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二章 院长之威 - 天骄战纪

第五百零二章 院长之威

赵战野欲夺林寻炼制出的宝物,反被院长出面镇压,连他那道武别院副院长的职务都被剥夺,立刻震慑全场。 所有人都意识到,院长此次现身,必然是为保林寻而来! 这让宁蒙、石禹他们感到痛快无比,连铁血王宁不归都不禁动容,暗自感慨林寻福大命大,竟能够获得当今院长照拂,这可不是谁都能能够享受到的待遇。 而那些之前针对林寻的大人物,则一个个浑身僵硬,如芒在背,脸色阴晴不定。 他们也都没想到,一个林寻而已,竟引起了院长关注,甚至不惜用雷霆手段,毫不客气驱逐了赵战野! 这就是一种态度,表明要替林寻出头,不能容忍林寻被打压。 “既然诸位都在场,我也很好奇,林寻究竟犯了什么错,竟惹得诸位不惜跑来我青鹿学院兴师问罪?” 院长再次开口,让气氛愈压制。 “院长前辈,此子曾当众逼迫凌天侯下跪,亵渎皇室尊严,此等大罪,焉能姑息纵容?” 终于,有大人物仗着胆子,深吸一口气出声。 “此子曾杀害我左家族人,囚禁我左家后裔左阳,若不将其严惩,我等断不能答应。” 左扶光沉声道。 “我秦家也曾被其杀害不少族人。” “他前些日子逼迫我齐家嫡系齐御跪地,恶行累累,猖獗无忌。” “此子胆大包天,若不教训于他,来日必成大患。” 许多人开口,皆都是来自秦家、齐家、左家等上等世家门阀的大人物,他们自然不甘心就此罢手。 听到这些指责,在场众人都一阵心惊胆颤,这些大人物可都代表一个又一个庞大势力! “胆大包天?你们是说林寻,还是在说你们自己?” 院长开口,扫视所有人,眸光所过之处,没有人敢与他对视。 “前辈您这是……” 有人硬着头皮问道。 “很简单,既然你们口口声声要清算旧账,那不如今日就做个了断,看一看究竟谁胆大包天!” 院长声音淡然,却充斥莫大威严,如道音贯耳,震得所有人神魂悸动,气血翻滚。 场中鸦雀无声。 院长盛威在此,与世无量,连当今大帝都不敢轻易得罪,在此时谁又真敢去和院长叫板? “既然您认定此事林寻无罪,那我等也不好说什么,就此告辞!” 左扶光漠然出声,声音中透着一抹愤懑。 “哼!” 院长一声冷哼,左扶光顿时浑身一僵,被震慑当场,不敢再有所动作。 “我再问你一句,林寻何罪之有?只要你能给出一个确凿的理由,我立刻不再理会此事,任凭你们左家处置林寻!” 院长淡然开口。 左扶光脸色微变,旋即他一咬牙,道:“他前些日子曾杀害我左家族人,此事在场许多人都知晓,如今我左家后裔左阳,还被扣押在林家洗心峰上,这难道不是罪行?” “好胆!” 院长呵斥,“若非你们左、秦两家侵犯洗心峰,欲要对其不利,焉可能会生这等事情?一切,都只不过是你们咎由自取!” 一番话,就让林寻意识到,院长原来早已了解了所有事情! 这让他心中不禁有些触动,知道这位老人已经开始在关注自己。 却见左扶光脸色变得难堪,正待说什么,就见院长挥手道:“你走吧,别逼我亲自去你们左家走一遭!” 一句话,简直如惊雷,令左扶光脸色大变,终于清楚,院长是已不惜一切要保住那林寻了。 最终,左扶光一言不,转身而去。 他堂堂百战侯,在战场上纵横捭阖,杀了不知多少大敌,可现在却根本不敢多言,只能隐忍而去,让许多大人物心中都凉飕飕的。 “在下也无话可说,告辞。” 秦宝纪阴沉着脸,紧随着转身离去。 林寻见此,心中虽有些不甘,可也知道,院长再照顾自己,也断不可能会出手将左扶光、秦宝纪两人镇压了。 至此,在场诸位大人物皆沉默,再没有一个人提起与林寻的恩怨。 “我听说林寻曾与花家有怨,我愿从中化解,不知道可有商量的余地?” 院长目光看向一位花家的大人物。 那是一个中年,蓄着柳须,名花清池,闻言当即说道:“院长明鉴,确有一些纠葛,不过只是年轻一辈的小打小闹,既然前辈开口,此事自当就此揭过。” 他不卑不亢,却很明智地表达出了属于花家的态度,不愿因为一个林寻而开罪院长。 “你觉得如何?” 院长问林寻。 林寻早已知道,院长这是在帮自己,怎能不知好歹,道:“的确是一些小矛盾,我自始至终并无和花家敌对的意思。” “好。” 院长点了点头,看向花清池,“回去告诉你们家老祖,有空可以前来学院找我谈经论道。” 花清池顿时面露喜色,若说他之前还有些不甘,那此刻绝对是欣喜之极,这可是院长的邀请啊,若他们花家老祖知道,必然也会心动,不会拒绝这番善意。 见此,许多人都不禁艳羡,林寻这家伙简直是鸿运当头,哪一个年轻人能像他一样,获得院长如此庇护和垂青? “这家伙也太受宠了吧……” 宁蒙不禁一呆。 “若你能在十六岁炼制出一件渡雷劫而生的灵纹战装,保管也能享受到这种待遇。” 石禹幽幽开口。 “那还是算了吧,我可没有这么变态。” 宁蒙摇头。 院长继续开口,目光看向宋家一位大人物:“林寻和宋家一些晚辈有冲突?” 那位宋家大人物早已把刚才生的一切看在眼中,闻言,立刻说道:“让前辈见笑了,仅仅是年轻一代的意气之争,算不得什么。” 严格来说,宋家的宋喆和宋冲鹤,皆都惨败在林寻手中,并且是有错在先,这让宋家这位大人物也没法去深究,否则只会自损颜面。 “既然如此,不如由我做个见证,就此化干戈为玉帛如何?” 院长目光看向林寻。 “一切听凭前辈吩咐。” 林寻点头,对于他而言,无论宋家,还是花家,都和他没有什么深仇大恨,若能化解一些矛盾冲突,那自然更好。 众人见此,又是一阵感慨,院长一出场,就大刀阔斧般,帮林寻扫平了一些障碍,可见他对林寻何其重视。 而从今天起,林寻有了院长这层关系,谁还敢冒然得罪他? “还望前辈见谅,我尺家和此子有血海深仇,注定无法善了,就此告辞。” 还不等院长再开口,尺家一位大人物已经硬邦邦开口,这让人们不禁惊诧,敢这般说的,恐怕也只有尺家这种上等门阀势力了。 院长见此,并未着恼,云淡风轻道:“既然如此,好自为之。” 林寻同样也暗松一口气,说实话,他同样也根本不打算和尺家化解,在第一次抵达紫禁城之前,他一路上可是被尺家围剿了不知多少次,早已杀出了深仇大恨,根本不可能就此冰释前嫌! “我齐家也是如此态度,不过,我齐家不会专门欺压他一个晚辈,年轻一辈的事情,会交给年轻一辈去解决。” 另一侧,一位齐家大人物开口。 院长点头:“也好。” 林寻想起被自己镇压跪地的齐御,不禁暗自冷笑,若是年轻一代之间对决,他还真一点都不畏惧。 至此,赵战野被驱逐、左秦两家隐忍愤怒而去、花、宋两家和林寻之间的仇恨就此揭过,尺家表明了不会善罢甘休的立场,齐家则做出了一个年轻一辈争锋角逐的决定。 可以说,院长寥寥一番动作,就帮林寻化解了不少纷争,也让林寻明确了真正的敌对势力是谁。 “不必看我,我可没办法代表帝国皇室做出什么决定,这次来就是看热闹的。” 当察觉到院长的目光看向自己,镇海王赵九霄顿时朗声开口,他一直就想一个旁观者,此刻所表达的态度也的确如此。 只是很快,他就话锋一转,笑吟吟道:“当然,我个人是很乐意看到这样一位少年灵纹大师成长起来的。” 众人都是一怔,品出了其中玄妙,心中感慨,哪怕无法得到帝国皇室所有人谅解,但起码,林寻已博得了镇海王赵九霄的好感和认可! 在场之中,唯有楚山河心中苦涩无比,立在那浑身难受,惴惴不安,恨不得立刻开溜,因为他的那些“盟友”都已6续分崩离析,被院长一个个打压。 就在此时,楚山河不经意注意到,不远处的林寻突然将目光看向了他,唇角带着一抹冷峭弧度。 这让楚山河心中咯噔一声,意识到不妙。 就见林寻沉声道:“前辈,晚辈有一件事需要您来主持公道。” “何事?”院长问。 林寻目光看向楚山河,看得后者浑身寒,脸色僵硬,心中毛,隐约察觉到,林寻究竟想要干什么了。 “晚辈此次炼器时,所用的‘青苍鼎炉’被人提前动了手脚,差点就功败垂成,还望前辈明察,揪出幕后黑手,还晚辈一个公道!” 此话一出,楚山河脑袋嗡的一声,如遭雷击,整个人像丢了魂儿似的,果然,事情败露了…… —— ps:第三更晚11点左右。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