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章 造化惊变 - 天骄战纪

第六百一十章 造化惊变

你算个屁! 当听到如此不客气的训斥,牛吞天脸都绿了,口鼻喷烟,他修行至今,何曾受过如此羞辱? 最令人发指的是,林寻自始至终都不曾正视过他,撂下这句话,直接又冲向了那道场中央的蒲团。 显然,这人族少年根本就不惧他的威胁! “老子先杀了你!” 牛吞天大喝,含怒出手了。 轰! 他浑身乌光流溢,雄峻若山岳的身躯上,尽是恐怖慑人的波动,这是屹立在绝顶的强者气息,霸道可怖,气吞八荒。 山脚很多强者心头悸动。 尽管早已见识过牛吞天的可怖,可当此刻再次目睹,依旧让人感到不安和躁动,被其威势所摄。 “这小牛魔王……太可怕与强大了!”一些强者低语,即便隔得极其遥远,也让他们感到一种震撼。 唰! 乌光流窜,挪移而去,速度实在太快,眨眼就来到林寻一侧,一杆金灿灿的三叉戟劈杀而下。 “死!” 牛吞天暴喝,霸道无双,三叉戟碾碎虚空,睥睨而肆意。 轰! 这片虚空爆鸣,气流汹涌,但原地却不见了林寻的身影。 “竟躲过去了?”许多强者哗然。 就见林寻身影出尘,立在远处,浑身道韵流溢,圆润通达,孑然出众,不曾损伤一丝一毫。 纵然是梦怜卿、孔秀、玄罗子三人,此刻也不禁有些讶然,这才意识到,这少年魔神倒也并非徒具虚名。 “蠢牛,就这点能耐,也敢叫嚣?” 林寻轻笑,黑眸中却尽是冷冽。 蠢牛! 许多强者眼晕,这少年魔神也太狂了,那可是大力牛魔族的圣子,号称“小牛魔王”!可在他嘴里,却像牲畜一样被训斥。 “圣子,一定要杀了他!” 那些大力牛魔族的强者都怒了,眼睛通红,愤怒大叫。 轰! 道场中,牛吞天须发怒张,手持三叉戟,遥遥指着林寻,金灿灿的戟刃发出刺目的光,冰冷森寒。 “今日,我必杀你,以儆效尤!” “废话可真多,洗干净脖子,我来宰你。” 林寻立在远处,神色波澜不惊,双眸深邃,浑身流转着淡淡的清色神辉,超然绝尘。 针尖对麦芒,两大年轻高手对手了! 一个是大力牛魔族的圣子,号称压得同辈圣子抬不起头来,霸道而张扬。 一个是人族少年魔神,曾独自一人横推各族群雄,杀出一条无可匹敌的血腥之路! 刹那间,全场目光都聚焦在这里。 谁也没想到,还没有争夺到那“玉牒金书”,林寻和牛吞天两位强者反倒第一时间产生了冲突。 道场中气氛紧绷压抑,这样的对峙,绝对称得上惊世,牵动着全场所有心神。 “人族之中,有你这种胆量的倒是很少见,不过,敢跟我这样说话的人都已经死了。” 牛吞天神色冰冷,长发披散,此刻的他,反倒不见一丝怒意,有的只是一种冷酷和淡漠。 可越是这样,就让他的气势显得愈发可怖,他并非自负,而是早已磨砺出了无敌的气魄。 “说起来,我还从没有吃过大力牛魔肉,这次宰了你,或许可以亲口尝尝。”林寻言辞随意。 各族强者皆愕然,这少年魔神也太凶残了,竟视小牛魔王为食物?他难道真不想活了?否则怎会说出如此丧心病狂的话语? 唯独老蛤哈哈大笑,认为林寻颇有他的三分风采,同样的视天下强者如无物,气魄十足。 轰! 虚空剧烈颤抖,牛吞天脸色冰冷之极,他一抖三叉戟,没有再迟疑,向前劈杀而至,像是一道金灿灿的闪电,照耀乾坤。 林寻黑发飘曳,黑眸澄澈,这一刻空灵无比,身与道契合,将周身气机推到巅峰。 咚! 他空手出拳,拳头晶莹灿灿,流溢道韵,和对方硬撼一起。 这道场中,像是有一道惊雷炸开,震得虚空紊乱,神辉扩散,整座道场嗡鸣。 两人激战在一起! “杀,杀了那人族杂碎!” 大力牛魔族的强者在呐喊助威,声震云霄。 其他各族强者,也都在紧张关注这一场巅峰对决。 “此子杀了我等族群不知多少强者,而今碰到牛吞天,任凭他再凶横,也注定要遭劫!” 许多强者咬牙,这些都是曾被林寻追杀过的族群强者,像黎木族、魔象族、碧麟族等等。 他们自然恨不得林寻被杀死。 “哼,牛吞天虽强,那少年魔神可也不差劲,别忘了,死在他手中的圣子级人物,可不止一两个!” 也有强者认为,林寻绝非易与之辈,牛吞天想杀死他,也绝非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轰! 虚空道场中,林寻和牛吞天厮杀,两者皆堪称绝代人物,而今激战在一起,杀得风云色变,日月无光,场景可怖之极。 这让场中时不时爆发出阵阵惊呼,有感慨牛吞天可怖的,也有惊诧于林寻实力强横的。 唯独苏星风他们的神色最难看,林寻表现得越耀眼,就让他们越愤怒和忌惮,若有可能,他们宁可林寻死在牛吞天手中。 在战斗开始的时候,梦怜卿、孔秀、玄罗子皆退避,为他们让开了足够广阔的战斗空间。 此刻,梦怜卿周身金芒氤氲,肌肤胜雪,仪态出众。 她眸子流动神霞,盯着这一场对决,神色间尽是思忖。 另一边,孔秀通体雷芒流窜,电弧萦绕,他身姿修长,宛如沐浴雷电而生,令人心悸。 同一时间,玄罗子默然而立,蔚蓝色的长发飘曳,持着一杆瑰丽幽蓝的长矛,周身喷薄着毫不掩饰的锋芒锐气。 他们虎视眈眈,紧紧盯着,随时会出手,去争夺那中央蒲团上的玉牒金书。 唰! 终于,玄罗子第一个忍不住,身影一闪,第一个出手,犹如一抹幽蓝的流光,快的不可思议。 在少年魔神和牛吞天对决之际,去夺取玉牒金书,这个是千载难逢的绝佳机会! 可出乎玄罗子意料,几乎在他行动的同时,梦怜卿衣裙飘舞,倏然掠出。 “动手!” 梦怜卿清喝,她并非是去争夺玉牒金书,而是要阻击玄罗子! 哗啦~ 一片璀璨的金色神虹,犹如一道道神剑,铺天盖地,朝玄罗子覆盖。 “难道他们联手了?” 玄罗子心中一沉,果然就发现,另一侧位置,孔秀也已展开行动。 “该死!” 玄罗子不敢迟疑,幽蓝色的长矛出击,他意识到,梦怜卿和孔秀必然已经在暗中结盟,要先斩除他这个对手! 轰! 这一击,爆发出刺目的光霞,如同九天惊雷,震动整座道场,震耳欲聋。 可让玄罗子意外的是,孔秀虽然出击,却并没有朝自己杀来,而是在自己和梦怜卿交手时,朝道场中央掠去。 这是什么情况? 玄罗子眼眸一缩。 “孔秀,你竟敢骗我!” 就见梦怜卿发出一声怒斥,浑身金芒飞舞,竟是直接舍弃玄罗子,横渡虚空,朝孔秀击杀而去。 这一下,玄罗子总算明白了! 显然,在之前,孔秀在暗中和梦怜卿结盟,要一起对付自己,只不过,孔秀的真正目的,是骗取梦怜卿的信任,让她来牵制自己! 如此一来,牛吞天和少年魔神彼此牵制,梦怜卿和自己又彼此牵制,在这等情况下,他孔秀就可以趁此机会,独自抢先去夺得那一部玉牒金书! “好一个孔秀!” 这些念头在心中一闪,明白过来的玄罗子脸色一沉,眸子中也是杀机毕露。 根本没有迟疑,他手持幽蓝色长矛,也朝孔秀杀去。 可惜,无论是梦怜卿、还是玄罗子,都已慢了一拍,当他们反应过来时,孔秀早已冲到那道场中央。 他探手就朝那蒲团上的“玉牒金书”抓去,神色间尽是难掩的喜色,这一次,等于让他不费吹灰之力,就夺得了一场惊世造化! 咚! 可下一刻,他脸色就骤变,当他手指碰触的一刹,那“玉牒金书”却宛如泡影般,化作光雨消失了! 这…… 孔秀心中狠狠一抽搐,整个人差点疯掉,这是怎么回事?机缘怎会消失? 轰! 可很快,他就来不及多想,因为梦怜卿和玄罗子已经杀来,两人皆愤怒无比,出手可想何等可怖。 即便是孔秀,也不敢硬撼,不得不闪避,然后在嘴中大叫:“两位息怒,这是骗局!所谓机缘根本就不存在,那玉牒金书只是一个幻象,我们都被骗了!” 此话一出,梦怜卿和玄罗子皆脸色微变,果然发现,那中央位置摆放的蒲团上,玉牒金书并未被收走。 顿时,两人犹豫了。 “我试试。” 梦怜卿忽然身影一闪,袖袍一挥,就去摄取那玉牒金书。 “哼!” 几乎同时,玄罗子也出击了。 可让两人失望的一幕出现了,那玉牒金书果然如孔秀所言,化作金色的光雨消失,安如泡影似的。 这…… 顿时,两人神色阴晴不定,内心被一股难以言喻的失望和不甘取代,难道这最大的一场造化,竟根本就不存在,而是一个骗局? “怎么可能!” 这一刻,远处正自和林寻激战的牛吞天,也发出惊天般的怒吼。 显然,他虽在和林寻对战,但也一直关注这一切,发现了不妙。 唯独林寻唇角不易察觉地抽搐了一下,想起了那一座神秘的三十三重殿宇,以及殿宇尽头的那一座堆满瑰宝的道台…… —— ps:月初第一天,求一下保底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