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五章 风雨满城 - 天骄战纪

第四百九十五章 风雨满城

“哈哈,这一下我看那林寻还如何嚣张!” 一座大殿中,左玉京畅快大笑,他身影轩昂修长,盘膝坐在那,有一种飞扬之气。 在附近,蓝宇、金逐流、薛韵、石云鹏等人皆面露笑容。 “这一次,我们动了所有力量,声势浩大,群情激愤,已经引起学院大人物的注意,林寻注定在劫难逃!” 金逐流阴冷开口。 “这就叫自作孽不可活,他林寻也真够狂妄的,连灵凰殿下和齐御都敢得罪,这不就是老寿星吃砒-霜,活腻歪了?” 石云鹏嘿嘿冷笑。 “那林寻灵纹造诣不凡,在武道修为上也极其耀眼,若万一学院那边不愿意将其开除,又该如何是好?” 忽然,蓝宇皱眉问道。 “不可能。” 左玉京尽是自信之色,“这一次我和赵景文师兄一起,请了一些学院中的宿老一起出面,向学院施压,相信学院那边断然不可能因为一个林寻,而开罪我们。” 众人闻言,都不禁心中震动,似也没想到,为了彻底驱逐林寻,左玉京和赵景文竟还请动了一些大人物! 旋即,他们就忍不住笑了,这一次林寻可真的要遭殃了。 没多久,一个人从大殿外踱步而来,他玉袍着身,眸若星辰,一对剑眉斜飞入鬓,双手负背立在那,有一股慑人的英气。 正是皇室子弟赵景文! 同时,他也是道武别院中一名冠盖群伦的天骄人物,在之前曾一直霸占灵海金榜第一名。 只是随着顾云庭出关,林寻重返青鹿学院,他的排名被打破,如今落于第二位。 “见过景文师兄。” 众人皆不敢怠慢,纷纷起身简历。 “事情办得如何了?” 赵景文问道。 “林寻败局已定,在他被驱逐之日,就是他毙命之时!” 左玉京斩钉截铁答道。 “嗯。” 赵景文显得很平静,波澜不惊。 “景文师兄,灵凰殿下和齐御师兄那边,是否需要通知一下?” 薛韵问。 “不必了,仅仅一个林寻而已,即将死去,不必再劳师动众,等事情落幕时,再告诉他们也无妨。” 赵景文说到这,目光看向左玉京,道,“我听说你们左家和洗心峰林氏有仇,既然决定要除掉林寻,你们宗族那边是否也会出手对付洗心峰?” 左玉京眉宇间浮现一抹无奈:“现如今洗心峰已经关闭门户,与世隔绝,短期之内,只怕很难再去对付他们。” “不着急,他们不可能一辈子躲藏在其中,当林寻死去时,他们注定群龙无,树倒猢狲散,不攻自破。” 赵景文沉吟道。 “我家长辈也如此认为。” 左玉京顿时笑了。 “左师兄,不好了!” 蓦地,一道尖利的声音响起,一颗痣李霄飞跑了进来,一副气急败坏的样子。 “生了何事?” 左玉京皱眉。 “学院已经做出决断了,说谁敢再闹事,无论是谁,都将被驱逐出学院!” 李霄飞哭丧着脸说道。 什么? 众人皆都脸色一变,万没想到,竟会生这种事情,难道又有什么变故生? 就连赵景文也微微一怔:“不应该啊,我可是请叔父亲自出面了,他老人家联合了十多位学院的大人物一起施压,难道都奈何不了一个林寻?” 赵景文的叔父名赵战野,道武别院中一位副院长,权柄滔天,威势显赫。 连赵战野出面,都没能让学院改变主意,将林寻驱逐,这就显得太不可思议了。 “此话当真?” 左玉京沉声问。 李霄飞连忙保证绝无虚假。 一时之间,大殿气氛都变得沉寂,众人脸色阴晴不定,怎么会这样?出动了如此多力量,闹出如此大声势,都奈何不了一个林寻? 很快,他们就打探出来了具体消息——“林寻即将独自炼制一件灵纹战装!” 这个消息就犹如一道惊雷,让赵景文、左玉京他们全都怔住,方寸大乱。 若真如此,就很好理解为何学院不同意驱逐林寻了,因为这太过惊世,谁都不敢乱来。 一个曾引起“九龙之吟”异象的少年灵纹大师,而今就将炼制一件灵纹战装,在这等情况下,别说驱逐他了,只怕想动他一根汗毛都不可能! “可恨!实在是可恨!” 金逐流他们心中不甘,神色阴沉无比。 眼见事情就要成功驱逐林寻,却突然生如此变故,让他们都无法接受。 “不可能,他才只是一个十六岁的灵纹大师,怎可能有能耐去炼制灵纹战装?这肯定是假的,是林寻故意这么说,为的就是确保不会被驱逐出学院!” 左玉京深吸一口气,冷冷出声。 众人也都反应过来,是啊,林寻才多大,哪怕他在灵纹造诣上再强大,怎可能炼制出灵纹战装? “好小子,为了不被剥夺教习资格,竟用了这等奸计去蒙骗学院大人物,其心可诛!” 金逐流咬牙切齿。 “不管如何,学院那些大人物相信了,现如今,哪怕最终林寻办不到这一步,谁又敢再去驱逐他?” 薛韵叹了口气。 “已经打听出来,林寻即将在这几天就开始闭关,在炼灵塔第九层中独自炼制灵纹战装,为了不让他被外界打扰,学院已经做出决断,要全力保证林寻的安危,并且明确表示,谁敢在这时候和林寻作对,就是和整个学院作对。” 当得知这个消息,赵景文、左玉京他们彻底沉默了,心绪复杂,又让林寻逃过了一劫! “灵纹战装……若真被他炼制成功了,那以后谁想再对付他只会越来越难了……” 赵景文喃喃。 他很清楚灵纹战装的价值有多惊世,更清楚能够炼制出灵纹战装的灵纹师,又会受到何等崇高的待遇。 起码在整个紫曜帝国,除非是深海血仇的敌人,否则,几乎没人会选择和这种人作对! 别说是杀这种人,就是想对他不利,都会遭受到无数的阻力和麻烦! “这可该怎么办?” 金逐流他们忍不住问,彻底被这个消息打懵了脑袋。 “你们觉得,林寻可能成功吗?” 赵景文神色恢复平静,若有所思道。 “绝不可能!” 众人的回答惊人的一致,根本就不相信林寻能够成功,开玩笑,十六岁的少年灵纹大师去炼制灵纹战装? 鬼才相信能够成功! 纵观古今,都找不出一个类似的例子出来! “既然如此,那就好办了,那我们就等他失败时,再给他一个无法承受的教训!” 赵景文眸子中寒芒涌动,他就不信杀不死一个林寻,一个破落宗族的余孽而已,却敢亵渎和诋毁皇室威严,若不将其杀死,注定会成为帝国皇室的一个污点。 …… “林寻即将独自炼制一件灵纹战装!” 当这一则消息传出时,简直就像一道九天惊雷,让整个青鹿学院都沸腾了,轰动无比。 灵纹战装啊! 这可是一种旷世重宝,神妙莫测,威势无量,能够炼制此等至宝的灵纹师,放眼整个帝国都找不出多少。 而如今,林寻一个十六岁的少年灵纹大师,却宣布要闭关炼制一件灵纹战装,这如何让人不震撼? “究竟是真是假?” 许多人都在争相询问。 毕竟,这也太惊世骇俗了,让人都无法想象。 “肯定是林寻察觉到处境不妙,故意放出这一则消息,以免被驱逐出学院。” 这是很多人的看法,因为最近几天,许许多多学生和大人物都在声讨林寻,要剥夺他的教习资格,驱逐出学院。 在这等时刻,林寻却突然宣布要炼制灵纹战装,自然会让人认为,他这是一种自保的手段,而不是真正要去炼制灵纹战装。 “这可说不准,听说沈拓大师也都出面了,特意将炼灵塔第九层供给林寻一个人使用。” 也有人认为,林寻曾引起过“九龙之吟”异象,在灵纹一道上拥有着乎想象的天赋,或许他此次真有机会能够炼制出灵纹战装。 总之,青鹿学院彻底轰动了,无论教习还是学生,皆都被这一则消息吸引,展开了激烈的讨论。 直至后来,这一则消息更是以一种夸张的度传出青鹿学院,传遍了整个紫禁城。 “炼制灵纹战装?林寻是不是疯了?” “他若能办到,让老子吃屎都行!灵纹战装这等绝世重器,岂是他一个十六岁的小娃娃能够炼制的?简直是狂妄无知!” “又是这个林寻,怎么这几天都是有关他的消息,这家伙也太能折腾了吧?” 和以往不同,当得知林寻要炼制灵纹战装的消息,紫禁城几乎所有人都对此表示怀疑,认为以林寻如今的能耐,想要办到这一步几乎就是痴人说梦,徒惹人生笑。 但也有很多人对此进行密切关注,林寻早已经是一个名满紫禁城的风云人物,在他身上生了许多近乎不可能的事情,这一次,他既然敢这么做,必然是有一定把握了。 不管外界如何沸腾和哗然,此时林寻正立在炼灵塔第九层大殿中,神色认真,一丝不苟地整理各种灵材。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