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一章 原来是你 - 天骄战纪

第六百零一章 原来是你

没有任何意外,抢夺机缘的战斗爆发了。 各族强者皆在第一时间动手,蜂拥冲向那远处的九座大山。 一时之间,遁光如雨,绚烂夺目,各种强横的气息肆虐,让这片区域变得动荡起来。 杀! 一群火鸦族强者出击,如同一轮轮黑色烈日,向前飞去。 领头的是一位圣子级人物,体外火焰汹涌,烧的虚空扭曲,率领族人横空,欲抢先登上一座大山。 哧啦! 一片青色剑雨乍现,铺天盖地,那是青蛟族圣子,手执一柄青灿灿的灵剑,横空拦截。 当即就有六位火鸦族强者被斩,血肉如雨扑簌簌坠落。 领头的火鸦族圣子目光冰冷愠怒,施展秘法,展开扑击,两大族群之间瞬间爆发战斗。 厮杀声震天,血染虚空,激烈无比。 轰! 不远处,一头巨大的雪鹰腾空,羽翼如刃,卷起风暴,朝云犼族圣子孔秀杀去。 孔秀冷哼,猛地发出一声大吼,音波宛如实质般,交织着可怖的道韵光泽,像漫天惊雷震荡,扩散而出,将虚空都碾碎。 刹那间而已,那头巨大的雪鹰浑身一僵,重伤咳血,差点被当场击毙。 “滚!” 另一处大山前,金鸾族圣女梦怜卿发出一道清斥,她也遭遇到了袭击。 对手是巨蟒族的强者,身躯魁梧高大,浑身覆盖蛇鳞,蒲扇般的大手中抡着一对黑色巨斧。 他威势蛮横,巨斧掠空,大开大合,爆发出惊世神力,可以轻易劈断山岳,踏破平原。 轰! 一对巨斧发出刺目的光,与一盏古灯撞在一起。 那古灯看似不起眼,但被梦怜卿操纵在手中,却在一瞬间爆发出漫天光雨,将一对巨斧硬生生给震退。 嗡! 梦怜卿浑身金光弥漫,宛如从神圣中走来,玉容冷傲,美眸含煞,手中一盏古灯飘洒光雨,将虚空都击穿。 这一盏古灯是她的祖传秘宝,平日里极少动用,不过此刻她已不再保留。 因为她不想耽搁时间,要第一时间夺取机缘。 巨斧和古灯数次交锋,神辉迸溅,释放出震耳欲聋的恐怖爆音。 噗! 最终,古灯飘洒出一片光雨,凝聚为一个神秘的符号,瞬间将那巨蟒族强者头颅洞穿,庞大的尸体轰然倒地。 “啊——” 附近一座大山前,传来一声惨叫,一名实力很强的银灵族强者被杀。 他的对手是玄鳌族圣子玄罗子,此人一头蔚蓝如海的长发,身姿修长轩昂,浑身弥漫着如梦似幻的蓝色雾霭,锋芒耀眼。 他手持一柄幽蓝若玉似的长矛,锋利慑人,流淌道韵,带领族人在上前冲杀。 噗!噗!噗! 鲜血一路迸溅,惨叫凄厉。 玄罗子的战斗手段狠、准、辣,他锋芒毕露,杀伐无情,一杆幽蓝色长矛瑰丽若梦幻,却掀起了一路的血腥。 这就是争夺机缘的战争,从来就这么残酷和血腥,没有一点侥幸可言。 而这仅仅只是这片区域中的一部分战况。 此地共有九座大山,排列屹立,此刻战斗掀起帷幕之后,每一座大山前,都在上演这等血腥厮杀。 轰!左起第一座大山前,牛吞天大吼,手持一杆黑色三叉戟,浑身血气冲霄。 他爆发了,挥动三叉戟,浑身灵力如飓风冲起,宛如一位混世魔王在呼啸世间。 在他附近,整整一个族群的十多个强者,都来不及闪避,就被这一击灭杀一空! 那一刹,血水和碎肉横飞,宛如大雨倾盆似的坠落,让远处一众强者都动容,头皮发麻。 这就是牛吞天,强横得可怕! 林寻他们这一边也同样如此,充满了危险,虚空中各种宝物飞舞,秘法和战技碰撞,飞沙走石,烈焰蒸腾。 林寻和赵景暄、老蛤、以及萧然等一众灵宝圣地传人一起,一路冲杀,倒也并未感到什么压力。 并且,此刻的萧然,表现得也极其耀眼,堪称是风头无量。 他浑身云雾蒸腾,超然而从容,率先在前边带路,所过之处,几乎是横推,无可匹敌。 再加上赵景暄、苏星风、文祥、公羊羽、云澈等人相助,他们一行人宛如一柄刀锋似的,快速推进,登上了其中一座大山。 当然,林寻也发挥了很大作用,倒并非是他表现很惹眼,而是当许多强者认出他的身份时,还没战斗就吓得退避了。 这就是声威的力量! 在之前一段时间中,林寻孤身一人横推各族强者,杀出一条所向披靡的血路,让圣子级人物都心惊,不敢撄其锋芒。 这等彪炳血腥的战绩,早已轰动妖圣秘境,连归墟外的一众大人物都被惊动。 在这等情况下,当认出林寻这个人族“少年魔神”时,谁还敢不开眼地上前挑衅? 嫌活着不好吗? 故而,相较而言,他们一行人的前进之路,虽有阻碍,但也谈不上太过凶险。 很快,林寻他们登上了山巅,此地云雾缥缈,屹立着一座古老的宫殿。 其他八座大山也如此,像牛吞天、孔秀、梦怜卿、玄罗子各自率领的族群势力,都已陆续登上不同的大山。 每座大山上,各自屹立着一座宫殿,恢弘而雄伟,庄严而神圣,令人向往。 “机缘,就在眼前!” 抵达山巅,萧然神色间也浮现一抹轻松,更有一抹灼热,目光看向了那恢弘的古老宫殿。 “走!” 没有迟疑,萧然一个人率先进入宫殿。 赵景暄紧随其后。 只是,当林寻一脚刚要迈进宫殿时,却浑身一僵,眼瞳骤然收缩。 他感受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致命危险气息,让他浑身毛孔倒竖。 唰! 一抹寒芒乍现,从背后虚空掠出,快的不可思议,仿似早已伺机等候,就等林寻迈步进入大殿的那一刹进行击杀。 那是一抹剑意。 林寻能够察觉到,这一抹剑意和前两次自己遭遇到的袭击一模一样,这并不让他意外。 从决定和萧然他们一起登山时,林寻就已作出了准备,要和那位神秘的刺客进行了断。 只是,他却没想到,这名刺客竟然不是萧然! 因为萧然早已第一个踏入宫殿中,原本林寻心中所忌惮的,也就是萧然一人,甚至都已潜意识里认定,萧然就是那名刺客。 谁曾想,事实似乎出现了差错! 刺客另有其人,是谁?这一切,就像电光火石般,在林寻心中一闪,说时迟,那时快,几乎是当刺杀出现的一瞬,林寻也动了。 冰螭步! 刹那间,他身影消失。 噗! 那一抹剑意刺空,将虚空齑粉,乱流迸溅。 可以预想,若刚才林寻没来得及闪避,必然会瞬间被击杀! 轰! 然而,对手似乎早已猜到,这一击不可能杀死林寻,当林寻甫一闪避,身影还没站稳,另一侧虚空中,就迸射出一道银灿灿的项圈。 此宝发出摄魂夺魄般的魔音,嗡嗡作响,当头朝林寻笼罩而下。 几乎同时,一道丝线般的火焰,穿透虚空,无声无息地掠来,看似细如牛毛,却蒸腾着恐怖的火之道韵,令人不寒而栗。 这一切都发生太快,从剑意刺杀出现,再到这一道银项圈和一缕火焰出击,就像精准算计过一样,一环扣一环,严丝合缝,狠辣到了极致。 换做其他修者,在猝不及防的情况下,哪怕能避开那一抹剑意,只怕也不可能料到,还有更凶险的杀机会伴随而至! 林寻的确也没想到,他根本就来不及多想,浑身猛地释放出恐怖无比的道韵。 嘭! 在林寻背后,浮现出一头负屃虚影,硬生生抗下了那银色项圈的劈砸,神辉迸射。 铛! 与此同时,断刃掠起,挡在身前,险之又险地挡住了那一缕若丝线般的恐怖火焰。 断刃和火焰碰撞,爆发出恐怖的波动。 林寻发出闷哼,气血翻腾,差点咳血。 这一次,虽然终于化险为夷,可突然遭受到这两种攻击之下,让他也有些吃不消。 尤其是那银灿灿的项圈,力道沉凝可怖,砸得他背脊剧痛,骨头差点被崩断。 而那一丝火焰看似不起眼,但杀伤力却更可怕,还好被断刃挡住,否则的话,万一被它伤到,其上缭绕的火之力量,足可以瞬间给林寻带来极大的重创。 “干你们姥姥的,想死吗!” 直至此时,老蛤才反应过来,由此就可以看出,刚才那一系列的袭击何等之快! 近乎是一瞬间,就已发生,堪称是惊心动魄的一瞬。 “还没有进入大殿寻觅机缘,你们就忍不住动手了,着实让我有些意外。” 此时,林寻早已立在安全之地,他神色平静,黑眸中却尽是冰冷和杀机,心中有着一股无法控制的沸腾怒意。 对面,苏星风、文祥、公羊羽立在不同地方,他们神色间有些惊疑和凝重,似没想到,林寻竟能避开这一劫。 而在另一侧,云澈立在老蛤不远处,显然,他是在无声地牵制老蛤,以防老蛤插手。 “那个曾经刺杀过我两次的人……原来是你!” 林寻目光冰冷,最终落在公羊羽身上。 他完全没想到,这个优雅、骄傲的青羊灵族后裔,竟会是那个来无影去无踪的神秘刺客! 之前,赵景暄还曾说,公羊羽在这些灵宝圣地传人中,内心极其善良和干净。 谁能想象,他竟会是一名拥有精湛绝顶刺杀手段的刺客? —— ps:感谢兄弟watchwq的打赏捧场。今晚没了,因为金鱼待会要去打点滴,吃药已经没什么卵用了。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