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四章 盲僧和雾女 - 天骄战纪

第五百四十四章 盲僧和雾女

?揽月式! 那一刹,断刃暴涌星河般的梦幻光辉,铺展而开,刀芒若月,从星河中冉冉升起。s 意境朦胧,可甫一涌现,附近一众怨灵瞬间消散,宛如雪溶于水中,画面惊心动魄。 这绝对是目前林寻施展出的最强手段之一,辅助断刃自身的威势,将“揽月式”的力量演绎到了一种全新高度。 神圣、空灵,却无物不灭! 然而,那一朵幽冷妖异的莲花,流溢黑色光泽,宛如呼吸般,竟无视这一击,落在了断刃上。 轻柔、曼妙,有一种慑人的妖异气息。 林寻只觉手中一沉,感觉就像被一座神山压在断刃上,那可怖无比的力量,压迫得他浑身筋骨发出不堪重负的摩擦声,气血逆流,难受得差点咳血。 轰! 妖异的黑色莲花在断刃上绽放,花瓣晶莹,宛如永夜的夜色,黑暗幽冷,释放出的气息,几乎要让人神魂沦陷其中。 林寻眼瞳中出现一抹恍惚,心神快要失守,那莲花的力量太过诡异和强大,在断刃上弥漫,让林寻连抵抗都很难。 恍恍惚惚之间,林寻看见,在那怨灵大军深处,悬浮着一颗黑色的骷髅头,鬼火幽幽。 令人骇然的是,那骷髅头上,赫然有一道身影盘坐其上,身披残破的血色袈裟,手握断裂斑驳的白骨念珠,像一尊佛陀,却显得诡异森然无比。 在他那光洁的头顶,烙印着一朵绽放的黑色莲花,宛如有生命般,弥漫出惊世般的妖异光泽! 他眼眸闭合,岿然不动,血色袈裟残破,宛如已经圆寂,可却给人一种恐怖如地狱主宰的威势。 这是谁? 林寻心中惊涛骇浪,意识恍恍惚惚,都以为出现了幻觉。 怨灵大军中,却有一位佛陀般的恐怖身影,身穿染血袈裟,手握白骨念珠,头顶烙印妖异莲花,盘膝坐在一具黑色骷髅头上! 这画面太过慑人,充满了诡异森然气息。 林寻感觉自己都快要沉沦,快要支撑不住,断刃上的黑色莲花力量正在扩散,让他如被禁锢和压迫,似正在步入死亡。s 怎么会这样? 这怨灵大军中除了一位头戴王冠的王者之外,怎会还有这样一个诡异的佛陀? 他究竟是谁? 难道也是一位王者? 否则,力量怎会如此恐怖,如此让人绝望,都根本无法去抵抗…… 林寻感觉自己意识越来越模糊,视野都变得虚幻,强烈的危险死亡气息,刺激得他浑身都在颤粟。 嗡! 便在此时,他手中断刃猛地发出一道惊世般的清吟,宛如宏大的道音,璀璨的星辉蒸腾,宛如火焰般,将那一朵粘在断刃上的黑色莲花点燃,汹汹燃烧起来! 顿时,林寻浑身一震,感觉像打破了禁锢自身的枷锁,浑浑噩噩的意识陡然清醒过来。 他这才看见,掌中断刃上,竟浮现出一片前所未见的道纹符号,虽然繁密,但明显残缺和模糊,并不完整。 可即便如此,那一片道纹符号出现,让断刃拥有了一种说不出的独特力量,瞬息就将那一朵妖异黑莲焚化! 突然,一道惊咦声响起。 就见怨灵大军深处,那盘膝坐在黑色骷髅头上的佛陀身影,不知何时起,睁开了紧闭的眼皮。 然而,可怖的是,他那眼眶中空洞一片,竟没有眼眸,像一对通往地狱的深渊,兀自还在淌血…… 那画面,诡异骇人到了极致,让林寻呼吸都是一窒,头皮发麻,虽没有眼瞳,可当他“看”过来时,让林寻感觉像被远古的魔神盯住,浑身都被冷汗浸透,连一根手指头都动不了。 而手中的断刃上,神秘的残缺道纹消失,归入沉寂中,也根本帮不到林寻什么忙。 林寻曾正面和一位来自水蛮一脉的生死境王者“水千山”对峙过,当时也同样如此,感受到一种前所未有的大恐怖。 可是他还是能够敏锐感知到,相比于水千山,那一身诡异森然气息的佛陀身影,要显得更恐怖! “是他……” 一道干涩、低沉的声音响起,仿佛很久很久都不曾说过话,让得声音模糊晦涩。s 林寻内心剧烈跳动,那佛陀身影竟在说话! 只是,这个“他”是谁? 林寻可以看出,那佛陀空洞若地狱深渊的眼眶,并非在看自己,而是自己手中的断刃! 难道,这个“他”是“它”,说的是断刃? “无垠岁月过去,他早已经死了……” 忽然,又是一道声音响起,这声音清冽冰冷,有一种刺骨的寒意,让林寻耳膜差点炸开,心神如被刀割,唇角猛地溢出一缕鲜血。 仅仅一道声音,并且还不是针对林寻,却让林寻心神遭受创伤! 隐约间,林寻看到了一抹绰约身影,让他感觉到一丝熟悉的气息,而后猛地想起来,在前不久的路途上,他们曾见过一具漂浮在海面的尸骸。 那尸骸属于上古三眼灵族的强者,其上尽是密密麻麻的怨灵,而林寻曾在不经意之间,瞥见曾有一道绰约身影出现,而后刹那间就消失。 当时林寻还以为是幻觉,可此时,他再次看见了那一道绰约身影,就站在那佛陀身影旁边! 只是,那身影笼罩在一层晦涩的灰暗光泽中,如虚幻般,根本无法看清楚其模样。 “是他!” 佛陀身影似有些不甘,声音透着一股怒意。 绰约身影沉默,许久才说道:“走吧,我们其实都错了……” 声音中竟有一种无限的怅然和落寞。 “错了?” 佛陀身影发出一声喟叹,他那空洞洞的眼眶不再“看”向林寻的断刃,重新闭合。 而后,无论是那一道倩影,还是那佛陀身影,竟是一瞬间,如幻化的泡影一样,消失不见。 而林寻只觉浑身一阵轻松,如同获得新生般,心灵上的压抑和压迫,全都消失。 再看向那怨灵大军,什么也察觉不到,仿佛刚才就像经历了一场诡异的梦魇,那佛陀身影和绰约身影根本就不曾存在过一样。 林寻脸色苍白,浑身被冷汗浸透,他可以确定,刚才绝对不是幻境,而是真实发生过的! 直至此时,他都忘不了那诡异的佛陀身影,空洞没有眼珠的眼眶,黑色的骷髅头,染血的袈裟,斑驳的白骨念珠,以及头顶一朵妖异的黑莲图案…… 而那一抹绰约身影,要更神秘,被灰暗之气笼罩全身,都无法窥伺其容颜…… 他们是谁? 又为何出现之后,又消失不见? 林寻内心恍惚。 杀! 只是很快,他就顾不得这些,那怨灵大军正铺天盖地的杀来,气势汹汹,可怕无匹。 可林寻已失去了战斗的**,身影闪烁,开始朝宝船那边靠近。 今日遭遇的一切都太过诡异和莫测,他需要彻底冷静一下。 …… …… 这片海域沸腾,杀气惊扰风云。 宝船附近,萧然、云澈、苏星风、赵景暄他们,依旧在征战,惨烈无比。 呜呜呜 只是没多久,一阵低沉、森然、阴冷的号角声响起,这就像一道命令般,就见那铺天盖地的怨灵大军开始如潮水般退去。 竟然撤军了! 赵景暄他们都是一呆,旋即如释重负,征战到这时候,他们也或多或少都已负伤,一个个眉宇间都难掩疲惫。 而他们那些扈从,损伤就有些惨重,足足有一半都陨落,惨死在刚才的战斗中。 即便是那些没死去的,也都遭受到重伤,一个个浑身淌血,被送上了宝船。 “赵师妹,看来你身边那个扈从似乎遭劫了。”忽然,苏星风开口,他神色间带着一丝玩味,瞥眼看着赵景暄。 其他人也都是一怔,没想到这等时候,苏星风竟会去关心赵景暄身边的一名下人。 旋即,他们就露出若有所思之色,似乎猜出了什么。 “苏师兄,你这是在看我笑话吗?” 赵景暄皱眉,声音中有着一抹愠怒,没了往日的从容和洒脱。 她内心焦灼,刚才的战斗中,她亲眼看见林寻被一头强大的怨灵偷袭,只是当时她也被敌人缠住,无力去救助。 没曾想,转眼间,就不见了林寻踪迹。 直至此时,敌人大军都已撤退,却唯独不见了林寻,这让赵景暄内心如何能不担忧? 别人视林寻为扈从,但她可很清楚,林寻的身份极其特殊,根本不是扈从可比,若是他遭劫了,赵景暄绝对会内疚一辈子。 “好了,我们都先返回宝船,当务之急,是等候高阳长老回来。” 萧然温和开口,话语虽没有威势,但其他人却不敢反驳。 并且提起高阳长老,他们心中都是一紧,刚才的战斗中,高阳长老手持万禽神炉,和一位怨灵王者对决,也不知这一场战斗中,高阳长老是否能安然归来…… 这让他们心绪都变得沉重,茫茫湮魂海上,凶险无数,杀劫重重,若没有高阳长老这等级别的高手坐镇,那可就麻烦了。 “咦,赵师姐,你看那里,你的扈从还活着。” 蓦地,彩衣童子文祥指着远处出声。 赵景暄浑身一震,清眸望去,就见黑色雾霭弥漫的海面上,正有一道修长挺秀的身影掠来,仔细看去,那不就正是林寻? 一下子,赵景暄清眸变得明亮,充满喜悦,内心的担忧和内疚一扫而空。 而苏星风则怔了一下,眉头不易察觉地皱了皱,身陷敌人大军深处,这下界的小修士竟还能活着回来? :盲僧和雾女,以后的重要角色在这铺垫一下,最后,继续呼唤保底月票!月初第一天,迫切需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