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六章 绿袍少年 - 天骄战纪

第五百四十六章 绿袍少年

?断刃漆黑,长不过一尺有余,断口光滑整齐,就像是在和某种无上利刃硬拼时,被削断的。 只要运转,断刃就会爆发出如梦幻般的星辉,璀璨炽盛,堪称是一件逆天凶刃。 林寻仔细凝视,用神魂力量感知,却发现那断刃内部犹如一片大虚,无垠空荡,竟有一种无垠无尽的旷远浩瀚气息。 就仿佛,断刃内部是一片虚无的世界,只不过一切呈“空”,宛如大虚,什么也感知不到。 “古怪,那些古老的残缺道纹去哪里了……” 林寻皱眉喃喃。 他清楚记得,当时一朵妖异的黑色莲花落下,差点将自己镇杀,在关键时刻,多亏断刃产生异变,涌现出一片繁密的古老道纹,刹那间,就将那一朵黑色莲花焚化一空。 也是这一场异变,救了林寻一命。 只是,此刻林寻任凭如何探寻,竟是无法寻觅到有关这些道纹的一丝痕迹! 不过越是这样,就让林寻愈发感觉此断刃神秘莫测。 “是他……” “万古岁月过去,他早已经死去……” “我们其实都错了……” “错了?” 莫名其妙地,林寻脑海中又回荡起那诡秘佛陀和神秘身影的交谈,想起了那一尊佛陀空洞可怖的眼眶! 当时,他明显在“看”向断刃,似认出了什么,才会显现身影,只是最终,也不知出于什么缘故,他和那神秘身影又消失不见。 “难道,他们口中的他指的是这把断刃的原主人?” 林寻陷入沉思。 最终,林寻发出一声轻叹,收起了断刃,思来想去,他也是一无所获,只能将这个疑惑埋在心底。 或许有朝一日,当实力强大到一定程度时,才能窥破断刃中的秘密吧…… 嗡! 无字宝塔被林寻祭出,滴溜溜悬浮虚空,缭绕着金灿灿的光,神圣恢弘。 “也不知此次能让自己获得多少意志碎片,希望别让自己失望……” 林寻心中发热,将宝塔掌控手中,进行查探。 “嗯?” 只是,当看清宝塔一层内的情景,林寻眼睛登时睁得滚圆,神色有些发僵,一副活见鬼的模样。 就见宝塔一层内,玄金道光如匹练般,在其中翩跹流转,静谧祥和,洒下星星点点的光,如梦似幻。 只是,此刻却有一个绿袍少年,老神在在地坐在那,口鼻之中喷薄出一道金霞,正在吞噬一头怨灵高手身上的煞气。 能够清楚看见,那怨灵高手身影逐渐变得模糊,很快就消失不见,全都被吞噬一空。 绿袍少年吧嗒着嘴巴,舔着猩红的舌头,发出一声意犹未尽的叹息。 这家伙是谁? 为何会出现在无字宝塔第一层? 林寻内心惊疑,刚才那一幕太过惊悚,这绿袍少年口鼻呼吸之间,就吞噬了一头怨灵高手,画面诡异无比。 要知道,那怨灵高手身上的煞气极其可怕,会对神魂造成无法修复的侵蚀,其他修者唯恐躲之不及,可这绿袍少年却以此为食物! 难道,自己抓的那十多个怨灵高手,都是被这家伙给吃了!? 林寻内心涌出一股难言的火气,宝塔一层此刻空荡荡的,只有绿袍少年一个人,又目睹了刚才惊悚的吞噬画面,让林寻一下子就断定,这绿袍少年就是罪魁祸首! 妈的! 那可是一个个意志烙印!如今……居然被人吃了? 林寻也无法镇定,气急败坏,本以为,自己此次收获之大,还要再那些灵宝圣地的弟子之上,哪曾想,一转眼却发生这等“祸事”? “哼!人类,你既然来了,还不快快拜本王!” 猛地,那绿袍少年似察觉到什么,霍然起身,双手负背,发出威严的大喝,目光金灿灿若神虹。 他样貌极其俊美,唇红齿白,眉毛浓密如墨,如剑一般笔直锋利,其下是一对灿然金瞳,面庞如同斧凿刀刻,有一种妖异般的邪魅气息。 苏星风已经足够英俊漂亮了,可是这绿袍少年竟也不逞多让,并且有一种独有的邪魅狷狂之气。 此刻,他唇角微挑,金瞳如电,脸庞透着一抹孤傲,发出的声音也威严深沉,让林寻目光也不禁眯起来。 “本王”? 他竟敢自封为王? 林寻心中惊疑,旋即就注意到,在绿袍少年的腰畔,悬挂着一把刀柄,被染血的布帛缠绕,诡异神秘。 “你是那头怨灵?” 林寻脱口而出。 他想起来了,当时自己杀的那个拥有智慧,阴险狡诈,对自己进行过偷袭的怨灵,被自己一刀劈成两半之后,却没有死去,而是被自己镇压在这宝塔中。 当时因为这怨灵,就像捅了马蜂窝一样,吸引来许多怨灵高手围攻林寻,要救回这家伙。 这也让林寻判断出,那拥有诡异刀柄的家伙,来历注定不简单。 只是林寻却实在没办法把这家伙,和眼前的绿袍少年联想在一起,两者太不一样了。 可是,那诡异的刀柄却在这绿袍少年手中,却让林寻不得不怀疑这家伙的身份。 “大胆!之前对本王无礼,本王还不曾找你算账,你竟还敢将本王视作怨灵那等垃圾货色,简直就是该杀!” 绿袍少年喝斥,神色孤傲威严,自成本王,一副俯瞰一切的傲岸姿态。 这一下,林寻终于确定,这绿袍少年就是那个阴险的怨灵! “搁在以前,似你这般蝼蚁,本王弹指就能让你灰飞烟灭,这次念你不知情,也不与你计较,快快跪地赎罪,将本王请出去,让你不死!” 绿袍少年大喝,姿态极其嚣张和傲慢。 “哦,你既然如此厉害,为何不自己出来,还要我请你出来?” 林寻面无表情,根本就不吃这一套。 当初被自己劈成两半的家伙,不但把自己抓的十多个怨灵高手吃了,还敢如此嚣张地命令自己,让林寻也是火冒三丈,气得不轻。 “哼!本王是给你一个机会,既然你不珍惜,就别怪本王施展无上道法,一举毁了这宝塔!” 绿袍少年神色冷酷,邪魅狷狂的俊美脸颊上尽是威胁之意,“不过到那时,你可就没有后悔的机会了!” 林寻怒极而笑,已经断定这家伙就是在虚张声势,道:“狗日的,你这混账吃了我那么多意志碎片,还敢威胁我?” 绿袍少年一愣,心中顿时升起一丝不妙。 不过他倒也镇定,干咳一声,道:“你这小娃娃很有骨气嘛,实属难得,让本王也不禁心生惜才之意,罢了,本王就不为难你,倒是愿意赐你一场机缘,只要你……” “不必了。” 林寻皮笑肉不笑,露出一口雪白的牙齿,道,“我决定,让你认清一下自己的处境。” 绿袍少年脸色微变,终于有些慌了,强自镇定道:“你这是何意?要知道本王学究天地奥义,独掌古今万般法,随随便便赐你一道法门,就足以让你受用无穷,证道长生也是手到擒来的事情……” 不等说完,他发出惨叫,被一道玄金道光劈在身上,脚下一趔趄,噗通一声跌在地上,狼狈不堪。 “哟,这就是独掌万般法的王者?” 林寻笑得很灿烂,手中动作可不慢,操纵玄金道光,对这绿袍少年进行劈杀。 他气坏了,那些藏着“意志烙印”的怨灵高手都被吃掉,让他心都在滴血,若不好好炮制一下这绿袍少年,都对不起那些被吃去的“意志烙印”! 唰唰唰 一道道玄金道光飘曳垂落,像一道道金灿灿的神鞭,劈打而下,光泽耀眼,凌厉可怖。 就见那绿袍少年惨叫着,撒开脚丫子疯狂闪避,一副抱头鼠窜的狼狈模样。 “人类!你这是在自寻死路!” “哎呦,我干你姥姥的,你竟敢如此残忍,你等着,本王出去时,非将你挫骨扬灰!” “啊啊啊,不……别这样,本王认栽了,本王给你道歉,行了吗?” 绿袍少年惨叫连连,被劈得头发倒竖,衣衫破碎,背脊上尽是血淋淋的伤痕。 刚才的他,孤傲邪魅、狷狂傲岸,不可一世,现在的他,却哭爹喊娘,哀嚎着求饶,变化太大了。 林寻哪会轻易放过他,任凭他如何求饶,也不为所动,继续进行这种酷刑惩罚。 只是让林寻也惊讶的是,这绿袍少年虽然虚张声势,喜欢吹牛,可却显得异常耐揍,换做其他修者,被玄金道光如此劈打,只怕早已重伤垂死,支撑不住。 可这家伙依旧活蹦乱跳的,就像打不死的蟑螂一样。 “你欺人太甚!本王都他妈求饶了,你竟还如此黑心,你真想要了本王的命?你可知道本王是谁?你可知道那怨灵王者为何也得对本王礼让三分?” 绿袍少年疯狂尖叫,他也被气坏了,邪魅的脸上尽是狼狈和愤怒之色。 可这种威胁,根本没用,林寻反倒动手愈发狠了。 最终,绿袍少年金灿灿的眼瞳都充血,怒发冲冠,发出一声长啸,只是说出的话,却让林寻一下子瞪大眼睛。 “停停停!大爷您就饶了我吧!” 绿袍少年哀嚎,撕心裂肺,充满了悲怆,可见他此刻的内心是多无奈和悲愤。 林寻也被这家伙震惊了一下,旋即就冷笑:“饶了你?吃了我的意志碎片,还想让我饶了你?痴心妄想!” 说话时,一道玄金道光劈落,实打实地砸在绿袍少年身上。 噗! 让林寻愕然的是,一片金光闪烁之后,那绿袍少年不见了,地上却多出一只金灿灿的癞蛤蟆,并且还是三条腿的…… :一位华丽丽的重要角色粉墨登场!有同鞋要求加更,巧了,我也在考虑搞一个加更的活动……当然,今天肯定是加不了了,太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