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疯狗吴杰 - 天骄战纪

第五十四章 疯狗吴杰

当那四五个人进入老鸦客栈,坐在柜台后方的独眼巨汉眯了一下眼睛,目光看向为首的青年,神色间闪过一抹不易察觉的怨毒。 为首青年身姿瘦削精悍,双眸狭长,穿着一身皮袍,整个人散发出一股桀骜森然的气息。 “吴杰,你来做什么?” 独眼巨汉沉声道。 此刻,那大厅中的喧嚣气氛荡然无存,坐上的食客和酒鬼皆都面露一抹不自然,似颇为忌惮那名叫吴杰的青年。 在青阳部落中,“疯狗吴杰”这个绰号也算颇为响亮,他背后靠着吴氏商行,性情残忍,嗜杀成狂。 这些年来,死在吴杰手中的人起码有上百之众,更得罪了不知多少人,可因为他背靠吴氏商行,至今依旧逍遥自在。 像老鸦客栈的老板独眼巨汉,另一只眼睛就是在两年前被这吴杰硬生生用手指扣了出来! 吴杰嘻嘻一笑,道:“老独眼,你最好乖乖的坐着,我这次来只是要带走一个人。” 说着,他扭头问身边一人:“那小子在哪个房间?” “二楼西南角!” “走。” 吴杰双手负背,悠悠朝二楼行去。 看着他们一行人大摇大摆从自己面前经过,独眼巨汉脸色也是变幻不定,但最终他还是忍着没有多说什么。 旋即,独眼巨汉似意识到什么,霍然抬头,一个外边清秀温煦的少年形象悄然浮现脑海中。 “看来,那少年果然不简单,只是这次他得罪了吴杰这条疯狗,只怕凶多吉少了。” 独角巨汉饮了一杯酒,心中喟叹不已。 疯狗吴杰,拥有着真武四重境的修为,在青阳部落中虽不算顶尖,可他背靠吴氏商行,再加上他所杀的皆都是一些寻常之辈,根本不去得罪那些厉害的人物,令得至今也没人能拿他怎么样。 一楼大厅中的食客显然也都意识到,疯狗吴杰似乎是要对付那有着一张陌生面孔的少年,禁不住皆都议论起来。 “依我看,那陌生的少年明显第一次进入青阳部落,看他手中拎着的巨大包裹,明显油水很足,只是可惜了,这次被这臭名昭著的疯狗盯上,哪还有活命机会。” “可惜?你是垂涎吧?我刚才可看见你一直惦念着那只小肥羊,打算找机会动手呢!” “哼!别说我,你看看这大厅中其他人,哪个不是惦记着这头小肥羊的?” 人群神色各异,或多或少都有些惋惜,倒不是同情林寻,而是惋惜林寻这头小肥羊,就要被一条疯狗给吃了。 议论声中,那二楼西南角的房门被打开,吴杰一行人走了进去,房门重新关上,让人看不清楚其内发生着什么。 “肖胖子,你怎么又回来了?” 独眼巨汉一瞥眼,就看见之前离开的肖胖子,竟带着四个人重返回来。 当看清楚肖胖子身后四人的模样,独眼巨汉脸色不禁变得怪异,这四人可都是青阳部落中刀口舔血的狠角色。 不过相较于疯狗吴杰,这四人还是差远了。 肖胖子得意一笑,压低声音道:“我想来想去,眼睁睁看着一头肥羊却没法吃上一口,终究有些不甘心,所以就邀请了一些朋友一起下手。” 独眼巨汉嗤笑道:“你来晚了,小肥羊早已被人捷足先登。” 肖胖子脸色一变:“谁他妈这么缺德?” 独眼巨汉正待说些什么,就听砰的一声巨响,二楼西南角的房门打开,一道黑影被抛飞了出来,狠狠砸在一楼一个酒桌上,酒杯、盘子、酒壶连同桌子全部碎裂,正在酒桌旁饮酒的几个醉鬼被惊得踉跄倒退,差点摔倒在地。 许多尖叫响起,场面一下子混乱起来。 那一道被抛下来的身影是疯狗吴杰身边的一名手下,但此刻却被扭断了脖颈,化为一具死尸躺在地上,那睁着的眼眸中兀自写着一抹惊恐。 看见这一幕,全场寂静起来,鸦雀无声。 居然是吴杰的手下! 肖胖子脸色骤变,终于清楚抢在自己之前对那小肥羊出手的是谁了,只是他却根本没想到,此时被抛下楼的死尸,却不是那只小肥羊! 独角巨汉脸色也泛起一抹动容,忍不住望向了二楼西南角的房间。 砰! 几乎同时,又一具死尸被抛下楼,同样是吴杰的手下,惊得场中又是一阵尖叫哗然,人人色变。 这具死尸的死法更吓人,双臂扭曲成麻花,胸腔狠狠塌陷下去,像被一头蛮牛践踏过,面目凄惨之极。 肖胖子面颊狠狠抽搐了一下,倒吸凉气,心中终于意识到,独眼巨汉之前的警告并没错,那少年哪里是只小肥羊,分明是披着羊皮的一头凶狼! “吴杰也在上边?” 肖胖子忍不住问道。 独眼巨汉点了点头,他心中也颇为震惊,有吴杰在,还被对方连续杀死两名手下,这可不寻常。 砰!砰! 很快,又有尸体被抛下来,这一次却是两具尸体,一个被劈开了头颅,鲜血和脑浆喷涌,一个是被切开了咽喉,鲜血咕噜噜流淌,很快在地面汇聚成一个血泊。 这一下,那些食客和醉鬼皆都被眼前惨烈血腥的一幕震慑得浑身哆嗦,心中原本存着的一些贪婪也消失无踪。 太渗人了! 自始至终,都不曾听见战斗的碰撞声,疯狗吴杰所带来的四名手下就陆续化为了死尸被抛飞出来,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办到的。 不过,即便内心震惊,但在场却没一个离开的,一个个都翘首望向那二楼西南角房间,似乎在等待什么。 独眼巨汉也不例外,如今那房间中只剩下了疯狗吴杰和那个陌生少年,那么这一场争斗究竟会以谁落败而结束? 至于肖胖子等人,都早已吓傻,心中庆幸不已,幸好疯狗吴杰提前出手了,若是换做他们这些人,只怕如今也都变成了地面上一具具死尸。 接下来并没有死尸再被抛出来,就在众人等待得焦躁不安时,就看见一个少年的身影从房间中走出。 他一身灰色粗布麻衣,长发随意扎在脑后,露出一张清秀温煦的面庞,他黑眸清澈,鼻梁挺直,眉宇间有着一丝少年人独有的青涩,唇角兀自挂着一丝笑容,配上那瘦削的身影,看起来一派人畜无害的模样。 他背上扛着一个巨大的兽皮袋,手中却拎着一个血淋淋的包裹,滴滴殷红血珠从表面渗出来,滴在地上,显得渗人无比。 不用猜,这少年就是林寻,而其手中的包裹中必然装着一颗人头。 看见这样一幕,全场气氛愈发死寂,落针可闻,唯有林寻不疾不徐的脚步声响起。 独眼巨汉手中一哆嗦,端着的酒水洒落,他兀自不知,只因内心已被深深的震撼淹没。 他之前虽早已看出林寻不是寻常人,可还是没有想到,疯狗吴杰居然也死在了林寻手中! 肖胖子等人,以及在场一众食客也都一副呆滞的模样,目光中流露出毫不掩饰的忌惮。 这青阳部落中有很多凶狠角色,若是不强大,也根本没办法在这什么规矩也没有的地方上生存。 正因如此,当看见林寻在短短时间内就杀死疯狗吴杰一行人,让得在场所有人都意识到,今天的青阳部落中又来了一位狠人,并且不是一般的狠! “老板,那间房只能退了。” 林寻来到柜台前,无奈笑说道。 独眼巨汉浑身一颤,立刻摸出二十枚铜币,递了过去:“这是房费。” 林寻拿过十五个铜币,剩下五个留给了独眼巨汉:“今天发生了一些意外,毁坏了客栈中不少物品,就拿那些尸体上的钱物补偿吧。” 旋即,林寻若有所思的看了旁边那肖胖子一眼,笑着提醒:“哥们,你尿裤子了。” 肖胖子一怔,低头一看,脚下一片水渍,两腿间也湿漉漉的,禁不住老脸发烧,火辣辣的难受,直恨不得找条地缝钻进去。 林寻已经走了,大厅中的死寂气氛很快消散,这时候众人看着肖胖子的糗状,禁不住哄堂大笑,这肖胖子居然被吓尿了! 独眼巨汉看着这一切,却毫无笑意,他很清楚,今天疯狗吴杰等人死在这里,用不了多久,就会引起吴氏商行的震怒,那后果可很严重! “只希望,那位少年可以化险为夷吧。” 独眼巨汉心中叹了口气,林寻杀了吴杰,等于间接帮他报了挖眼之仇,他自然不希望林寻就这样被吴氏商行给祸害了。 只是可惜,独眼巨汉心中清楚,依照吴氏商行在青阳部落的势力,这少年只怕已活不过今晚了。 …… “没想到,他们居然如此亟不可待,在今夜提前行动了,看来也只能改变计划,趁着夜色前往那石鼎斋走一遭了。” 林寻牵着鳞马,走在夜色中的街道上,心中正自盘算。 杀了疯狗吴杰,等于已彻底把一切仇恨都聚集在自己身上,不过这也正是林寻所欲要看见的。 冤有头,债有主,既然那吴恨水不顾绯云村村民的死活,欲要染指绯云村的一切,那么就注定这件事无法善了。 林寻可不会看着吴氏商行因为吴恨水的死,把一切怒火宣泄在绯云村村民头上。 只是让林寻没想到的是,对方行动如此之快,让得林寻也只能临时改变计划。 他清楚,当自己离开老鸦客栈的那一刻,有关疯狗吴杰被杀的消息,必然会以最快的速度传入吴氏商行。 所以,今晚必须把这件事解决一下,否则危险的只会是自己。 —— ps:谢谢小苏童鞋的打赏捧场,另外继续呼唤月票,排名榜单上的月票竞争太惨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