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二章 借尔之战 印证我道 - 天骄战纪

第六百一十二章 借尔之战 印证我道

轰! 高台上,神辉轰震,光霞席卷,天地为之色变。 场景太过骇人,四位绝顶圣子级人物,一起联手,去围攻林寻一人,让人震撼。 嗡! 虚空颤抖,牛吞天挥动三叉戟,锋利的戟刃释放滔天杀机,令虚空龟裂,这一击无比可怕。 他长发披散,霸道无比,血气冲霄,而今动了杀机,所释放出的威能令许多强者都胆寒。 另一侧,梦怜卿身影如虚幻,流转金色神辉,气息圣洁耀眼。 她素白修长的手中托着一盏青色宝瓶,喷薄一片又一片朦胧光雨,看似轻柔美丽,所过之处,却将虚空湮灭崩塌。 那是“湮霞宝气瓶”,喷涌出的光雨,能湮灭万物生灵,稍一被沾染,就可能万劫不复! 这是金鸾族的祖器,恐怖绝伦。 轰! 论及战斗手段最狂暴的,当属孔秀,他浑身流窜雷霆电弧,宛如沐浴雷霆而生的神祗,执掌杀伐,威势强横而睥睨。 同样,玄罗子也毫不逊色,他蔚蓝色长发飘舞,手执一柄幽蓝若梦幻的长矛,身影闪烁如电,拥有绝世锋芒,将虚空都击沉。 这四位绝顶圣子,哪一个拎出来,都足可以威震一方,横推同境界大多数强者。 而今,他们一起出击,围攻林寻一人,那等场面,绝对堪称是惊世骇俗,举世罕见。 若传入外界,非引起整个修行界轰动不可,毕竟,这等级别的战斗着实太过少见。 轰隆隆! 古老的道场中,激战不断,风云色变,轰鸣声不绝于耳,激荡于九天十地。 那里神辉太过炽盛,完全将林寻身影淹没,让人几乎都无法窥伺到其中的战况。 但毋庸置疑,林寻已经被完全压制! 这让山脚各族强者皆都心悸和骇然,什么叫绝顶圣子? 这就是了! 指天打地,神威盖世,风采冠盖一方,而今一起悍然出击,那等威势,谁堪抵挡? 扪心自问,换做他们任何一人,只怕早已被抹除当场,绝对无法幸存下来! “那少年魔神,将伏诛!” 这是大多数强者的共有认知,这还怎么打? 仅仅只是其中一个绝代圣子,都拥有击杀那少年魔神的能力,更何况现在是四位绝代圣子一起动手? 那少年魔神注定将死! “可惜啊……” 苏星风他们神色阴沉无比。 他们内心其实最为纠结和郁闷,既巴不得林寻被诛,让他们好好出一口气,却又不愿看着林寻就这样被杀了。 原因倒也简单,因为他们还惦念着林寻手中的宝塔和机缘,他若被杀了,这一切可就等于便宜了牛吞天等人。 故而此刻,苏星风他们自然郁闷无比,脸色也谈不上好看。 “此子若死,以后大道争锋可就少了很多乐趣……” 一直沉默的萧然忽然轻叹,对于林寻,他的感觉最为复杂,有欣赏,有忌惮,也有一种说不出的情绪。 此时的场中,赵景暄和老蛤的心都悬起来,眉宇间难掩忧色,这一场战斗发生的太快,也太过凶猛,出人意料,让人分外揪心。 “放心,那小子绝对不会干蠢事。” 老蛤喃喃。 他明显是在自我安慰。 “肯定的。” 赵景暄的反应却很坚定,虽然她也看出,林寻的处境岌岌可危,可她根本不认为,林寻会被杀死! 像他这种人,要么是要流芳百世,要么是要遗臭万年,但绝对不可能就这么随随便便就死了! 这是赵景暄的观点,她了解林寻的过往,也知道他的秉性,更知道发生在他身上的奇迹,早已屡见不鲜。 而今,是否还会有奇迹发生? 会的! 赵景暄内心如此说。 …… …… 林寻此时的状态很奇特。 他内心有一股战火在燃烧,浑身血液像熔浆般,有一种沸腾、轰鸣、爆炸般的强烈感觉。 那是一股古老的战意,纯粹而霸道,桀骜而狂烈! 唰! 他的身影在闪烁,冰螭步挪移虚空,尽管被来自四面八方的恐怖攻击完全压制,但在被困的方寸之地,冰螭步依旧展现出了神妙不可测的变化。 轰! 他依旧赤手空拳,以撼天九崩道对抗,拳劲弥漫道韵,时而有开山之威,时而有裂海之力,时而呈现碎魂炼虚之象,时而演绎蟒龙大凰之威…… 每一拳,都干净而直接,圆润而通达,将这一部传承自通天秘境中的古老传承的奥妙推演到了淋漓尽致的地步。 这一刻的林寻,黑发飘扬,黑眸深邃,身影闪烁不定,周身流淌着轰鸣般的清辉道韵。 他看起来完全被压制,被各种攻击覆盖,但却并不狼狈,反倒给人一种进退自如,沉着自若的韵味。 宛如在刀山火海上起舞,放眼四顾皆凶险,我自超脱而绝尘! 无惧! 也唯有此两字,才能贴切形容林寻此刻的状态,他浑身在蒸腾古老的战意,内心空明,与道契合。 虽然是在一场凶险无比的战斗中,但他却把这一场战斗视作了一场磨练,以此印证自我道途! 轰! 他周身精气神在释放,属于本我的道行在逐渐显现和演绎。 早先的他,渡过六重绝世雷劫,极尽升华,蜕变完美的洞天之路。 后来,他洗尽铅华,在古老殿宇中聆听道音,在感悟中又重塑自我道途…… 一切的积累和蜕变,筑就了他如今的绝巅最强道途,完整圆满,再无纰漏。 在这之前,这种亘古罕见的底蕴和力量,还不曾真正显现于世。 而此时,面临四位绝顶圣子的围攻,让得林寻终于有了彻底释放,印证自我的机会! 战! 唯有亲身战斗,方能证明自我道途的强弱。 此刻的林寻,充分体悟到了这一点,他非但无惧,且内心还有一种渴望。 眼前这一切还不够! 还需要更强的力量来对抗自我! 这种渴望如此强烈,让他浑身血液沸腾轰鸣,血气宛如燃烧,整个人气势愈发强势,惊扰风云。 牛吞天眼瞳骤然收缩,原本睥睨霸道的脸庞上浮现出一丝惊疑,他敏锐察觉到,林寻的气息在变强! 这让他内心震动,差点不敢相信,面对他们四人的压迫,这人族少年竟没能立刻伏诛,反倒犹自在变强? 这怎么可能!? “有些不对劲。” 梦怜卿低语,清眸中金芒点点,有些凝重,她也发现了蹊跷和不对劲的地方。 原本,她信心十足,以为凭借四人之力,转瞬间便可以将林寻镇杀。 谁曾想,这人族少年不止坚持到现在,且气息还在逐渐变强,这让她都有些不敢相信。 这世上,还有这等怪胎? 孔秀和玄罗子脸色一沉,两人自然也有所察觉,原本他们信心十足,甚至是有些不屑,认为一起围攻林寻一人,未免太高看。 可现在,他们却幡然醒悟,自始至终,他们都低估和轻视了这个少年! 依照他目前展露的战斗力,甚至,都可以和他们之中任何一个人一决高低! 杀! 这一刹,不约而同地,无论是牛吞天,梦怜卿,还是孔秀和玄罗子,皆收起了内心的轻视。 他们变得认真,动用真正力量,不再保留,眸子中皆萦绕杀机,决绝而坚定。 他们无法容忍林寻活下去! 原本,四人一起出动,就已经让他们感觉有损尊严,若到了最后,却无法杀死这人族少年,那可就丢人丢大家了。 若传出去,他们注定会沦为陪衬,成为笑柄! “咦!” 山脚下,各族强者后知后觉,也发现了情况有些不对劲。 都战斗快半刻钟时间,竟还没能分出胜负,这就显得太过反常了。 “这少年魔神了不得啊,能够坚持到现在,都足可以正面,他的战斗力根本不弱于其他四人中的任何一个!” 有人震撼。 “或许,是牛吞天他们有些轻视和怠慢,让得此子有了可供喘息的机会。” 也有许多强者不以为然,在他们看来,林寻一直在被压制中,这就好比猫戏耗子,是一种戏弄和蔑视,短时间内没有分出生死,并不代表什么。 “不,你们都错了,少年魔神很强!不是一般的强,没有看到吗,他的气息在逐渐变得强大!” 有眼光毒辣之辈,窥伺到了一些真相,不禁悚然动容,震惊出声。 这让许多人侧目,惊疑不已。 “怎么会这样……” 苏星风他们又郁闷和纠结了,他们不想看到林寻被杀,可当看见林寻没能立刻伏诛时,他们又有些不甘和愤恨。 总之,他们今日是注定很难高兴了。 “我错了,已经不用等到将来,现在的他,就已经拥有了和我一脚长短的力量……” 萧然喃喃,罕见地有些失态,内心的骄傲和自信在这一刻产生了一丝动摇。 原本在他看来,林寻是一个极其值得欣赏的对手,但想和自己对抗,还需要更多的成长来磨练。 可现在,萧然却发现,他这个认知和判断出现了一丝差池,根本不必等到以后,现在的林寻,就已拥有和他对敌的资格! “原来,我还是小觑了他……” 萧然内心有些复杂。 不过,他很快就变得平静,神色古井不波,身为绝代人物,他的骄傲和道心,是不会因此而被撼动的。 —— ps:继续求保底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