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二章 - 天骄战纪

第五百一十二章

一身月白色衣衫,身姿挺秀,黑色长发随意扎在脑后,露出一张清秀温煦的脸庞,眼眸清澈深邃。 当看见林寻出现在高台上,全场目光一瞬间就聚焦过去,当真正亲眼看到林寻时,许多人依旧有些不敢相信。 太年轻了。 就像一个邻家少年似的,风姿灵秀,在他这个年龄段中,大多数人都还在努力地修行和提升自我,宛如初生牛犊,虽朝气蓬勃,可想要崭露头角终究需要时间去沉淀。 可林寻不同,他如今所达成的成就,早已超出了同龄人,让整个天下都为之震惊。 谁能想象,这样一个少年,如今早已在灵纹一道上踏足超然之境,令诸多老一辈灵纹大师都望尘莫及? 谁又能想象,这个少年如彗星般崛起,历经诸多风雨和磨难,却不曾被击倒? 什么叫天骄? 这就是了! 超然于世人,天资绝艳,与世不同! 这一刻,在场大人物心中都不禁萌生一个念头,这样一个妖孽般的少年,若给予他充足的时间崛起,以后又能绽放出怎样惊世的光辉? 唯独罗峰眉宇间涌上一抹阴郁之色,林寻刚才出场时那一番话,可就显得有些不客气。 “呵呵,老夫所说可是事实,自古至今,无论哪个灵纹师,在炼制灵纹战装时,谁都无法保证有足够的把握成功,小友你惊采绝艳,让老夫也心生惜才之意,不过终究还是太年轻,不清楚炼制灵纹战装的一些事情,也是可以理解的。” 罗峰轻笑出声,言辞云淡风轻,尽显一位灵纹宗师的风范,只是后半句话,明显有敲打林寻的味道。 言外之意就是,你的确很惊艳,但是还是太年轻,需要学习的地方还多着呢! 高台上,林寻灿然一笑,露出一口雪白牙齿:“我记得刚才你曾说,老莫不够资格让你解释什么。那么现在我也想说,我虽年轻,但已经炼制出灵纹战装,想指点我?你觉得你有资格么?” 观礼席上众人神色都不禁变得怪异,没想到林寻刚一出场,反倒先跟罗峰呛起来了。 罗峰是谁? 这可是帝国神工院硕果仅存的一位灵纹宗师,受天下灵纹师推崇,地位超然崇高。 林寻却如此不客气,与之争锋相对,的确让人意外。 不过想一想,众人也都释然,现如今在紫禁城中,谁不知道林寻就是一个横行无忌、根本不知畏惧是何物的年轻人? 连尺家、左家、秦家、帝国皇室这些庞然大物都敢不放在眼中,自然也不会去忌惮罗峰了。 罗峰脸色一沉,被一个年轻后辈当众质问,且话语难听,这无疑是在挑衅他的权威和尊严。 “林寻,年轻气盛,心高气傲是可以理解的,不过若是以为炼制出一件灵纹战装,就可以无法无天,藐视天下,那可就大错特错了!” 罗峰沉声开口,威势慑人。 “罗峰,你这话什么意思?林寻何时无法无天了?你可别乱扣帽子,这件事本就是你倚老卖老在先,怎么,林寻只是反驳一句,就让你老羞成怒了?” 老莫噌地起身,愤怒呵斥。 他可很清楚,言语有时候也是能够毁掉一个人的,罗峰在帝国灵纹界中的身份极其崇高,一旦他今日之话传出去,必然会引起许多风言风语,让许多不明真相的灵纹师对林寻心生反感。 那样的话,对林寻的名誉无疑是一种严重的打击。 “老莫,注意你的身份,你如今还在帝国神工院任职,你这般以下犯上,真当我不敢惩治你?” 罗峰冷哼,神色愈发威严。 他的确恼了,今日在座皆是名动一方的大人物,可他却被林寻和老莫连番挑衅,这让他颜面也有些搁不住。 “威胁我?” 老莫脸色阴晴不定。 这时,林寻忽然笑着出声:“不提醒我差点就忘了,不过现在也来得及,现在,我正式邀请老莫加入我林家洗心峰!” 神色郑重认真。 这是他早已想做的事情,现在既然罗峰敢拿此来要挟老莫,那林寻自然也不会客气了。 此话一出,全场哗然,一场发布会而已,如今却牵扯上有关老莫的一场恩怨,这是所有人都没有预料到的。 老莫此刻激动得唇角哆嗦,他已经感受到,林寻之所以甫一出现,就和罗峰针锋相对,明显都是为了帮自己! “笑话!年轻人,你可太狂妄了,帝国神工院的灵纹师,岂是你想带走就带走的?” 罗峰大笑,“像老莫这等能够炼制出新型紫英战舰的灵纹大师,对帝国有着极其重要的作用,我相信,无论是谁,都不会答应老莫离开。” 言辞果决,根本就不给林寻机会! 众人也都暗自点头,帝国神工院,那可是帝国极其重要的地方,直接受帝国皇室和军方执掌。 林寻想要把老莫挖走,的确难度很大。 却见林寻脸色冷冽,道:“你说错了,新型紫英战舰是由我和老莫一起研发出来,而在当年,老莫也是被你们强行抓走,而非心甘情愿为你们效命,若不是老莫那时候全力保护我,只怕我也早已被你们抓走!时至今日我没找你们算账,已经够仁慈了!” 此话一出,全场皆惊! 都没有想到,原来如今在帝国中名声斐然的新型紫英战舰,竟还有林寻的功劳! 更让人惊诧的是,当年帝国神工院,竟还曾对林寻和老莫动手这若是真的,就太让人心惊了。 一时之间,全场寂静,诸位大人物神色各异。 “满嘴胡言!” 罗峰气得大喝,怒发冲冠。 “究竟是真是假,你心中最清楚,也懒得和你辩驳,等以后我自会讨要一个公正的说法!” 林寻神色平淡,黑眸中涌动着寒芒,这件事压抑在他内心中多年,而今既然已经撕破脸了,他自然不会再客气。 为了报答老莫当年的保护之恩,林寻都必须这么做。 “你这是在挑战帝国神工院?” 罗峰神色冷酷,眸子中尽是愠怒。 “帝国神工院是为帝国服务的,而不是你罗峰一个人的地盘,你也根本没有资格代表帝国神工院。” 林寻神色愈发平静了,“我这么做,只想揪出藏在暗中的凶手,还老莫一个公道!” “可笑,实在是可笑。” 罗峰愤然起身,“你一个后生晚辈,信口雌黄,真以为这样就能够将老莫从帝国神工院中带走?” 局势,明显已变得剑拔弩张,隐隐快要不受控制。 “罗兄,少说两句吧,当年的事情,只牵扯到你、老莫和我,就不要再让别人看笑话了。” 忽然,宝华夫人轻声一叹,素雅的玉容上泛起一抹怅然。 众人又是一惊,这才意识到,原来这一场对峙背后,竟还藏着其他人无法得知的隐情。 “不错,此事因我们三人而起,林寻,你也莫要插手,让我自己来解决,我老莫窝囊了半辈子,若不亲自了断这一场恩怨,即便死,也不会瞑目!” 老莫咬牙,斩钉截铁,看向林寻的目光中有感激、也有一抹乞求之色,让林寻心中都不禁一颤。 他怔了怔,最终轻声一叹,没有再多说。 “哼!” 罗峰脸色变化许久,发出一声冷哼,拂袖而去。 众人面面相觑,堂堂一位帝国神工院硕果仅存的灵纹宗师,竟在今天被气走了,着实是谁都没想到的。 他和老莫、宝华夫人之间究竟存在着怎样的恩怨? 没有人知道。 连林寻都一知半解。 但毋庸置疑,今日因为林寻的掺合,让得他们之间的恩怨重新被拾起,只怕用不了多久,就会做出一个了断了。 “老莫,不管如何,只要你需要帮助,我永远站在你身边,我倒要看看,罗峰敢拿怎样!” 林寻传音给老莫,让后者神色也是复杂起来,又是感激又是叹息。 这个小插曲很快就过去。 此时的气氛虽然不复之前的热闹,可当林寻亲口宣布,谁若能提供解决“魔劫散”的方法,就会为之亲手炼制一件灵纹战装时,场面顿时又轰动起来。 其实这个消息在座许多人都已听说,只是如今得到林寻亲口证实,才让他们终于敢确定,林寻并非在开玩笑。 魔劫散! 这是一种及其罕见的毒药,歹毒诡秘,传闻是从黑暗异族那边流传出来,一旦身中此毒,修为就会被禁锢,如同被废,且要时时刻刻承受心魔侵袭之苦。 在座一众大人物都开始思忖起来,暗自决定,等此次发布会结束之后,就全力搜索破除“魔劫散”的解药! “当然,炼制灵纹战装的时候,灵材需要自备,我可承担不起,没办法,炼制了破碎之殇后,我现在真的很穷。” 林寻耸肩道。 场中响起一阵善意的笑声。 没多久,林寻走下高台,将事情交给了黎安主持。 “各位,我们石鼎斋已经征得林寻大师的同意,也是为了给在座诸位谋取一场福利,在此良辰吉时,拍卖一个特殊的名额!” 黎安甫一开口,顿时就吸引了全场关注。 “最终拍到名额的朋友,将会得到林寻大师亲自为其炼制灵纹战装的机会!” 全场彻底沸腾了,许多大人物都精神一振,他们内心一直所期待的“机缘”终于来了! 是的,林寻的一个炼器名额,于他们而言,就如同一场机缘。 因为,这可是和灵纹战装有关! 里面小说更新速度快、广告少、章节完整、破防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