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八章 梦游上古 - 天骄战纪

第五百四十八章 梦游上古

?“你……也太无耻了吧?老子都没见过像你一样的小人!”金独一大怒,气得浑身哆嗦,破口大骂。 他着实被气坏了,原本被林寻用玄金道光劈打,就让他受尽了憋屈,不得不低头。 哪曾想,即便他很配合地说出了一切,林寻依旧不打算放他走,这让他一下子就受不了了。 “现在放了你,万一你泄露了我这宝塔的消息怎么办?” 不等金独一开口,林寻就继续道,“这样吧,你不是想离开葬道海冢?等我离开的时候,也可以捎带上你,就当对你的补偿了。” “你无耻!”金独一大叫,极其不甘。 “先别骂,我就问你,你难道想一辈子被困在这里?”林寻笑吟吟问道。 “无耻!黑心!老子居然相信了你刚才的鬼话,简直瞎了老子的眼!”金独一依旧狂骂不已。 林寻毫不着恼,目光扫视着金独一的下半身,忽然道:“老蛤,你的第三条腿呢?该不会……藏在那了吧?” 他目光落在金独一裆部,神色戏谑怪异。 金独一那俊秀的脸庞腾地一下变得涨红无比,双手下意识紧紧护住裆部,一副羞愤欲死,抓狂无比的模样。 他咬牙切齿,暴跳如雷,咆哮道:“你你你……混账!变态!不要脸!本王若出去,非将你剁了喂狗!” 林寻哈哈大笑,道:“老蛤,识时务者为俊杰,你就在这里好好冷静一下,等什么时候想明白了,咱们再好好谈一谈。” 说罢,林寻根本不管金独一如何谩骂,直接收起了无字宝塔。 他心中做出决断,以后不到必要时候,绝对不暴露这件秘宝! 断刃还好,只要不显现那些神秘的道纹,也只能一件极其惊艳的凶刃而已,不会引起太多注意。 可这无字宝塔就不同了,通体居然是由“造化神铁”铸就,万一被人识破,那绝对会引发一场不可预估的灾祸。 哗啦 房间中,十多道光团浮现,莹莹灿灿,流淌道韵。 这是意志碎片,拢共十二块,是从金独一嘴中硬生生给夺回来的。 每一块意志碎片中,皆蕴含着上古强者的修行经验,虽然模糊和残缺,可价值无量,外界根本就获得不到! 像萧然、赵景暄他们这些灵宝圣地的传人,各自也才获得两三块意志碎片而已。 可以说,若论此次和怨灵大军战斗中,谁的收获最大,除了高阳长老之外,当属林寻无疑! 林寻长长吐一口浊气,摒弃脑海杂念,取出一块意志碎片,然后将剩余的全都封印储藏起来。 而后,他盘膝而坐,扩散出一缕感知,将那一块意志碎片卷入识海,开始静心参悟起来。 上古强者残留的意志碎片,历经岁月侵蚀而不灭,虽然模糊残缺,可其中却有属于这位强者的修行体悟和经验! 只要将其参悟和掌握,说不定还可以窥伺到属于上古时期的修行之路,对以后的修行注定大有裨益。 …… 湮魂海寂静,沿途幽暗的雾气弥漫,气氛诡异可怕。 宝船上,苏星风的房间。“苏师兄,想必你也看出,赵师姐身边那名扈从不简单。” 彩衣童子文祥声音稚嫩,很清脆,就像一个活泼可爱的稚童,可眼眸此刻却显得很深沉。 “你找我来,就是说这个的?” 苏星风一袭赤袍,随意坐在那,近乎漂亮的容颜上一片冷峻。 “呵呵,苏师兄,咱们也不必遮遮掩掩,现在这艘船上,谁不知道你对那个林玄很有意见?” 文祥悠悠笑道,“你可别说,仅仅只是因为打了你的扈从,就让你恨上了此人。” 苏星风皱眉,道:“那你说我为了什么?” 文祥神色一肃,传音道:“苏师兄,都到了这时候,何必再遮掩?实不相瞒,我和你一样,也看中了那小子手中的宝物!” 苏星风眸子中陡然迸射出一抹可怖的火芒,盯着文祥,道:“你……也察觉了?” 文祥微微一笑:“若我猜测不错,那林玄手中的宝塔可是很不凡,应该是由造化神铁铸就,质如琉璃,色呈灿金,那种独特的气息绝对做不了假!” 苏星风眸光涌动,陷入沉默。 文祥继续道:“造化神铁啊,像这等旷世瑰宝,搁在古荒域中,都足以让无数大人物垂涎,引起一场无法预估的轩然大波,谁能想象,下界一个小土著手中,竟拥有这等宝物?简直是匪夷所思。” 这时,苏星风也终于不再沉默,眸子扫视着文祥,道:“你……打算对那小子动手?” 文祥笑嘻嘻道:“我当然很想,只是就担心苏师兄你不答应。” “哼!” 苏星风冷哼,面无表情道,“你说的不错,我的确也看中了此宝,不过却还无法确定,那究竟是否是造化神铁。” 说到这,他唇角泛起一抹不屑的弧度,“更何况,你以为除了我之外,就没有别人惦念此宝了?” 别人? 文祥一怔,眼瞳微微眯了眯,旋即就笑道:“所以,我才来跟苏师兄你商议一番,看一看此事该如何解决。” “我可以告诉你,萧然、云澈肯定都有所察觉,至于公羊羽师弟,他或许也能看出一些玄机,但以他的为人,定然不会出来和我们争夺。” 苏星风语气漠然,“所以,你想打此宝的注意,或许还得去问问萧然和云澈。” “萧然师兄他……”文祥明显吃了一惊。 提起萧然,苏星风眸子中闪过一抹忌惮,旋即就冷笑:“怎么,你难道以为萧然真是一个不食人间烟火的人?若没有点手段和城府,萧然焉可能有今日之地位?” 文祥怔怔,目光闪烁,道:“这么说,萧然师兄他也想打此人的主意?” 苏星风神色波澜不惊,道:“不是想,是一定会如此!在咱们这些弟子中,萧然是唯一一个让我看不透的,越是这样,就愈发显得深不可测。” “那不知苏师兄打算怎么做?”文祥忽然问道。 “等进了妖圣秘境再说吧,反正,他注定是逃不掉的,我们该考虑的是,如何先过了萧然、云澈这一关。” 苏星风平静道。 “我们?”文祥顿时就笑了,点头道,“那就先预祝我们合作愉快了。”“文祥师弟,我记得你以前可从没见过造化神铁,为何现在如此肯定那小子手中的宝塔,就是由此宝所铸?” 忽然,苏星风问道,眸光如电,紧紧盯着文祥。 “是……” 文祥正待说出,忽然又意识到不妥,顿时讪讪笑道,“苏师兄,我得保密,不过你放心,这绝对不会影响咱们的合作。” 苏星风神色不动,只哦了一声。 …… …… 一晃数天过去,有高阳长老坐镇,一路上倒是有惊无险,并未再发生太过危险的事情。 不过一些战斗和凶险也是避免不了的。 这片海域太过诡异,不止潜藏着怨灵,还有其他一些稀奇古怪的生灵,有的是由尸骸所化,有的是从海底冲出,有的甚至是从云雾雷电中衍化出来! 不过都谈不上太过凶险,被高阳长老一个人就抹杀。 直至宝船越过一座由无数白骨堆积的海中岛屿之后,高阳长老告诉众人一个振奋的消息 不出三天,就能抵达妖圣秘境的入口! 夜晚。 林寻从打坐中醒来,神色恍惚。 第一块意志碎片已经被他炼化了,只是……他内心却兀自残留着一些碎裂的画面,让他情绪遭受到影响。 这些天,林寻宛如做了一场瑰丽、血腥的梦。 梦中的他,化作上古时期一位强者。 每天都在跋涉、修行、征战中渡过,见识过莽莽雄浑的古老巨城,横跨过万物无垠的沙漠,攀上过插入九霄之外的神山,甚至目睹过十轮烈日一起升空的异象! 他也见过无数可怕的敌人,妖魔横行,凶禽肆虐,万族并起,拥有着不同的大道力量,叱咤天地,呼啸风云,上演一场又一场惊世大战,引发不知多少天灾**。 这些经历宛如真实发生在身上,让林寻差点迷失其中,忘却自己究竟是谁。 庆幸的是,这些经历残碎而模糊,断断续续,宛如在经历一连串的人生片段,方才让林寻的意识不至于沦陷。 “上古岁月……原来那般可怖……” 林寻发出轻叹,这次炼化意志碎片的经历太过难得,让他窥伺到上古的一角景象,体会到了属于上古文明的辉煌和可怖。 这种经历,如今化作一种宝贵的体悟和经验,融于自我修行中,虽对修行并无什么提升,可这种经历的沉淀,却让林寻对力量、对修行、对武道有了一种完全不同的认知! 嗡! 忽然,房间黑暗中,陡然产生一缕极其细微的力量波动,几乎同时,一点寒芒在乍现,从背后直刺林寻头颅! 太快与突然了! 这宝船每一座房间,皆覆盖秘纹,且有高阳长老这等级数的强者坐镇,谁敢想象,竟有人能悄无声息潜入林寻房间,突然展开刺杀? 当! 间不容发之际,林寻脖颈诡异地一扭,同时一拳反击,砸在那一点寒芒上。 可那一抹寒芒,还是在他脖颈留下一道可怕的伤口,鲜血流淌! :感谢胖嘟嘟的露和小李这妖孽的打赏捧场!多谢,加更在11点左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