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五章 天枢圣地 - 天骄战纪

第四百八十五章 天枢圣地

老人身影枯瘦,双手负背,端立岁月长河之上,浑浊的眸似能够望到长河尽头的奥秘。 “自古以来,但凡能够见证此地者,皆是某一个时期中最具证道天赋的天骄人物,就像你现在看到的那些身影烙印,便是数千年来最负盛名也最强大的一百个年轻人。” 老人徐徐开口,声音沧桑。 “他们的名字被烙印于此,唯有出现比他们之中任何一人更强大的天骄,才能够撼动他们的成绩,将他们从灵海总榜上除名。” 林寻静静听着,目光看着远处,那一朵朵浪花上,身影幢幢,金光流溢,犹如骄阳。 之前他就已经猜测到这一切,但却并不清楚,为何自己会遭遇刚才那一场生死般的经历。 “当你能够看清楚一个身影所代表的名字,就意味着,你如今之成就,比这一位骄子当年要更出众,若看不清楚,就意味着,你的排名只能止步于此。” 听到这,林寻蓦地想起来,他刚才看清楚了顾云庭的身影和名字,并且知道对方排名在第六十四位。 可在顾云庭前边的身影,他却看不透是谁,按照老人的说法,这岂不是意味着,他可以跻身在灵海总榜第六十四位? 如此一来,那顾云庭的排名就等于被自己挤落到了第六十五位? “但是你和他们都不同。” 忽然,老人话锋一转,浑浊的眸看向林寻,那一刹,林寻就感觉自己内心所有的秘密都仿佛被看穿,浑身一阵不自在。 “还请前辈指点。” 林寻深吸一口气。 “原本按照你的天赋和潜力,若被道灵古碑的力量全部感知到,排名绝不会止步于此。” 老人收回目光,“但是,你的身体在排斥道灵古碑的力量,不愿被它感知自己的全部天赋和底蕴!” 一句话,如同石破天惊! 林寻浑身一僵,猛地就明白过来,原来刚才那涌入自己体内的神秘力量,就是来自“道灵古碑”! 而所谓的“道灵古碑”则很好猜,就是烙印“灵海金榜”和“灵海总榜”的这座石碑。 传闻,此碑传承于上古时期某一古老宗门中,是一件神妙莫测的宝物,后来才被青鹿学院院长以无上法力炼化,挪移到了此地。 让林寻猜不透的是,为何“通天之门”要抵触“道灵古碑”的力量? “或许,这就是缘法。” 老人沉吟,说出一句莫名其妙的话语。 林寻心中惊疑,却抿嘴不言,他可不会把“通天之门”这等秘密说出来。 “你大概不知道,只要能够跻身灵海总榜,在此留名,便等于获得了一场仙缘,能够顺利进入古荒域中,成为某一方神秘道统中的核心传人。” 老人说出一个秘辛,让林寻心中一震,这可的确是一场难得一见的机缘,对修者而言,不亚于获得了一条充满希望的求道之路! 而按照老人所言,这数千年来跻身灵海总榜上的天骄,或许都已经前往那神秘道统中修行了。 并且,还是核心弟子的待遇! 想到这,林寻禁不住问:“敢问前辈,他们去的是哪一个神秘道统?” “天枢圣地。” 老人说出一个名字,神色间带着一丝异样,“即便在古荒域中,这一道统也称得上然于世,极负盛名,传闻……其道统中曾诞生过真正的长生者,与日月同辉,与万古同寿,不朽而煌煌!” 长生者! 林寻心中倒吸一口凉气,修行至今,他也逐渐明白了大道之路的艰辛和缥缈,关于长生,更像是一场梦一般不真实,无人得见。 可在那古荒域中,在那天枢圣地中,竟存在着有关“长生者”的传闻,这就显得太过震撼人心。 哪怕仅仅只是传闻,也足以证明天枢圣地的底蕴是何其雄厚了! “可惜,你的大道注定和天枢无缘。” 老人话虽如此说,但却并没有一丝惋惜的味道。 这让林寻不禁一怔,敏锐察觉到老人似乎……很欣慰看到自己这个“异数”出现。 老人沉默许久,忽然轻声一叹,看着林寻,道:“小家伙,你身上的秘密太多,连我也看不透,是福是祸,很难预料。但有一点可以预见,若有朝一日你也有希望进入古荒域,切记不要和天枢圣地的人接触,那对你而言,绝对是大祸。” 林寻心中震动,大祸?难道和“通天之门”排斥“道灵古碑”的力量有关? 林寻隐约感觉,自己猜测肯定是对的,只是其中原因,却让他猜不透,因为他根本不清楚这一切意味着什么。 “时机到了,你自然就明白,不过在这紫曜帝国中,你暂时还不必为此担心。” 老人似乎看出林寻心中的重重疑虑,不禁微微一笑,声音变得温和。 “多谢前辈指点。” 林寻拱手。 “记住,今日之事莫要和其他人提起,哪怕心中再多疑问,也不能泄露一句,务必要谨记在心。” 老人叮嘱道。 林寻认真答应,而后忽然问道:“敢问前辈尊姓大名?” 老人眼眸深邃,凝视林寻:“你早已猜到,又何必再问?” 林寻终于动容,黑眸涌现惊色,怔在那。 他的确猜测到,却没想到,自己在重返青鹿学院的第一天,就惊动了这位神秘的老古董——青鹿学院院长! …… …… 当林寻醒来时,就感觉像做了一场梦似的,怔怔立在那。 一次冲榜而已,却不经意间得知了许多秘闻,见到了青鹿学院院长的真容。 这让林寻意识到,今天自己闹出的动静的确有些大了,起码他根本没想到因为“通天之门”排斥“道灵古碑”的感知,竟会引如此多事情。 天枢圣地! 最终,林寻牢牢记住这个神秘道统的名字,院长所谓的“大祸”让林寻产生出本能的警惕。 “嗯?异象消失了?” “刚才究竟生了什么?” 一阵惊疑的声音响起,却是附近的石禹、宁蒙等人,以及那些道武别院弟子,皆从心神失守的空白状态中醒来。 每个人都有些惘然。 显然,刚才生的一切,他们都不曾察觉到,这必然是院长的手段了。 “哈哈,快看,这家伙的排名依旧在灵海金榜第四位!” 有人大笑,现那灵海金榜上,代表林寻成绩的金光,依旧停滞在第四的位置上。 “果然如此,咱们赌赢了!” “林寻,你还如何嚣张?早说你不行,还妄言跻身灵海金榜第一,这一下你还有什么话可说?” “你输了,快拿出积分!” 那些道武别院弟子都兴奋嚷嚷起来,能够看到林寻在赌约中输掉,当众出丑,让他们心中很是痛快。 石禹、宁蒙他们的脸色都有些难看,他们也猜不透,为何刚才的天地异象如此宏大,怎么林寻的排名却停滞不前,简直是莫名其妙。 难道生了什么变故不成? “你们这些家伙,有什么好得意的?没看到林寻排名已跻身第四,这等成绩,是你们能嘲讽的?” 宁蒙大声喝斥。 的确,能够跻身灵海金榜第四,已堪称是道武别院中最顶尖的存在之一了,这等成绩,可不是谁都能够拥有的。 “哼,笑话,他林寻又不是第一,已经输了,这是事实,我们有说错吗?” 有人冷哼。 “少废话,刚才还嚣张得唯恐天下不知,怎么现在输不起了?丢人!” 其他人也跟着大叫。 宁蒙、石禹他们皆恼怒,却无法辩驳,的确,按照林寻刚才和他们的约定,这的确已经输了。 可就在此时,林寻却扭过头,笑眯眯问道:“别着急,还没有结束,我记得刚才还有不少朋友没有参加赌注吧?现在既然你们认为我必输无疑,不如也参与进来?放心,我若真输了,保证不会耍赖。” 宁蒙、石禹他们眼睛一亮,意识到林寻只怕还留有后手!这可就让人期待了。 而那些道武别院弟子也都怔了怔,根本没想到,都这时候了,林寻依旧如此有恃无恐。 这让他们也不禁惊疑,可当看到石碑上的排名并无变化时,他们又放心了。 “故弄玄虚,我跟你赌!” 当即就有一名青年站出,冷笑拿出身份铭牌。 “我也来!” 其他一些学生也纷纷跟着进行对赌。 也不怪他们信心十足,都过去这么久,林寻的排名都不曾变化,必然已经再难翻身。 林寻见此,笑得愈灿烂,也不再废话,他将右手重新按在石碑上。 “你难道还不死心,要重新冲榜吗?简直可笑!” 一名学生出哄笑,可声音还没落下,就见代表着林寻成绩的那一抹金光轻轻一闪,然后—— 一跃登顶! 那度太快,就像金芒乍现,原本位列第一的赵景文,就掉落到了第二名。 原本位列第二的左玉京,就掉落到了第三名…… “这……” 那些道武别院学生顿时傻眼,他们原本都已摩拳擦掌,思考着待会如何瓜分赢取林寻的战利品,哪曾想眼前一划,排名就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有些学生甚至犹自不信,忍不住揉了揉眼睛,可结果是残酷的,那第一名的位置,的确被林寻的成绩占据了。 稳如泰山,力压一众天骄!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