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一章 展开清算 - 天骄战纪

第五百零一章 展开清算

楚山河神色难堪,无言反驳,憋屈得肺都快炸开。 而听到林寻的质问声,赵战野、楚山河他们的神色也好不到哪里去。 从林寻第一天开始炼器的时候,他们就扬言要严惩林寻,视其为帝国之祸,兴师动众,千夫所指。 而就在今天,他们本以为林寻必败无疑,就准备先制人,一举将林寻镇压,可谁曾想—— 在这最关键的时刻,一件渡雷劫而不灭的灵纹战装横空出世了!一下子就搅乱了局势! 在这等情况下,谁还敢问罪于林寻? 这可是一个能够炼制出灵纹战装的灵纹大师! 最可怕的是,他才只有十六岁,潜力无穷,就已独自办到了这一步,放眼天下,都找不出一个能够与之比拟的了! “道臣公,后继有人啊。” 铁血王宁不归出感慨,一句话,引起许多人认同,今日之林寻,注定要大放光彩,崛起之势,已很难被阻挡。 对帝国而言,这样一位少年灵纹大师的价值之大,绝对乎想象,谁若敢再对他不利,那可真该掂量掂量后果了。 沈拓、鱼北斗、程璟这些灵纹大师更是两眼光,看向林寻的目光,就像看到稀世珍宝一样,火热得能把人融化掉。 他们要更清楚林寻的潜力是有多恐怖,仅仅十六岁,仅仅不到一个月时间,仅仅是一个人,就炼制出一件灵纹战装! 这在帝国以往岁月中,都找不出一个能够和林寻相提并论的,绝对称得上是举世无双,独步古今! 最匪夷所思的是,林寻第一次所炼制出的灵纹战装,还引来了一场雷劫!这简直就像一个神迹,充满了不可思议的味道。 若不是碍于场合,沈拓他们早已冲上去,虚心请教林寻究竟是如何办到这一步的。 太惊艳了! 仅凭林寻今日之表现,都能载入帝国史册,成为灵纹师界最耀眼的一颗星辰,大放光彩。 气氛诡异的寂静,每个人的心绪都不能平静,无法从刚才的震撼中彻底回过神。 天穹上,呈现苍茫暗灰色的长枪滴溜溜悬浮,古朴自然,弥漫出慑人心魄的恐怖气息,将虚空都压迫塌陷。 林寻那挺秀的身影独立炼灵塔之巅,头顶长枪清吟,俯瞰下方一众大人物,孑然出尘。 所有看向他的目光都变了,带着复杂之色,有震撼、有狂热、有惊疑、有惘然。 的确,谁都无法想象,这样一个清秀的少年,今日竟缔造了一场旷古烁今般的奇迹! 忽然,一阵鼓掌声响起,在这寂静的气氛中颇为引人注目。 就见道武别院的副院长赵战野抚掌赞叹道:“不错不错,老夫早已说过,若你此次能够炼制出灵纹战装,便能将功补过,如今看来,你的确没有让老夫失望。” 全场愕然,神色变得怪异。 要知道在之前,正是因为有赵战野的坐镇,才联合了一众大人物去针对和打压林寻,恨不得把林寻当场给镇杀了。 可现在,他却变了一副样子,俨然以一种前辈长者的身份自居,去夸赞林寻,这变化让很多人都感到意外。 也有许多人明悟过来,意识到赵战野已经察觉到局势不对,故而改变了态度,以避免让他自己陷入难堪中。 “呸!不要脸的老东西,脸变得比狗还快!” 宁蒙、石禹他们在心中暗骂。 就连林寻都不禁怔了怔,似笑非笑道:“我怎么记得,之前有人视我为祸患,欲要除之而后快?” “林寻,你休要得意猖獗,不就是炼制出一件灵纹战装?让你将功补罪,已经是仁慈的做法!” 左扶光冷冷喝斥。 林寻眸子中顿时浮现一抹冷冽:“既然你如此说,我倒要问一问,我林寻何罪之有?你又算什么东西,也敢给我定罪?” 声音铿锵,震荡天地,令全场心惊。 “你……” 左扶光瞳孔绽放冷芒,杀机涌现,众目睽睽之下,被林寻一个小辈如此顶撞,被他视作一种挑衅。 “怎么,说不出来还想动手?若我记得不错,这可是青鹿学院,你一个外人竟敢跑这里撒野,谁给你的胆子?” 林寻的还击毫不客气。 左扶光直气得须怒张,快要控制不住杀机,就在这时,赵战野忽然叹息了一声。 “好了,此事就这样吧。这把灵枪暂时由老夫保管,就当做你将功补过所付出的代价吧!” 说着,他猛地探出手臂,隔空朝那天穹上悬浮着的那一杆长枪抓去。 全场都呆住了。 这是要夺取林寻炼制出的成果啊! 并且,还如此强势,根本就不经过林寻同意,说动手就动手,显得极其之霸道。 “你敢!” 林寻也没想到,赵战野竟如此无耻,都到了这等时候,竟还惦念自己炼制出的宝物! 只是,当林寻要阻拦时,已经晚了一步。 赵战野身为道武别院的副院长,一位早已一只脚迈进衍轮境层次的大修士,一旦动手,又岂是林寻能阻拦的? 更何况,他此次出其不意地出手,让全场人都措手不及,等于抢占了一个先机,别说林寻,就连铁血王宁不归、石财神他们反应过来时,都已经来不及去阻止。 刹那间而已,一道由灿然灵光所凝聚出的大手就出现在天穹上,朝那一杆长枪抓去。 这一刻赵战野唇角也不禁泛起一抹笑意,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家伙而已,还妄想和他对抗,真是无知无畏。 同时,他内心也很亢奋,那一杆长枪渡雷劫而存世,太过不凡,即便就是在灵纹战装这一行列中,也称得上是罕见,让他心动无比。 若不趁此机会将此宝占据,都对不起他此次兴师动众所付出的心血! “什么时候开始,我青鹿学院的规矩,连自己人都敢肆意破坏践踏了?” 可就在此时,一道苍老淡然的声音响彻。 轰隆! 就见那一只抓向长枪的大手如纸糊般炸开,光雨纷飞。 而赵战野则出一声闷哼,身影摇晃,脸颊骤然白,唇角不受控制地溢出一丝血渍。 而听到那苍老淡然的声音,全场大人物更是浑身一僵,毛骨悚然,感受到一种难言的威压降临,压迫在身,让他们都有一种几欲窒息的感觉。 当即,全场都骇然,难道是一尊恐怖的老怪物出手了? 就见场中,不知何时起多出一道身影来,这是一位老人,身影枯瘦,容颜清癯,眼瞳若一对幽邃的黑洞,其内涌动大道秘纹。 随意立在那,并无什么惊世气势,可众人却感觉眼睛一阵刺痛,根本就不敢直视,仿佛那不是一位老人,而是一轮高挂九天之上的大日,光照山河,炽盛无量。 赵战野脸色一下子变得难看,眉宇间浮现一抹惊惧忌惮之色,似根本没想到,这位老人今日会被惊动,抵达此地。 而此时场中许多大人物都不约而同地起身,齐齐见礼:“拜见院长。” 声音激荡,响彻四野。 这一下,所有人都被震动,全都忙不迭起身,心神颤粟。 院长! 竟是许多年已经不曾出现的青鹿学院院长! 这绝对是帝国中最深不可测的一位老怪物,传闻早在千年前就已拥有生死境王者的力量,手腕通天,神秘而可怕。 只是他已经有很多年不曾出现,都以为他这些年云游四方,早已不理世事。 没曾想,就在今天,这位老人再一次出现了! 林寻心中也震撼,只是他已经见过这位老人一次,故而对于他今日出现倒也并不太惊讶。 趁此机会,他手脚利索地收起了那一杆长枪,这才一跃从炼灵塔第九层飘然落地。 院长来了,林寻已不担心今日会生什么意外。 “今日之事,我都已看在眼中,此时此刻,我只想问诸位一句,这里是什么地方?” 院长声音依旧淡然,可话中的含义却让在场所有大人物心中一寒,意识到情况有些严重了。 无人敢应答,因为都知道答案。 “你来说。” 老人目光看向赵战野。 刹那间,赵战野脸色刷白,浑身僵硬,哪怕他是帝国皇室中一位实权人物,都根本没有底气和对面这位老人对峙。 “还请院长责罚!” 赵战野倒也果决,立刻低头认错。 众人倒吸凉气,赵战野何等身份,此刻却如小辈般,连辩解都不敢,有此就愈衬托得院长威势恐怖了。 “从今以后,你不得再踏入青鹿学院一步。” 院长沉默片刻,轻飘飘一句话,直接就剥夺了赵战野那道武别院副院长的身份,将其驱逐出学院! 这无疑是一个沉重无比的打击,若传出去,赵战野的名声必将遭受到连累。 可他却根本不敢去反驳,反倒如释重负般,低头领罪,自始至终,都不曾表露出任何的不满和怨恨。 这让众人心中又是一阵翻滚,院长的威势太强了,在这青鹿学院,他就是唯我独尊般的存在! 而此时,楚山河、左扶光、秦宝纪等人已是意识到不妙,浑身僵硬,如坐针毡。 他们都看出,院长此来,明显是来给林寻那小子出头的! —— ps:今晚继续加更,第二更晚上9点半。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