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五章 殿宇和蒲团 - 天骄战纪

第五百九十五章 殿宇和蒲团

缘起而来,却缘灭于此,时机不到,徒呼奈何! 字迹古拙奇异,是佛修的大乘秘文,毋庸置疑,这位白衣僧人是一位佛修圣人! 然而,他同样也陨落,似是圆寂于此。 临死前,他留下这一行字迹,透着一股苍凉、无奈、悲恸的味道,令人动容。 “本王有一个想法。” 老蛤忽然开口,目光盯着不远处紧闭的石门,“在上古时代,有诸多圣人前来探寻机缘,并且和我们一样,也抵达了这一扇石门前,可惜却因为时机不到,无法打开石门,让得他们最终饮恨于此。” “圣人号称与天地同寿,但却并非是真正的永恒不死,他们被困于此,没有谁甘心离去,希冀等待下去,总有一天会等到此门开启,可惜啊,时机不到,徒呼奈何。” 说到最后,老蛤也不唏嘘起来,言道这就是缘法,不是你的,就是等待漫长岁月也等不到。 “此门中究竟藏着什么,会让一众圣人宁可留在此地等候,一直等到寿元枯竭而亡,也不愿离去?” 赵景暄清眸盈盈,凝视着那紧闭的石门。 圣人境! 何等至高恐怖的存在。 却因为这一扇石门后的一场机缘,一个个在苦苦等待中而逝去,世上最残忍的事情,大概莫过于此了。 而那一场机缘,又是何等神秘,为何会让一众圣人如此执着,宁可于此等候而逝,也不愿离去? “或许,他们的确不甘心,在此地等待了许久,不过也有一种可能,那就是,他们已经没有了退路,只能在此等候。” 林寻说话时,看向身后,那里一片黑暗,来时的路宛如被抹去,消失不见。 这让赵景暄一怔,旋即悚然:“那我们……” “别说话,有人来了,快收敛气息,盘膝坐地,扮作死尸模样!” 老蛤忽然传音,飞快提醒。 说话时,他一屁股坐在那白衣僧人身边,用手中刀柄抵御化解后者身上的气息,一副枯寂不动,宛如泥塑的模样。 林寻和赵景暄见此,也不敢怠慢,当即坐在甬道一侧,一个将断刃横亘身前,一个环抱九龙宝鼎,同样收敛气息。 若不仔细看,根本难以发现他们和那些圣人尸骸的区别。 假扮尸体也是一种无奈,甬道宽不过两丈,前方又是一座紧闭的石门,连躲避的地方都没有,也只能兵行险招了。 “究竟是谁,竟也发现了这一条甬道?” 林寻他们心中皆有些惊疑,也有些凝重和警惕,做好了战斗的准备。 没多久,一阵脚步声从甬道后方的黑暗中响起。 伴随脚步声,就见一盏盏长明灯亮起,光晕柔和,显现出一群人的身影。 为首的是一男一女,男子相貌英俊,神色有些紧张,女子姿容秀丽,手持一份似玉非玉的卷轴。 那卷轴明显也是一件异宝,氤氲着点点清光,如梦似幻,飘洒垂落,将他们和身后一众强者守护其中。 “是他们!” 林寻心中震动,他的神魂力量何等强大,瞬间就认出,那一男一女赫然是连飞和姚素素! 只是林寻根本没想到,怎会在这妖圣秘境中见到他们两人! 并且,他们还找到了这一条最神秘的甬道,显得太过匪夷所思了。 不等他们靠近,林寻就低下头颅,同时飞快传音给赵景暄和老蛤,把连飞和姚素素的身份简略告之。 并且提醒他们,暂时隐忍,不要擅自动手。 “水蛮一脉的强者……” 没多久,林寻又察觉到,跟随在连飞和姚素素身后的那些强者,赫然都是来自水蛮一脉。 他们虽和人族模样没什么区别,但气息却极容易辨认,林寻当初在弑血营时,杀了许多水蛮一脉的后裔,自然不会认错了。 “看来,他们是和水蛮一脉合作,才来到了此地……” 林寻心中有些明悟了。 他刚才已经察觉到,无论是连飞,还是姚素素,才只是灵海境修为而已,还没有踏足洞天境。 若不是有那些水蛮一脉的强者护送,只怕他们甫一进入这妖圣秘境,就早已丧命,断无法进入这血腥残酷无比的紫霞神山中。 “这么多圣人都死了,素素,我们……该不会也……” 连飞脸色发白,声音颤抖。 “别说不吉利的话,你也看到了,现在已经没有后路,只能前行。” 姚素素轻声呵斥了一句,就说道,“你也别太担心,有我父亲留下的这一份秘图,绝对可以带我们找到这其中所藏的旷世机缘。” “希望如此吧。” 连飞犹自心神惊悸,患得患失。的确,此地太过可怖,一路上尽是圣人尸骸,换做谁,只怕都无法保持平静了。 “说起来,父亲留下的这一份秘图的确神妙无比,不止帮我们找到了这一条隐蔽无比的甬道,还能抵御和化解那些圣人尸骸上的气息,绝对是一件难得的宝物。” 连飞似乎也感觉自己表现得有些不堪,陪着笑脸说道,“或许凭借此宝,真的可以让我们逃出生天。” “不是逃出生天,是寻觅到机缘。” 姚素素纠正道。 “对对对,肯定能找到机缘的。” 连飞连忙点头。 “前边有一扇石门!” 就在此时,姚素素眼睛一亮,快步上前。 “已经到尽头了吗?” 连飞和其他水蛮强者连忙跟上。 当路过林寻等人身边时,他们根本就没有半点察觉,显然下意识里已经将他们当做了圣人尸骸。 毕竟,谁只怕也无法想象,在如此隐秘的一条甬道中,还会有人提前抵达这里。 最重要的是,这一路上圣人尸骸遍布,若无秘宝防御,即便拥有滔天战力,只怕也寸步难行。 正因为这种潜意识里的认知,让得姚素素他们,直接就被甬道尽头的石门吸引,而没有注意到此地的不同。 “缘起而来,却缘灭于此,时机不到,徒呼奈何!” 让人惊诧的是,姚素素拿着手中的神秘卷轴,竟一字一字对比着,认出了白衣僧人留下的那一行大乘秘文。 “老蛤,看来他们能够抵达这里,就是凭借那一卷秘图,待会动手时,我去解决那些水蛮强者,你和赵姑娘一起去夺取那一份秘图。” 林寻传音,根本不虞被外人听到。 很快,老蛤和赵景暄皆答应下来。 “所谓机缘,肯定就在此门内!” 此刻,姚素素他们还都没有察觉到,危险就在他们身边不远处,一个个神色振奋,盯着那紧闭的石门。 “还犹豫什么,快去推开那石门!” 一个水蛮强者发出催促声。 “为什么你不去?” 连飞很不满,不悦喝斥。 “还敢犟嘴,这一路上若无我们全力保护,你们这些弱小的人类早已经死了,哪可能来到这里?” 水蛮强者脸色阴沉,尽是不屑和蔑视,“让你们去就去,再敢废话,可别怪我等不客气!我相信没有了你们,只要有那一份秘图,我们同样也可以找到这一场机缘!” 此话一出,连飞勃然色变,忌惮不已。 “够了!” 姚素素脸色一沉,冷冷扫了那些水蛮强者一眼,道,“你们别太过分,若没有我配合,你们注定无法得此机缘!” “你……” 那水蛮强者大怒,但最终隐忍住,道,“我们刚才的确有些着急了,你们别误会。” 姚素素冷哼一声,不再多说,走上前,来到那紧闭的石门前,开始仔细打量起来。 “要不要动手?”老蛤忽然传音。 “再等等,让他们打头阵也好。”林寻飞快回答。 嗡! 就在此时,姚素素忽然扬起手中的卷轴,飘洒出一片清色光雨,朝那紧闭的石门笼罩而去。 旋即,那已经不知有多少岁月不曾开启过的石门,竟是在这一刻发出一声轰鸣,从沉寂中缓缓开启了! 一下子,姚素素、连飞以及那些水蛮强者皆呼吸粗重,神色亢奋喜悦到了极致。 无垠岁月以来,诸多圣人苦苦等候于此,至死也都没能等到石门开启的一天。 可现在,石门就这样轻而易举的开启了,这是否意味着,所谓的时机已经来临? 那地上,白衣僧人的那一句“时机不到,徒呼奈何”兀自历历在目,显得悲怆和无奈。 而在无尽岁月后的尽头,石门于此刻开启,两相对比,的确让人无法不感慨,所谓机缘,也是要讲究时机的。 “走!” 根本没有再迟疑,姚素素和连飞他们,全都冲进了石门内。 “刚才怎么不动手?” 老蛤噌地从地上起来,痛心疾首。 “让他们探路,我们坐收渔利。” 林寻黑眸平静,“凭他们这些人,就是夺得机缘,也根本不是我们的对手。” “嘿嘿,你小子也忒坏了,黑吃黑的勾当,都被你说的如此正气凛然,还要不要脸了?” 老蛤顿时乐了,他最喜欢的就是黑吃黑了! “这次还真是上天送来的一场机缘,刚才若我们硬闯,肯定无法开启此石门,谁曾想,老天爷立刻就把这这些家伙送来了,等于帮我们解决了一个天大的难题!”老蛤越说越兴奋,“这就是福泽深厚啊,也只有我三足金蟾一族才拥有如此得天独厚的气运了。” “我看你这癞蛤蟆才是最不要脸的。” 林寻斜睨了老蛤一眼,而后深吸一口气,敛去全身气息,悄无声息地走进石门。 老蛤和赵景暄连忙紧跟上去。 …… 踏入石门,其内竟是别有洞天! 就宛如走进一座道观殿宇中,古朴沧桑,仿似已经很多年已经没有人来过,地面堆积着一层厚厚的落灰。 殿宇极大,分作三十三重,每一重连通处,皆有九层台阶相连。 如此恢弘的大殿,层层而上,让人恍惚之间,宛如抵达一座神祗的栖居之地,有一种震撼人心的庄肃氛围。 可古怪的是,大殿之中,竟是空荡荡一片,连摆设都没有,显得空寂和清冷。 姚素素他们一行人快速前行,沿着石阶层层而上,朝大殿最深处掠去。 没多久,他们抵达大殿尽头,然后看见了让他们瞠目结舌的一幕—— 那大殿尽头,竟孤零零摆置着一张蒲团! 难道所谓的机缘之地,竟是一张蒲团? 上古时代,一众圣人前来于此探寻,却无缘进入石门之内,只能在苦苦等待中逝去。 谁又能想象,他们一心所求索的机缘,竟仅仅只是一座空旷冷清的大殿,以及一个蒲团? 这简直就像开了一个天大的笑话! 或许,这真的是一个骗局? 远处,藏匿起来的林寻他们,此刻也都难以平静,无法想象,石门之内,竟会是这样一番景象。 他们想起了之前在山巅上所见过的一座座祭坛,想起了那祭坛上所留下的一行行大乘秘文。 “方寸之山,骗局?” “没想到,他竟骗了我们所有人!” “若依照世间通用文字推演,方寸之地,便是心之所在,‘斜月三星’恰似笔画,书写出来,又是一个‘心’字,传闻菩提之秘,便藏于此中,莫非,欲见方寸,必须以‘心’之道去探寻?” 当回忆到这一句话时,老蛤忽然心中一动,传音道:“欲见方寸,以‘心’探寻,然后,还有一句话说千变万化不离宗,便是唵嘛呢呗咪吽!或许,此地的机缘,必须要用某种方式去破解,才能显现出来。” “应该如此。” 林寻和赵景暄一怔,心中也有所明悟,再看向这座空荡荡的大殿时,就显得有些不同了。 殿宇分作三十三重,是否代表着传说中的三十三重天? 每一重区域,皆以九层石阶相连,是否也寓意,九乃数之极,迈出一重,便等若迈过了一重天? 而那一张蒲团的主人,是否就是亲手缔造这片机缘之地的那位大能者? 或者说,菩提之秘,就藏在这座大殿内,只不过他们目前还根本没有发现? 正自思忖时,忽然,一位水蛮强者出手了,竟是一把朝那地上的蒲团抓去! 显然,在他看来,这蒲团肯定有古怪,或许藏着某种绝世秘密。 “欲得机缘,焉能逞凶,心性蛮横,与吾无缘。” 几乎同时,一道缥缈空寂的声音倏然从大殿中响起,渺渺冥冥,不知由何处发出。 可当声音响起时,就见那动手的水蛮强者,忽然浑身一僵,身躯嘭的一声,化作了一片劫烬,扑簌簌飘洒一地。 自始至终,都来不及反应! 嘶! 场中响起一阵倒吸凉气的声音,骇然不已,这大殿果然有古怪,藏着看不见的绝世杀机! “小子,看到地上那一层厚厚的灰尘了吗,本王怀疑,那些都是以前曾进入此地的强者,在触发杀机之后,身躯化作的劫烬所堆积!” 老蛤心惊胆颤,传音说出自己的推测。 这让林寻和赵景暄头皮发麻,若真如老蛤所言,那地上厚厚的一层灰尘,岂不等于是一具又一具陨落于此的强者的骨灰? “不要轻举妄动!” 远处,姚素素神色凝重,发出警告。 她踱步上前,对比着手中的那一份神秘卷轴,仔细凝视那地上的一个蒲团。 连飞他们都紧张起来,严阵以待。 忽然,姚素素深吸一口气,唇中一字一顿,发出喝声:“千变万化不离宗,便是唵嘛呢呗咪吽!” 嗡! 这一句话宛如一个钥匙似的,触发了藏匿于此地的禁制,就见那蒲团骤然弥漫出一抹道光,刹那间,照亮了这座大殿! —— ps:这两天咳嗽得厉害,气温骤降,本以为会好起来,就开始加更,没想到今天越来越严重了,今晚就只有这一大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