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八十章 又见刺杀 - 天骄战纪

第五百八十章 又见刺杀

山脉中血腥弥漫,到处可见残缺尸骸,血水染红地面,不时会引来盘踞在附近的凶兽,无情吞吃尸骨。δ』 这一战究竟死了多少强者? 无法统计! 但林寻那一路势如破竹,摧枯拉朽的杀戮,却宛如梦魇,让许多强者一辈子都难以忘怀。 “不好了!那人族少年没有死,他他……他在屠杀各族强者!” “太可怕了,他简直就是一个魔王,双手染满血腥,无法被战胜!” 归墟外,波澜壮观的海面上,响起愤怒而恐慌的叫声。 一时之间,等候在归墟附近的各大族群势力全都震惊了,都差点不敢相信自己眼睛。 一个渡雷劫而存活的少年,明明被一路追杀,快要彻底死去,怎么结果却反过来了? 在他身上究竟生了什么事情,竟让他可以一个人横推群雄,一路强势逆袭? “我族那些孩儿……都死了?!” 当即就有一位大人物猛地出怒吼,目眦欲裂,最后竟是气得喷出一口老血,差点昏厥。 这是血狮族的天煞婆婆,血狮族进入妖圣秘境的强者,原本早已等同于全军覆没,只剩下了圣女琳琅一个。 谁曾想,此次连圣女琳琅也遭劫,只剩一缕神魂被挪移回来,连她从五行圣岛上夺得的造化也都丢失遗落,这让天煞婆婆如何不震怒? “可恨!这人族小杂碎太过猖獗,无论他是谁,绝对不能让他活着离开!” 又有一位老祖级大人物咆哮,差点疯掉,他们这一族所遭遇的情况,几乎和血狮族没什么区别,也被杀得几乎全军覆没。 “啊啊啊,该死啊,老子直恨不得杀入那妖圣秘境,去灭了那丧尽天良的人族少年!” “可恨!我族什么时候遭受过这等耻辱?被一个人族少年差点全歼,简直无法原谅!” 场中,此起彼伏着咆哮声、怒吼声,震荡天地,让各族势力都面面相觑,内心惊骇而惘然。 一个凶残的人族少年,非但没有被杀死,反而只身一人,横扫群雄,掀起无尽血雨腥风! 这消息一出,简直是人神共愤,让在场各族势力都不平静,哗然不已。 谁敢相信? 刚晋级洞天境就如此可怕,逆天般强横,这让谁又敢去相信? 可这消息绝对是真的。 因为就在当天,在各族所筑就的命魂祭坛上,几乎每时每刻都在运转,挪移出了一批又一批神魂,皆都是被林寻一个人所杀的各族核心人物! 尤其是当圣女琳琅出现时,更引起了全场震动,因为这意味着,林寻如今的战斗力,已具备压制和击杀圣子级人物的威能! 这片海域都不能平静了,一众大人物气得暴跳如雷,也有一些大人物惊疑不定,进行推测,乱糟糟一片,全都被这一场血腥风暴惊到。 “此子渡六重绝世雷劫而不死,已堪称是亘古罕见,而今又能在重伤垂死的情况下,展开绝境逆袭,横扫群雄,他……只怕是踏上了传说中的道途!” 有老祖如此推测,不然根本没法说得通。 “上古传说中的最强绝巅之路吗?不可能,这条路逆天伐道,不知有多少盖世天骄饮恨在这条路上,一个人族少年而已,怎可能做到这一步?” 有许多大人物不相信。 “即便是绝巅之路,可他终究才刚刚晋级洞天境,也断无法拥有这般强横的战斗力,此中必然有古怪!” 一些老古董敏锐察觉到了异常。 那人族少年太过凶残,宛如无视境界之壁障,一些老牌洞天上境的强者,都被他击杀,这简直打破了亘古以来的惯有认知,显得太过反常。 “管他修的什么道,像这等人神共愤的祸胎,必须将其抹除!” 这是许多大人物的心声,他们的族群强者损失太过惨重,这可是奇耻大辱,血海深仇,他们哪可能容忍林寻继续活下去? 场中唯有高阳长老显得很沉默,自始至终不一语。 此次进入妖圣秘境的人族强者,只有他们灵宝圣地的这些传人和一些扈从。 这让高阳长老很确定,那闹得天怒人怨的“人族少年”,肯定是来自自己这一方。 甚至,他心中很怀疑这“人族少年”就是那个名叫林玄的扈从! 只是,他不敢确信,因为他也有些懵,那人族少年战斗力太过凶残和逆天,若真的是那林玄,简直就是不可思议。 毕竟,林玄可不是古荒域界的修士,他仅仅只是来自紫曜帝国而已,一个在下界贫瘠之地成长起来的少年。 这样的一个少年,怎可能拥有如此逆天的天赋和底蕴?甚至……极可能还踏上了一条最强的绝巅道途? 很快,高阳长老就无法再多想,因为许多大人物都在怒视着他,将矛头转移到了他身上,纷纷在威胁和询问“人族少年”的来历。 甚至,他们还毫不掩饰杀机地表示,不会放“人族少年”活着离开湮魂海。 这让高阳长老头疼之余,心中竟有一种怪异的自豪感。 不管如何,这少年可是来自人族,他一个人却能横推其他各大族群的强者,这可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事情! 若传入古荒域界中,甚至会让人族各大势力都为之喝彩和骄傲! 毕竟,古荒域可是一片万族争锋的浩瀚世界,人族势力虽强,但在万族势力中,却也只能算普通,和一些来历恐怖的族群相比,还是有很大差距的。 “还好,妖圣秘境还有一段时间才会消失,只希望那小子低调一些,别再搞得如此人神共愤了,否则……就是用灵宝圣地的名义,只怕都保不住他了……” 高阳长老心中喃喃,神色默然中带着复杂。 …… 妖圣秘境。 林寻止步在那片染血的山脉前,没有再继续追杀。 一方面是因为他此刻体力也消耗太大,另一面则是对其他区域有着一种深深的忌惮。 这可是妖圣秘境,充斥太多的未知和凶险。 相较而言,这片染血的山脉反倒相对安全一些,至于其他区域就说不好了。 最终,林寻转身,又重新朝那片山脉中返回。 他刚晋级,再加上又刚刚化解那一截天劫锁链,当务之急,就是好生修炼一番,以此来锤炼和巩固修为境界。 同时,他也需要进一步去思忖自己的道途,毕竟,此次晋级破境遭遇到的意外和挫折太多,好几次历经生死,他必须静下心来探寻自己的道途了。 唰! 到处狼藉一片的山脉中,林寻身影闪烁,在寻觅安全的静修之地。 只是,仅仅片刻之后,林寻倏然在一座坍塌的山峰前驻足,一对黑眸宛如冷电,倏然划破虚空,扫视远处。 就在刚才那一刹,他分明感受到了一缕若有若无的杀意,可当仔细探寻时,却又一无所获。 这让林寻不禁皱了皱眉,错觉吗? 没有多想,他继续前行,一炷香后,他停留在一片清澈的湖泊前,湖泊浩渺,氤氲着乳白色的雾霭,水汽蒸腾。 林寻抵达此地,身影一跃,就跳进湖中,开始清洗身上的血渍,之前的战斗中,他浑身浴血,沾染了太多敌人的鲜血。 呼~ 身躯浸泡在冰凉的湖中,林寻难得地轻松不少,仿佛浑身充斥的杀戮和血腥气息,也都被洗涤掉,内心平静空灵。 没多久,他从湖中走出,换上一套干净的衣衫,随手扯断一株野草,搓成草绳,将一头黑随意束缚在脑后。 这一刻的他,一袭月白色衣衫,面庞清秀,黑眸澄澈深邃,立在雾霭袅娜的湖泊前,浑身散着一股然、空灵,绝尘的气息。 不仔细看,只怕谁也无法把他和那个掀起一场血腥风暴的凶残少年联想在一起。 没多久,林寻从湖中捞了两条肥硕的金须大鱼,生起篝火开始烤炙起来。 烤鱼很快熟了,散诱人的香味。 林寻一边吧嗒着嘴巴吃着焦黄鲜嫩的鱼肉,一边望着远处的湖泊,说不出的惬意,宛如一个野炊的旅人似的。 直至暮色降临,林寻长身而起,舒服地伸展了一下懒腰。 “看来,那刺客真的离开了……” 林寻若有所思,他准备离开了。 唰! 也就在他内心刚浮现这个念头,虚空中,悄无声息地掠出一抹寒芒,以一种不可思议的度,倏然从背后刺向林寻头颅! 这是一抹剑意! 突然乍现,悄无声息,又快的不可思议,换做其他修者,只怕根本就察觉不到,也根本来不及反应。 因为这一抹剑意,实在堪称是惊艳,绝世罕见,精准、干净、直接,凌厉可怕到了极致! 但它的气息却完全被敛去,于是,就显得无声无息,宛如死亡的阴影,不经意间,就已降临笼罩。 噗! 林寻的头颅直接被刺穿,可诡异的是,他的身影犹如泡沫似的,瞬间就消散不见。 这赫然只是一道残影而已,原因就在于林寻身法太快,抢在那一抹剑意袭来之前,就已闪避而去! “不好!” 猛地,远处虚空中,响起一道惊叫。 也就在同时,林寻出现了,一拳朝那片虚空中狠狠砸去! —— ps:这是第二更,更完金鱼就出门了,晚上1o点半没有更新,大家就不必等了,最后,请童鞋们狠狠砸月票,这阵子金鱼加更的热情很高,请鼓励俺让俺继续保持下去好吗。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