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章 此枪逆天伐道 - 天骄战纪

第五百一十章 此枪逆天伐道

只是出人意料的是,当灵纹宗师罗峰话语刚落下没多久,就有人冷笑出声。 “江山代有人才出,各领风骚数百年,我倒想问一问,什么叫哗众取宠?” 开口的是老莫,言辞直接,进行质问,让全场都不禁意外,竟还有人去反驳罗峰,这可不多见。 却见罗峰神色平静,悠悠说道:“老莫,等你什么时候炼制出一件灵纹战装,再来问这个问题吧。” 言外之意就是,想质问我?你还不够资格! “我只是在告诉你,今天是林寻的发布会,你若看不顺眼,大可以离去,而不必坐在那倚老卖老。” 老莫冷哼。 众人都不免有些惊诧,猜出老莫和罗峰之间必然有着什么矛盾,否则怎会在这等场合针锋相对。 “老莫!” 罗峰脸色一沉,声音变得冰冷,“看来你对我很有意见啊,怎么,难道你还想要借此机会,算一算旧账?” “有何不可?” 老莫同样显得很强硬,眸子中尽是恨意。 气氛顿时变得紧绷,在座都没想到在这发布会现场,还没见到那“破碎之殇”的真面目,反倒有人先争执起来。 “两位还请息怒,大家都是为一睹林寻大师的杰作而来,有些质疑也是难免的。” 高台上,主持人黎安微笑开口,“待会在展示了‘破碎之殇’的神妙之后,相信大家都很乐意听到罗峰前辈和老莫前辈的亲口点评,到时候,也希望两位灵纹界的前辈不吝赐教。” 这话就说的很漂亮,不着痕迹地捧了一下两人,也暗示两人即便要争执,等展示了灵纹战装之后也不迟。 “罗兄,老莫,你们以为如何?” 这时,宝华夫人也开口,气质婉约。 老莫神色一缓,点头道:“好,等会我倒要看看谁在哗众取宠。” 罗峰面无表情道:“一件渡雷劫而生的灵纹战装,或许威能极其强大,但我很怀疑,其内的灵性是否已经在雷劫中被抹杀,若这样的话,所谓的灵纹战装也只不过是一个空壳,当然,一般人是很难看出这些区别的。” 他突兀地说出这一番话,明显就是在表示,他对林寻炼制出的灵纹战装有着不同的看法! 这让许多人不禁露出思索之色,罗峰可是帝国神工院硕果仅存的一位灵纹宗师,名满天下,被无数灵纹师所推崇,宛如灵纹界的权威。 他既然对此表示出不同的看法,也由不得别人不重视。 “罗兄说的不错,不过现在说这些还言之过早,待会亲眼看一看,或许才能有一个明确答案。” 不等老莫开口,宝华夫人已抢先出声,显然是担心两人再争吵下去。 至此,这个小插曲落下帷幕。 不过也正是这个小插曲,让得全场愈发期待了,林寻所炼制的灵纹战装还没开始展示,就引起了灵纹界的泰斗级人物发生争执,这在以往可是从没发生过的事情。 气氛重新变得安静下来,目光都聚焦在高台上。 黎安也不再废话,微微一笑:“时间宝贵,接下来就请诸位一起见证这一件来自林寻大师的旷世杰作!” 说罢,他转身走下高台。 与此同时,一道瘦削的身影则出现在高台上,那人身姿笔挺,脸颊如刀削,模样显得有些苍老,眉梢之间尽是沧桑。 可在观礼席上,却产生一阵骚动,许多人坐不住了,吃惊出声。 “这……似乎是当年的白马探花沈经纶?” “天啊,真的是沈经纶,多少年都没有他的消息,没曾想,如今的他竟变得如此苍老。” “果然是他,听说当年他追随在林家上一任族长身边效命,就此隐姓埋名,如今他既然现身在此,必然是代表那林寻,要亲自演示那‘破碎之殇’的神妙。” 白马探花沈经纶! 在很多年前,可是一位名震紫禁城的风云人物,堪称一代天骄,连当今大帝都曾对其赞誉有加。 那时候的他,风采绝尘,一骑白马过京城,赢得了不知多少赞叹,被视作骄阳般的人物,前途不可限量。 谁能想象,这么多年过去,当年的白马探花竟重现世间? 只是激动过后,就是一阵感慨,岁月如刀催人老,当年的沈经纶何其潇洒倜傥,而今却已满面风霜之色,如日迟暮,令人如何不喟叹? 当年和他一起崛起的天骄,只要不曾陨落,而今都已成为一方巨擘,威震天下,却唯独他一人化身老仆,隐姓埋名,几乎被世人所遗忘,徒留几声唏嘘。 场中哗然、感慨无数,高台上的林忠却似浑然不觉,他沉默来到中央位置,沉默开启那一方青铜盒。自始至终,像一个其貌不扬的老仆,让谁都无法想象当年的他,曾名噪紫禁城,风采照山河。 嗡! 一缕清吟响彻,如若道音,顿时吸引了全场所有人的目光。 就见一抹苍茫暗灰色光泽,出现在林忠手中,也就在这一刹,他气势陡变,如同换了一个人! 如果说之前的林忠是一个满面风霜的老仆,那么现在的他就如同一把出鞘的宝剑,锋芒逼人! 许多人眼睛一亮,屏息凝神,鸦雀无声,气氛寂静的可怕。 高台上,林忠没有立即演示,而是低眉垂目,静默如山岳,似乎在调节自我,随意立着,就有一股无形的慑人气势扩散而开。 场中一些大人物眸子中皆闪过一抹异彩,他们能够感受到,林忠的气势在不断攀升,犹如蛰伏在他体内的一头巨龙,正在中沉睡中苏醒过来! 林寻睁开眼睛。 锵! 在他掌中那一抹苍茫暗灰色光芒倏然一变,化作一柄丈二长枪,通体古朴自然,却自有一股恐怖的气息弥漫,将虚空都镇压得发出哀鸣,似乎快要崩溃。 嘶! 场中响起许多倒吸凉气的声音,当这一杆枪显现,就有一股震慑人心的毁灭力量席卷而开,令他们浑身肌肤都泛起鸡皮疙瘩,隐隐刺痛。 就仿佛,那长枪如有性命,其内蛰伏的是一具拥有绝世锋芒的灵魂! 在座大人物都睁大眼睛,扩散出各种感知,去捕捉那一杆长枪上所弥漫出的气息,不放过任何一个细节。 也就在此时,林忠动了,他目光如剑,眉宇间张扬神采,气势已攀升到巅峰。 恍惚间,当年的白马探花仿佛回来了,手执长枪,孑然一人,便有纵横山河,睥睨世间的绝世风采。 轰! 高台上,出现一具铜皮傀儡,是石鼎斋中最上乘的防御型傀儡,可抵挡住洞天境强力一击,价值昂贵无比。 可当林忠将枪锋遥遥指过去,都不曾有所动作,这一具铜皮傀儡瞬息就被毁灭,化作粉末,纷飞飘洒。 仅凭一缕枪锋所蕴含的气息,就齑粉了一具可抵挡洞天境全力一击的傀儡! 观礼席上顿时轰动,许多大人物都情不自禁失声,为之动容,这一杆枪,威势简直太过恐怖。 罗峰眼瞳也不禁一缩,旋即就冷哼:“若仅仅如此,充其量也只不过是一件杀伤力略强的灵纹战装而已。” 可仅仅片刻,他神色僵硬在那,心脏狠狠抽搐了一下。 就见高台上,暗灰色的长枪骤然蒸腾出一座又一座繁密晦涩的灵阵图案,隐约有夔牛嘶吼,日月浮沉的异象产生。 这一幕就宛如神迹,看得全场目瞪口呆。 一些修为高深的老一辈大人物,此刻脸色都微微变幻起来,因为他们清楚感知到,一股危险的气息在蔓延,无所不在,让他们也不禁心生一丝悸动! 而此时,风轻悠也同样神色恍惚,妍丽的小脸上尽是惊艳震撼之色,她忽然喃喃开口:“老师,您可看出那宝物中被篆刻了多少灵阵?” “若我没看错,应当是四十九座天阶灵阵……” 旁边的宝华夫人眸子中也泛起异彩,“大道五十,天衍四十九,遁去其一,却尽数被一枪所得……这可是犯了天忌!他……是如何炼制的?” 她竟无法保证镇定,心神震动! “老师,您在说什么?”风轻悠一头雾水。 这一刻的宝华夫人却似陷入魔怔,不曾理会,自顾自喃喃:“怪不得引来了雷劫,这是为上苍所不容,遁去其一之生机,竟全部封印于此枪,这是要逆天伐道啊……可最终他是如何做到的?居然可以令此枪延存于世间……” 不止是宝华夫人,罗峰也看出了这一点,故而脸色变得僵硬无比,眼瞳扩张,一副犹自不敢置信的模样。 而像鱼北斗、程璟、老莫他们,则隐约都能察觉到,只是却无法断定虚实,心神不禁惊疑不已。 他们皆是灵纹师,是灵纹界的泰斗级人物,所关注的,是炼制此枪的一些秘法和阵图。 而对在场那些在修行上拥有高深造诣的大人物而言,此枪此时所呈现的异象,却让他们都感到一种无形的危险气息。 锵! 高台上,苍茫气息翻滚,化作一缕缕灵光,最终衍化为一层色泽灰暗的战装,将林忠周身覆盖,那一股气息和手中长枪完美契合,不分彼此,映衬得林忠的气势在刹那间再一次产生蜕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