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二章 当年血仇今日断【一】 - 天骄战纪

第五百二十二章 当年血仇今日断【一】

酒楼内很热闹,许多修者皆在讨论最近热门的话题。 “若论帝国当今最受瞩目的风云人物,自然当属从咱们东临城中走出的林寻!” 有人忽然出声,顿时引起了许多附和声。 “是啊,谁敢想象,当年那个少年才离开三年时间,就已拥有了如此耀眼的成就?堪称是举世瞩目,无人可比。” “紫禁城啊,那可是卧虎藏龙之地,而林寻却能脱颖而出,独领风骚,简直就是一个奇迹。” “算一算,时至如今,他已取得咱们西南行省的省试第一,虽不曾参加国试,可却一跃成为了青鹿学院中的一位教习,最让人津津乐道的是,他还是紫禁城林家继承人,坐拥紫禁城七十二峰之一的洗心峰,而今更是天下瞩目的少年灵纹宗师……” 有人在历数林寻曾做出的种种辉煌事迹,引得场中又是一阵惊叹。 林寻神色微微有些异样,他还是第一次以旁观者的身份,如此近距离地听别人谈论起自己。 “你们只知道林寻如今名满天下,但你们可知道,当初在东临城的府试考核中,林寻被大修士姚拓海,东临学院院长余苍临联合打压,差点遭难而亡!” 一名老者神秘兮兮地开口,顿时引起了许多侧目,纷纷问询。 “余苍临为何要和林寻作对?也太不像话了吧。” “这你们就不知道了,是吴氏宗族的族长找上了余苍临,故意要对付林寻。你们也知道,当初林寻在东临城时,可是吴氏宗族迫害了许多次!” “原来如此。” 许多人恍然大悟,有人已忍不住幸灾乐祸:“吴氏宗族和余苍临只怕做梦都没想到,当年被他们迫害的少年,如今已成为帝国最耀眼的一颗明星,以后林寻若是重返东临城,他吴氏宗族又该如何自处?” 林寻听到这,这才终于解开了内心一个疑团,原来当年在府试考核中,东林学院的院长余苍临竟是为了吴氏宗族,才要故意针对和打压自己! 忽然,一道尖利的声音响起,显得格格不入—— “嘿嘿,林寻再如何了得,属于他的辉煌也终将落幕!据我所知,用不了几天,他就将大祸临头!” 那是一名粉面油头的青年,穿着华美的金袍,吊儿郎当的坐在那,一副指点江山的轻狂模样。 此话一出,全场哗然,难以置信。 “敢问兄台,此消息可是真的?” 有人忍不住问。 那金袍青年一副高深莫测的模样,悠悠说道:“过些天,你们就会知道结果了。” 许多人鄙夷,根本不相信,认为那金袍青年是眼红林寻,故意挑事。 也有一小撮人将信将疑,继续追问。 只是那金袍青年似乎也有顾忌,不敢再多言,含糊应答,没多久,就起身结账,匆匆而去。 东临城繁华热闹依旧,金袍青年离开酒楼之后,刚走过一条巷子时,只觉脑后勺一痛,眼睛一翻,登时昏迷过去。 一座漆黑的房间。 当金袍青年再次苏醒时,就看见自己被五花大绑困在那里,而在对面,正有一个少年静静看着他。 “你是谁?竟敢跟老子玩敲闷棍的把戏,想死不是?”金袍青年大怒出声。 “我问你答,若回答得让我满意,立刻放你走,若是不配合,那就别怪我不客气。” 那少年自然是林寻,在酒楼时,他就注意到这金袍青年所说的话,别人或许感觉他是危言耸听,但林寻可不会。 “小兔崽子,还敢跟你金爷爷玩刑讯逼供,你可知道金爷爷是谁?简直活得不耐烦了!我告诉你……” 喀嚓! 不等说完,他的双臂肩胛骨就被卸掉,疼得他嗷呜一声发出惨叫,额头冒汗,脸颊都扭曲起来。 “我没有耐心跟你耗下去,机会只有一次,就看你是不是能够把握住了。” 林寻笑眯眯开口,那笑容平静温煦,人畜无害,可却让那金袍青年浑身一个激励,内心生出一股难言的惊恐。 …… 吴氏宗族。 林寻立在远处,打量着远处属于吴氏宗族的府邸。 按照那金袍青年的说法,他也是听一个吴氏宗族的子弟酒后说起,用不了多久,就会让林寻死无葬身之地!并且言之凿凿地保证,就在近段时间就会有一个明确的结果。 吴家! 想起吴家,林寻就想起了死在自己手中的吴恨水和吴杰,想起了从进入东临城之后,被吴家频频追杀的事情。 嗖! 没多久,林寻来到一处僻静无人的地方,身影一闪,脚踏冰螭步,如同一缕虚无的轻烟般,轻而易举地进入吴家府邸。 哗啦~ 林寻那庞大的神魂力量扩散而出,小心翼翼在那鳞次栉比的府邸建筑中潜行。 东临城乃是帝国西南边陲的一座小城,吴家虽然是城中一方霸主,但对如今的林寻而言,根本就不值一晒,防御力量如同虚设。 别说吴家了,就是整个东临城,都找不出一个洞天境存在! 而据林寻所知,吴氏宗族中最强的力量,也绝对超不过灵海境层次。 在这等情况下,林寻自然不担心会遭遇到什么致命危机,唯一要提防的,或许就是大修士姚拓海了。 不过林寻可不相信,姚拓海这等身份的大人物,会坐镇在吴家。 没多久,他倏然止步,而后身影一闪,就藏在一处屋檐阴影中。 几乎同时,在林寻藏身的斜对面一座殿宇中,正有许多吴家的大人物在交谈。 殿宇中金碧辉煌,吴家族长吴超群,大长老吴云山、二长老吴玉山、三长老吴岚山皆赫然在列。 “虽然此次行动极其凶险,不过,只要能将林寻此子彻底铲除,我们吴家以后就可以安枕无忧,再不必担心那小杂碎返回来报复我们。” 吴超群声音森然开口。 “这样最好不过,说实话,连我也没想到,当年那个小杂碎,如今竟能取得如此耀眼的成就,恨只恨当年没能全力杀死他,以至于让他养成了气候,着实可惜。” 大长老吴云山喟叹。 其他人也都心有戚戚然,自从得知林寻在紫禁城中强势崛起,他们就寝食不安,度日如年,唯恐林寻惦念当年仇恨,再杀回来进行报复了。 毕竟,当年他们吴家和林寻结仇太深,根本无法善了,在这等情况下,鬼知道哪一天林寻会心血来潮,重新杀回来了。 若能借助此次机会铲除掉林寻,对他们而言,自然是乐意之极的事情。 “就这样吧,此次行动,有姚拓海前辈亲自坐镇指挥,必然是十拿九稳,倒也不必太担心事情败露以后,会遭受到林寻的报复。” 吴超群沉声吩咐。 就在此时,忽然之间,大殿中骤然出现四道神虹,犹如天降般,将整座大殿封锁。 四象盘龙柱! 这自然是林寻出手了。 轰隆! 吴超群他们都来不及反应,就感觉眼前一花,出现在一座幻境中,四周白茫茫一片,只能看见四座擎天般的古老石柱,屹立四极位置。 不好! 他们脸色骤变,疯狂找寻出路,可任凭他们如何行动,也都无法从四座石柱的封锁中脱困。 这让他们脸色变得愈发难看,隐然有大祸临头之感。 也就在此时,林寻的身影出现在幻境中,目光扫视吴超群等人,淡然道:“告诉我连飞在哪里,我可以让你们死的痛快一些。” “你是谁?” 吴超群深吸一口气,沉声开口。 “连我都忘了?” 林寻微微一笑,露出了真容。 “是你,林寻!?” 一下子,让吴超群他们都惊呆在那里,根本没想到,林寻竟会出现在他们吴家! 他是如何发现这些的? 要知道,他们自从决定和连飞一起合作,可从不曾泄露出一丝消息,自然无法想象,林寻怎会提前一天就找上门来了! “哈哈哈,你们绯云村那些村民可都掌握在连飞少爷手中,你难道还敢在这时候逞凶不成?” 吴超群大笑。 “是吗?” 嘭!林寻袖袍一挥,一股可怖的劲风席卷,瞬息击碎了大长老吴云山的头颅,血水迸射,凄惨无比。 “你敢!” “林寻,你难道真不顾绯云村那些村民的死活了?” “告诉你,即便就是杀了我们,姚拓海前辈也决不会放过你!” 吴超群他们惊怒咆哮,他们哪能想到,林寻竟一言不合就下杀手! 最可怕的是,连大长老吴云山,都根本挡不住林寻一击,这让他们惊恐意识到,三年后的今天,林寻的确变得完全不一样了。 他再不是从前那个只能被他们追杀的真武境少年,而是帝国中赫赫有名的一位少年天骄,拥有着远超他们的灵海境修为,凶威无量! “我不是来和你们废话的,回答我的问题,否则,我就送你们上路,自己去找连飞算账。” 林寻淡然出声。 他虽孤身一人,可周身散发出那恐怖的气息,就让吴超群他们几乎要窒息,毛骨悚然,亡魂大冒。 真的无法对抗! 太强了! 他们这些老家伙,一个个才拥有灵罡境修为而已,在林寻眼中,根本就是不堪一击。 “你想知道什么?” 吴超群深吸一口气,脸色铁青开口,这一刻,当真正面对林寻时,他们才知道什么叫恐惧和绝望。 大长老吴云山的死,就是最好的证明。 —— ps:加更送上,大家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