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四章 血色铜钟 - 天骄战纪

第五百五十四章 血色铜钟

?熔浆湖泊沸腾,产生灼热可怖的火浪,拍打虚空。 那一条通往湖心岛的路径宽只有四尺,长有百丈,笔直像一把尺子,不惧熔浆焚烧。 嗡! 甫一踏足这条道路,虚空中,顿时弥漫出恐怖的禁制波动,密集的灵纹图案纷飞,密密麻麻,闪烁恐怖的光泽。 “啊……” 那为的修者,脚步刚踏上这条路,身躯就像被利刃切割,倏然爆碎,化作血雨扑簌簌坠落一地。 这让众人脸色骤变,心中直冒寒气,浑身都哆嗦。 才刚踏上一步,就有人遭劫,这地方简直太可怕了! “前辈,这是绝地,有去无回啊!”有人哀求,脸色煞白,不断行大礼,乞求放过他。 这时候,石俊、鲍崖、圣女琳琅他们这些血狮族强者,也都面露凝重,被这片区域的恐怖禁制震慑。 一步而已,就抹杀一人,谁敢想象? 圣女琳琅上前,手执杏黄旗,冰冷的清眸中涌动璀璨的光,凝视前方,似在推演什么。 半响,她伸手指着那求饶的修者,道:“你,上左五步,脚踏坤位,而后向前三步。” 那修者浑身哆嗦,脸色变幻,最终还是一咬牙,上前探路,去印证圣女琳琅的指点。 果然,这次他并未遭劫。 顿时,那些血狮族强者都暗松一口气,若是这禁制不可破,那即便他们抓捕再多的修者探路,也根本无济于事。 还好,圣女琳琅能够推断出一些生路,这让他们重新振奋起来,对那湖心岛上的机缘志在必得。 林寻一直默默观察,当看见圣女琳琅出手,指点出一线生路,他也不禁讶然,意识到这女魔头对灵纹一道也有着极其深厚的造诣。 “向右一步,脚踏巽位,走坎离之间,越入兑位。”圣女琳琅继续指点。 那修者硬着头皮,依言行事。 噗! 然而,就在修者做完这一切,身影刚停顿在那,他浑身忽然被一片可怖的火焰笼罩,刹那间就化作一地灰烬,临死连惨叫都没出! 太快了! 那火焰宛如透明,霸道无匹,宛如神火,可以焚化一切。 那修者也算是一位洞天境存在,可却来不及反应,就已遭劫,化作飞灰,那景象让所有人头皮麻,浑身直冒冷汗。 最终,有人承受不住这种压力,猛地转身,疯狂朝远处遁去,嘴中大叫:“我不去送死!不去!” “不去也得死!” 鲍崖出狞笑,拔出一柄血色长矛,抡动起来,噗的一声,就将此人头颅斩落,飞洒出一大片猩红的血花。 这血腥的场景让所有人亡魂大冒,如坠冰窟,这是杀鸡儆猴,对他们进行震慑和压迫,谁敢不从,就是这个下场! “哼,一点小小挫折而已,就畏惧不前,以后还能有什么成就?还不如尽早死了。” 鲍崖阴冷出声,这让那些修者心中愤怒到了极致,这老家伙简直太无耻和狠辣,可恨之极。 “这位朋友,该你了,去,上前听候圣女的指点!”鲍崖指着一名修者。 那人脸色煞白,想说什么,却又不敢。 最终,他神色木然,向前迈步,不这么做,他会立刻被杀死,反正都得死,还不如去拼一拼。 只是即便有圣女琳琅的指点,他最终还是无声无息倒下,被一抹无形的流光斩杀,躺倒在血泊中,瞬息被蒸一空。 众人毛骨悚然,这哪是通往机缘之地的一条路,分明就是吞噬生命的绝地! 就连圣女琳琅,脸色也有些凝重,眸子中闪烁着骇人的冷光,用尽全力进行推演。 “我和你们拼了!”猛地,有人大吼,悍然出击,朝距离最近的石俊杀去。 然而,就听噗的一声,他就被鲍崖挥动长矛,拦腰斩断了身躯,饮恨当场。 “飞蛾扑火?可笑!”鲍崖不屑。 众人皆愤怒无比,脸色铁青,握紧了拳头,内心憋屈到了极致,这血狮族强者视他们为炮灰,藐视他们的死活,狠辣冷酷到了极致。 林寻一直静默,没有采取任何行动,没有人知道,他同样也在那窥伺和推演这片区域覆盖的禁制力量。 “圣女,时间紧迫,不能再耽搁了,不如……就祭出族中那件秘宝开路吧?”一位血狮族强者担忧道。 圣女琳琅皱眉,深吸一口气:“那件秘宝不能轻易动用,再给我一点时间。” 秘宝? 那些被抓来的修者心中大骂,这些血狮族强者太无耻,明明携带秘宝而来,却不愿动用,反而要拿他们的性命去探路,简直可恶之极! “小子,你做好准备,等会该你行动了。” 鲍崖目光一扫,落在林寻身上,冷声命令。 林寻黑眸眯了眯,最终答应下来。 只是这时候,石俊忽然走来,冷笑道:“行动之前,把你手中那一把弓交出来,我先帮你保管着。” 显然,他还对林寻的“无谛灵弓”念念不忘,担心林寻万一遭劫,此弓也会随之消失,故而率先对林寻难了! 林寻抬眸,看向石俊,目光中不带一丝感情。 可这种目光却令石俊心中莫名一寒,浑身不自在,他脸色猛地一沉,厉声道:“还愣着干什么,非要我亲自动手?” 锵!他手中多出一柄白骨尖刀,杀机萦绕,刚才林寻的目光让他很不舒服,心中莫名焦躁,下意识想立刻就杀了林寻。 “不好,有人来了!” 猛地,远处一位血狮族强者大喝,顿时让圣女琳琅、石俊、鲍崖他们皆脸色一变。 就见极远处的沙漠中,一片绚丽遁光呼啸,正在以一种极快的度朝这边掠来。 都还没有进入那湖心岛上的机缘之地,就生这样的意外,有敌人前来竞争,让血狮族强者都有些焦躁。 连石俊都顾不上再去对付林寻,有外敌前来,这情况就有些严重了。 早先他们争夺“金灵宝树”幼苗时,就被那龙鲸族的圣子雨霄生偷袭夺走,他们可不希望这样的事情再生第二次。 “罢了,先进去再说!” 圣女琳琅猛地一咬银牙,素手一招,一口血色铜钟涌现,古旧沉浑,弥漫着恐怖的道韵。 嗡的一声,铜钟震荡,产生出的音波,竟化作神秘的道纹涟漪,朝四面八方扩散而来。 “走!” 与此同时,圣女琳琅挥手,控制血色铜钟,将所有人笼罩,冲向了那湖心岛。 轰隆隆! 道路上,可怖的禁制苏醒,产生出无穷的符号秘纹,化作雷霆、神焰、流光、飓风等恐怖异象,进行阻挡。 只是,那血色铜钟明显是一种神秘可怖的至宝,它出道音,晦涩雄浑,无物不破,竟将那些禁制力量全都化解,显得神异无比。 百丈距离,转瞬即逝。 很快,众人有惊无险地来到那湖心岛上。 血狮族强者皆喜笑颜开,长松一口气,而林寻这些被抓来的修者脸色却难看无比。 这一口血色铜钟如此强大,完全可以轻松闯过那条路,可偏偏地,血狮族强者之前却一直不用,要让他们拿命去探路,这就太卑鄙了! 唯独林寻显得要平静不少,他早已预料到,血狮族既然敢打此地的主意,哪可能没有一些准备。 只是他也没想到,圣女琳琅祭出的那一口血色铜钟竟如此强大,连那恐怖的禁制都能破开,绝对是一件不可思议的秘宝! “可恨!” 虽然顺利抵达湖心岛,圣女琳琅脸色却显得冰冷可怕,一张美丽的脸庞泛着苍白之色,显然,刚才祭出那血色铜钟,也让她消耗极大。 此时,她目光看向远处湖泊岸边,就见一群身影抵达在那,为的是一个身穿玉袍,剑眉星目,相貌极其英武逼人的青年。 “雨霄生!又是你!” 一眼,圣女琳琅就认出对方,乃是龙鲸族的圣子,早在争夺那“金灵宝树”幼苗时,她就被对方偷袭,不止遭受到伤势,连金灵宝树幼苗也被夺走。 而今,这家伙竟又率领族中强者赶来,明显又打算趁火打劫! “哈哈哈,五行圣岛!这可是妖圣秘境中的大机缘之地,传说中有一株圣药蕴生其上,这次可多谢琳琅妹妹带路了,否则的话,玉某还找不到此地呢。” 湖畔前,雨霄生出大笑,声音爽朗,若不知情的,还以为他和圣女琳琅是好朋友。 那些血狮族强者的脸色都变得难看起来,仇人眼红,也不过如此。 “不必理会他,当务之急,是抢先抵达紫金圣山之上,去夺取那宫殿中的机缘!” 圣女琳琅深吸一口气,清眸看向那弥漫紫金之气的山巅。 “圣女,我和你一起去。” 石俊飞快道,摩拳擦掌。 “不,你们都留在这里,等着接应我,那上边有着更可怖的杀劫,上去的人越多,遭受到的凶险就越大。” 圣女琳琅飞快道。 石俊虽心中不甘,却只能接受,忽然,他目光看向林寻他们,道:“这些家伙怎么办?” 圣女琳琅显然没有心思理会这点小事,直接道:“随你们处置,只要不留活口就行。” 说着,她身影一闪,若一抹虹光般,翩然掠上那紫金气弥漫的山峰。 而石俊的目光则森然看向了林寻他们…… :第二更送上!加更在11点左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