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七章 绝世骄女 - 天骄战纪

第五百零七章 绝世骄女

林寻也有些意外,没想到赵玄会提出这样一个请求。 “来吧,试一试,武道切磋而已。” 赵玄微微一笑,紫衣飘舞,五指虚张,划出一道玄妙的轨迹,宛如摘花般轻灵。 嗡~ 房间内气流骤然嗡鸣,以赵玄为中心塌陷,造成可怖的崩塌毁灭力量,要将林寻镇压于其中。 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轻轻一抓而已,居然呈现出“天塌地陷”的可怖毁灭力量,毋庸置疑,赵玄在武道上已臻至一众可怕的地步。 林寻想也不想,脚踏冰螭步,不退反进,掌指握拳,如闪电般击杀而出,简单、干净、直接,正是赵玄一抓之力的薄弱之处。 嘭的一声,房间气流迸射,席卷四周。 “果然不错。” 赵玄眼眸一亮,赞赏出声,身影若一道清风,踏步罡斗,刹那间,手指已横切向林寻咽喉。 林寻心中也不禁一凛,不假思索闪身,如陀螺似的旋转,脚不沾地,飞扑而上。 只是让林寻意外的是,不等靠近,赵玄身影猛地一展,若苍龙出渊,手指结印,叩击在林寻拳头上。 嘭! 两者碰撞,林寻只觉骨头如遭锤击,竟产生麻痹之感,眼瞳顿时一眯,他如今身躯被锤炼得强横无匹,趋于圆满,堪比神器,刀剑难伤。 可赵玄一击之力,竟能让他如遭雷击,产生麻痹,这就显得太过不寻常了。 “好强横的体魄力量,该不会也同样兼修了炼体之法吧?” 赵玄眼眸明亮,璀璨若星辰,说话时,他大步上前,每一步迈出,地面涌生紫色龙纹,宛如一头又一头苍龙复苏,让他气势节节攀升! 林寻也被激起了斗志,施展撼天九崩道,与之硬碰。 一时之间,大殿中身影翻飞,劲风轰鸣,若不是两人皆有意收敛了力量和气息,这座大殿早已被毁掉。 片刻后,赵玄纵身闪烁,轻轻一掌拍出,却如大龙腾空,镇压四极,一往无前。 轰! 一击之下,林寻蹬蹬蹬倒退出三步,浑身气血翻滚,这让他神色变得凝重起来。 自从将修为臻至灵海境圆满地步,他还是头一次碰到赵玄这等强大存在,也是第一次感受到一种前所未有的压力。 别人都视他为妖孽,拥有逆天之力,可是眼前的赵玄明显也完全不逊色,甚至要显得更可怕! 这家伙究竟是谁? 为何从前都不曾听说过? 甚至……比之那顾云庭都有过之而无不及! 心中如此想着,林寻动作一点也不慢,不敢再保留,将自己所掌握的武道力量演绎而开。 砰砰砰! 大殿中,林寻拳劲激射,时而如开山裂海,时而如蟒龙破空,时而有镇压八荒之力,时而有吞穹灭虚之威。 “好!” 赵玄衣袂飘曳,紫衣如燃,眼眸愈发明亮,毫不掩饰自己的赞赏。 和林寻相比,他就像一头苍龙,呼啸天地,俯仰山河,有一种勇猛精进、纵横天下的睥睨之气概。 只是,听到这些赞赏,林寻心中却有些别扭。 他修行至今,一直在同辈之中称雄,甚至跨境界杀过洞天境存在,内心早已被培养出了无敌自信之气,自然无法对这种赞赏有所认同。 轰! 根本就不废话,林寻气势又是一变,招式变故古拙自然、平淡无奇,不带一丝烟火气息。 可拳法的威力却比刚才要强大了一截,暗含返璞归真之妙谛。 然而,让林寻皱眉的是,在他变强的同时,对面的赵玄同样在变强,根本不曾让自己占到一点便宜。 “这家伙还真是一个变态!”林寻暗自嘀咕了一句。 他可不知道,赵玄心中比他更吃惊,他原本只是想切磋,试探一下林寻的武道力量究竟是否如传闻中那般强大。 可结果却发现,林寻的战斗力之强大比传闻中要更加夸张! “还真是一个怪胎。” 赵玄也暗自嘀咕。 对于称呼林寻为怪胎,此刻的赵泰来也是这般想的,当看见林寻和赵玄对战得平分秋色,他眼睛都直了,罕见地有些发愣。 他可很清楚赵玄有多恐怖,而林寻却能够办到这一步,也只能……用怪胎二字来形容了! 轰! 当林寻的攻击又一次被化解,无功而返,赵玄忽然收手。 “不打了?”林寻皱眉。 “再打的话,就不是切磋了。”赵玄微微一笑,露出一口雪白整齐的牙齿,笑容明净得宛如阳光。 “小子,你别不服,你能办到这一步,已经很难得了。”赵泰来一副唏嘘的模样。 林寻笑了笑,不置可否,他还没有动用真正的杀手锏,自然不可能认同这个观点。 “你的确很不错,起码在灵海境中,已很难再找到对手。” 赵玄似乎对林寻已经认同,话语也不免变得温和许多,轻声说道:“若有机会,我希望你也前往古荒域,那里天骄并起,群雄争霸,有着无数如彗星般耀眼的绝世人物,唯有在那里,才能让你我真正明白大道争锋的意义所在。” 眉宇间,隐隐有着一股向往之色。 “有机会的话,肯定是要去一趟的。”林寻也熄灭了内心的战意,随口说道。 赵玄微微一笑,不再多言,告辞而去。 而赵泰来则留了下来,他还要继续和林寻聊一聊关于炼制“九龙宝鼎”的事情。 目送赵玄离开,林寻沉默片刻,忽然问道:“这小妞究竟是谁?” 赵泰来怔了怔道:“果然,还是瞒不住你。她就是当今大帝和帝后唯一的子嗣——景暄公主。” 景暄公主? 林寻对此感觉很陌生,他只知道灵凰公主,那是一个骄傲到令人生厌的少女。 “你不知道景暄公主也正常,她自出生时,就被送往古荒域,拜入一方古老圣地中修行,也是在去年才重返帝国,极少冒头露面,世人极少有人知道她的存在。” 赵泰来感慨道,“但毋庸置疑,景暄殿下是一位拥有绝世之姿的卓绝人物,继承了当今大帝和帝后的血脉,自幼研习皇室无上传承【皇道御龙经】和上古秘典【羽化真经】。” “最难得的是,景暄殿下聪慧灵敏,天资无双,七岁那年,就已迈入灵海境。” “十三岁时,就踏足洞天境层次,这在古荒域中都堪称是一个奇迹。” “只是后来,当今大帝认为她修行太过顺利,一旦遭遇挫折,必将出现不可预估的凶险,故而亲自出手,将其境界压制下来,时至如今,已经有十年了。” “若非被压制这十年,嘿,以景暄殿下的底蕴,只怕早已开始进军衍轮之境了!” 听到这,林寻心中也难以平静,被震撼到了。 果然,这世上永远不缺天才,若真如赵泰来所说那样,这景暄公主简直就是一个天生的修道之才,有着超乎想象的天赋和底蕴。 再加上,她父亲乃当今大帝,母亲乃当今帝后,自幼又拜入古荒域某个古老净土中修行,让得她完全可以在修行之路上一路高歌,勇猛精进,无可阻挡! 或许,这样的绝世骄女,才能称得上是真正的天骄人物,就宛如天穹日月,足可以令无数修者黯然。 “现在,你该明白刚才能够得到景暄公主的认可,是有多庆幸了吧?”赵泰来感慨似的说道。 “她有她的道,我有我的路,认可不认可,都没什么区别。”林寻随口道。 身为修者,自当坚守本我道心,否则就会失去锐气和进取之意! 大道争锋谁为先? 这时候谈高低,还言之过早! 见林寻心态收放自如,从容自若,浑然没有受影响,让赵泰来顿感意外,半响才啧啧称奇道:“了不起,你小子绝对是我见过的年轻一代俊杰中,最特别的一个。” 林寻笑眯眯道:“前辈,您也是我见过最让我看不透的高人,要不咱现在就说说吧,这次景暄殿下前来找我,究竟是你的主意,还是皇宫中那位大人物的主意?” 赵泰来哈哈一笑:“你都获得景暄殿下赏识了,再去问这些还有什么区别吗?还记得我上次跟你说过的事情吗?当你表现得越优秀,就会受到帝国更多的重视,现在不就已经应验了?” 林寻顿时头疼,忍不住瞪了对方一眼,这老家伙太油滑了,想从他口中得到一个明确的答复,简直比登天还难。 “那就这样吧,等过几天,你在石鼎斋的发布会结束之后,我便会把炼制九龙宝鼎的灵材和图谱给你送来。” “到时候,你可千万不能掉链子,惹恼了凌天侯和灵凰殿下没什么,可若惹得景暄殿下心生不快,那我可也再帮不到你什么忙了。” 又聊了片刻,赵泰来便辞别,匆匆离开,像一只老兔子似的,跑的比谁都快,唯恐被林寻再问出什么事情出来。 “看来,这景暄公主在帝国皇室中的地位,果真是超然无双,连凌天侯、灵凰公主都不能和她相比……” 林寻若有所思。 他知道,这肯定是赵泰来故意说给他听的。 旋即,林寻就摇头,不再多想,他心中已经决定,尽快和林忠、朱老三他们见一面。 一是解决朱老三破境晋级的问题,二则是将那一柄炼制出的灵纹战装交给林忠,为即将在石鼎斋召开的发布会做准备!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