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章 了断此恨 - 天骄战纪

第五百三十章 了断此恨

杀! 姚拓海儒雅的脸庞上杀机毕露,祭出一口金灿灿的灵剑,嗡的一声,衍化出重重金霞剑气,纵横捭阖。 庚金剑术! 蕴含金之意境力量,凌厉无匹,杀伐气冲霄,寥寥一丝剑气,便能轻易抹杀一位灵海境存在。 这并非夸张,洞天境之所以强大,便因为能够参悟和掌控大道意境力量!这种力量沟通天地,巧夺造化,有着不可思议的威势,绝非一般的力量能够比拟! 嘭嘭嘭! 却见林寻挥动长枪,苍茫气轰鸣,指天打地,横扫乾坤,所过之处,所有剑气皆如纸糊,崩溃化作光雨消弭。 “嗯?” 姚拓海有些意外,“倒是没想到,你一个灵纹宗师,却在武道上也有如此能耐。” 他浑身气势汹汹,金芒璀璨,缭绕全身,掌中灵剑发光,泼洒出无穷剑浪。 这片虚空都紊乱,被刺目的金之力量撕碎,剑气流转,若大浪奔涌,似要席卷苍穹! 不得不说,姚拓海作为帝国西南行省最著名的洞天境大修士之一,本身实力的确堪称强劲,并非浪得虚名。 就如此刻,他须发张扬,神色威严,周身被金霞覆盖,简直如一尊黄金剑神,隐然有不可匹敌之可怖威势。 “年轻人,尽管你拥有破碎之殇,让你拥有和我一战之力,可自身修为终究太过低浅,还想杀我?痴人说梦!” 姚拓海大笑,将自身修为演绎到极致,步步紧逼,要将林寻完全镇压。 “是吗?” 林寻神色冷漠,眸绽冷电。 他掌握丈二长枪,浑身苍茫气汹涌,充斥毁灭气息,脚踏冰螭步,身影如电,上前冲杀。 铮!铮!铮! 虚空中,金色剑气交错,每一道都如匹练,漫天洒落,金光炽盛,可以清楚看见,虚空被洞穿出一个个窟窿,让人生寒。 这是姚拓海的威势,根本就不给林寻靠近的机会。 那金色剑气如潮涌,贯通天上地下,景象骇人无比,若搁在外界,非扫灭一片山河不可。 林寻周身澎湃苍茫灰暗的气息,破碎之殇在轰鸣,让他整个人一片虚幻迷蒙,映现毁灭异象。 一道道金色剑气落下,眼看就要将林寻覆盖,只是惊人的一幕出现了—— 就见林寻长枪挥动,枪锋所指,纵然剑气如海,也都被瞬息抹灭,无法阻挡林寻步伐。 姚拓海再次动容,破碎之殇果然特别,不愧是名震天下的一件绝世重宝,竟可以抵御这么密集的剑气,让他深感吃惊。 旋即,他目光变得炽热,破碎之殇的强大,愈发让他动心,已志在必得! 铮!铮!铮! 姚拓海施展全力,就见金光万道,化作无量剑雨,宛如一片炽烈的金色剑幕垂落世间,场景可怖。 这是杀手锏,别说灵海境,就是寻常洞天境存在,都难以抵挡这般攻击,太过强盛。 轰! 林寻没有闪避,一路冲杀,同样显得强势。 只不过这一刻,他掌中长枪骤然发出一声响彻九霄的清吟,产生出极其可怖的毁灭波动,席卷扩散。 这一击端的是可怕无比,骤然爆发,就见那万千剑气全部被碾碎,毁灭于一瞬。 而那一抹枪锋已笔直破空重重阻碍,刺向姚拓海咽喉! 太快了! 这力量也无与伦比的强大,直似要毁灭周虚,破灭万物,让姚拓海浑身都是一震,眼瞳收缩。 锵! 他横剑阻挡。 只是就听一声刺耳爆音,他掌中的灵剑竟瞬间被击碎,崩断! 不好! 怎么如此恐怖? 姚拓海倒吸凉气,心头泛起寒意,根本没想到,林寻凭借破碎之殇,竟能具备如此威势。 “想杀我?妄想!” 姚拓海大吼,祭出一杆血色旗幡,轻轻一扫,哗啦啦席卷出万千血浪,贯冲八方,隐约有鬼哭神嚎的声音响彻。 阴魂血鬼幡! 一件歹毒无比的宝物,炼制起来极其困难,任何修者只要被卷入那血色浪潮中,轻则身躯腐败,重则瞬息化作一堆白骨,魂飞魄散! 轰! 然而,一瞬间而已,这片血海就被抹除,那阴魂血鬼幡刚开始发威,就被一枪刺破,像破抹布似的,轰然爆碎。 “这……” 姚拓海脸色又是一变,又惊又怒,他不是不了解灵纹战装的可怕,但却没想过,这破碎之殇竟如此强大,连续毁掉他手中的两件宝物,简直像不可匹敌般! “杀!” 不等姚拓海反应,林寻已再度杀来,强势、坚决、睥睨,根本不曾有过退避。 无论是谁,今天都无法阻挡林寻诛杀姚拓海的步伐! 这老家伙三年前,差点害死他和夏至,而今,更是勾结黑暗异族中的一位王者,要对他不利。 这让林寻如何能容忍? 最让林寻忌惮的是,姚拓海城府极深,手段也极其缜密狠辣,一旦让他今日活下去,来日注定是一场不可预估的隐患。 轰! 枪锋如电、如龙、如幻、如泡影,裹挟毁灭气息,横扫虚空,大有气吞山河,舍我其谁的威势。 “哼,今日我就让你明白,什么叫洞天境和灵海境的差距!” 姚拓海也彻底怒了,连番失利,让他意识到林寻强大的同时,也生出了必杀的决心。 轰! 猛地,他祭出一口金灿灿的八角宝塔,冲出一道玄光,宛如一道匹练般,一下子席卷住林寻。 咚! 光芒一闪,宝塔发光,将林寻收了进去,禁锢其内。 而后,宝塔滴溜溜旋转,化作巴掌大小,落入姚拓海手中。 “哈哈哈……” 姚拓海托着金色八角宝塔,忍不住大笑,“你再如何了得,还不是被收进了我的宝塔中!” 这宝塔乃是一件古宝,是姚拓海在百多年前,费尽心思从一处上古遗迹中搜寻得到,其内蕴含玄金真光,轻轻一扫,能席卷万物,无物不收,即便是洞天境强者,也难以逃脱。 最不可思议的是,这宝塔共九层,每一层中皆封印着不同的力量,神妙不可测,威力也不可思议的强大。 就像如今,姚拓海勉强只能动用宝塔第一层中封印的“玄金真光”,可即便如此,那威力已非同凡响,稍一祭炼,根本不用多久,就能将任何被镇压其中的生灵化作一滩脓血! “等把你这小狗炼化,这破碎之殇就将归我所有,到时候,谁又能阻挡我的步伐?” 姚拓海仰天大笑。 他本以为,今日注定要进行一场恶战,九死一生,却没想到,林寻竟傻乎乎要单独和他在这幻境中对决。 这简直就是送上门的猎物,并且还附带了一件强大无比的灵纹战装,这让姚拓海如何不得意? 他很确定,只要抓紧时间,趁铁血王宁不归无力分身的时候,绝对能在今日杀出重围,逃出生天! 到那时候,天下之大,哪里都可以去得!谁还能奈何他姚拓海? 咚! 然而就在此时,金色宝塔陡然巨震,差点从姚拓海手中脱落。 这让他眼瞳一凝,心中都是一颤,难道玄金真光都镇压不住那小狗? 嗡~ 姚拓海深吸一口气,咬牙催动力量,就见宝塔发光,隐约竟然有一种诸神诵经,梵音禅唱的神圣声音。 果然,宝塔仅仅震动一下,就恢复平静。 而姚拓海脸色已是变得煞白,这宝塔虽然威力奇大无比,可对力量的消耗也同样惊人,就像刚才那一下,就耗费姚拓海大半的力量! 咚! 可还不等姚拓海放松,就见宝塔光芒大盛,产生剧烈震动,震得姚拓海手心发麻,差点控制不住。 轰! 也就在此时,宝塔一阵乱颤,从其底部陡然冲出一道身影,手执长枪,狠狠刺向姚拓海。 不好! 姚拓海心神差点崩溃,发出怒吼,忙不迭闪避,可还是不可避免地被枪锋扫中肩膀,毁灭气息肆虐,将他整个右臂都齑粉,血雨横飞。 “这怎么可能?” 姚拓海目眦欲裂,差点疯掉,自从拥有这件上古宝塔,他几乎无往不利,从不曾失手。 可在今天,却在一个灵海境少年身上发生意外,这简直无法想象! 林寻身披苍茫气蒸腾的战装,手持长枪,冲了出来,没有多余的废话,抡动长枪就刺杀过去。 这一刻的他,宛如浴火重生的杀神般,要毁灭一切,威势惊万古,长枪烁九霄! 姚拓海虽尽力挣扎抵抗,甚至试图再度祭出宝塔对敌,可林寻哪可能再给他机会。 噗! 仅仅瞬息,姚拓海就被一枪爆掉脑袋,哼都没能哼一声,身躯也被可怖的毁灭力量扫碎,神魂化作飞灰,暴毙当场。 这位名满帝国西南行省的大修士,至此彻底被诛! 大概,他打破脑袋也想不到,一个灵海境少年,并且之前还曾遭受到创伤,却能够凭借一件灵纹战装,就将他杀死。 冤吗? 不冤! 要知道,即便不动用灵纹战装,早在古灵界时,林寻就曾跨境界战斗,亲手斩杀过洞天境存在。 而今的他,在修为、神魂、体魄上皆臻至灵海境中的空前极尽地步,又拥有破碎之殇这等大杀器,若再杀不了姚拓海,那才叫怪事。 当然,这一场战斗也并非不惊险,甚至差点让林寻也遭劫,一切都出在了那一座金色八角九层宝塔上! —— ps:今晚自然继续加更!目前差22票破600,兄弟姐妹们,请动动小手投一下月票~ :访问网站

上一篇   第五百二十九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