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八章 独家记忆 - 天骄战纪

第五百一十八章 独家记忆

喀嚓! 最终,在一声脆裂巨响中,黑色玉石轰然化作碎屑倾泻,与此同时,在其中沉眠般的夏至站起了身躯。 和以往一样,她的身躯依旧纤柔,似乎都不曾改变过,穿着一袭黑色斗篷,容颜被帽檐遮掩,静静立在那,浑身弥散着一缕缕若有若无的幽寂暗夜气息。 “算一算时间,也该醒了。”老人慈祥的面容上浮现出一抹欣慰,以及一抹难掩的激动。 夏至静静立在那,犹如浑然不觉。 而林寻此刻已怔住,张嘴欲要喊出夏至的名字,却又担心对方不认得自己,若真这样,绝对是一种沉痛无比的打击。 林寻内心挣扎,脸色阴晴不定,若丢失以往记忆,那眼前的夏至还是自己所熟悉的夏至吗? 草庐中,气氛一时沉寂。 老人轻声一叹,似乎也能体谅林寻此刻的心境,有些不忍,道:“你不必沮丧和难过,据我所知,历经九次寂灭之后,关于以往的记忆,就会被重新打开,化作各种经验和感悟,被她重新获得。” 林寻脸色阴郁,九次寂灭?那要等到什么时候? 最可怕的是,若万一夏至在修行途中失败了呢?她还能记得自己吗? 忽然,林寻浑身一僵,察觉到不远处的夏至,将目光投向了自己,然后说道:“林寻,我饿了。” 那声音清脆、恬静、空灵,一如从前。 可就是这样寥寥一句话,却在一刹那就让林寻和老人都呆滞在那,皆一副不敢相信自己耳朵的模样,夏至她……居然叫出了林寻的名字! 这岂不是说,她还记得林寻? 林寻心中原本的烦躁、沮丧和愤怒,在这一刻完全被一抹激动和惊喜取代,颤声道:“夏至,你还记得我?” 夏至明显一怔,疑惑道:“我什么时候忘了你?” 林寻咧嘴笑了,笑得异常灿烂,内心完全被一股狂喜取代,噌地起身,一把抱起夏至,大笑道:“哈哈,你还记得我!老天开眼啊,害得我瞎担心一场,哈哈哈……” 老人却有些惊疑不定,神色凝重,难道寂灭失败了?为何夏至还保留着对林寻的记忆? 被林寻抱起来,看着他那狂喜如白痴般的笑容,夏至不禁皱了皱秀气的眉毛,愈发疑惑了:“林寻,你怎么变得这么幼稚?” 幼稚…… 林寻神色一滞,旋即就愈发喜悦了,这不就是夏至的说话风格吗?她总是这样独立和恬静,和同龄人完全不一样。 “夏至,你是不是修炼【寂灭九转经】时出现了差池?”老人已忍不住问出声。 夏至声音骤然变冷:“林寻,他是谁?” 老人一怔,林寻也一怔:“你……不认得他了?” 夏至摇头:“不认得。” 这一下,林寻和老人都意识到了古怪。 林寻将夏至放下,轻声道:“夏至,能告诉我你现在还记得什么吗?” 夏至思忖片刻,道:“除了和你有关的事情,其他的我都忘记了。” 她语调平淡,声音空灵,仿似对这些并不以为然,或许在她看来,只要能记得林寻, (本章未完,请翻页) 就是忘却这片天地的一切都已经无所谓了。 林寻忍不住又笑了,他忽然发现,夏至只要记得住自己,其他的事情的确无足轻重了。 “让我来查探一下。” 老人上前,探手抓住了夏至的手腕,可还不等他握牢,就被夏至猛地挣脱,白皙纤柔的手指如闪电般,朝老人眼瞳戳去。 简单、直接、狠辣! 让林寻仿佛又回到了绯云村的时候,那时,夏至在击杀凶兽,以及和自己切磋的时候,战斗手段也同样如此。 这近乎是一种本能,却精准得可怕! 显然,夏至已经忘了老人,将他视作陌生人,被老人靠近,让夏至第一时间做出了凌厉无情的反击! 只是夏至的反击注定徒劳,被老人轻易禁锢,与此同时,林寻也连忙开口:“这位老伯不是坏人,他只是在为你检查身体。” 老伯? 老人都有些忍不住想翻白眼了,不过见夏至果然安静下来,不再抵触之后,老人也就懒得计较了。 半响后,老人松开了手,有些怔然。 “前辈,怎么样?”林寻问。 “没有任何问题,第一次蜕变很圆满,【寂灭九转经】已经成为她修行的一种本能,没有留下一丝缺憾,只是……” 老人皱眉,“她怎么还能记得住你?” “这样不更好吗?”林寻笑得很高兴。 “唉。”老人轻声一叹,他也有些搞不懂了,或许,只有等暗夜女王从沉寂中苏醒时,才能给予一个明确的解释。 “林寻,我饿了。”夏至再次开口,声音清脆得像天籁般动听。 林寻顿时不再想其他的了,兴冲冲道:“我去给你烤鱼吃!” 他冲出草庐,就地取材,直接从旁边溪水中抓了十多条肥美无比的大鱼,生起篝火,将大鱼宰杀清洗之后,直接用灵剑串起来,开始烤炙。 没有佐料,但这些鱼儿体内蕴含着丝丝灵力,烤熟之后,天然有一股鲜嫩清香,倒也别有一番风味。 夏至跟了出来,莹白纤细的双手环抱膝盖,安静端坐在林寻旁边,此时已是暮色十分,天边晚霞如火,染红青山,洒下橘红的余晖。 清澈的溪畔,篝火汹汹,烤鱼焦黄流油,散发诱人的香味,林寻和夏至并坐在那,画面很美好。 草庐前,老人凝视着这一幕,许久最终释然一笑,或许,她留在林寻身边修行,也会有一种完全不同的体悟吧…… “要走了?”不知何时,院长出现在草庐前。 老人点头:“小姐沉寂前,曾产生一丝警兆,预感到这天地大道已经开始发生变化,或许用不了多久,一场大世之争就会拉开帷幕,你若有兴趣,也可以早做准备,这紫曜帝国,终究是要被大道所摒弃的……” “不着急,距离大世之争还早,这片地方相比于古荒域,虽渺小无比,不过这里可不像表面那般简单,否则,你家小姐之前也不会在此盘桓这么多年。” 院长言辞随意,波澜不惊。 “也许吧,临走之前,有一个不情之请,还请道兄莫要插手她的道行。”老人目光看向篝 (本章未完,请翻页) 火旁的夏至。 “她的因果和你们暗夜圣堂纠缠太多,我自然不会冒然去掺合。”院长很痛快就答应下来。 “多谢了。” 老人身影就此变得模糊,化作缤纷的光雨,消失不见。 他的任务已经完成,虽然夏至第一次寂灭蜕变之后,还保留着对林寻的记忆,可这并不曾影响到她的道行。 这就足够了。 “道友保重。” 院长遥遥拱手,一对沧桑的眸涌动着幽邃的光,似能勘破九天十地的奥秘,旋即,他目光又落在林寻和夏至身上,陷入沉思。 最终,他无声地摇了摇头,发出一声叹息。 不止是夏至,就连林寻的道途,他也不会轻易干涉,自从在灵海总榜中见识到林寻的独特之后,他就知道,这年轻人拥有着属于他自己的路,掺合不得。 他能够做的,或许就是在这青鹿学院中,给予一种无声的保护,毕竟,林寻目前终究和青鹿学院有着不可分割的关系,他不能视而不见。 …… 夏至吃东西的样子很秀气,就像她人一样给人一种不疾不徐的恬静味道,可这并不代表速度慢。 就见她小手撕扯着晶莹如雪的鱼肉,小嘴吧嗒吧嗒咀嚼,每当吃完一条鱼时,必然是林寻烤熟另外一条鱼的时刻,时间拿捏的极其精准。 她的小肚子就像一个无底洞,足足把十多条大鱼全部吃完,这才动作仔细地擦拭了一下嘴巴,点评道:“林寻,味道有些偏淡了,下次记得要多放些盐巴。” 林寻顿时哑然,夏至说话从来都如此直接。 旋即,他一拍额头,噌地起身:“我忘了一件事。” 夜幕降临。 大殿中,赵泰来极其不满地嘀咕道:“茶叶都喝得嘴里快要淡出鸟来,那小子还不现身,也太放肆了!” 赵景暄倒是从容自若,微笑道:“九叔,嘴里还能淡出鸟来?” 赵泰来顿时尴尬,瞪眼道:“胡闹,这是脏话,能这么问吗?” 赵景暄笑嘻嘻道:“既然知道你还当着我的面说脏话,你就不担心我告诉父亲?” 也就在此时,林寻出现了,赵泰来顿时转移话题,恼火道:“小子,你可有些不厚道啊,把我们晾在这里就不管不问了?” “这不是院长的邀请么?我哪敢怠慢两位。”林寻耸肩。 赵泰来顿时翻白眼,林寻报出院长的名号,还真让他无话可说,难道他还敢去怪责青鹿学院的院长不成? 那简直跟找死没什么区别。 “林寻道友,时间已经不早了,我就长话短意想必你都已清楚,不知你打算何时开始动手?” 赵景暄起身,微笑说道,玉树临风,卓尔不群,即便是女扮男装,也难掩那一种灵秀明净的美。 林寻极其干脆道:“七天后吧,趁此时间,我需要好好准备琢磨一下。” “好!” 赵景暄眼神中泛起一抹欣赏。 唯独赵泰来感觉怪怪的,什么时候,这狡猾无比的小子竟变得如此好说话了? (本章完) :访问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