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二章 怨灵王者 - 天骄战纪

第五百四十二章 怨灵王者

?“什么东西?” 很快,其他人也感应到了那危险无比的气息,一个个手持兵刃,严阵以待。 很明显,正有未知的危险靠近过来。 林寻也祭出一口金灿灿的宝塔,这是“无字宝塔”,呈现八角,气息古拙恢弘。 林寻早已抹除掉此宝内属于姚拓海的烙印,将自己的力量烙印其中,遗憾的是,此宝太过玄妙和神秘,林寻如今也勉强只能操控,而无法将其彻底炼化。 嗯? 就在祭出“无字宝塔”的同时,林寻敏锐注意到有几道目光扫视过来,瞬间就又消失。 但林寻已注意到,那目光来自苏星风和彩衣童子文祥,两人似乎从无字宝塔的气息中感知到了什么。 这片海域愈发寂静了,无声无息地,那海面幽暗的雾霭中,出现一片密密麻麻的身影。 他们浑身冒着黑气,穿着残破甲胄,手执锈迹斑驳的兵刃,就像一支从幽冥走出的大军! 最可怕的是,他们模样千奇百怪,身躯几乎都是残缺的,要么缺胳膊少腿,要么胸膛破烂腐朽,有的仅仅只是一具骨架,有的甚至没有头颅! 但他们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浑身充斥着冰冷无比的煞气。 太多了! 密密麻麻,铺天盖地,煞气冲霄,将前方的海域都封锁,简直像幽冥大军过境,要将这片天地化作战场。 “怨灵借尸,已经开始化死之力超脱,重修大道!”高阳长老神色出奇的凝重。 其他人也都神色惊疑,他们也都看出,那是一支诡异无比的怨灵大军,根本不是活物,但气息却可怕之极。 怨灵借尸,重新大道? 谁敢想象这世上还会有如此匪夷所思的事情?要知道,那怨灵乃是由上古强者死亡时的怨气所化。 一股怨气而已,非但不曾消散,反而开始修道,着何等恐怖? 怨灵大军来临,无声无息,寂静诡秘,行走于这片黑色的海洋上,那种无声的气势,让人心惊胆颤。 “长老,不行的话,我们就暂避锋芒,离开这里。”萧然开口了,以往出尘超然的他,此刻也神色凝重。 “没用的,怨灵大军一旦出现,就意味着不死不休,无论逃到哪里,都会被追上来。” 高阳长老沉声道。 “吾王驾临,尔等当跪地臣服,献出性命!” 突然,那怨灵大军深处传出一声阴森大喝,瞬间让宝船上所有人头皮发麻,鸡皮疙瘩冒出,浑身刺骨的冰寒。 这声音太可怕,竟直接轰击在他们的神魂中! “已拥有王者气息的怨灵!”高阳长老眼眸中陡然爆射出一抹骇人无比的冷电。 “也好,今日就将其镇杀,或许可以收取一道王者烙印!你们做好战斗准备,这对你们而言,未尝不是一场难得的磨炼!” 高阳长老发出一声大喝,声如惊雷。 “蝼蚁而已,敢亵渎本王,当诛!” 就在这时,极远处的虚空中,浮现出一道黑色身影,屹立在天地间,虽然有些模糊,但那种气息却惊世般可怕。 隐约之间可以看到,他带着一顶宛如仙金铸就的王冠,流光溢彩,只是太过模糊,看不真切。 而且在他手中,还执着一柄白骨长剑,带着神秘的死气,犹如幽冥中的王者临世。 杀! 顿时,那无声无息而至的幽冥大军,犹如接受到进攻的命令,朝这边的宝船杀来。 他们身影被灰色的煞气笼罩,带着杀机,可怕无比,此刻全部出动,简直如铺天盖地般,单单那是威势,都堪称恐怖滔天。 嗡! 就在同时,高阳长老手中,陡然出现一口霞光潋滟的宝炉,表面篆刻青鸾、黄金鸟、天凤、裂天雀等等上古神禽图案,活灵活现,沐浴霞光,将这片天地都照亮,宝光耀九霄。 万禽神炉! 灵宝圣地中一尊镇派重宝,神妙无双,威能盖世,传闻是上古时期遗传下来的神器! “开始战斗!” 高阳长老威势一变,手持万禽神炉,冲霄而去,朝那怨灵大军中的王者扑去。 这注定是一场顶级大战,世间罕见! “杀!” 海面上,怨灵大军已冲过来,苏星风第一个动手,浑身如神焰燃烧,持着一柄赤色大戟,挥动之间,火光焚四方。 在他身后,有数位扈从追随,一起杀敌。 “各位小心,不要离开宝船太远。” 萧然叮嘱了一声,他也不祭用宝物,身影缥缈,踱步虚空,周身领绕着璀璨烟云,也展开反击。 与此同时,云澈拎着一柄血剑,彩衣童子文祥摘下脖颈中的银色宝环,公羊羽所化的青羊四蹄踏空,和怨灵大军展开争锋! 不止他们,他们各自的扈从也纷纷出动。 “要小心一些,不止要杀敌,还要提防苏星风趁乱对你动手。”赵景暄提醒了林寻一句。 林寻心中一凛。 轰隆隆 这片天地拉开战斗的帷幕,宝光冲霄,妙法横飞,可怖的光霞席卷扩散,产生出毁灭般的气息,轰鸣震荡。 不得不说,这些灵宝圣地的弟子,一个比一个强大和逆天,冲入怨灵大军中,纵横捭阖,竟隐然有无可匹敌之姿! 只是,那怨灵大军数目实在太多,密密麻麻,铺天盖地,短时间内,根本就杀之不尽。 林寻也动手了,手中无字宝塔产生波动,释放出玄金道光,轻轻一扫,那些怨灵就宛如下饺子似的,被卷入无字宝塔第一层内镇压起来。 此宝端的是神妙无比,尤其是那玄金道光,充盈不可思议的禁锢力量,但凡被它扫中,根本就无法躲避,就会瞬间被镇压起来。 眼前的局面看起来并无什么危险,怨灵大军虽多,可却也造不成什么威胁似的。 可仅仅片刻,就有人惊叫出声:“该死!它们它们的煞气会无声无息地腐蚀神魂!” 是彩衣童子文祥,稚嫩的声音尽是惊怒,其他人也都注意到这一景象,心中震动。 那些怨灵虽被杀死,却会化作煞气,充斥虚空中,能够无声无息地对修者神魂造成侵蚀! 这绝对是一件诡异可怕的事情,这些怨灵的力量太过奇特。 除非将它们死亡之后的煞气也抹除,否则,杀死的越多,对他们神魂的影响就会越大! “啊” 很快,有人惨叫,那是云澈身边的一名扈从,居然被一个形似猴子,却生有血盆大口的怨灵偷袭,整个人都被撕碎,化作血雨而亡! 扈从被杀,令云澈眸子中杀机迸射,血剑掠空,劈杀而至。 让人惊悚的是,那怨灵竟挡住了云澈这一击,虽然被劈得身躯都裂开,但一瞬间而已,它就逃到了怨灵大军深处不见了。 这无疑证明,在这怨灵大军中,也是有能够和他们对抗的强横怨灵存在的! 这让萧然他们都不敢大意,神色郑重起来,也变得越来越小心,不敢冒然深入,一直在宝船附近厮杀。 果然,随着时间推移,怨灵大军中出现的强者越来越多,也逐渐给萧然他们造成了许多压力。 那些强大的怨灵很好辨认,相比较于其他怨灵,他们的身躯更完整,浑身煞气幽幽,流动慑人的气息,并不像死物,反而似乎产生意识和智慧,懂得躲避和偷袭! 让林寻心安的是,他从开始战斗,就在用无字宝塔镇压怨灵,如此一来,自然也不可能让那些怨灵化作煞气,对他神魂产生侵蚀。 并且,为了保持本分和低调,林寻一直追随在赵景暄附近,像一个忠心耿耿的扈从一样,没有展露出太多的力量。 这样倒是显得很轻松,只是好景不长,没过多久,一道黑光如利刃般,激射而来! 太过突兀和迅捷,只差一点,就刺中林寻咽喉。 即便如此,还是斩断他一缕黑发,惊出了一身冷汗,抬眼看去,就见偷袭自己的,乃是一个极其奇特的怨灵。 它长着厉鬼头颅,青面獠牙,鬼火幽幽,狰狞无比,手中的武器也极其古怪,竟是一个刀柄! 没有锋刃,仅仅只是一个刀柄,可当它挥动刀柄,就会掠出可怖无比的黑色刀芒,击杀虚空,搅乱风云,凌厉可怕到了极致,刚才那惊险无比的一击,就是由此刀柄发出! “小心!” 附近的赵景暄脸色微变,也察觉到了这怨灵实力不简单,应该是怨灵大军中的顶尖之辈,借尸炼道,已拥有了极其强横的道行。 只是,当赵景暄刚准备来帮助林寻时,她就被另一头怨灵缠住,那同样也是一头实力厉害的怨灵,竟让赵景暄一时难以分身。 而在这边,林寻已经和那手持刀柄的怨灵激战起来! 唰! 玄金道光席卷而出,璀璨若梦幻,金灿灿的煞是美丽,可那怨灵似也知道厉害,进行闪避,都不跟玄金道光正面交锋。 同时,它挥动刀柄,激射出凌厉惊世的黑色刀气,对林寻击杀,显得异常老辣和强大。 那简直不像怨灵,而是一位真正的修道高手了,并且,拥有着完全不逊色于洞天境的力量! 林寻心中愈发惊讶了,这怨灵比他预估的竟还要不简单,它只是一缕怨气所化而已,却拥有如此厉害的道行,似拥有意识和智慧,手中的刀柄也明显是一件残缺的秘宝 它,究竟是如何做到这一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