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四章 我叫夏至 我来杀人 - 天骄战纪

第五百零四章 我叫夏至 我来杀人

傍晚。 夕阳残照,一位老人牵着一头青驴,走进了紫禁城。 青驴上坐着一道纤柔的身影,穿着黑色斗篷衣,帽檐遮掩了大半张脸,只露出一小截莹白晶莹的下巴,肌肤如羊脂般无暇。 城中一如从前般喧哗热闹,红尘百态,繁华若烟。 “这林寻可真不简单,谁敢想象他竟然成功了?” “什么是奇迹?这就是了,听说当那一杆枪出世时,天降紫色雷劫,旷古罕见!” “从今以后,谁还能阻挡林寻崛起的步伐?狂妄又如何?横行无忌又如何?人家可是有真本领!” 老人牵着青驴,踱步在人流如织的繁华街道上,一路上,听到最多的就是有关林寻的讨论。 这让老人神色间不禁带上一抹异色,才多久没见面,这少年已经能够炼制出灵纹战装了? 老人忍不住抬眼看了看端坐在青驴上的那一道纤柔身影。 可惜,由于被帽檐遮挡着面容,让他也无法看清她的神色。 “林寻什么时候来紫禁城的?” 忽然,帽檐下传出一道若天籁般空灵恬静的声音,清冽干净的像淙淙流淌的泉水,说不出的悦耳动听。 “大概已经一年了。” 老人随口道。 “为什么我不知道?” “即便知道了,也注定见不了面,你还要成长和修行,他也要走自己的路,最好不相见。” 老人耐心解释了一句。 青驴上,纤柔的身影陷入沉默。 “这次回来,可能会遇到更危险的事情,小姐的时间已经没有多少了,她希望你能够尽快成长起来。” 老人一边前行,一边温声开口,“当你拥有足够强大的力量时,就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情,而不会再受到任何阻拦。” “你是说,这次回去之后,有很长一段时间,我都不可能再出来了?” 青驴上,悦耳清冽的声音叮咚响起。 老人的神色变得认真,点头道:“差不多是这样。” 一路前行,小女孩一直在沉默,直至抵达一个繁华的路口时,她忽然抬手,让青驴停了下来。 路口旁边,是一家茶馆,正有许多修者在吐沫横飞地议论今日发生在青鹿学院中的事情。 “院长出面,秋风扫落叶般撤掉赵战野的职务,将其驱逐出学院,连带着其他一些大人物也不得不低头,不敢再和林寻敌对,唯独左、秦、尺三家不曾让步,可见他们根本就不打算放过林寻。” “是啊,敢不给当今院长面子的,恐怕也只有左、秦、尺三家了,真不知道以后他们会如何对付林寻。” “此仇的确很难化解,听说十多年前发生在洗心峰上的血腥事件,背后就有这三家的影子,这等深仇大恨,也根本不可能就此化解。” 默默旁听许久,小女孩忽然道:“回去之前,我要去一些地方看一看。” 老人似猜出什么,慈和的脸颊上罕见地浮现出一抹无奈,许久才说道:“最多一个时辰。” “好。” 小女孩的回答干净利落。 …… 飞鹤峰。 此乃世家门阀七十二峰之一,尺家的盘踞之地,形似飞鹤,冲霄而起,钟灵神秀。 这天傍晚,一个乘坐青驴而来的小女孩,在一位老人的带领下,抵达飞鹤峰前。 山峰前,有一些精锐护卫在看守山门,看见老人和小女孩之后,顿时走出一人,大声询问:“你们是谁,来我尺家所为何事?” 小女孩抬起头,目光静静看了飞鹤峰片刻,这才说道:“我叫夏至,我来杀人。” 声音空灵若天籁,可话中意味却令人心惊。 那侍卫一愣,都差点不敢相信自己耳朵,多少年了,谁敢跑来尺家地盘上撒野? 可偏偏地,今天却来了一个小女孩,扬言要杀人! 这就显得太吊诡了。 “杀人?” 侍卫神色怪异,“小女娃,你可知道这是什么地方?” “知道,尺家。” 小女孩声音恬静。 侍卫顿时恼了:“知道还敢跑来说胡话,不是找死吗?赶紧滚,否则你们都别想走了!” 锵! 小女孩探出一只纤细白皙的手,掌心中多出一柄长矛,足有丈许长,通体泛着清冷朦胧的星辉,如梦似幻。 她身穿黑色斗篷衣,帽檐遮颜,身段纤柔,明显是一个小女孩,可当她握住那一柄星辉长矛时,却像变了一个人! 一股难言的杀机犹如黑暗永夜降临,将这片区域覆盖,令天地都黯然,似乎要在黑暗中沉沦。 而小女孩,则像一位独立黑暗中的王,长矛所指,皆为黑暗! 噗! 刹那间而已,那护卫都来不及反应,咽喉就被一道无形的锋芒割断,鲜血迸射,无声无息倒地。 他瞳孔睁大,写满了惘然,至死都想不明白,这样一个小女孩,怎敢前来尺家飞鹤峰前杀人! 她是谁? 老人牵着青驴,静静立在了一侧,神色波澜不惊,一如从前般慈和,只是偶尔看向小女孩的目光,会闪过意味难明的复杂之色。 “大胆!” “竟敢在我尺家地盘上杀人,找死!” 远处看守山门的一些护卫皆被惊动,发出愤怒的咆哮,祭出兵刃,朝这边冲来。 噗!噗!噗! 小女孩安静立在那,黑色的斗篷衣袂飘曳,宛如化作黑暗中的一抹影子,唯独手中的长矛,弥漫着若梦幻般的星辉。 她手腕一抖,冲上来的一个个侍卫就像被无形的利刃扫中,被割断咽喉,惨叫着倒地而亡。 这是一幅触目惊心的血腥画卷,黑暗若幕布,将这里笼罩,而地上则躺下了一具具淌血的尸体,染后地面。 自始至终,根本没有人看到小女孩是如何出手的,也根本没有人能够挣扎和反抗。 就好像只要被那深沉的黑暗笼罩,性命就注定要被收割。 “快快去禀告,有敌人来袭!” 山门内,有人大吼。 很快,就有尺家的族人被惊动,纷纷敢来。 这可是紫禁城,尺家作为七大上等门阀之一,近千年来都不曾有人敢前来冒犯。 可如今,竟有人敢堵在山门前,光明正大地杀过来,这绝对是对尺家最严重的挑衅! 小女孩立在那,寸步未动,安静的像一抹永恒存在的夜色,仿佛在她眼中,根本不知道什么叫退避和畏惧。 噗噗噗! 当一群又一群尺家修者冲出,无一例外地,被那一片黑暗覆盖,摧枯拉朽般夺走了性命。 自始至终,没有人能够挣扎逃避。 夕阳如血,却无法驱散这里的黑暗和血腥,地上躺下了一具具实体,浓稠猩红的血水,将大地都浸泡成血红色。 这是一场屠杀。 小女孩就那么静静立在那,手执一杆如梦幻似的长矛,就让黑暗降临,裁决生死,冷酷无情。 直至四位洞天境强者出击,小女孩终于有所动作,只是那个动作同样显得太随意和简单。 仅仅只是挥动了一下手中的长矛,那黑暗中就浮现出一颗颗血色星辰,在虚空中倾泻、坠落。 然而在同一时间,那四位洞天境强者被镇杀当场,他们刚祭出自己的宝物,刚准备施展自己的秘法,刚满腔怒火地要杀敌……却像草芥一样,被抹杀了! 这一刻,尺家的大人物终于被惊动,飞鹤峰上响起一道若惊雷般的大吼—— “暗夜圣堂!你们竟敢对我尺家动手!?” “该走了。” 一直在远处旁观的老人闻言,踱步来到小女孩旁边,并不见慌乱,神色依旧慈和平静。 “嗯。” 小女孩点了点头,她是来杀人的,并不是来送命的,知道若再留下来,会面临很多危险。 刹那间,两人和一头青驴就消失在原地。 “老剑奴!你们欺人太甚,老夫会亲自前往暗夜古堡讨一个说法!” 飞鹤峰上,响起愤怒的咆哮,像一位天神在宣泄怒火,震得九天云崩,风云色变。 …… 云溯峰。 七大上等门阀之一左家盘踞之地。 夕阳下,一个老人、一个小女孩、一头青驴出现在了这里。 “我叫夏至,我来杀人。” 当小女孩说出这句话之后,血腥杀戮毫无例外地再次上演。 这一次,伏尸四十六具,血染大地。 当左家的大人物们反应过来时,老人和小女孩再度飘然而去。 接下来,同样的事情,再次在阳沧峰上演,此地乃七大上等门阀之一秦家的地盘。 直至夕阳沉落,黑夜降临时,一个时辰的时间到了。 小女孩沉默片刻,最终说道:“终有一日,我必灭此三家。” 老人终于无法平静,无奈苦笑。 “走吧。” 老人牵着青驴,带着小女孩离开了。 而在这个夜晚,有关尺家、左家、秦家遭遇血腥杀戮的事情,也是以一种不可思议的速度传遍紫禁城,掀起一场轩然大波,让每个修者都感到一种难言的震撼。 近千年来,谁敢去挑衅上等门阀世家?那可是帝国中位于最上层的庞大势力,权柄煊赫,声势滔天! 可就在今天,却有一个名叫夏至的小女孩,陆续出现在尺家、左家、秦家之前,以一种光明正大的姿态,掀起了一场又一场血雨腥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