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六章 命魂骨符 - 天骄战纪

第五百五十六章 命魂骨符

?轰! 四象盘龙柱屹立,化作一方幻境,将一名血狮族青年禁锢其中。 “你你要怎样?” 那青年目眦欲裂,惊惧难安。 林寻根本就不废话,咚的一声,将这青年打晕,而后开始在青年身上搜寻起来。 仅仅片刻,这青年浑身身上就被林寻扒了一个清洁溜溜,除了一些丹药和三两件灵器之外,尚有一块白骨玉符引起林寻注意。 此物只有铜钱大晦涩无比,涌动着神秘的秘纹,看起来很是不凡。 “看来,此物就是和那金蝉宝符一样的保命之物了” 林寻若有所思。 他一巴掌把那血狮族青年打清醒过来,开始逼问。 青年原本还不服气,宁死都不屈从,这根本就难不住林寻,稍稍施展一些从弑血营学来的酷刑手段,顿时把青年折磨得哭爹喊娘,没有任何意外地认怂了。 原来此物正如林寻所猜测,名为“命魂骨符”! 拥有此宝,即便被杀死,只要尚有一缕神魂不灭,就可以被救走,拥有重塑新生的机会。 像之前被林寻杀死的石俊、鲍崖他们,就是被“命魂骨符”的力量带走,离开了这妖圣秘境,被血狮族布置在外界的“命魂祭坛”接引走了。 得知这一切,林寻心中也不禁感慨,无论是金蝉宝符,还是命魂骨符,可都是救命的好宝贝。 拥有这等宝物,简直就等于多出了第二条命! 按照那血狮族青年的说法,此次进入妖圣秘境的各族强者,几乎都配有类似的保命手段。 当然,并非每个强者都有,唯有各族中最顶尖,身份最重要的一撮人,才能够拥有。 毕竟,命魂骨符这等宝物极其珍贵,数量有限,即便搁在那些底蕴庞大的族群中,都称得上是瑰宝,一般人物也获取不到。 噗! 血花飞溅,那血狮族青年被林寻一刀镇杀,而那一块命魂骨符则被林寻毫不客气收走。 这也就意味着,那青年已再没有重生了可能了 嗯? 当林寻撤掉四象盘龙柱时,意外发现,那仅剩下的一些血狮族强者,竟都已逃遁,朝那紫金气弥漫的山巅掠去,一个个若丧家之犬。 显然,他们自知不敌,只能暂时闪避。 最让他们憋屈的是,这熔浆湖泊之畔,还有龙鲸族的强者虎视眈眈,且那通往湖畔的道路上笼罩可怖禁制,他们也只能硬着头皮,朝紫金圣山上冲去。 “人族的小杂碎,你等着!当我族圣女夺取机缘返回时,就是你毙命之日!” “可恨,可恨啊!” 那些血狮族强者一边逃遁,一边愤怒诅咒,显然是被气坏了。 追,还是不追? 林寻目光看着这一切,想了想,最终还是止步。 这紫金之山看似安全,可却是这湖心岛的核心重地,其上所存在的杀机必然更为可怕。 再加上,那圣女琳琅也在其上,林寻也不想立刻和对方发生冲突。 这女人宛如魔头,心狠手辣,且拥有一件威能极其恐怖的血色铜钟,让林寻得不得不忌惮。 满地血泊,尸骸遍布,这片区域弥漫着呛鼻的血腥。 这一场战斗发生的快,结束的也快,大半血狮族强者被斩杀当场,场景惨烈,触目惊心。 熔浆湖畔之前,一众龙鲸族强者倒吸凉气,一个个瞪大眼睛,不敢相信这一切竟是由一个人族少年造成的。 林寻没有理会这些,开始清扫战场。 没多久,在他手中的一座宝鼎中,已多出十多株灵药,这些都是血狮族强者进入妖圣秘境之后的战利品,像紫藤雪芝,月华草等等,如今都落入林寻手中。 除此,尚有一些杂七杂八的丹药、灵晶、兵刃,也都被林寻毫不客气地收起来。 “等晋级洞天境时,倒是可以开炉炼药,进一步巩固修为” 林寻自语,他打算再妖圣秘境中冲击洞天境,尽快提升战斗力,如此才能化解一些不可预测的危险。 旋即,他的目光看向了不远处的药田,目光变得灼热,麒麟草、宝灯王参、凤尾雷斑竹 若能将其中的绝世宝药全都挖走,绝对不亚于获得一场大机缘! 林寻摒弃杂念,开始推演那药田中覆盖的禁制力量,那其中凶险无比,若无法破解覆盖其内的禁制,也只能干瞪眼,无法得到机缘。 至于近在咫尺的紫金圣山,以及山巅那一座神秘的苍翠殿宇,林寻暂时还不打算前往探寻。 直觉告诉他,那里不止藏着天大的机缘,但同时也伴随着无法预料的绝世杀机! 若是圣女琳琅他们能够从中获得机缘,安然返回,那么林寻也不介意趁火打劫,黑吃黑一场 归墟外。 来自各族的大人物在等待,彼此偶尔有交谈声,都在推测究竟哪一族的收获最大,哪一个年轻一代后裔将强势崛起,横推对手。 就连高阳长老身边,都有不少各族大人物前来攀谈。 原因也很简单,灵宝圣地可是一方古老道统,可追溯到上古岁月,即便是湮魂海中这些原住民势力,都很清楚灵宝圣地的强大。 “我听说,你们血狮族获得了一份秘图,其内记载着妖圣秘境中的一处机缘之地的奥秘,如此看来,这次你们血狮族在竞争中可占了大便宜。” 一名大人物感慨。 “这倒是没什么好隐瞒的,若是此次行动不出意外,我族年轻一辈的佼佼者,大概都可以获得一场不小的造化。” 血狮族大人物神色淡然,带着微笑,也有一丝掩饰不住的得意。 闻言,附近其他大人物神色各异,或多或少都有些羡慕。 因为他们都听说过,血狮族所获的那一份秘图,牵扯到妖圣秘境中一处大造化之地,非比寻常。 “是五行圣岛吗?听说那地方乃是那位上古妖圣的亲手开垦的药圃,拥有真正的圣药。” 高阳长老开口,让其他大人物浑身一震,都有些吃惊,上古妖圣的药圃? 真正的圣药? 一下子,他们看向血狮族那位大人物的目光又变了,甚至带上一丝嫉妒,这等天大的造化,居然可能被血狮族给占据,谁还能平静? 血狮族大人物微笑不语,实则内心已得意无比。 就在此时,在他身前,一座祭坛骤然发光,产生奇异的空间波动。 这是命魂祭坛,当佩戴命魂骨符的族人遭遇不测,其神魂会被挪移回来,出现在祭坛上。 一众大人物目光顿时变得怪异。 就见那祭坛上,浮现出一道又一道神魂影子,赫然都是血狮族的年轻一代强者。 只是他们此刻很凄惨,只剩下一缕神魂。 血狮族那位大人物大惊,失声道:“发生了什么?” “老祖,我们我们被坑惨了!”有人哭诉,赫然是石俊,只是他如今只剩下了神魂。 “你你说什么?”血狮族老祖内心的得意早已不翼而飞,脸色骤变,一把拎住了石俊的脖子。 “老祖,我们被一个人族少年坑了,他妈的,一个灵海境小家伙而已,却却差点杀光了我们的族人!”石俊咬牙切齿,悲恸无比,恨得发狂。 “人族少年?灵海境?” 血狮族大人物感觉有些发懵,差点不敢相信自己耳朵,他怒吼,“说清楚!” “老祖,这是真的,我们刚进入五行圣岛,本以为”石俊哭丧着脸,飞快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了一遍。 当听到这些,附近其他各族的大人物神色都变得愈发怪异了,不少已经开始幸灾乐祸。 而血狮族老祖则脸色铁青,兀自不信:“不可能,灵海境而已,怎可能与你们抗争?鲍崖呢?他可是洞天上境修为,怎可能会被这样一只小虫子击败?” “老祖,这是真的。” 当即,鲍崖出现了,声音苦涩,他的神魂更惨,快要崩溃,仅剩下一缕,这是被噬神虫给重创的结果。 看见他这般模样,血狮族老祖不禁瞪大眼睛,洞天上境啊!也不是一个灵海境少年的对手? “我们都大意了,没想到,他会是一个年轻一代的逆天人物,看起来不足二十岁,战斗力却可怕无比,我们的人根本不是对手,被他一个个击毙” 鲍崖声音充满颓然和恨意。 这时候,那命魂祭坛不断波动,送来一个又一个魂魄,都是来自血狮族的强者。 拥有命魂骨符的,可都是血狮族年轻一代中的精锐顶尖人物!可是现在,竟像赶集一样,被人击杀,神魂被挪移回来,凄惨无比。 一时之间,气氛死寂在那。 那些各族的大人物都已顾不得看笑话,一个个暗自心惊,意识到了问题严重。 一个拥有灵海境的人族少年,却如此可怕,杀得血狮族年轻一代血流成河,这简直太过骇人听闻。 这少年究竟是谁? 而那血狮族老祖脸色已是阴沉到了极致,不久前他还在得意,认为此次自己的族人注定要夺得一场大造化,谁曾想,转眼间却出现这样一个悲剧般的结果! 这让他都差点被气炸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