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九章 另有机缘 - 天骄战纪

第五百九十九章 另有机缘

赵景暄也有些意外,没想到老蛤尝试了多次,都一无所获,反倒是自己刚一出手,就捞到一件“宝物”! 只是很快她就皱眉,并不认得这种宝物。 它形似鹅卵石,通体黑色,沉甸甸的,没有一点光彩,就像一块顽石,扔在地上估计都没人会在意。 不过,赵景暄很快便不再失望,露出惊喜,因为无论怎么用力,都难以损毁此物丝毫! “该不是是一种神材吧?”她沉吟。 此物似铁非铁,似石非石,坚固不朽,看似平淡无奇,却有一种返璞的古拙之感。 “让本王看看!” 老蛤早已垂涎无比,一把就夺过来,然后做出了一个惊人的动作,他竟拿嘴去咬这块黑石! 只是下一刻,他就惨叫,此物太过坚硬,差点崩断了他的牙齿。 “这不是神材。” 老蛤咬牙切齿,一对金瞳流转光泽,凝视着这块黑石许久,得出一个让林寻和赵景暄皆意外的答案。 “若本王推测不错,这应该是一颗种子。” 老蛤神色带着一丝怪异,“或者说,这是一枚卵,亦或者是一个石料胎胚。因为其内有一股原始母气,若是为种,则可以成长为一株宝药,若是为卵,则能孵化为一只幼兽,若是为石料胎胚,说不准……” “说不准什么?” 林寻和赵景暄齐声发问。 “说不准会生出一个天生地孕的灵胎!” 老蛤此话一出,让林寻顿时意识到,这次赵景暄可等于捡到宝了! 此物能够出现在这座神秘的大殿,本就显得很不凡,若是还能蕴生出某种神妙的生命,那注定非同小可了。 “在上古时代,这种宝物被称作‘源灵石’,寓意孕育着某种不可测的生命。” 老蛤一对眼睛贼兮兮的,不断瞄着赵景暄手中的黑石,“只是可惜啊,若为种,则需要特殊的秘法去栽培,若为卵,同样需要某种秘法去孕育,若为胎胚,则需要等待出世的时机。” “老蛤,你究竟想说什么?”赵景暄皱眉。 “咳咳,本王只是想说,这宝贝落入你手中,也很难让其产生蜕变,不如送给本王如何?” 老蛤一脸的希冀,“等本王培育出什么绝世宝药,或者上古神兽,天地灵体一类的,再送还给你,咋样?” “休想!” 赵景暄一口拒绝,说话时,她收起了那神秘的黑色源灵石。 老蛤顿时郁闷,他咬牙切齿地盯着不远处的三尺道台,上边宝光流转,琳琅满目。 “本王就不信,捞不到一丝好处!” 老蛤发出大吼,又展开了行动,只是,连续试探了多次,那些宝物皆化作泡沫幻影消失。 “不公平!他娘的不公平啊,本王可是天生的三足金蟾,大气运傍身,为何却连一个宝贝都获得不到?” 老蛤气得发狂,眼睛都红了。 林寻有些怜悯地看了这贪财无比的家伙一眼,然后走上前,道:“让我试试。” 说着,他袖袍一挥,却不是去收取那道台上的宝物,而是要把整座三尺道台都给收走! 老蛤眼珠子差点掉出来,跳脚道:“干他姥姥的,这样也行?本王怎么没想到?” 赵景暄也有些发怔,什么叫刮地三尺,片草不留?林寻此刻的行动就完美地诠释了这一点。 他居然要将那道台都收走,谁敢想象? 轰! 可出人意料的一幕发生了,林寻此举,非但没收走道台,反而让那道台产生轰鸣,陡然冲出一缕莹莹灿灿的道光。 唰! 道光一扫,林寻他们只觉浑身一震,眼前斗转星移,像被扔进了一片时空隧道中,从大殿中消失不见。 …… …… 云雾蒸腾,九座大山屹立,恢弘庞大,磅礴壮阔。 这是一片神秘的区域。 虚空嗡鸣,林寻他们身影踉跄,被一股神秘的力量,挪移到了此地。 “不!本王的宝贝,本王的机缘啊!本王还不想走——” 老蛤兀自不甘心的咆哮。 赵景暄微微发怔之后,不禁白了林寻一眼,似是埋怨他刚才太过鲁莽,一下子触动了道台的禁制,让得他们莫名其妙地被“轰”走了。 林寻脸皮再厚,此刻也感觉有些讪讪,道:“抱歉,刚才只是意外,意外而已。” “意外个屁!本王千辛万苦找到的一场大机缘,就这样被你小子给破坏了!” 老蛤气得龇牙咧嘴,恨不得冲上去咬死林寻。 他实在没办法不生气,若说那座大殿中的机缘丢失了,倒也没关系,可是,那一条甬道中可还有一堆的圣人尸骸,每一具尸骸上或多或少都遗留着圣道宝物! 像由紫魄银丝炼制而成的道衣、充满圣道气息的玉如意……等等等等,那可都是机缘啊! 而如今…… 全都没了! 老蛤一想到这,心都似在淌血,肉疼不已。 其实林寻何尝甘心,不过事情已经发生,再多想也没用。 “可恨呐,你们一个获得了一块价值不可估量的源灵石,一个更是将一篇藏有大秘密的道偈收入了宝塔中,唯独本王却一无所获!” 老蛤一脸的幽怨。 林寻实在受不了老蛤这等怨念十足的模样,忽然道:“老蛤,你看此地,有九座圣山屹立,会否这里才是真正的机缘之地?” 老蛤一愣,目光一扫四周,这才发现,他们来到了一个神秘的区域中,远方有九座大山排列,充盈灵秀气息,磅礴而神圣。 仔细看去,那九座大山之巅,竟都各自屹立着一座殿宇,在云雾中若隐若现,显得神秘之极。 “这是?” 老蛤果然被转移了注意力,精神振奋,开始仔细打量起来。 这让林寻暗松一口气,老蛤这家伙什么都好,就是太过贪财,他那一副得不到宝物时的幽怨模样,简直可以用渗人来形容。 “你看那边,分布着五十四座祭坛,竟似乎和我们在紫霞神山之巅所见过的一模一样。” 赵景暄指着远处,面露惊容。 “本王明白了,这里依旧是在那一朵莲所衍化的世界中!” 老蛤一拍大腿,兴奋道,“这里的五十四座祭坛,应该和紫霞神山之巅的五十四座祭坛彼此呼应,当修者从外界踏足祭坛时,就会被挪移到这里。” 林寻怔然:“这岂不是说,这里同样也是一座机缘之地?” “正是如此!” 老蛤愈发喜悦了,“还记得那一道声音吗,一粒沙含大千界,一个身心万法同,万世轮回一瞬过,造化只赠有缘人!这是一首佛偈,早已昭示着,这里才是真正藏匿机缘的地方!” “那我们刚才所进入的大殿,又是怎么回事?” 林寻有些怔怔,“难道这紫霞神山中,并非只是一处机缘之地,而是两处?” “你说的也不错,但本王可以肯定,这里的机缘,一定是由一个人所留。” 老蛤似乎意识到什么,目光灼灼,闪烁着金芒,“这人不止精通佛道妙法,且还兼具道家传承,功参造化,神通广大!也只有如此人物,才能在这紫霞神山中,构建出如此不可思议的布局。” “你们想一想,当我们抵达紫霞神山时,一路所见,皆似乎和上古时代的佛修有关,像那一朵莲,那一首佛偈,以及祭坛上所留的佛修大乘秘文,全都似乎在说,这紫霞神山的机缘,注定是一位圣道佛修所留。” “可当我们进入那一座神秘大殿时,一切就又变得不同,那大殿分作三十三重,每一重以九层台阶相连,尽头是一蒲团,蒲团最终衍化为了一座三尺道台……” 老蛤吐沫横飞,进行推演和阐述,“这一切,都是属于上古道家的手段!” 说到这,他目光看向林寻,道,“最关键的是你获得的那一篇道偈!和佛偈完全不同,是属于道家的一种秘语!” 林寻和赵景暄仔细听着,心中也颇不平静,想起一路所见所感,一切的确正如老蛤所推演那般。 “综合这一切,我们大致就可以推断出,这座紫霞神山,是以佛修的力量进行布局,属于表面可见的,人人皆可窥破。而其内里,则另藏道家机缘,是可遇不可求的,唯有我们,才窥伺到了这种真相。” 老蛤神色间尽是惊叹,“以佛为表,以道内蕴,佛道兼备,御用于一体,随心所欲,信手拈来,这等人物,即便搁在上古时代,都称得上是通天巨擘!” “的确太过匪夷所思,真不敢想象,缔造这一切的这位大人物,究竟是上古时代的何方神圣。” 林寻心中震撼,油然升起一股敬畏,这是一种推崇,是一种向往和憧憬。 “这么说,我们现在所在的地方,同样也藏着机缘?” 赵景暄一对清眸望向了远处的九座大山,神色间也有着一抹难掩的震撼。 一个机缘之地,却藏匿如此多神妙,这等手段,简直是夺尽造化,令人只能仰望。 “不错!” 老蛤两眼发光,摩拳擦掌,“这就叫峰回路转,柳暗花明,本王之前没能获得一丁点好处,这一次,可就要干一票大的了!” —— ps:俺在带病坚持码字,自认真的很辛苦很拼,童鞋们,给点月票鼓励鼓励好伐~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