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七章 当年血仇今日断【六】 - 天骄战纪

第五百二十七章 当年血仇今日断【六】

三个呼吸的考虑时间! 很明显,这是一种心理压迫,姚拓海明显根本就不打算让林寻有考虑的机会。 要么接受,要么…… 就等着那些绯云村村民被杀戮吧! 姚拓海成名多年,城府极深,他既然敢这么说,就绝对别指望他会有任何留情。 换做其他人,孤身一人被步步引入圈套,在这等高压逼迫下,只怕早已崩溃。 但林寻没有,他此刻内心尽管充斥着无尽的愤恨,但神色却愈发得平静和淡漠。 “姚拓海,你莫非真以为吃定我了?” 林寻的声音也显得异常平静,不带一丝情绪波动,仿佛姚拓海所谓的威胁,根本就不曾给他造成任何影响。 锵! 姚拓海掌指间浮现一抹明净如秋水般的灵剑,轻轻抵在了一名村民的咽喉处。 而后,他微笑道:“你确定要试试?” 这一刹,气氛陡然变得寂静,鸦雀无声,每个人内心都绷紧,似乎只要林寻一个不从,就会上演一场残酷的血腥事件。 林寻没有再废话,抬手在虚空中挥动了一下。 许多人都不禁一怔,都到了这等时候,这家伙挥手是要哪一出? 唯独姚拓海似乎察觉到什么,眼瞳骤然一缩。 轰隆! 几乎同时,在林寻后方,陡然响起一阵如惊雷般的轰鸣,一艘足有百丈长的帝国中级战舰,犹如一座空中堡垒般,轰隆隆撕碎云层而来。 鹰扬战舰! 其上装备重型火力,足可以轰杀洞天境强者的帝国重器,一般只有在浩大的边疆战场上才能见到。 而今,这样一艘战舰却突兀出现,出现在青枫郡姚氏宗族之前,这让那些姚家族人神色都不禁有些呆滞。 这青枫郡可是他们姚家的地盘! 可是现在,一艘帝国中级战舰居然神不知鬼不觉地出现,瞒过了他们姚家的耳目,这也太不可思议。 姚拓海眉宇间泛起一抹凝重,眸中雷芒蒸腾,但却并不惊慌,只是静静地看着这一幕。 轰隆! 也就在此时,鹰扬战舰降临,舱门打开,从中走出一群又一群身影,密密麻麻,声势浩大。 那些身影,明显都非寻常之辈,一个个气势沉凝、气息强大,甚至不乏洞天境这等层次的存在! 并且,还不仅仅只是一个,而是一群…… 这是什么概念? 整个青枫郡,都找不出几个洞天境存在,可如今,却又一群洞天境强者出现,那情景何止是壮观,简直是惊世骇俗! 甚至放眼整个西南行省,想要一下子凑齐这么多洞天境大修士,都极其之困难! 难道这是林寻请来的援兵? 那些姚家族人脸色变得惊疑不定。 这次计划中,他们可是使用了“声东击西”“瞒天过海”等计谋,把林寻从紫禁城骗入东临城,然后又从东临城骗入青枫郡,这一切,都是为了避免出现其他势力的力量来帮助林寻。 可谁曾想,这种糟糕的情况还是发生了! “这个卑劣的小杂碎,就知道他不会一个人前来送死!” “可恶,他究竟是怎么办到的,才两天时间而已,他从哪里调集这么多帮手的?” “情报上分明说,这林寻离开紫禁城之后,根本就没有惊动其他任何势力,可怎么又发生这等事情?” 那些姚家族人惊怒咒骂,不再像之前那般得意,意识到情况有些不妙,心中有些发慌。 “林寻,若你以为请来一些帮手,就能救回这些村民的性命,那可就大错特错了!” 姚拓海沉声开口,即便是此时,他依旧不见一丝慌乱,镇定自若。 林寻都不得不承认,姚拓海的确是一个极其难缠的对手,起码这种临危不乱的气魄,就不是一般人能够比拟。 只是仅仅刹那,林寻都没有说话,姚拓海就脸色微微一变,失声道:“怎么……会这样?” 因为此刻,他赫然看见,正有一群囚徒般的身影,被五花大绑着,从鹰扬战舰中押送出来。 足足有上百之众! 而这些被押解的身影,赫然都是他们姚家的人! 即便以姚拓海的镇定,此刻内心也禁不住泛起一丝惊悸。 从林寻离开紫禁城到现在,不足三天时间,对手不止能调集一众强者前来援助,并且还能够将分散在各处的姚家族人全部擒住,这就太可怕了! 要知道,这青枫郡可是在他姚拓海眼皮底下,可自始至终,他居然都不曾察觉到一丝异常! 有此就可想而知,此次出手帮助林寻的力量,是何等强大了。 “老天!大长老家的玉坤少爷、三长老家的芳菲小姐、九长老家的玉廷少爷……他们……他们怎么都被抓起来了?” 这时,那些姚家族人也都发出惊呼,手脚冰冷,一个个神色阴晴不定,被这样一幕所震慑。 他们本以为,林寻早已被他们牵着鼻子走,此次孤身前来,跟送死也没什么区别。 可没曾想,一艘鹰扬战舰突兀出现,不仅带来了一众强大的洞天境存在,甚至,还抓捕了他们姚家的上百位族人! 尤其是走在最前边的那些族人,可都是姚家的中坚嫡系子弟! 一时之间,场中气氛变得沉寂,一系列变化太快,让整个姚家都陷入震动,难以平静。 风呼啸,席卷天地。 鹰扬战舰停泊大地上,一众赶来援助的强者,在幕晚苏的带领下,围拢在林寻后方。 而那些被抓捕的姚家族人,一个个神色惨淡颓然,犹如囚徒般,暴露在远处的姚家面前。 眼前的局势已经一目了然。 林寻不止是一个人来了,并且还带来了一支精锐可怖的庞大力量,其中有石鼎斋的势力,也有来自宁家、叶家、宫家的人马,此刻汇聚一起,堪称是强者云集,威势赫赫。 而那些被捕的姚家族人,无疑成为了林寻手中的一张王牌,无形中已扭转和改变了林寻此刻的处境。 “后生可畏啊,三天之内,在不动声色之间,就完成了这么多安排,让我也不禁大开眼界。” 沉默许久,姚拓海不禁感慨出声。此时,他竟依旧不曾被动摇信心,显得从容而镇定。 “你多想了,我只不过是在以牙还牙,若非你这老家伙太卑鄙,我何须摆出如此大仗势?” 林寻冷冷出声,“废话少说,把那些村民放了,我立刻将你们姚家的人也放了。” “交换?” 姚拓海眼瞳深沉。 “族长!万万不可啊,若是这样,我们的优势可就……” “族长,今日之局势,是我们好不容易才争取得到,焉能让林寻小狗如愿?” “身为姚家族人,也当有为宗族牺牲的觉悟,无论如何,是断不能同意对方条件的!” 那些姚家族人都焦急大叫起来,他们都看得明白,今日林寻率领一众强者而来,若是放了那些村民,等于让林寻再无后顾之忧,那么接下来势必会爆发一场恶战。 甚至,姚家极可能遭受到严重到无法想象的破坏! 在这等情况下,谁也不甘心让林寻如愿以偿了。 “就按他所说的,换!” 出人意料的是,姚拓海此刻显得极为坚决,斩钉截铁道,“他们也同样是我姚家族人,若能用这些乡野贱民的命换回他们,我姚拓海自然不会有任何犹豫。” “乡野贱民?” 林寻眸子中寒芒涌动:“在我眼中,你们姚家全部人加起来,也不抵那些村民一个人的宝贵!” 姚拓海神色淡漠,面无表情,似已懒得和林寻辩驳。 当下,双方开始交换人质,过程并无惊险,只是姚家那边一个个目眦欲裂,感觉这是一种屈辱。 而当林寻接回绯云村那些村民,内心紧绷着的一根弦终于轻松,像卸掉了内心最沉重的块垒。 村长肖天任他们已激动得语无伦次,根本没想过今日还有重获新生的机会。 林寻把他们交给幕晚苏,带进了鹰扬战舰中休息,这才将目光看向了远处的姚拓海。 刹那间,林寻威势陡然一变,内心压抑许久的杀机迸发,他最牵挂的村民都已被救回,而现在,就该算一算这笔帐了! 在林寻身后,来自石鼎斋、宁家、叶家、宫家等庞然大物的强者,此刻也都蓄势以待。 无形的杀机如同狼烟,冲霄而起,令这片天地风云变幻,充斥上一股剑拔弩张,一触即发的火药味道。 而在姚家那边,则一个个神色凝重,咬牙切齿,他们都已知道,接下来注定有一场恶战,不可避免。 这关乎到姚家的生死存亡! 只是让他们内心悲哀的是,没有了那些绯云村村民做要挟,仅凭他们姚家的力量,只怕今日很难阻挡住敌人的步伐。 倒不是他们悲观,而是对手此次出动的力量太强大了,整整一群洞天境存在啊! 光是这等力量,都足可以在帝国西南行省横着走了! 他们姚家仅仅只是青枫郡中的一方霸主,整个宗族中也只有姚拓海一人傲立洞天境中,这让他们如何能不悲观? 可这一刻,姚拓海却依旧显得镇定无比,甚至,那雷芒涌动的眼眸中泛起一丝不易察觉的灼热兴奋之色。 他面无表情扫视着林寻,以及林寻身后的一众强者,忽然微微一笑,声音如啸:“林寻,你真当自己已经赢了?错!我早说过,今日的一切,你注定无法改变,无论请来多少帮手,也注定都要覆灭!” —— ps:这几天很努力的加更,但月票却少的可怜,却太打击积极性了,香菇~ :访问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