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章 道火金躯 - 天骄战纪

第四百八十章 道火金躯

灵海金榜就位于道武别院中的一座山峰上。 山峰高千尺,岩石嶙峋,名灵海峰。 林寻做出决定之后,当即朝那边行去。 “这家伙,还真打算冲榜!” 石禹、宁蒙他们见此,终于意识到,林寻并非是开玩笑,连忙也跟了过去。 他们也很好奇,依照林寻如今的底蕴和实力,究竟能够跻身灵海金榜第几名。 最重要的是,想要在灵海金榜上留名有两种方式。 第一种方式众所周知,每年道武别院皆会举办一场大比,以此来更换灵海金榜的名单。 这种方式是最常见的。 第二种方式则是单独一人去冲榜,不过需要缴纳一笔不菲的积分,并且在冲榜时,也极其有讲究,考验极其苛刻。 一般而言,很少有学生会选择第二种方式,一是需要缴纳的积分太多,二则是考验的困难程度太大。 别说一般学生,就连一些顶尖天骄子弟,也不会贸然选择第二种方式。 很显然,林寻现在就是要以第二种方式去冲榜! “咦,那不是林寻吗?他竟然还没有离开,他还不会是要去灵海峰冲榜吧?” 路上,一些道武别院学生看见林寻朝灵海金榜所在区域靠近,都不禁愕然。 “这家伙还真是不消停啊,刚刚就已经大出风头,现在就又要去冲榜,他这是要闹哪样?” “可恨啊,此子气焰太嚣张,感觉刚才在演武场中没过瘾吗?还要去灵海金榜逞强,简直没把咱们道武别院放在眼中!” “话也不能这么说,蓝宇位列灵海金榜第五,都败在了他手中,如此推断,那灵海金榜上,必然有他一席之地。” “可是,他单独去冲榜,考核条件可恨严酷苛刻,说不准他都很难成功跻身其上。” “走,去看看!” 议论声四起,引发了一阵轰动,许多学生都被吸引,纷纷朝灵海峰上赶去。 经历了之前在演武场中的一次次对决,这些学生对林寻的态度都已发生不少变化。 哪怕不愿意,他们也不得不承认,林寻的确是一个武道奇才,拥有着超乎想象的战斗力。 即便搁在道武别院中,也是数一数二的角色。 不过,他们对林寻的为人可不认同,认为林寻太狂了,目中无人,横行无忌,言辞乖张,骄横跋扈,人品堪忧! 故而,当察觉到林寻竟要去冲榜时,这些学生感觉又被挑衅了,都带着一股复杂的敌视情绪跟了过去。 他们倒要瞧瞧,林寻究竟要逞强到什么时候! …… 灵海峰。 甫一抵达,林寻就感受到一股扑面而来的古老气息,此峰并不高,也不灵秀,可却充盈着一股岁月沧桑的痕迹,仿佛屹立在此已经无尽岁月。 传闻中,此峰的确是从上古岁月延存下来,其内蕴含着神秘莫测的力量,被当今院长以无上手段炼化,挪移镇压在了此地。 山峰之上屹立着一座石碑,高数十丈,通体漆黑,弥漫着灿灿金光,辉煌而磅礴,将虚空都染成金黄色,圣洁辉煌。 石碑上,烙印着灵海金榜前一百个学生的名字,每一个名字,代表着道武别院中的一位天骄人物。 对道武别院的学生而言,能够在灵海金榜上拥有一席之地,无疑是一个莫大的荣誉。 那代表着一种身份、名声和地位! 登山而上,林寻很快就来到了那古老的石碑之前。 “听说,此石碑乃是上古时期某一个古老道统中的至宝,能够窥测出修者的战力、天赋和潜力,神妙无比,从青鹿学院修建至今的数千年间,不知有多少绝世天骄曾在此留名。” 石禹唏嘘了一阵。 上古岁月中留存至今的至宝,可想而知这一块石碑来历何其不凡。 “嗯?怎么有人提前来了。” 蓦地,林寻注意到,在石碑之前,盘膝坐着一名白衣男子,他面对石碑,背对众人,仅仅只露出一道背影。 他黑发柔顺披落,腰脊如枪笔直,全身沐浴在一层如梦似幻般的淡金色光泽中,和石碑弥漫出的金色光泽彼此呼应,若不仔细看,都很难发现他的存在。 就有人在林寻之前,选择单独去冲榜? 石禹、宁蒙、叶小七、宫冥他们也不禁一怔,尤其是当目光看向那白衣男子的背影时,仿佛看见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道与天地相融的灵体,有这样一股说不出的气势,让他们皆心生一抹悸动。 这家伙是谁? 他们眼眸陡然收缩。 “气息圆满,与万化冥合,且自身隐然已涌现出属于大道的意境之力,这家伙不简单啊。” 林寻心中也一震,他能够察觉到,这白衣男子和自己一样,也已踏足灵海境中的巅峰圆满地步,绝对是一个盖世般的奇才! 那独特而超然的气息,比之林寻以前所接触过的年轻一代顶尖人物都要强上一筹! 他是谁? 这道武别院中还有如此人物? “老天,我没看错吧,是顾云庭师兄!” “真的是他?不是说顾云庭师兄在闭关吗?怎地出现在这里,难道他也要冲榜?” 一阵哗然声响起,却是那跟随林寻而来的一群道武别院的学生所发出,他们本是来看林寻热闹的,可当看见那白衣男子的身影时,皆都面露震惊之色。 不少学生甚至都流露出崇慕、狂热之色,尤其是一些女学生,更是痴呆在那里。 “顾云庭?” 林寻忍不住低声问。 石禹悄悄指着远处的石碑,传音道,“你看那第二名的位置。” 林寻目光扫过去,顿时就看见,那位列第二的名字赫然正是顾云庭三个金灿灿的字迹。 “顾云庭这家伙可不简单,传闻其出生时,天穹降临一道金色瑞光,化作一道火焰,融入到了他体内,最终衍化为了‘道火金躯’天赋!这可是一个在上古岁月时,都赫赫有名的可怖天赋属性,举世罕见!” 石禹飞快传音,声音中也不禁带着一丝感慨,“他自幼被带入青鹿学院中修行,被学院中一位老怪物亲自传道授业,一直深居浅出,几乎与外界没有交集,显得极其神秘,但毋庸置疑,在年轻一代中,他绝对是一个独特而超然的绝世人物。” 林寻闻听这些,也不禁感慨,果然,这世上永远不缺乏妖孽般的天骄人物,像这顾云庭,无疑就是其中的一个。 像顾云庭所拥有的“道火金躯”天赋,连林寻都听说过,因为这天赋实在太强大,震古烁今,传闻修炼到极致,身躯若大道精金筑就,牢固不可破,并且能够驾驭道火,发挥出不可思议的恐怖力量。 林寻目光落在石碑第一名的位置上,不禁一怔,因为就在刚才,他和石禹还在讨论这个名字——赵景文! “难道赵景文比顾云庭还要强大?” 林寻忍不住问。 “这只是顾云庭五年前的排名,这五年中,他一直在闭关,不曾再冲榜,也是在去年,赵景文才一举逆袭,将顾云庭的排名从第一位挤到了第二名。” 石禹显然听说过有关顾云庭的许多事情,回答如流,“你可以想象,五年来,顾云庭一直闭关,却仅仅只有一个赵景文能够撼动他的地位,由此就知道顾云庭多逆天了。” 原来如此。 林寻这才明白过来,再看向顾云庭的身影时,目光中也不禁带上一丝异色。 道火金躯? 这又是第几等的天赋属性?和自己的“大渊吞穹”相比,孰优孰劣? 旋即,林寻就摇头。 在林寻看来,天赋属性终究是天赋属性,并且每一种天赋属性各具神妙,就宛如梅兰竹菊,各擅胜场,注定不可一概而论,真正的强弱,终究还是要落在个人战斗力上。 “顾云庭师兄这次出关,修为明显变得更深不可测了,他来到这灵海金榜之前,明显是要重夺第一!” “是啊,闭关消失五年,而今横空出世,注定要大放光彩!” “可惜了,按照顾云庭师兄的底蕴,若当初参加帝后寿宴,只怕早已第一时间被那些世外高人选中,前往神秘的古老道统中修行。” “嘿嘿,这下有热闹看了,林寻这家伙不是也要冲榜吗?他注定要被顾云庭师兄完全压制!” 附近,陆陆续续来了许多道武别院的学生,此刻皆都低声议论,面带兴奋,话题围绕着顾云庭展开。 有此也可以看出,顾云庭在道武别院中的地位何其超然,绝对是一个万众瞩目的存在。 “哼,林寻算什么,怎能拿他和顾云庭师兄相比?这是对顾云庭师兄的一种羞辱!” “对,顾云庭师兄何等人物,在他面前,那林寻只不过是一个狂妄无比的小丑罢了。” 也有一部分学生冷笑,拿林寻和顾云庭对比,言辞中尽是挑衅和抨击的味道。 石禹、宁蒙、叶小七、宫冥他们皆都皱眉,正待反驳。 这时候,那一直静坐在石碑前的白衣男子顾云庭长身而起,周身弥漫着如梦幻般的金光,风采超然。 刹那间而已,就吸引了全场所有人的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