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九章 渡劫与悟道 - 天骄战纪

第四百八十九章 渡劫与悟道

登天梯,共九十九级台阶。 九九归一,暗含大道之数,其上烙印大道痕迹,行走其上,一步一杀机! 咚! 漫天金色利刃倾泻,璀璨刺目,撕割天地,但仅仅片刻,就被一对拳头全部轰碎,化作光雨弥漫。 林寻静心体悟,最终又是一叹,难!难!难!那大道意境玄妙莫测,几乎无法被体悟和掌控。 “第三十九层台阶,逼我运用了叠加五层的拳劲,越往上只怕越难攀登了……” 林寻思忖半响,目光一瞥,就见极高的位置,一抹白衣闪现,凌然若飞仙,颇为醒目。 顾云庭,他已登临第八十层台阶! 林寻怔了怔,就收回目光,专心脚下之路。 随着时间推移,他一步步拾阶而上,闯过一重重大道幻境,见识到了一种种不同的大道意境。 有炽烈肆意的火之痕迹,有生机不息的木之痕迹,有凌厉无匹的金之意境,有…… 每一种意境,皆代表着一种道的气息,融于天地上下,充盈于经纬之间,妙不可言。 四季更替、枯荣变幻、日升月落、昼夜交替、潮汐起伏……万物皆有灵,灵为律之本,律为道之韵,道则无名▼衍生于万物,周而复始,循序往复,演绎万象。 简言之,称之为诸天大道! 但是知易行难,看见和知道是一回事,想要去参悟和掌控,又是一回事,两者宛如天壤之别,迥然不同。 就像现在,林寻一直在尝试参悟和掌控,用尽了一切手段,可至今一无所获。 这还是在天梯之山上,布满了大道痕迹,若是搁在外界,大道虚无缥缈,只会更难感知和寻觅! 这也是洞天境强者之所以会显得如此稀少的原因,大道之路,渺渺茫茫,自古至今,不知有多少修者止步于此,饮恨而终。 所谓大道之下,埋尽尸骸!绝对不是夸张的说法,它就宛如一道天险,将世间大多数修者都困住,无法攀登逾越。 而寿元有穷时,若无法破境,自然无法超脱生老病死之苦,到头来也终究会化作一抷黄土,沉没于岁月长河中。 轰! 汹涌的海洋奔腾,凝聚成长矛、大戟、灵剑、战刀等不同形态,水光潋滟,冲杀虚空。 林寻身影如电,脚踏冰螭步,激战汪洋大海之上,拳劲璀璨刺目,将虚空都撕裂。 轰隆隆~~ 到处都是爆炸,光雨迸射,水波席卷。 没多久,那汹涌的水之意境衍化为蛟龙、凶禽、夜叉、海灵等恐怖生灵,威势愈发可怖。 这是天梯第六十三层,大道痕迹的力量越来越可怕了,所衍化出的意境力量,也明显变得不同,有一种沛然莫御的灵性,可怖之极。 若是换做其他灵海境修者,只怕瞬间磨灭掉身躯! 事实上也的确如此,数千年来,青鹿学院中不乏有天骄之辈来此闯关,而能够踏足此地的,几乎是屈指可数! 原因就在于,那大道痕迹的力量犹如天地之势,根本就不是一个灵海境修者能够承受的。 这一刻,就连林寻也感受到压力,他不敢掉以轻心,淡青色的霞光氤氲,缭绕在周身,宛如一头冰螭,在吞云吐雾,翻江倒海! 片刻后。 水之意境所衍化出的重重爆碎,光雨纷纷。 “第六十三层了,运用出第五重的拳劲,体力消耗了将近一半……” 林寻默默感知和分析自身处境。 若仅仅只是纯粹的闯关,林寻早已扶摇而上,不可能会消耗大量的时间和体力。 关键就在于,他一边闯关,一边体悟,欲要感知和掌控大道意境的力量,消耗的力量和时间自然远超寻常。 这若是被学院中其他修者知道,只怕都会把林寻当做怪物不可,要知道他们连登天梯都感到困难无比,而林寻倒好,却把闯关当做一种探寻和尝试掌控大道意境的机会,这就显得太变态了,让人情何以堪啊。 “嗯?” 蓦地,就在林寻潜心感知的时候,心中忽然捕捉到一丝若有若无的玄妙气息。 缥缈若云烟,却充盈水之韵味! 感悟到了! 林寻心中一振,喜出望外,可当他欲要仔细感悟时,这一缕若有若无的玄妙痕迹却又消失不见。 就宛如雪泥鸿爪,无迹可寻。 可林寻并未就此沮丧,相反,他的黑眸变得明亮无比,心中如江涛般激动汹涌。 刚才那一刹那的感知,就宛如一道破开黑暗的光,让林寻在苦苦寻觅大道的路径上看到了一丝希望! 或许以往岁月中,有无数的例子证明在灵海境中,大道不可期,无路可寻。 但是刚才所发生的事情,却无疑在告诉林寻,在灵海境中,是可以体悟掌控到大道意境之力的,这一道横亘在洞天境和灵海境之间的壁障,也并非无法打破! “水之意境……” 林寻深吸一口气,恢复冷静,一路拾阶而上,他见了一重重不同的大道痕迹,可直至现在,也唯有水之意境的韵迹能被感知到。 虽然仅仅只有一丝,若有若无的极其渺茫,可这却给林寻指点了一条路,让他明确了寻道方向。 没有迟疑,林寻继续攀登。 这一次,他不再把精力耗费在其他大道痕迹上,开始抓紧时间强势冲关! 唯有碰到蕴含水之痕迹的台阶时,才会选择滞留,并且不惜收敛力量和气息,延长征战的时间,为的就是更进一步地去体悟和掌控水之意境。 一时之间,就见林寻身影如冲天之虹,健步如飞,踱步石阶之上,速度比之前快了何止一倍。 第九十一层石阶上,顾云庭刚刚打破一道可怖的幻境,正在抓紧时间调息,抵达这里之后,令他也感到吃力,体力消耗加快,不得不进行休整。 “嗯?” 忽然,顾云庭似察觉到什么,眼眸忽然望向望去,就见林寻不知何时,竟已踏足第七十七层石阶,这让他剑眉不禁一皱。 他之前还记得,林寻被远远落在后边,可仅仅不足盏茶时间,他就大大缩短了和自己的距离,这就显得有些不寻常了。 难道他一直憋着劲,打算此时爆发,一路追撵上自己? 顾云庭收回目光,俊秀的脸庞上古井不波。 他之前在登山时,的确有何林寻一较高低的心思,因为昨天他同样也注意到,林寻在冲击灵海金榜时引起了一场宏大无比的天地异象。 这让他心中也感到一丝惊疑,故而今日见到林寻,他也想借此机会,来试探一下林寻的能耐。 只是很快他就失望了,林寻的表现很平庸,根本不像他想象的那样强大。 原本,顾云庭都已开始忽略掉林寻,谁曾想,林寻这时候却开始爆发后劲。 这也不得不让顾云庭怀疑,林寻是否要用这种策略来和自己一争高低。 “在绝对的实力面前,计谋终究是小道,这时候才发力,已注定难以扳回败局。” 顾云庭没有再多想,继续走自己的石阶道途。 在他心中,林寻或许称得上惊艳,但却根本无法让他产生较量的心思。 “咦,那小家伙开始发力了。” 茅屋前,邋遢老头讶然出声。 “我早说过,他并不比顾云庭差。” 院长淡然出声,他昨天亲眼见证了林寻在灵海总榜上的表现,虽然最终不曾留名,可林寻当时的成绩,甚至要在顾云庭之前! “这么说的话,这小子可了不起的很呐,搁在古荒域中都称得上是一个小妖孽了。” 邋遢老头眼眸中迸射出一抹亮泽,宛如有日月在其中映照,演绎出大道异象,慑人无比。 “师兄,既然你不打算插手此子的事情,不如,把他交给我如何?” 邋遢老头问道。 “不行!” 院长断然拒绝。 邋遢老头不以为然地笑了笑。 没过多久,院长和邋遢老头似乎都感知到什么,霍然抬头,目光齐齐看向天梯山之巅。 在那第九十九层上,顾云庭白衣飘曳,黑发飞扬,周身涌出万千道刺目的赤色火焰,犹如一轮火焰神环,将其全身笼罩,弥漫出神妙的气息。 轰隆隆~~ 那天穹上,不知何时涌现出一片乌云,产生雷霆响彻,激荡天地间。仅仅刹那,就见一道道闪电从云层垂落,想扭曲的雷蛇,将顾云庭淹没。 “破境了,道火金躯不愧是上古赫赫有名的一种天赋,晋级之时,竟引起了上苍雷劫,上万修者中,也难见其一。” 邋遢老头眸光湛然,激射神芒。 “这就是属于真正天骄的底蕴,渡雷劫,炼道身,这等无上机缘是其他修者根本无法拥有的。” 院长也不禁感慨。 两人都知道,顾云庭只要度过雷劫,便能够一跃成为一名堪称绝代的洞天境强者! 只是两人都没有注意到,在顾云庭渡劫晋级的同时,踏足在第八十八层石阶上的林寻,周身悄然氤氲起一圈圈犹如水流般的涟漪,在他的肌体毛孔中弥漫。 那场景看似不起眼,完全被顾云庭引起的宏大动静所遮盖,但是在林寻身躯附近的虚空,却被震得产生一层层波纹,扩散而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