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二章 金翅大鹏和无双大蛇 - 天骄战纪

第五百六十二章 金翅大鹏和无双大蛇

?崩!崩!崩! 无形的箭矢掠出,宛如穿梭虚空中的流光,但却没有颜色和波动,无声无息,诡秘的可怕。 远处,陆续有龙鲸族的强者被射杀,有些强者都没明白,身躯就被洞穿而亡。 一切就在于,那灵箭太过诡秘,无声无息,肉眼难寻,简直像无形的刺客凭空乍现,在猝不及防之间,就被夺走性命。 此刻手持此弓,林寻视野陡然变得清晰无比,宛如可以洞察九天十地的秘密,同时意识也陷入一种绝对冷静状态,仿佛没有了感情。 这就是无谛灵弓。 是林寻当初在烟霞城时,从一个绰号为“残风”的刺客手中夺得。 此弓原本被封印在一颗灰色的眼瞳中,后来才被林寻无意中发现,掌控在手中。 它的力量极其晦涩可怕,能够影响心神,霸占修者意志,若非小冥神术镇压,连林寻都无法抵抗这种力量。 若是仔细去感知,就会让人陷入一场梦境中,宛如来到一片荒芜无垠的灰色平原上,一把弓悬浮天穹之下,释放出震慑万物的冰冷气息。 林寻还清楚记得,当时他曾目睹一场异象,那里的天穹崩塌,凭空浮现出巨大如山岳般的远古龙鼋,甫一出现,就吼碎山河,凶威滔天。 可当那一把悬浮天穹上的大弓出现,一瞬间而已,一道无形的灵箭就将这一头远古龙鼋射杀,鲜血染红天地! 那种寂静、诡异、霸道的一幕,没有惊天动地的轰鸣,却有一种惊心动魄的震慑力量! 也是在那时,林寻才知道,此弓名为“无谛”,一个同样晦涩神秘的名字。 而今,林寻手持此弓追杀那些龙鲸族强者,堪称是一击必杀,例无虚发,但凡出击,绝对会射杀一条性命。 无声无息,寂静而可怖。 只是,此弓对力量消耗太大,若不是如此,林寻以前也不会一直将此弓封藏,轻易不会动用。 不过现在则不同,林寻刚吞服一颗灯笼王参的果实,体内力量澎湃无匹,源源不断,一直处于巅峰状态中。 这让林寻也大呼过瘾,当然,这只是一种念头,他此刻陷入“绝对冷静”中,根本没有情绪波动。 很快,在林寻的强势追杀下,那龙鲸族的强者只剩下四五个,一个个都绝望而无助,内心被死亡大恐怖笼罩。 他们哪能想到,一个人族少年,都快被他们追杀而亡,可转眼间,却又展开了强势逆袭? 噗通! 远处,又有一名龙鲸族强者被射杀,咽喉出现一个血窟窿,整个身躯被狠狠带飞出去,眼瞳涣散,暴毙而亡。 嗯? 只是,当林寻准备继续追杀,将那仅剩下的敌人全歼时,忽然眼瞳一眯,猛地从那种“绝对冷静”中惊醒。 他察觉到了一种极度危险,那危险气息如利刃般刺骨,令他都无法保持平静,浑身汗毛倒竖,头皮发麻。 这太过反常! 没有任何迟疑,林寻几乎下意识地,转身就逃,他速度极快,甚至动用了极限力量! 即便如此,身后传来的危险气息依旧萦绕不断,仿佛在那看不到的地方,有着一对冰冷的瞳正在盯着他。 逃! 林寻咬牙,冰螭步闪烁,风驰电掣。 “嗯?那家伙……居然走了?” 远处,那仅剩下的龙鲸族强者皆一愣,察觉到林寻这个杀人不眨眼的少年魔头,竟在这时候无缘无故地离开了。 劫后余生的感觉,让他们在感到轻松之余,又不禁惘然,那家伙……居然就这么走了?显得也太不真实了。 忽然,他们感觉眼前一暗,一片阴影遮蔽了这片天穹。 抬头看去,他们全都愣在那,眼瞳扩张。 一条蛇! 只是,这条蛇却显得太恐怖,头颅如山岳,血色的眼瞳如湖泊,身躯蜿蜒若巍峨的山峦起伏。 这是什么蛇? 龙鲸族强者浑身发僵,内心剧烈狂跳,亡魂大冒,仅仅是这凶兽身上的气息,就让他们浑身发软,几欲崩溃。 一股腥臭的狂风陡然席卷,若肆虐天地的暴风,将那些龙鲸族强者全都卷走。 原来,这暴风仅仅只是那头大蛇微微呼吸了一下,就产生出如此恐怖的一场灾难! 那些龙鲸族强者不见了,全都被吞入大蛇口中,必然再无活着的可能。 极远处的地方,林寻不经意回眸,就能看见了那一条蜿蜒在天地间的大蛇,通体覆盖青色的鳞片,弥漫冰冷神辉,头颅如山,血瞳如湖,昂首天地间,竟无法看清楚它的身躯究竟有多大! 嘶! 林寻倒吸凉气,也不禁被震撼,意识到刚才的危险气息,就是这头大蛇给自己带来。 他甚至敢确定,若是刚才自己稍一犹豫,只怕这次也再没有逃生的可能了! 正在林寻惊疑之际,一道清啼响彻九天十地,震得这片沙漠掀起风暴,沙尘狂舞,虚空紊乱。 那是…… 林寻震撼,就见一头凶禽出现,一对璀璨的金光羽翼宛若垂天之云,庞大无边,流动着神秘的道韵,炽盛耀眼,宛如黄金浇铸似的。 这是一头金翅大鹏! 传说中上古岁月的凶禽霸主之一,扶摇击九天,以龙蛇为食,曾击杀过真正的神祗! 它甫一出现,就俯冲而下,展开金灿灿的双翼,一对利爪泛着可怖的光辉,朝那头大蛇抓去。 两尊宛如远古霸主般的凶物,竟在这片天地中展开争锋! 林寻看得目瞪口呆,一阵后怕和惊悚。 他扭头就逃,根本不敢逗留。 这一幕,也让林寻彻底明白了“妖圣秘境”的可怕和凶险,一不注意,随时会陨落。 这就是所谓的机缘与灾祸并存,想要夺得机缘,绝非想象那般简单,无论是谁,都得承受可能身陨道消的风险! 事实上,妖圣秘境的确是一片凶地,无论何种存在,能够盘踞于此,都很诡异和强大。 就比如刚才那金翅大鹏和无双大蛇,论及实力的话,绝对堪比生死境王者,甚至还要更恐怖! 若碰到这等恐怖的凶物,哪怕就是各族的大人物来了,只怕都不敢撄其锋芒,只能躲避。 而此次进入妖圣秘境的,清一色都是洞天境强者,可想而知,若是他们不幸遭遇这等凶险,绝对是有死无生! …… 归墟外。 “什么?那人族少年杀入宫殿,在破坏琳琅即将夺得的神秘经书?”血狮族老祖暴跳如雷,再忍不住了,气得破口大骂。 一些血狮族强者的神魂被接引回来,却没想到,又说出了这样一个坏消息。附近其他大人物也都坐不住了,一座宫殿中,却藏有古朴道坛、神秘玉石、金色经书…… 这可是大造化! 也不怪血狮族老祖愤怒,就连他们听说这一切,心神也都无法平静。 “呵呵,这次可要恭喜你们龙鲸族了,不出意外,这一场机缘最终是要被你们夺得的。” 忽然,有大人物冷笑出声。 顿时,众人神色变得怪异,他们都知道,不管最终是那人族少年夺得这一场造化,还是圣女琳琅夺得,最终,都将徒做嫁衣,被那一群把守在五行圣岛之外的龙鲸族强者夺走。 一想到这,血狮族老祖气得脸色阴沉如水,恨不得自己冲进去,去杀了那人族少年! 若不是这家伙,哪会发生这么多意外? 而龙鲸族那边,天煞婆婆笑眯眯听着,也不多说,显然她也清楚,这一场机缘,注定会成为他们龙鲸族囊中之物。 然而,让所有人意外的是,没多久,在龙鲸族这边的命魂祭坛,陡然产生波动,出现几个龙鲸族强者的身影。 “老祖,老祖不好了,五行圣岛沉陷毁灭,就连……就连那一场机缘也不翼而飞!” 一个龙鲸族强者愤恨开口。 全场哗然,居然又发生意外了! “怎么回事?”天煞婆婆收敛笑容,皱眉发问。 “是那人族少年!是他和那琳琅一起联手,从我们的重重包围中杀了出去!” 那龙鲸族强者悲愤无比,一场偌大的机缘,就这样从手中溜走,让他心都在滴血。 “人族少年!” 天刹婆婆眸子中杀机一闪,脸色也有些阴沉。 附近大人物神色更是怪异,怎么又是那小家伙? 这一下,血狮族看似损伤惨重,仅仅只剩下圣女琳琅一人,可却极有可能已夺得那一场大造化,倒也值得。 相反,一直守株待兔的龙鲸族强者,却竹篮打水一场空,没能如愿以偿,也真够倒霉的。 命魂祭坛波动,没多久,竟又陆续送回一些龙鲸族强者的神魂,一个个皆咬牙切齿,发出悲愤的大叫。 众人这才知道,原来这些龙鲸族强者,皆是被那人族少年所杀,他们一路追击,都没能奈何对方! 场中气氛愈发微妙了,一众大人物都无法想象,那究竟是怎样一个少年,竟像一个祸害一样,谁都奈何不了他,反而被他屡次破坏好事,简直奇了怪哉! 而天煞婆婆的脸色已是阴沉如水,没有了刚才的得意,那模样倒是和血狮族老祖一样的难看! “你们说,那人族少年是否也从五行圣岛上夺走了一部分造化?”忽然,有大人物沉声开口。 一句话而已,让天煞婆婆和血狮族老祖脸色愈发难看,杀人的心都有了! 原本被他们各自视作囊中之物的大造化,却因为一个人族少年而出现大变数,且还有许多族中后代被杀害,这让他们如何能不恨? 当这一切消息传出去,顿时让归墟附近各族大人物皆吃惊,哗然议论不已。 所有人内心中,皆愈发好奇了,那人族少年究竟是谁? 战斗力不止逆天,连胆子也大的吓人,竟差点把龙鲸族和血狮族进入秘境中的一众后代杀一个干净! :同样定时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