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四章 神勇盖世 - 天骄战纪

第六百一十四章 神勇盖世

一拳! 玄罗子咳血,负伤而退! 当看见这一幕,山脚各族强者皆头皮麻,差点炸开,这少年魔神,竟要展开逆袭? 这让所有人感到惊惧和意外,难以置信。?? 四位绝顶圣子,都无法压制那少年魔神一人,洞天境之中,怎会出现这样一个逆天妖孽? 太可怕了! “那一拳……” 萧然心中一颤,惯常然脱俗的神情,此刻竟是变得凝重无比。 太可怖了! 林寻那一拳没有任何花哨,简单到了极致,大巧若拙,浑然天成,令萧然都感到一阵心悸。 那究竟是怎样的一拳? 萧然怔然,内心震动,陷入沉思。 “杀!杀他个天翻地覆,日月无光!” 老蛤哇哇大叫。 “他从来不曾被压制!” 赵景暄清眸明亮灿然,她看出来了,从战斗开始那一刻,林寻就一直不曾有所忌惮。 相反,他视牛吞天等绝顶圣子为磨刀石,以战斗来磨砺自我,锤炼武道! 显然,眼前这一幕无疑证明,他即将功行圆满! 苏星风他们浑身寒,局势连续变幻,让他们也是连续郁闷,此刻已是憋屈到快吐血。 他们根本没想到,林寻竟如此强大,让他们都感到悚然,有一种说不出的忌惮和挫败之感。 “此子,必须除掉!” 这是他们早又的想法,只不过此刻变得前所未有的强烈和坚定。 …… …… 场中哗然震撼不断,而在那古老道场中,因为玄罗子被一拳震退,也让牛吞天他们色变,感受到了一种说不出的压力。 那少年魔神蜕变了! 此刻的他,犹如一尊顶天立地的战神,沸血如燃,气贯九霄,随意屹立在那,就给人一种扑面而来的压迫力量,让人几欲窒息。 骄傲自负如牛吞天他们,此刻都感受到一种被压制和震慑的错觉。 实在太强了! 让他们都无法想象,洞天境之中,怎会冒出来这样一个逆天般的怪物,即便是在上古时代,类似这样的怪物只怕都不多见吧? “杀!大道争锋,勇者为先,今日若被挫败,日后在真正的大世来临时,还有什么资格与诸天万骄争锋?” 牛吞天深吸一口气,出怒吼,声震乾坤。 这是一种决绝的心态,更是一种属于天骄之辈的自信和姿态。 能够成为绝顶圣子,他们没有一个简单之辈,相反,他们的底蕴、天赋、战力、心智皆称得上顶尖。 他们极其清楚,今日若被林寻一人击败,注定会在心中留下阴影,除非能将林寻击杀,否则,这一生的道途再耀眼,也会成为林寻的陪衬! “战!” 梦怜卿眸子绽放金芒,斗志也重新变得坚定,有一股无惧无畏的大气魄。 这就是绝顶圣子,能够拥有今日之成就,绝非侥幸! 轰! 孔秀一言不,用行动表明了内心的决绝,他浑身雷暴轰震,威势愈可怖。 这一切的变化,倒是让林寻有些意外,意识到,正是因为自己的滔天战意,反倒刺激得对手也产生了某种变化。 或许,对他们而言,这同样也是一场磨练和蜕变! 这让林寻也不得不承认,牛吞天这些家伙真的很强,属于同辈之中的真正天骄,各具风采,非寻常可比。 不过,越是这样,反倒越让林寻期待。 他所渴望的,就是一场强强对决的厮杀,是一场棋逢对手的斗战! 轰! 战斗在持续,林寻依旧赤手空拳,唯一所不同的是,局势已经生变化。 即便牛吞天他们意识到问题严重,斗志变得决绝,可如今的林寻已经很难被撼动。 斗战圣法! 那一股古老的纯粹的战意,让林寻于战斗中体悟斗战的本质奥秘,让得他的一招一式,无不宛如蜕变,和以往不同。 那是一股完全不同的战斗风格,将自身的道途、精气神、以及所掌握的战斗手段和经验,完整地融入战意中,最终,以最纯粹的斗战方式释放出来! 就好比一招开山崩,在以往,林寻掌握其精髓,可以将其威力完全挥出来,所产生的毁灭力量已堪称可怖。 但现在,融合斗战圣法的奥秘之后,再施展此招,威力瞬间强横了不止一倍! 且战斗时,不拘泥于招式,随心所欲,举手投足,便可开山裂海,战力无穷。 这种传承,并非功法,而是对斗战本质奥秘的一种阐述,神妙无穷,堪称绝世。 咚! 伴随一声刺耳的碰撞,梦怜卿被震退,大口喘息,俏脸苍白。 她感觉不妙,已经遭受到重创。 战斗到此时,即便她斗志再坚定,可面对几乎已经无法被撼动的林寻时,依旧不禁感到一丝颓意。 真的已经不可力敌吗? 这一刻,林寻越平静了,完全沉浸在对斗战圣法的感悟中,捕捉到了种种武道奥妙。 渐渐地,林寻挥动拳头时,带动天地力量,道韵之炽盛,简直快形成了一片汪洋,笼罩整片道场。 噗! 没多久,孔秀也遭受到重击,唇中咳血,但他一咬牙,兀自激战,整个人宛如疯狂,无惧生死。 然而,这一刻的林寻战意冲霄,内心却空灵无比,御用斗战奥秘,推演武道手段,不断向前逼迫。 终于,孔秀色变,感觉到惊悸,他动用了过自身极限的力量,此刻却竟却有些承受不住! 轰! 林寻一拳击来,如裹挟天地之力碾压,将孔秀轰飞,面若土灰,彻底被重创。 “不好!” 另一侧的牛吞天、梦怜卿、玄罗子三人皆震动,可当想去挽救时,已经来不及。 就见林寻杀伐而上,拳劲盖世,一击擎空! 嘭! 孔秀被一拳砸中胸腔,嘴中喷出一串鲜红血花,接着,他胸腔塌陷,被林寻一脚踢起,而后又是一拳轰出,将其头颅击碎! 这一连串的进攻,太过霸道和强势,一拳之下,打爆了孔秀的脑袋,鲜血如瀑般,染红虚空。 谁也没想到,林寻这么迅捷而霸气,在重重围困中,犹自横推对手,将其击杀,堪称是神勇盖世。 “啊……” 一缕神魂涌现,被命魂骨符的力量裹挟,其内传出孔秀的惨叫,显得极度的不甘。 林寻眼疾手快,刚想补上一击,彻底结束对方性命,就听锵的一声,一把幽蓝色的长矛掠起,出惊世一击,劈天而下。 这是孔秀所用的的祖器,在生死一刻,产生异变,宝物中宛如觉醒了一丝圣人意识,释放出恐怖的威能。 林寻察觉到凶险,却犹自不退,挥拳与之硬撼,显得强势无匹。 轰! 可怖的轰鸣响彻,林寻身影一个踉跄,蹬蹬蹬退出数步。 再看那一柄幽蓝色的长矛,早已和那命魂骨符的力量一起,挪移虚空而去。 这让林寻皱眉,意识到作为绝顶圣子,乃一族最核心之子弟,身上必然有着诸多保命手段,是绝不可能那么容易被杀死的。 否则的话,孔秀一死,对那云犼族而言,简直就是一个毁灭性的打击。 即便如此,当看到这一幕,依旧惊得所有强者背脊寒,浑身生出一层鸡皮疙瘩。 这是何等霸气的场面,一个少年,不止于重围中击杀一名绝顶圣子,且神勇盖世,与云犼族祖器硬撼,简直强横到了惊世骇俗的地步! 所有人都惊呆,无比心惊,孔秀虽神魂逃脱,可肉身犹在,即便以后能够恢复,也需要付出极大的代价! 这注定会产生一场风暴,传遍外界,令湮魂海各族震惊和颤粟! “有点可惜,噬神虫不能被操纵,偷袭还成,正面对决,很难挥奇效,否则,这孔秀注定有死无生……” 林寻却在暗叹。 但仅仅一瞬,他就摒弃杂念,将目光锁定牛吞天、梦怜卿和玄罗子,战意如燃。 轰! 战斗继续爆。 只是,目睹了孔秀被杀的一幕,让牛吞天他们皆心寒,再坚决的斗志,此刻也出现了一丝裂缝,内心涌上一抹无法挥去的惊悸和悚然。 而林寻,俨然如若进入无人之境,身影挪移,气吞山河,展开了一场真正的镇压角逐。 …… 归墟外。 各族大人物皆在耐心等待。 云犼族前的命魂祭坛上,忽然产生一阵波动,而后,孔秀的神魂浮现而出。 他立在那一动不动,被晦涩的力量包裹着,脸上写满了震怒和不甘。 居然被击杀,回到了外界…… 虽然活着,可对孔秀而言,却是一种莫大的耻辱,修行至今,他在族中号称不败,何曾被人给直接击杀过? 最耻辱的是,对手还是在围攻之下,办到了这一步! 外界,各族大人物都愕然,认出了孔秀的身份,一时都有些反应不过来。 云犼族的绝顶圣子,居然被杀了? 这是谁做的?简直让人不敢相信! 一些老怪物更是心头震动,无论如何也没料到,像孔秀这样的绝顶圣子,居然会提前出局,被人所杀! “莫非是在争夺机缘中生了某种意外?” 许多强者出声,让这里哗然沸腾起来。 而在命魂祭坛上,孔秀脸色铁青,一言不,众目睽睽之下,他第一次感受到什么叫奇耻大辱,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 ps:晚上出门办事,第二更可能在凌晨左右。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