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五章 意志碎片 - 天骄战纪

第五百四十五章 意志碎片

?林寻的安然返回,让众人皆有些发怔。 从怨灵大军深处活着返回,这连他们都没有把握能够办到,然而现在,林寻一个下界扈从却办到了! 这就显得太不寻常了。 一下子,他们看向林寻的目光中不免带上一抹异色,各怀心思。 他们都是当世绝顶人物,属于年轻一代中的天骄,自然不缺智慧和眼力,隐约琢磨出,赵景暄身边这扈从,只怕不像表面那般简单。 林寻甫一返回,就敏锐察觉到了这种微妙的气氛,仿佛众人对自己的出现,都有些意外。 旋即,林寻一个踉跄,差点跌入湮魂海中,赵景暄连忙上前搀扶,将他带上宝船。 “林玄,你遭受到重伤了?”赵景暄关切问道。 “没……没事……”林寻脸色苍白透明,似乎要证明自己真的没事,他挣扎着站起身躯,可最终还是没忍住,猛地咳出一口殷红的血水来,神色萎靡不振。 “都遭受到如此重伤,还说没事!”赵景暄怪责了一句。 “真的没事。”林寻咧嘴一笑,只是刚说完,他又是一阵剧烈咳嗽,清秀的脸颊愈发惨白了。 “别逞强了,把这颗丹药吞了。”赵景暄拿出一个龙眼似的青碧色灵丹,递给了林寻。 “多谢小姐。”林寻感激地拱手行礼。 “没想到,赵师妹你这扈从命可真够大的,还能从怨灵大军包围下杀回来,了不起,真是了不起。”苏星风神色冷峻,声音透着一丝若有若无的讥讽。 赵景暄眉毛一挑,心中愠怒,这苏星风可不是针对林寻一两次了,这让她都有些忍不住了。 只是,不等她开口,就见萧然温和一笑,道:“有时候运气也是实力的一部分,好了,人只要能回来,就是好事,莫再多说了。” 他一开口,无论是赵景暄,还是苏星风,皆默不作声了。 显然,萧然的地位很特殊,让他们也不敢不尊敬。 经过这个小插曲,倒是没人关注林寻了,让林寻也暗松一口气,他可不想因为表现得太惹眼,被人惦记。 “林寻,要不你先回房间休息一下?”赵景暄低声传音。 “不用,我真的没事,刚才只是故意吐点血,让他们看一看。”林寻也飞快传音。 顿时,赵景暄目光变得怪异起来,嗔怪似的斜睨了林寻一眼,传音道:“这么说,你根本就没受伤?” 林寻咧嘴一笑,默认了。 “你这家伙太坏了,害我瞎操心一场。”赵景暄清眸盈盈,莹润饱满的唇角微翘。 “唉,我也没办法,我已经被苏星风给盯上了,若再因为表现得太惹眼,被其他人也盯上,那可就不妙了,我这……也算明哲保身吧?” 林寻耸了耸肩。 赵景暄哑然,旋即深以为然道:“你做的不错,我之所以让你充当扈从,就是担心你被他们惦念上,毕竟,你可是灵纹宗师,若让他们知道你的真实身份,注定会发生很多意料不到的事情。” 就在此时,远处天穹上掠来一道身影,飘然落在宝船上,他仙风道骨,须发如雪,正是高阳长老! “长老,您回来了?” “长老,杀了那怨灵王者吗?” 萧然他们纷纷问出声,高阳返回,让他们长松了口气,不必再担无人主持大局。 “这次虽没能杀死那家伙,不过,我却成功夺走了他体内的一道意志碎片!” 高阳笑吟吟开口,此时的他看起来有些狼狈,衣衫上染了不少血渍,不过神色间却有一抹难掩的喜悦和兴奋。 众人心中大震,目光也都变得灼热起来,一位王者的意志碎片,这可是无上的瑰宝,其中蕴含着一位王者对修行的感悟和经验,若能将其炼化,对自身修行必然有着无法估量的好处! 怪不得高阳长老如此振奋…… 众人恍然之余,都不禁艳羡。 “和我对决那家伙,乃是上古一位强者的残念所化,如今都已拥有生死境王者的实力,由此就可以想象,上古那位强者是何其强大了,我甚至都怀疑,他是一位圣者。” 高阳长老发出一声感慨,令众人又是一阵震动,一道残念,历经无垠岁月而不灭,如今竟已踏足生死境中,这……何其恐怖? 林寻脑海中不自禁浮现出那位怨灵王者的身影,屹立天地间,头戴一顶宛如仙金筑就的王冠,手执神秘的白骨杖,俯瞰世间,威势惊万古! 可就是这样一位存在,却是上古一位强者所留的残念所化,这也太过不可思议。 不过,最让林寻吃惊的是,高阳长老一个衍轮境圆满巅峰地步的强者,在和这位怨灵王者的对决中,非但没有落败,反而夺取了对方一道意志碎片,这就显得太过惊世骇俗! 林寻仔细思忖,忽然想起了高阳长老曾祭出的那一尊“万禽神炉”,隐约判断出,高阳长老能够办到这一步,只怕是和此宝有关。 毕竟,这可是灵宝圣地的一件镇派重宝,堪比神器! 否则,以高阳长老的修为,想要跨境界击退一位生死境王者,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什么是王者? 开始参悟生死法,足可以俯瞰世间的至高存在! 这等境界的恐怖人物,如同无敌,几乎不可能被衍轮境大修士逆天般击溃。 “长老,我这里也有一块意志碎片,请您一观。” 忽然,萧然出声,掌心浮现出一块光团,莹莹灿灿,流淌着缕缕神秘的道韵,看不清究竟。 顿时,场中目光都被吸引过去。 萧然解释道:“这是刚才在战斗中,从被我击杀的一头怨灵体内获得。” 高阳长老拿在手中一看,就赞叹道:“这的确是一位上古强者的残碎意志烙印,其内蕴含着这位强者的一些经历和感悟,唯一可惜的是,太过模糊和残缺。” 众人闻言,不免有些失望。 “不要小看此物,这可是上古强者的残碎意志烙印……” 高阳长老耐心进行指点。 上古岁月中,强者何其之多,可能够留下残念的一般都是绝世人物,他们的力量足够强大,陨落后才能留下一些烙印、痕迹、残碎意志,不惧岁月之侵蚀,延存至今。这些残念因机缘而成长起来,借助残碎意志重新修行,于是就成了今日所见的怨灵。 当然,一般的怨灵只是怨念所化,而像一些怨灵高手,则拥有着“残碎意志”,故而才能变得更强大。 像那位怨灵王者,就是最显著的代表人物。 而萧然能够搜集到一块“意志碎片”,虽然显得模糊和残缺,可毕竟是属于上古一位绝世人物所留,故而也堪称是一件瑰宝了,将其炼化,对自己修行也大有裨益。 经此一解释,众人皆恍然过来,心中皆振奋,因为在刚才的惨烈厮杀中,不止萧然获得了“意志碎片”,他们也各自都有所获。 “唉,早知如此,我就专门去击杀那些怨灵高手,抢夺他们体内的意志碎片。” 彩衣童子文祥叹息,他才获得两块“意志碎片”,心中颇为不甘。 其他人的收获也差不多如此,谈及这一场机缘,都和文祥一样,有些后悔。 这可是上古强者残留的意志碎片,若能炼化和体悟,甚至可以感知到上古岁月时的修行之路!这可是难得无比的宝贵经验! 林寻神色不动,心中实则也颇为兴奋,他在刚才的战斗中,可是用无字宝塔足足镇压了十多个怨灵强者! 当然,这件事他是绝对不会泄露的。 “这就是湮魂海,虽杀机四伏,危险重重,可其中却藏有诸多无法想象的机缘,像这意志碎片,就连古荒域中都很少能够寻觅到。” 高阳长老感慨,嘱咐道,“不必灰心,等进入妖圣秘境,会有更大的机缘等待你们去夺取。” 众人目光中皆涌动神芒。 经历了刚才的征战厮杀,他们都已明白,湮魂海中的机缘堪称绝世罕见,和外界完全不同! 这也让他们对那即将谋面的“妖圣秘境”愈发期待了。 …… 宝船继续出发,浩瀚而神秘的海域恢复了那死寂般的状态,幽暗的雾气弥漫,神秘而未知。 众人都已返回船舱中,刚才历经一场大战,他们都消耗颇大,需要进行调息和恢复。 宝船上有高阳长老坐镇,让他们也不虞出现什么危险。 “看来,无论是萧然他们,还是高阳长老,他们都没有察觉到那诡秘佛陀和神秘身影曾出现过……” 林寻也返回自己的房间,想起刚才的交谈,他心中不免有些惊疑。 那诡秘佛陀和神秘身影,绝对拥有生死境强者的力量,甚至还要更恐怖,可是他们的出现,却不曾引起其他人察觉,唯有林寻自己曾正面对峙过,这就显得太惊人了。 难道…… 他们都是被自己吸引来的? 不对! 是断刃! 林寻锵的一声,重新祭出断刃,将其放在眼前仔细打量。 这件古宝是他从古灵界落宝血原中获得,神秘而强大,拥有堪称逆天的威能,虽然是残缺的,可威力比之破碎之殇、九龙宝鼎都不逊色。 可经历了今日的事情,却让林寻意识到,这柄断刃的来历似乎要比他想象中更神秘和强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