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六章 骄傲的扈从们 - 天骄战纪

第五百三十六章 骄傲的扈从们

?♂, 嗖! 三天后,蔚蓝的天穹上,一艘宝船追风逐电般闪烁,把雪白的云层碾压爆碎,速度极快,朝帝国东部湮魂海方向驶去。 宝船内别有洞天,宛如宫殿般,分作不同的房间。 在其中一座房间,林寻盘膝坐在案牍前,听着附近一些年轻男女聊天,有些心不在焉。 三天前,当听到那湮魂海深处的上古秘境中极有可能存在“炼道海魂花”时,林寻毫不犹豫答应了赵景暄的邀请。 因为若能获得这种旷世灵药,足可以轻易解除掉灵鹫身上的“魔劫散”! 至于赵景暄所说的“机缘”,林寻倒是不怎么关心。 他目前并不缺修炼的法诀,也不缺趁手的宝物,所欠缺的或许就是一场破境晋级洞天境的磨炼罢了。 值得一提的是,此次出发时,林寻在赵景暄的建议下,暂时充当起了一名扈从的角色。 并且有了一个新的身份——林玄。 “真没想到,在这残破没落,大道不全的小世界中,竟还存在有上古秘境。” 旁边一名黄衣男子发出感慨。 “但不管怎么说,这下界终究太过贫瘠,是远远无法和咱们古荒域相比的,连一个像样的宗门势力都找不到,可想而知这下界何等不堪了。” 有人神色倨傲,一派指点江山的模样。 “此话倒也不假,若不是此次为了寻觅那一处上古遗迹,我一辈子都不想来这种鬼地方。” “话也不能这么说,据我所知,下界还是有不少厉害势力的,只不过太过稀少而已。” 那些男女纷纷开口,言辞充满了一种高高在上的优越感,就像一群王公贵族在巡弋一片穷乡僻壤似的,满满的骄傲和自负。 这让林寻感到一阵荒谬。 在座这些男女,可不是赵景暄所在宗门的那些师兄弟,而是那些宗门弟子身边的扈从! 一群扈从而已,都敢大言不惭地把紫曜帝国所在的这片世界视作贫瘠没落之地,眼高于顶,目中无人,就显得太可笑了。 林寻懒得反驳他们,一个人坐在那自酌自饮。 他如今的身份是赵景暄身边的一名扈从,故而才被安排在此地,和这些宗门子弟身边的扈从为伍。 至于那些宗门子弟,林寻自从登上这艘宝船,也只远远低看过一眼,并未有什么接触。 不过在之前,林寻倒是听赵景暄说过,此次前来的那些宗门子弟,大概有六七人,有男有女,和她同属于古荒域界一个名叫“灵宝圣地”的古老道统。 灵宝圣地! 这让林寻不自觉就想起了青鹿学院院长曾提起过的“天枢圣地”,显然,这两大古老道统应该是同一个级别的庞然大物。 此次带队前来的,是灵宝圣地中一位拥有衍轮境圆满地步修为的长老,名叫高阳。 “听说,我们此次将要探寻的上古秘境,乃是一位上古妖圣所留,其内禁制重重,凶险无比,不过,其中也存在着诸多旷世机缘,像上古岁月的仙药、奇珍、宝物……应有尽有,甚至极可能存在着那位妖圣的传承衣钵!” 忽然,一个扈从神秘兮兮开口,引起了林寻注意。 林寻倒也听赵景暄说过,此次将要探寻的上古秘境,存在于湮魂海某个神秘区域,其内宛若一个小世界,存在着诸多难以想象的机缘。 同时,那里也堪称是杀劫重重,密布着许多可怕的禁制,若没有充足的准备,别说一般修者,就连生死境王者进入其中,也注定九死一生! 当然,这次灵宝圣地是有备而来,听赵景暄所言,在高阳长老手中,就有一份关于那一处上古秘境的残图,并且身上携带有重宝,足可以化解诸多杀劫,带着他们安然进入其中。 不过,进去是一回事,能不能获得机缘就又是一回事了。 毕竟,那可是一处可怕的上古秘境,传闻是由一尊上古妖圣的坐化之地,这等人物所留下机缘,又岂是那么容易得到的? “妖圣!被封为圣者的,可都是渡过‘九重长生劫’,踏足在圣道之路之巅的恐怖存在,拥有着掌御星辰,遨游大道周虚的通天威能!” 有人吃惊出声。 “若这一处秘境真是一位妖圣所留,那绝对是一场旷古难觅的大机缘!就连在古荒域界中,都极少会出现。” “这样一出没落不堪的贫瘠下界,怎么会存在这等大机缘?简直就是不可思议。” 其他人也纷纷感慨。 “嘿嘿,这不正好便宜了咱们灵宝圣地吗?我听说此次宗门为了夺得这一场旷世难得的造化,让高阳长老把一件镇派至宝也带来了!我们跟随着进去,只要表现出色一些,这一场机缘必然也少不了我们的!” 此话一出,许多扈从目光都变得灼热向往起来。 林寻心中却晒笑不已,若这等机缘如此容易得到,早被紫曜帝国中那些老怪物们找到了,哪还轮到你们这些家伙? 的确,林寻根本就不相信,凭借青鹿学院院长、暗夜女王、观星台老祭司、当今大帝这些恐怖存在的能耐,会不知道在那湮魂海深处,存在着这样一处上古秘境! 既然这一处秘境至今还存在,那就证明,其内的机缘必然大有玄机,绝非谁都能染指。 “林玄老弟,你怎么一直不说话?” 忽然,林寻旁边那名黄衣男子开口,将目光看过来,“我倒是想知道,你对这上古秘境是何等看法?” 只是还不等林寻开口,就有人嗤地一声笑出来:“廖俊,他一个下界的小修士,以往只怕都根本没听过上古秘境的名头,你却问他对此的看法,这不是开玩笑吗,哈哈哈……” 其他人也笑了,神色揶揄,充满调侃的味道。 他们都知道林寻身份,虽然是景暄姑娘身边的一名扈从,但却是在下界中修行,这让他们不自觉就有一种高人一头的优越感,自视甚高,把林寻看做下界土著,根本不曾放在眼中。 即便是在交谈中,也几乎没人愿意主动搭理林寻。 故而此刻听到那廖俊去问询林寻,他们都不禁乐了,感觉就像是对牛弹琴一样。 林寻神色不动,把玩着手中酒杯,心中却在想,连扈从都如此趾高气扬,他们的主人又是怎样一副秉性? “我倒是听说,这下界中有一个名叫林寻的少年,如今名满天下,才十六岁的年龄,就已经成为了灵纹宗师级的存在,并且顺利炼制出了一件灵纹战装,这即便在咱们古荒域中,也都称得上是旷世之才了。” 忽然,有人沉吟开口。 此话一出,顿时引起许多人哗然。 “少年灵纹宗师?吹牛吧,下界这种贫瘠之地,还有这等耀眼的人物?” “别一竿子把人都打死,像景暄姑娘不也是来自下界吗?” “若此事是真,这林寻就太不简单了,像这种人物,以后迟早是要进入咱们古荒域界中修行的,或许趁此机会,倒是可以去认识一下。” 众人议论,对此将信将疑。 而此时,对面一个蓝衫青年忽然抬起下巴,看向林寻,道:“喂,那个林玄,你也姓林,可认得这林寻?他是否又像传说中这般厉害?” 一下子,众人目光都看向林寻。 却见林寻随口道:“没接触过,我也不甚清楚。” “你可是景暄姑娘身边的扈从,连林寻究竟是否厉害也不清楚,可见有关这林寻的传言,只怕多半是夸大了,不值一晒。” 那蓝衫青年嘿然冷笑,“想一想也对,下界而已,如此贫瘠的地方,哪可能出现如此逆天的妖孽?” 顿时,他们就不再谈论这个话题,他们才刚来到此界,对一切都不了解,潜意识里就认定,这等贫瘠之地不可能出现如此逆天的奇才。 而林寻听闻这一切,也不知该说这些家伙狂妄自负,还是浅薄无知,心中愈发懒得理会这些家伙了。 原本,林寻还对来自古荒域界的这些人充满期待,认为既然是和赵景暄来自同样一个道统,必然非同小可。 可惜,仅仅和这些扈从一接触,就让林寻心生腻歪。 这都是一些什么人啊,扈从的身份而已,张口闭口就是“下界”“土著”“贫瘠”这些字眼,高高在上,优越感十足,自负狂妄,目中无人,还真把自己当做人物了。 只是,林寻懒得理会这些,却反倒被那些扈从愈发看不起了,言辞也变得越来越肆无忌惮。 “林玄,你既然能够成为景暄姑娘身边的扈从,想必也是一个厉害人物,毕竟,一般货色也根本没资格被景暄姑娘选中,趁此机会,不如咱们切磋切磋?让我也见识一下你们下界的武道水准。” 忽然,那蓝衫青年再次开口,将矛头指向林寻,顿时引起了场中许多人的兴趣。 “这个提议好,闲着也是闲着,林玄,不如你就陪黄石切磋切磋?” “嘿嘿,我看还是算了吧,欺负一个下界修士,若传回古荒域界中,是会被耻笑的。” “只是玩玩而已,不必当真。” 那些扈从七嘴八舌,纷纷怂恿出声。 “还是算了吧,马上就要到湮魂海了,正事要紧。” 林寻坐在那神色不动,随口就拒绝了,这哪是切磋,分明就是挑衅,想要让他林寻出丑罢了。 “怎么,只是玩玩而已,这点面子都不给?” 被叫做黄石的蓝衫青年冷哼,长身而起,冷冷扫视林寻,“快来吧,别婆婆妈妈的,扫了大家兴致!” —— p:停电一天了,加上新剧情刚展开,头绪没捋顺,今晚暂时一更吧,明天补回来,大家请放心,金鱼这些天都在持续加更,大家投月票也很积极,今晚调整过来后,会继续加更,不会让大家失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