的底蕴时,太过然了! 仅仅片刻。 蓝宇主动开口认输,并无恼怒之色,反倒有些苦涩和恍惚之色。 真正交手时,他终于明白了林寻的强大,任凭他施展各种秘法和手段,都被对方云淡风轻般化解,压制得根本没有挣扎之力。 他知道,并非自己不强,而是对手太过强大,早已立在众峰之巅,除非拥有和他相等的道行,否则,无论是谁,都注定必败! 所以,蓝宇很干脆地认输了。 林寻也没有为难,相反,因为蓝宇的主动认输,倒是让林寻高看了他一眼。 蓝宇认输了! 见此,全场寂静,鸦雀无声,看向林寻的目光也都变了,由最先的不屑、愤怒、痛恨,变得忌惮、惊疑和震撼。 谁也没想到,一个十多岁的少年而已,怎会在修行上拥有如此可怕的造诣。 现在谁都明白过来,石云鹏、薛韵和金逐流三人,败得不亏! 像林寻这种人,哪怕就是在道武别院中,也很难找出几个能与之媲美和抗衡的。 “此子了不得啊,气机通达,圆满无垢,已踏足灵海境中的巅峰地步,举手投足之间,已隐隐有破开大道,扶摇直上的迹象。” 远处,一名玉袍青年轻叹,他并不多俊美,但是有一股慑人的英气,眸若星辰,一对剑眉斜飞入鬓,双手负背立在那,给人一种遗世独立般的气势。 他名赵景文,帝国皇室后裔,血统高贵,其祖父乃是当今大帝的亲兄弟! 而在道武别院同样是一轮骄阳般的存在,天资冠盖群伦,才学惊世,位列灵海金榜第一! “待会,我去会会他。” 旁边,一个面颊削瘦,额头宽阔,器宇轩昂的男子轻声开口,他眼眸流窜精芒,宛如一口绝世宝剑,睥睨慑人。 他便是左玉京,上等门阀左氏后裔,绝对的风云天骄人物,位列灵海金榜第三名。 “罢了,这一次镇压他的机会已经不多,不宜再和他动手,毕竟,他之前可连续战斗四场,即便赢了,也胜之不武。” 赵景文轻叹。 “就这么算了?” 左玉京皱眉。 “别着急,此次之所以对付他,只是想试一试,他究竟有多少能耐,如今看来,果然是名不虚传。” 赵景文目光深沉,若有所思,“最重要的是,在这青鹿学院,也根本不可能杀死他,会受到诸多阻力,连我也不能轻举妄动。既然如此,倒不如暂且避开,以免打草惊蛇。” 左玉京似有些不甘:“一个破败宗族的余孽而已,杀了就杀了,何必如此大费周章?” “你不懂,若他这般好杀的话,当初他在逼迫我兄长凌天侯下跪之后,就早已被抹除了,走吧,以后有的是机会,就先让此子再蹦跶一阵子。” 赵景文说着,转身而去。 左玉京怔了怔,目光冷冽地扫了一眼远处的林寻,最终深吸一口气,跟着赵景文一起离开。 与此同时,演武场中的林寻产生一丝感应,遥遥看向这边,当瞥见左玉京和赵景文的身影,他顿时眉头一皱。 两个高手! 起码比蓝宇要更厉害一筹。 这是林寻的评价,哪怕他现在屹立灵海境巅峰,但现在也感受到一丝丝危险。 这一刻,林寻倒是不敢再小觑道武别院,作为青鹿学院中一个天骄汇聚之地,的确是藏龙卧虎,有着可怕的底蕴。 很快,林寻就收敛心思,击败蓝宇,他依旧不打算就此收手,而是要继续战斗下去。 他很想知道,这一切背后究竟是谁再怂恿和指使。 毕竟,他林寻得罪的是帝国皇室,和青鹿学院中这些学生根本没多少关系,可偏偏在自己出关的第一天,就遭受到他们的激烈挑衅,只要不傻就知道,这背后肯定不简单了。 可惜,林寻没能继续战斗下去,就被中止了,道武别院一位资深教习出现,将一众学生呵斥驱散,进行清场。 那些道武别院的学生虽不甘,可也知道再战斗下去,若无绝世人物出面,只会让林寻继续赢下去,毫无悬念。 “林寻,你堂堂灵纹别院的一名教习,怎么和我道武别院的学生产生冲突,这可有**份。” 那资深教习皱眉,他名王青天,一位功参造化的洞天境大修士。 “前辈,我是被人算计了,你信吗?刚才你也看到了,这些学生可是要将我镇压,逼迫我给帝国皇室认错道歉呢。” 林寻耸肩道。 王青天一怔,似想起什么,叹息道:“你放心,起码在青鹿学院,没有谁真敢把你害了。” 林寻灿然一笑:“希望如此吧。” 王青天显然也明白什么,只是却明显不想卷入这一场纠纷,没多久就匆匆而去。 “好小子,你现在可越来越威风了!” 宁蒙大步走了过来,一巴掌拍在林寻肩膀上,大笑起来。 “确实,今日生的事情用不了多久,肯定会轰动整个青鹿学院,毕竟,你一个灵纹别院的灵纹大师,如今却连续挫败了道武别院一个个风云人物,想不让人瞩目都难。” 叶小七很感慨,林寻无论在哪里,都不会默默无闻,这才刚从闭关中走出,就跑青鹿学院闹出如此大风波。 “你们这是夸我呢,还是挖苦我呢?” 林寻一阵无语,心中却很高兴,当初刚进青鹿学院任教时,石禹他们被带着外出历练,最终缘锵一面,没能相见。 而今故友重逢,自然高兴不已。 说起来,自打进入紫禁城之后,他的朋友也就石禹、宁蒙、叶小七、宫冥他们几个。 “老实交代,你小子是不是吃了什么仙药,怎么修为一下子突飞猛进,变得如此凶残?” 宁蒙恶狠狠道。 林寻诧异道:“我修行进步很快吗?我还以为你们在青鹿学院中修行,早已在修行上过我了。” 几人顿时无语,修道之路步步艰险,想要更进一步谈何容易,唯有经历才会明白,这条路有多么的难! “你以为都和你一样变态吗?”叶小七翻了个白眼。 “是啊,刚进紫禁城时,你才天罡境修为而已,连灵海境都不是,可如今才过去不到一年,你就已踏足灵海境圆满地步,这种惊世骇俗的晋级度,谁能比?” 宫冥也忍不住嘀咕出声。 “林寻,你现在处境有些不妙啊。” 石禹出声。 林寻嗯了一声,简略把洗心峰如今的情况说了一下,也没什么好隐瞒的。 “他娘的,左家和秦家简直欺人太甚!” 宁蒙破口大骂。 叶小七和宫冥也都皱眉,他们都没想到,林寻这次的麻烦会如此大。 “不止是秦家和左家。” 石禹摇头,显然,他之前也已了解到一些事情,说道,“就像今天的事情,背后就有人指使,否则,断不会闹出如此大动静。” 说到这,石禹神色变得严肃,“更重要的是,你林寻如今可是一位灵纹大师,在灵纹别院中任教,并且还是灵纹师公社总部和帝国神工院的特聘灵纹大师,曾帮当今帝后修复过天启之剑,在这等情况下,若无人指使,谁敢得罪你?” 此话一出,宁蒙他们也都反应过来,确实,以林寻如今的地位,以及他那少年灵纹大师的身份,一般人根本就不敢得罪。 毕竟,得罪一个林寻,可就等于得罪了灵纹别院、灵纹师公社总部和帝国神工院! 而这三大势力则代表着一个最为独特的群体——灵纹师! 得罪灵纹师,以后谁还给你炼制灵器? 要知道,修为越是高深,对灵器的需求就越挑剔,市面上的普通货色根本就难以满足。 在这等情况下,就需要找专门的灵纹师帮忙炼器了。 有此就能知道,一旦得罪灵纹师,就甭指望他们会帮忙了! 当然,事情也不会这么绝对,林寻一个人还无法代表整个灵纹师群体,不过,像他这样年少的灵纹大师,可堪称罕见,以后成长起来,影响力只会越来越大! 如此一来,除非是真正的仇人,否则谁要去得罪林寻,只怕都得掂量掂量后果。 “你是否已经知道了什么?” 林寻问道,在这些朋友中,就属石禹消息灵通,足智多谋。 石禹也没有隐瞒,道,“若我猜测没错,此事应该和赵景文有关。” 赵景文! 宁蒙、叶小七、宫冥他们都吃了一惊。 这家伙可是道武别院中屈一指的绝世人物,霸占灵海金榜第一的位置多年,至今未曾被人撼动过。 并且,他本身乃是帝宫皇室后裔,血统高贵,身份然,若是他在这背后指使的这一切,那就很容易理解了。 因为如今所有人都知道,林寻曾得罪帝国皇室,赵景文作为一个皇室成员,自然有理由去针对林寻。 “这赵景文很不简单,虽然凌天侯赵景胤是他的堂兄,但在皇室中的地位,却远远不如他。” 石禹眼眸冷静,飞快分析,“若真的是赵景文针对你,这麻烦可就大了,起码你的敌人除了左秦两家之外,又多了一个赵景文,虽说赵景文一个人无法代表整个帝国皇室,可他所拥有的势力绝对不容小觑。” “那这可怎么办?” 宁蒙叫道。 “不用担心,只要知道背后的主使者是谁就行。” 林寻黑眸冷冽。 “你是不是已经有所谋划了?” 石禹忽然问道,他现林寻要比自己想象中更镇定。 林寻嗯了一声,道:“以后你们就会明白的。” 他不愿多说,不想让石禹他们卷入这一场风波中,毕竟,敌人已经不同,太过凶险。 “靠,你还当我们是不是兄弟了?” 宁蒙大叫,很不满。 “等以后我有需要时候,自然会请你们出手,只是现在还用不上。” 林寻解释了一句。 “那你现在打算怎么做?” 石禹问。 林寻目光遥遥看向远处,那里烟云弥漫,浮现出一道金灿灿的石碑,足有数十丈高,屹立在那,巍峨醒目。 那是灵海金榜! 上边罗列着青鹿学院中最出色的一百名灵海境学生的名字。 “听说名字只要出现在灵海金榜上,就能够获得相应的积分奖励?” 林寻道。 “不错。” 石禹点头,旋即就反应过来,“你这是要去冲榜?” 宁蒙、叶小七、宫冥他们也都一怔,目光看向林寻。 “没办法,我现在急需一笔积分,只能去试试手了。” 林寻叹了口气。 众人顿时无语,青鹿学院中的学生,无不视“灵海金榜”为神圣之所在,若能将自己名字跻身其上,那绝对是一场难得的荣耀。 可林寻倒好,却将它视作一个赚取积分的途径,简直……太俗了! —— ps:感谢兄弟“会思考的猫”和冥妹纸的打赏捧场,晚上出门办事,今天的两章合一起了,大家别忘了投月票哈~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