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五章 杀出重围 - 天骄战纪

第五百一十五章 杀出重围

“可恶!我要杀了你!” 黑袍人发出咆哮,他此刻七窍流血,身躯因为剧痛而抽搐,变得状若疯魔。 他朝林寻扑杀而来,显然,临死他都要拉林寻一起。 一位衍轮境存在,哪怕神魂遭受到严重伤害,可一旦发狂,也是极其可怕的。 轰! 乌光滔天,将这片虚空都炸开,所蕴含的大道力量如同天谴,有一种毁天灭地的气息。 林寻自然不可能坐以待毙,早在之前就全力运转冰螭步,朝远处避开,这时候的他,周身蒸腾炽盛的淡青色神霞,宛如神虹绕体,空灵若一抹虚幻的光。 唰!唰!唰! 这片区域中,到处都是林寻闪烁出的残影,那是速度快到极致的一种体现。 冰螭步,大可以九天遨游,小则可以隐匿于方寸微尘之间,这并非夸张。 就像此时,这幻境虽被“四象盘龙柱”禁锢,无法脱困,快要被黑袍人的攻击完全淹没。 可林寻却总能险之又险地抓住一丝空隙,躲避开来。 若非如此,只怕瞬间就已被杀死! 毕竟,这可是衍轮境的力量,比之洞天境都高出一个大境界,所释放出的毁灭力量,根本就不是灵海境能够抵挡。 也幸亏黑袍人的神魂遭受重创,意识已经变得崩溃,让得他的攻击也变得杂乱无章,让林寻在躲避时有了可趁之机。 “小杂碎,你给我滚出来!” 黑袍人发出如野兽般的咆哮,宛如一尊发疯的魔神,在这片区域内横冲直撞。 可怖的大道力量释放,虽未曾被攻击到,可依旧令林寻一阵心寒,如同在刀尖上起舞。 太可怕了! 哪怕林寻如今在灵海境中已拥有逆天战斗力,甚至可以杀死洞天境存在,可面对衍轮境的威势时,依旧感受到一种窒息般的恐怖压迫力量。 这是境界相差太大,力量太过悬殊的缘故,林寻都怀疑,哪怕自己掌握“破碎之殇”,都不可能是对手了。 轰! 很快,林寻就顾不得多想,黑袍人的攻势越来越疯狂和恐怖了,让他也是压力大增。 有很多次,他在闪避时被劲风扫中,那感觉简直如同被雷劈一样,浑身筋骨都差点崩断,气血逆乱翻滚。 毋庸置疑,这绝对是林寻修行至今所遇到的最大危机,最可怕的是,这片区域如同幻境,完全被封锁,外界进不来,内部也冲不出去,让得林寻只能全力闪避。 那感觉就如同在死亡的道路上徘徊一样,只要稍稍发生一丝不慎,就可能暴毙当场! “林寻,你可知道我是谁?你不能杀我,你这是在弑亲!大逆不道!” 黑袍人疯狂惨叫,他的声音已经变得沙哑,一袭黑袍破碎凌乱,隐约露出一张扭曲染血的苍老面庞。 “大逆你-妈的不道!老杂碎,你还是趁早闭眼投胎去吧!” 林寻嗤笑。 “啊啊啊——” 黑袍人显得愈发痛苦了,他蓦地跪倒在地,双手抱头,发出凄厉尖锐无比的嘶吼,浑身抽搐不断,明显已经快要承受不住了。 可林寻不 (本章未完,请翻页) 敢大意,根本没有任何保留,将全部力量都御用在冰螭步的施展上。 一个衍轮境临死前的反扑,无疑是最恐怖的,林寻可不希望在这最后关头被这黑袍人拖下水了。 猛地,黑袍人抬起头,一对充血的眸子如凶兽般盯着林寻,散发出无尽的怨毒和不甘。 “我恨!恨不能亲手诛了你这不肖子孙!” 声音宛如诅咒,一字一顿,怨气冲天,又有一种无法释怀的遗憾。 最终,黑袍人噗通一声,仰躺在地上,浑身暴烈疯狂的气息消弭,变得死寂沉沉。 林寻站在远处,兀自警惕。 嗖嗖嗖~ 没多久,一道道乌光陡然从黑袍人头颅中冲出,那赫然是一只只的噬神虫! 最让林寻无语的是,这些虫子甫一冲出,就朝他这边杀来。 真是一群喂不熟的畜生! 林寻心中暗骂,也不闪避,深吸一口气,摒弃杂念,全力运转【小冥神术】,观想“星循”之相。 片刻后,这些冲进识海中的噬神虫和上次一样,被【小冥神术】镇压,陷入沉寂中。 只是和上次不同的是,林寻敏锐察觉到,这总计十六只的噬神虫,体积竟比以前大了一圈,躯体若虚幻的黑色光点,泛着一种令人心悸的冰冷气息。 “难道它们吞噬神魂力量之后,还能进行自我蜕变和成长?” 林寻若有所思。 他小心将这些诞生于上古岁月中的可怕虫子封印起来,这次能够化险为夷,噬神虫居功至伟,完全可以充当一个杀手锏来使用。 连衍轮境大修士都不能抵抗,可想而知,噬神虫的诡秘和可怕了。 林寻来到那黑袍人尸体前,扯开遮挡其脸庞的黑布,这才看清楚,这是一个须发如银的老者。 只是他蓬头垢面,脸颊扭曲铁青狰狞,即便死去,神色间依旧带着一抹无法化解的怨毒和不甘。 呼~ 见此,林寻彻底长松了口气,忍不住一脚又踹在黑袍人的脸颊上,像宣泄似的。 他的确有一种难言的愤怒和恨意,这一次被袭击,命悬一线,差点就此丧命,让林寻如何不恨? 就像此刻,他左臂被掰断,左手骨骼更是崩碎,血肉模糊,这一切都是拜那黑袍人所赐! 嗡! 这片幻境中的四座石柱,陡然产生波动,开始变得暗淡模糊,显然,失去了黑袍人的掌控,这所谓的“四象盘龙柱”也开始失去威势。 最终,伴随着一声震耳欲聋的轰鸣,幻境爆碎,化作光雨消失,而那四座石柱,则化作四支铜鉴,坠落在地,发出叮叮当当的声音。 林寻袖袍一挥,就将这四支铜鉴收起来。 每一支铜鉴,皆只有九寸长,似铁非铁,似玉非玉,沉甸甸的极其之重,起码不下千斤! 它们的表面分别烙印着四副上古神兽图,有遨游星河中的青龙,正自昂首吟啸;有展翅舞九天的朱雀,吞吐火海炼狱;有龙首、龟身、蛇尾的玄武,端坐天之一极,俯仰乾坤;有脚踏尸山血海,屠杀神魔的白虎,咆哮世间。 此四图,代表四象伟力,神秘莫测,每一 (本章未完,请翻页) 副图案四周,皆烙印有属于上古的奇异秘纹,映现出天经地纬、日月星河、花鸟虫鱼等等古老景象。 四象盘龙柱! 这是一组秘宝,仅仅一眼就能看出,这一组宝物延存至今必然经历了无尽岁月,有不少地方都显得斑驳和模糊,沧桑气息沉重。 “一盏茶时间内,连生死境王者都攻不破,这可是一组了不得的好宝贝。” 林寻毫不客气地收了起来,决定以后找时间好好研究孕养一下,说不准还能充当一个防身所需的至宝。 与此同时,他也终于看到了外界的情景。 外界的战斗还在进行着,激烈无比,驾驭宝辇的老者,牵制住了一个黑袍人。 另一边,手持“破碎之殇”的林忠也正在和另外一名黑袍人厮杀。 只是,当察觉到“四象盘龙柱”消失,而林寻却活着出现时,顿时让那两名黑袍人心中巨震。 “任务失败,走!” “撤!” 根本没有任何迟疑,那两名黑袍人果断选择了逃遁,身影闪烁,眨眼就逃之夭夭,消失不见。 显然,他们已经意识到,今日很难再有杀死林寻的机会,故而毫不犹豫选择了退避。 驾驭宝辇的老者和林忠并没有追赶,他们心系林寻安全,担心被调虎离山。 “少爷,你还活着简直太好了!” 林忠落地,激动得语无伦次,他之前在厮杀中全力以赴,近乎疯狂,所担心的就是林寻的安危。 而今见到林寻活着走出,可想而知何等之惊喜和激动。 “我没事,忠伯,你可认得此人?” 林寻指着不远处地上的黑袍人尸体。 林忠一眼看过去,脸色顿时一变,宛如遭遇雷击般,瞳孔扩张,失声叫道:“怎么是他!?” 林寻心中蓦地升起一股不好预感,林忠这种反应,让他忽然想起了那黑袍人临死前的那一番疯狂话语。 唰! 几乎下意识地,林寻袖袍一挥,就将那黑袍人的尸体收起来,而后沉声道:“忠伯,此地不宜久留,先回去再说。” 林忠此刻也如梦初醒般,沉重点头,眉宇间兀自残留着一抹恍惚,显然,黑袍人的身份给他带来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冲击。 当下,他们闪身而去,消失在濛濛细雨中。 …… 也在这发布会结束的同一天,有关林寻被刺杀的消息不胫而走,在紫禁城中传得沸沸扬扬,掀起了一场滔天大波。 许多修者都感动心悸,如今的林寻可是一位名震天下的少年灵纹宗师,可就在他发布“破碎之殇”的同一天,却遭受到一场血腥无比的袭击,这究竟是谁干的? 答案不约而同地指向了尺家、左家、秦家这三大上等门阀势力,因为众所周知,他们和林寻之间有着化解不开的仇恨,人人皆知。 可谁也不敢肯定,因为这牵扯太大了,上等世家门阀的力量,足可以让任何修者都感到胆战心惊,不敢妄言。 但不管如何,因为林寻遭遇刺杀袭击这件事,就像一场风暴般,牵动着紫禁城每个人的神经,引起了各方势力的关注! (本章完) :访问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