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五章 当年血仇今日断【四】 - 天骄战纪

第五百二十五章 当年血仇今日断【四】

宝船看似破旧普通,可内部却装潢雅致奢华,空间极大,最惊人的是,在宝船两侧,还分布着十六门最新型的灵纹战炮! 这绝对不是一艘普通宝船那般简单。 船舱内,幕晚苏有些感慨似的看着对面的少年,饱满的红唇轻启,露出一口晶莹贝齿,道:“以你如今在帝国中的地位,身上竟还会发生这等事情。” 林寻也在打量对面的“故人”,幕晚苏无疑是一个极其美丽的女人,成熟、妩媚、妆容精致漂亮,像一颗饱满的水蜜·桃,风情万种。 她一如从前,穿着一袭裁剪合体的黑裙,将曼妙修长的身段勾勒得淋漓尽致,也把那莹白如羊脂般的肌肤映衬出一种诱人遐想的味道。 当年第一次见面时,林寻还是一个居住在绯云村的少年,而幕晚苏当时则是东临城石鼎斋的负责人。 三年过去了,林寻的处境和身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举世瞩目,而幕晚苏也早已离开东临城,成为了帝国西南行省石鼎斋的负责人。 “皖苏姐姐比以前更漂亮了。”林寻也发出感慨,在幕晚苏身上,有一种睿智、干练的优雅气息,像一朵历经风雨绽放的玫瑰,愈发娇艳欲滴了。 幕晚苏一怔,轻啐了一口,眼波流转,嗔怪道:“都什么时候了,你这小兔崽子还油嘴滑舌,讨打不是。” 林寻懒洋洋躺在椅背上,双手环抱在脑后,笑道:“每逢大事有静气,我就是表现得很严肃,目前也于事无补。” 幕晚苏神色间泛起一抹柔色,道:“你别太担心,不出意外,青枫郡那边已经开始行动了。” 顿了顿,她忽然一声冷笑:“姚拓海还真是丧心病狂,真以为他一个姚家,就能为所欲为了?或许在西南行省,他可以呼风唤雨,可是在真正的大势力眼中,他也只不过是一条老狗罢了,若想对付他,仅仅只是石鼎斋的力量,都足可以将其灭门!” 林寻道:“你觉得姚拓海是在玩火?” “难道不是?”幕晚苏反问。 林寻黑眸幽邃,声音低沉:“我一直在想,究竟是什么原因,才会让姚拓海选择在这时候跟我过不去,这明显就是一个愚蠢无比的决定,明眼人都清楚,别说是他姚拓海,就是整个姚家加起来,都不可能撼动我一丝一毫,可偏偏他这么做了,你说,他又想图谋什么?” 幕晚苏想了想,道:“你该不会是认为,暗中还有其他势力在支持姚拓海这么做?” 林寻道:“这也是一种可能。” 幕晚苏神色变得郑重,道:“这么说的话,我们是否需要准备更多的力量?” 林寻摇头:“不用,此次行动中不止有石鼎斋,还有铁血王宁家、东海王叶家、不倒翁世家宫氏的力量在暗中配合,为了就是防范发生更多的变数。” 幕晚苏清眸中泛起一抹异彩,这才意识到,原来林寻早已为此做好了各种准备。 旋即,她内心又忍不住感慨,才时隔三年时间而已,林寻就已拥有这般强盛的威势,这在以前,是她完全无法想象到的。 “晚苏姐姐,你怎么老盯着我看,难道我脸上长花了?”林寻笑吟吟调侃了一句。 幕晚苏呸了一声,美丽妩媚的大眼睛恶狠狠盯着林寻:“你跟我说实话,你这次究竟准备了多少后手?” 林寻随口道:“不多,但应该足够用了。” 此次林寻的确是一个人离开紫禁城的,并且没有惊动任何势力,但这并不代表,林寻会傻乎乎一个人去冒险! 有力量不用,却想着一个人慷慨赴约,一个人去闯龙潭虎穴,这不叫气魄十足,这叫脑子坏掉了。 林寻努力修行至今,好不容易才拥有了今天的声望和地位,所求的不就是有朝一日若发生一些不测,能够拥有力量去化解? 不过话说回来,一个姚家而已,偏安一隅,别说借助其他势力的力量,就是凭借林寻如今拥有的力量,都足可以将其踏平。 但林寻并没有选择这么做,因为他知道,姚拓海不是白痴,既然敢这么做,必然已做好万全准备。 这让林寻愈发警惕,当然,警惕的不是姚拓海,而是藏在姚拓海背后的力量! 于是在离开紫禁城之前,他就暗中吩咐灵鹫和林忠,帮他开始布局,暗中联络其他势力的力量。 比如石鼎斋、宁家、叶家、宫家等等。 石鼎斋作为帝国第一商行,势力遍布天下,宁家、叶家他们也不会相差到哪里。 想要不惊动敌人,而安排一些手段去帮助林寻,简直不能更轻松。 最重要的是,若是和石鼎斋这些庞然大物相比,姚拓海所在的姚家根本就不值一晒,林寻所动用的力量,主要目的也根本不是为了对付姚拓海。 “我去看看铁山大叔。” 林寻起身,朝船舱后方的一座静室走去。 铁山仅仅只是昏迷,并未受伤,这让林寻心安不少,起码证明,敌人在没有见到自己之前,也不敢做的太过分。 …… …… 青枫郡。 夜色如墨,作为一座州郡之地,青枫郡自然比东临城繁华许多。 即便是夜色来临,城中依旧是灯火通明,车水马龙,人群摩肩接踵,川流不息。 青楼、酒馆、赌场这些场所也迎来了一天中最热闹的时候。 三妙楼。 这是青枫郡最负盛名的一座青楼,无数纨绔子弟心中的烟花圣地,因为三妙楼里的姑娘不止一个个漂亮可人,并且还身兼“三妙”绝技,让无数人为之痴迷。 何谓“三妙”? 分别是舞姿曼妙、歌喉精妙、房中术神妙! 今晚的三妙楼生意依旧火爆无比,自诩风流的公子哥,腰缠万贯的富豪商贾,地位不凡的修行名家,宗族势力中的贵胄人物,皆流连于此,寻花问柳,纸醉金迷。 天字九号房间里,一个锦衣玉袍的青年有些不耐烦了,他今天点的是三妙楼中新来的一位姑娘,听说长得国色天香,如花似玉,最难得的是,还是一个白璧之身。 可已经等了一盏茶时间,竟还没等到人,这让锦衣青年有些不耐烦了,他这次是从宗族中偷偷溜出来的,不可能在三妙楼过夜。 吱呀! 就在锦衣青年等的快要不耐烦的时候,房门被推开,露出一道绰约窈窕的倩影。 这是一名少女,青丝如瀑,白衣如雪,容颜漂亮冰冷,肌肤冰清玉洁,竟有一种高不可攀的味道。 锦衣青年目光陡然变得火热,呼吸都变得粗重,气质如冰般出众的美人,即便在三妙楼中都属于稀罕货色。 没曾想,竟被自己碰到了一个! “姚玉坤?” 少女开口,声音叮咚,清冷若一泓山泉。 锦衣青年一呆:“姑娘认得本公子?” 少女眉宇间闪过一抹厌憎,道:“是你就好,跟我走一趟吧。” 锦衣青年浑身一震,心中的欲望被浇灭,意识到情况有问题! 咚! 只是他连反应都来不及,就感觉脑壳一痛,顿时没了意识。 …… 枫桂坊。 这是一座别有格调的酒馆,能够出入其中的,无不是青枫郡中的名贵人物。 姚芳菲一个人在喝闷酒。 “是芳菲小姐吗?” 一个男子靠过来,丰神俊朗,极其英俊。 “你是谁?” 姚芳菲警惕道。 “一个有缘人,慕名而来,想请芳菲小姐喝一杯。” 男子微笑道。 “抱歉,我没空。” 姚芳菲断然拒绝,只是她话音刚落下,就见那男子探出胳膊,揽住了她的肩膀,显得太过大胆和直接。 姚芳菲刚想发怒,抽这不要脸的家伙一巴掌,就感觉眼前猛地一黑,身躯发软,倒在了那男子怀抱中。 “美酒加美人,何等惬意的一个晚上,可惜啊,无福消受了……” 男子一口饮尽杯中酒,就把姚芳菲抗在肩膀上,大步朝枫桂坊外走去。 同样的事情,在这个如墨般的夜晚,发生在青枫郡不同的区域,不同的场所。 自始至终,根本不曾惊动任何人。 姚记商行。 这是属于姚氏宗族的产业之一,早在十多天,就已关门歇业,说是要盘点货物,暂不营业。 只是在今夜,却有一群黑衣人,悄然出现在姚记商行,将其大大小小的负责人,连同侍卫仆从全部掌控,自始至终,不曾引起任何反抗,也不曾让任何人逃走。 距离青枫郡数十里之外的一座矿山,这里同样是属于姚家的产业,只是在这个晚上,负责矿山的一众姚家族人,都像突然蒸发了一般,消失不见。 青枫郡的夜色繁华而妩媚,多姿多彩。 只是谁又能想象,在这平静的表面下,已经发生了数十起离奇失踪的事情? 而失踪的人,大都和姚家有关。 夜色越来越深了,已是凌晨深夜,姚氏宗族那金碧辉煌的大殿中,却依旧灯火通明。 姚拓海端坐中央位置,神色威严,静静坐在那,默然不语。 今晚的夜色显得异常漫长。 不过只要熬过今晚,明天,或许就将迎来崭新的黎明吧…… 姚拓海心中暗暗思量着,等待着。 可黎明还没来临,却有一道仓惶慌乱的尖叫声骤然从远处响起,在这寂静的夜色中,显得如此刺耳。 姚拓海顿时皱眉。 —— ps:加更送上,感谢“老祖来了”兄弟的打赏捧场~ :访问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