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六章 当年血仇今日断【五】 - 天骄战纪

第五百二十六章 当年血仇今日断【五】

“大人,不好了,大长老家的玉坤少爷,三长老家的芳菲小姐,九长老家的玉廷少爷” 一名管家模样的中年冲进大殿,神色惊慌地报出了七八个名字,“他们他们都不见了!” 姚拓海不悦道:“我不是说过,这一段时间,不准任何族人外出,为何他们会不见了?” “这” 管家被问住了,神色变幻。 “派人出去找了吗?” 姚拓海问。 “已经派人去了,老奴只是担心,他们这时候出去的话,万一出现什么差错,只怕会影响到大人您的安排。” 管家一脸无奈。 “无妨,此次我布局许久,并不担心林寻能掀起多大风浪,你下去吧,不要把此事泄露出去,以免影响到其他人。” 姚拓海沉声嘱咐。 管家当即领命而去。 姚拓海独自坐在那,陷入沉思中。 不知不觉,天色已破晓,一抹曙光划破黑暗,照亮了天地。 也在此时,姚拓海起身,心中轻声喃喃:“林寻,你今天若不来,或许以后谁都再无法阻挡你纵横天下,但是今天你若来了,就注定逃不过这一劫!” 天色破晓时,林寻一个人出现在青枫郡城门外。 仅仅半刻钟。 林寻就来了姚氏宗族所盘踞的区域中。 姚家所盘踞之地的确很容易寻找到,整个青枫郡中,姚氏宗族是最大的宗族势力,牢牢掌控青枫郡数百年之久。 可以说,在青枫郡中,几乎没有人不知道姚氏宗族的。 自然地,林寻想要打探到姚家的盘踞之地,也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这是一片排空而起的山峰,足有十多个,此起彼伏,宛如长戟罗列,插入云霄,极其雄峻。 姚家,就在这片山峰之前。 此时晨光倾泻,远处山峰沐浴烟霞,明媚灿灿,山脚下,一片鳞次栉比的建筑傍山而建,恢弘大气,金碧辉煌。 和以往不同的是,在姚家盘踞之地上空,隐隐约约蒸腾起一股肃杀之气,直冲云霄,如狼烟般肆虐,令风云色变,不敢靠近。 那的确是杀气! 林寻远远一看,就知道,那是修者身上杀气太重,汇聚在一起所造成的一股异象。 毋庸置疑,在此刻的姚家深处,早已布下重重杀局,堪比龙潭虎穴,就等着林寻抵达了。 只是,只怕谁都没想到,林寻会在这黎明破晓之际,就已抵达,故而当看见林寻的身影时,一个驻守在碉楼上的姚家侍卫明显一愣。 “来者何人?”那侍卫大喝。 轰! 答他的,是一抹贯冲而起的浩瀚刀气,撕裂虚空,劈斩而下,犹如数十丈的神虹垂落世间,凌厉霸道。 足有十多丈高的碉楼轰然倒塌,那侍卫直接被淹没惨死其中。 轰隆隆 烟尘弥漫,这一抹刀气太过强横,不止劈烂了碉楼,更是将姚家那恢弘堂皇的大门都劈出一道裂缝。 “大胆!” “何方鼠辈,竟敢跑来我姚家撒野?活得不耐烦了!” 顿时,姚家深处,冲出一道道身影,在阵阵呐喊声中,出现在大门前。 林寻独自一人远远立在那,黑发飞扬,身影挺秀笔直,一张清秀的脸庞古井不波。 在他手中,拎着一柄流溢星辉的断刃,灿然夺目,映衬得他气质出尘而超然。 “怎么,我林寻来了,你姚拓海却不敢出来一见?” 林寻开口,声如惊雷,轰隆隆激荡而开,响彻八方,让得那些冲出的身影皆都不禁一愣,旋即就哗然不已。 “是那小子!” “哈哈哈,我当是谁,原来是前来送死的,这么早就跑来我姚家,是着急要去投胎吗?” “竟敢破坏我姚家门庭,你小子此次死定了!” 那些姚家族人大笑,神色间透着不屑和兴奋,也有好奇,他们之中也大多是第一次见到林寻的真面目。 只是,当亲眼看见时,依旧有些难以相信,这样一个清秀少年,如今竟已经成了名满天下的一位风云人物。 林寻没有理会那些嘲笑,目光幽邃平静,屹立在那,虽孤身一人,却自有一股从容睥睨之气。 “林寻,果然是你。” 很快,姚拓海出现了,仪态儒雅,眉目如电,不怒自威。 三年前,当林寻第一次进入东临城时,就听说过姚拓海的名头,他被誉为是帝国西南行省仅次于大都督柳武钧的高手。 关于他的传闻和名声,更是不胜枚数,俨然就是家喻户晓般的存在,威势强盛。 只是,在如今的林寻眼中,姚拓海只有一个身份,那就是他的仇人! “我来了,绯云村那些村民呢?” 林寻沉声开口。 “小友果然言而有信,姚某佩服。” 姚拓海微微一笑,挥了挥手。 很快,一群身影褴褛的村民就被押解出来,足有上百人之中,密密麻麻,皆神色惨淡麻木,宛如行尸走肉。 虽然时隔三年不曾相见,可林寻还是一眼就认出了村长肖天任、猎户应豪、周忠、巧姨 只是当看到他们如囚徒般被押解出来时,林寻哪怕早已告诉自己要冷静,可内心深处却有一股难以遏制的愤怒和恨意在迸发。 这些村民何其无辜,仅仅因为和自己有关,就被囚禁关押起来,这些日子不知遭受到多少的折磨和痛苦! “村长!” 猛地,林寻长啸出声你们家了!” 声音震荡天地,扩散四野。 顿时,那些神情麻木的村民一阵躁动,纷纷抬起头,看向了远处的林寻。 “那是林寻小哥?” “是他,三年不见,他都长成大孩子了。” “不好!这傻孩子,怎么一个人跑来了,他难道不知道这是一个陷阱?” 当看见林寻,那些村民皆激动不已,只是很快,当察觉到林寻的目的之后,他们就变得焦急和不安。 “林寻,你怎么如此糊涂!你以为你来了,他们就会放过我们?快走!不要理会我们,只要活下去,迟早有一天可以帮我们报仇的!” 肖天任大声嘶吼。 “是啊,你快走!我们的命不值钱,死就死了,林寻你可不能傻乎乎陪着我们一起死!” 巧姨披头散发,也跟着大叫。 “林寻哥,俺们都早已商量过了,宁可死,也决不会让这些坏人得逞,所以你赶紧走啊!” 应流儿也一脸焦急的叫出声。 林寻听到这些话语,内心又是感动又是愤怒,双手都情不自禁握紧,恨不得立刻杀光了姚家那些杂碎! 啪! 蓦地,一个姚家族人一鞭子抽在村长肖天任脸上,留下一道血淋淋的疤痕。 “再鬼叫,杀了你们!” 那是一个身姿精悍,目光阴鸷的男子,说话时,鞭子挥动,打得那些村民皮开肉绽,惨叫不止。 “住手!”林寻目眦欲裂。 “哈哈,你让我住手就住手,你以为你是谁啊?”精悍男子大笑, 说话时,他又是一鞭子狠狠抽下,打得旁边一位村民胸膛上血水迸射,惨叫倒地。 “你放心,待会,我会让你知道我是谁!”林寻深吸一口气,强自按捺住心中的暴戾情绪,声音像从牙缝中挤出。 “好了,接下来也该谈一谈正事了。”姚拓海出声,制止了那精悍男子的动作。 “说吧,找我来何事?”林寻声音冰冷。 “小友,放轻松点,此次找你来,可不是坏事,相反,对你而言,或许还是一场天大的造化。只要你用这一条锁链自缚起来,我以姚家之主的名义担保,立刻放了这些村民,并且,将这一场造化亲手送给你。” 姚拓海淡然出声,言辞不疾不徐,说话时,他袖袍一挥,丢出一道足有十多丈长的锁链,呛啷一声,落在不远处的地面上。 那锁链宛如由白骨筑就,弥漫着慑人的冰冷气息,隐约有一缕缕血色煞气冒出来,化作凶神恶煞般的虚影,发出鬼哭狼嚎般的声音,显得极其之可怖。 即便以林寻的目光看去,也不禁心中一震,从那锁链上察觉到一种危险歹毒的气息,让他也感到一丝寒意。 毋庸置疑,一旦被此锁链束缚,只怕会立刻让修者失去挣扎反抗的力量! “我若不答应呢?”林寻抬起头,眸绽冷电,看向姚拓海。 “小友,你是聪明人,应该清楚,你若不答应,不止这些村民会因为你而死,并且,在我姚家的地盘上,你觉得你还有逃生的机会吗?” 姚拓海悠悠开口,一副运筹帷幄,掌控全局的自信模样。 “现在,我给你三个呼吸的考虑时间,每超过一个呼吸,我就会杀死一个村民,机会就这一次,还望小友三思而后行。” 说罢,姚拓海双手负背,神色淡漠而冷酷。 在他身边,一众姚家族人也都冷笑,看向林寻的目光犹如看着一个死人,充满了戏谑和亢奋。 “林寻,你快走,千万不能答应啊!” “这些都是恶人,他们的话,根本不能相信。” “快走!” 那些绯云村村民则在大叫,焦急而愤怒,劝林寻速速离开,不要理会他们。 这让那些姚家族人愈发得意了,也不劝阻,因为他们相信,哪怕林寻就是要逃,此次也插翅难飞了! ps:睡不着,又更了一章,算是送给大家一个意外的惊喜吧。 里面小说更新速度快、广告少、章节完整、破防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