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七章 匪夷所思的道偈 - 天骄战纪

第五百九十七章 匪夷所思的道偈

大殿中激战不休,流血不断。 此刻的林寻犹如一尊少年杀神,盖世睥睨,一把断刃征伐全场,星辉流溢,刀气纵横,所向披靡。 这让那些水蛮强者皆胆寒,恐惧嘶吼,拼命抵抗。 只是,这一切注定是徒劳,想当初林寻一路追杀各族群雄,硬生生杀出一条无可匹敌的血腥之路,连各族圣子都难撄其锋芒,最终无不闻风而逃。 而如今,这些修为皆在洞天境水准的水蛮强者,又哪可能是林寻对手? 一时之间,大殿中尽是惨叫声、哀嚎声,血雨如瀑。 连老蛤都看得一阵发懵,他原本还想着帮忙来着,谁曾想,根本就插不上手。 这让他心中暗骂林寻变态,简直太欺负人了,那些敌人在林寻手中,就像砍瓜切菜似的,完全就不是一个级别的存在。 仅仅片刻,那些水蛮强者皆被林寻无情镇杀,留下一地横七竖八的残缺尸骸,血泊染红地面。 而林寻则纤尘不染,好伐无损,一袭月白色衣衫干净整洁,就连断刃上,都不染一丝血腥。 他立在尸骸血泊之中,气质超然,谁能想象,这触目惊心宛如炼狱般的血腥屠杀,会和这样一个风采绝尘的翩翩少年有关? “干他姥姥的,风头都让这小子给出了,再这样下去,本王还去哪找存在感?” 老蛤扼腕叹息,一副生不逢时,英雄无用武之地的惆怅模样。 “老蛤,你还有心思牢骚,赶紧过来帮忙!” 远处,赵景暄没好气道。 她以九龙宝鼎对付姚素素和连飞,却一时奈何不了那一副神秘的卷轴,这让她不禁有些着急。 “那小子不是已经过去了吗?你们夫唱妇随的事情,本王若去帮忙,岂不就成了第三者插足?” 老蛤嘿嘿笑了起来,明明长着一张俊美邪魅无比的脸蛋,偏偏笑得格外的猥琐和欠揍,这或许就是和老蛤的气质有关了。 林寻此刻的确去帮忙了,可当听到老蛤猥琐的话语,还是让他脸色一黑,第三者插足? 这死蛤蟆可真是欠扁啊! 林寻咬牙切齿道:“好啊,待会瓜分宝物时,你敢插足,小爷打断你第三条腿!” “呸!” 然后,不等老蛤发飙,在听到第三条腿这样粗鄙的形容之后,赵景暄俏脸不禁一红,狠狠剜了林寻一眼,似在骂他也变得不正经了。 林寻顿时无语,感觉被冤枉了,因为老蛤本就是三足金蟾啊!打断他第三条腿有错吗? “瞧瞧,瞧瞧,这可是在争夺造化,你们还打情骂俏,眉来眼去,让本王这个孤家寡人情何以堪?” 老蛤一脸的愤慨。 被这么一闹,原本就绝望无比的姚素素和连飞脸色愈发难看了。 这些都什么人啊,自顾自地谈笑风生,真把他们当做空气一样无视了? 简直是……欺人太甚! 两人此刻都不知心情是什么滋味了,愤怒?不甘?绝望?亦或者是耻辱、悲愤? “林寻,你们要杀就杀,何必如此羞辱人?” 最终,连飞率先忍受不住了,发出怒吼,目眦欲裂。 “哦,对不起啊,没考虑到你们的感受,我倒是差点忘了,咱们可是生死大敌,结仇好多年了。” 林寻声音随意,神色云淡风轻,气得连飞一口老血差点喷出来,脸色都发绿了。 大仇当前,这家伙怎么能如此不在意? 难道在他心中,自己连当他的仇人都没有资格? “我和你拼了!” 急怒攻心之下,连飞发出暴怒大吼,纵身朝林寻扑来。 “不要——!” 姚素素惊得花容惨淡,之前有她手中的秘图保护,让得他们在面对攻击时,还能抵御和抗衡。 可连飞此刻却主动出击,这不是跟送死没什么区别? “咱们之间的仇恨,也是时候了断一下了。” 林寻黑眸中闪过一抹冷冽,他等的就是这个机会,断刃出击,刹那间而已,一颗血淋淋的头颅被劈飞出去。 临死,连飞脸上依旧写满愤怒、耻辱和不甘的情绪,死不瞑目。 “你也太干脆利落了,本王以为你还会墨迹一会,好生折磨一下这小子,以宣泄心中的仇恨,毕竟,这是报仇嘛,自当回顾一下从前的恩怨纠葛,抒发一下内心的隐忍和感慨,可你这小子却不走寻常路,一刀就杀了,真是无趣。” 老蛤怪笑起来,对林寻的报仇手段进行点评。 “说实话,若不是他主动跳出来,我都差点忘了还有这样一个仇人。” 林寻耸肩,一脸的无辜。 自从进入紫禁城,历经了诸多凶险和艰辛的磨难之后,林寻对于当年和连飞结仇的事情,早已看得很淡,甚至都没有动过心思去将其根除。 谁曾想,对方却一直视他为敌,念念不忘,甚至进行布局,要借助姚拓海和整个姚氏宗族对付他。 结果已经分出,姚家覆灭了,姚拓海也死了,连被他们请来的那位水蛮一族的生死境王者“水千山”,也被铁血王宁不归击败,狼狈而逃。 而今见到连飞和姚素素这两个漏网之鱼,林寻自然不可能再给他们活路,要永绝后患。 并非林寻心狠手辣,嗜杀如狂,而是此次当看见连飞和姚素素竟进入妖圣秘境,甚至还凭借一张秘图,来到了这座藏着机缘的神秘大殿时,林寻的确有些心惊。 他根本不用想就知道,若被这两人夺得这一场造化,以后等他们变得强大时,绝对会第一个对自己进行报复! 幸好,这一次也活该姚素素和连飞倒霉,碰到了林寻,让林寻有了彻底了断这一场仇恨的机会。 “飞哥——!” 目睹连飞被诛,姚素素发出悲恸无比的尖叫,面容都扭曲了,“你们……你们统统该死!” 声音充满了怨毒,旋即,就见她手中那一份秘图,此刻竟暴涨出汹汹的清光,隐约有一股属于圣人的力量在涌动,似乎要爆发。 “不好,这女人要毁掉这份秘图,和我们同归于尽!快,快动手夺走那一份秘图!” 老蛤悚然一惊,大叫出声。 嗡! 根本不必老蛤提醒,林寻也意识到不妥,毫不犹豫祭出无字宝塔,一道玄金道光席卷而出。 此时此刻,林寻能够想到的夺宝手段,也只有玄金道光了。 轰!玄金道光流转,瞬息将姚素素手中的秘图束缚。 只是,让所有人意想不到的一幕变化发生了,那一份秘图和玄金道光甫一接触,竟倏然产生变化,凝聚出了一片光雨文字。 每一个字,皆青灿灿犹如道光铸就,大放光明,充盈圣道气息,宏大无量。 它们流淌虚空中,每个字都仿佛在诠释大道奥义。 “这……” 林寻愣住了,赵景暄和老蛤也愣住了。 唯有那正陷入愤怒和悲恸之中欲要拼命的姚素素,当瞥见林寻手中那一尊宝塔时,脸上露出难以置信之色,失声道:“我父亲的宝塔怎么会落入你手中!?” 没有人理会她。 因为此刻林寻他们都吃惊发现,此时此刻,这座大殿也产生变化,四面墙壁上,那一幅幅古老的图案,竟是宛如从无垠岁月中苏醒过来,从石壁上浮现而出。 而后,一起涌向了那一片青灿灿的道文中! 这一幕太过匪夷所思,四面墙壁上的图案,却被一片突兀出现的道文给吞没了,这等变化让所有人都始料不及。 最终,石壁上的古老图案皆消失,被那些青灿灿的道文吸收,与此同时,那些道文开始重组,在虚空中浮现出一篇道偈—— “脚踏星汉履, 漫步上昆仑。 擎袖揽日月, 诸天入掌纹。 我自红尘来, 轻叩长生门。 妙法见心性, 道赠有缘人。” 道文煌煌,弥漫圣光,烙印虚空,字字振聋发聩,有一种震撼人心的神圣气息。 一时之间,大殿中一片寂静。 谁也没想到,当姚素素手中的秘图,和玄金道光接触之后,竟会产生如此匪夷所思的变化。 不止衍化出了神妙难言的道文,还让大殿四壁上的古老图案浮现而出,最终融入那一片道文中,化作了一首道偈! “我明白了,怪不得父亲总说,秘图有缺,恐无法寻觅到真正的机缘,原来秘密一直藏在那座塔中,可惜,父亲从来都没有把这两者联系在一起过……” 姚素素失魂落魄,一副遭受到严重打击的模样。 她似乎明白了什么。 “这座塔和那一份秘图皆是你父亲从此地获得?” 猛地,林寻同样意识到什么,发出大喝,询问出声。 姚素素惨然一笑,眸子中流露出一抹奇异的光泽,“你想知道?我偏偏不让你得逞!” 旋即,她唇角溢出一缕血渍,整个人的生机快速消褪断绝,最终躺倒在地。 老蛤抢上前查探,旋即摇头:“没救了,她自碎心脉而亡,神仙来了也救不回来。” “这女人倒也够狠,可惜太过愚蠢了,即便她不说,也能够推测出,她手中那一份秘图,必然和林寻手中那座塔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并且,这两件宝物,应该都是从这座大殿中流传出去。” 赵景暄收起九龙宝鼎,若有所思。 —— ps:没什么不能没钱,有什么不能有病,此话果真不假,多谢各位童鞋理解和关心,金鱼是重感冒发烧,等好了就补更新。 :访问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