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五章 威震群伦 - 天骄战纪

第六百一十五章 威震群伦

“究竟是谁干的?” 有大人物出声询问,可孔秀一言不发,不予应,唯独脸色愈发铁青了。 后来,云犼族一位老祖亲自开口询问,孔秀神色变幻不定,可最终还是没有多说。 怎么说? 难道要让他在万众瞩目之下,承认自己是在围攻对手时,反倒被对手杀死的? 太丢人了! 孔秀无法容忍这等耻辱持续。 场中气氛有些僵,各族大人物神色忽明忽暗,脸色都极其精彩,他们都被惊到了。 孔秀的落败,太过出人意料,有此就可以想象,那发生在妖圣秘境中的激战是何等惨烈。 这一场旷世机缘,最终会鹿死谁手? 就在众人惊疑之际,玄鳌族前方的命魂祭坛上,陡然产生轰鸣,一道神魂身影踉跄映现出来,发出野兽般的咆哮。 玄罗子! 当认出那身影,全场各族皆倒吸凉气,又一位绝顶圣子级人物被诛,被淘汰出局了! 这未免太过不可思议,究竟是谁干的? 难道那妖圣秘境中发生了某种惊变,以致于像孔秀、玄罗子这等人物,也都接连遭劫? “会否,是那金翅大鹏等一众恐怖生灵所为?” 有大人物做出推测,毕竟,在所有进入妖圣秘境的强者中,无论是孔秀,还是玄罗子,可都屹立在最强者的行列中。 连他们都遭劫,这本身就显得匪夷所思。 毕竟,即便是同为绝顶圣子的牛吞天、梦怜卿,只怕都很难斩杀孔秀和玄罗子。 让所有人失望的是,和孔秀一样,玄罗子出现之后,同样一语不发,脸色难看无比,宛如受惊的凶兽,焦躁而愤恨。 这究竟是怎么事? 各族大人物都惊疑不定了。 也就在此时,在大力牛魔族的命魂祭坛上,浮现出一道身影来,甫一出现,就仰天怒吼。 “不可能!这世上怎会有这种人!可恶!那家伙哪里是人族,分明就是一个一个怪物!” 声音惊动全场,令各族皆震撼,人族? 这一切是人族所为? 连牛吞天这“小牛魔王”都被斩,挪移出来,未免也太疯狂了! 大力牛魔族,湮魂海原住民中最霸道的一方庞然大物,作为其宗族的绝代圣子,牛吞天俨然如同年轻一辈中的第一人,自出道以来,光芒万丈,霸道绝伦。 谁能想象,就是这样一位强者,却被人横扫出局? 场中大人物都愣住了,这太过超乎想象,究竟是怎样一个人,竟能击败牛吞天? 人族! 刹那间,诸多目光齐齐汇聚在灵宝圣地的高阳长老身上,神色各异,让高阳长老浑身都僵在那,脊梁骨直冒寒气。 他感受到了诸多愤怒和杀机。 “吞天,究竟是谁所为?” 此时,大力牛魔族的老祖,真正的牛魔王牛啸日开口了,声音若九天惊雷,激荡全场,令所有强者心中一寒,感到沉甸甸的压抑。 牛吞天神色阴晴不定,许久才颓然道:“吞天惭愧,今日败于人族少年魔神之手!” 声音苦涩而沉重。 此话一出,不亚于平地起惊雷,让全场都轰动了。 少年魔神! 居然是这家伙! 刹那间而已,各族强者想起了太多,想起了前些日子,那少年魔神击杀血狮族圣女琳琅、龙鲸族圣子雨霄生的事情。 也想起了他一个人,如何横推各族群雄,杀出一路血腥的可怖战绩。 只是,谁也没想到,这少年魔神如今竟已经凶横到了这等程度,连牛吞天都败于他手中! “太凶残了,他怎敢这么做?是艺高人胆大,还是他真不怕遭受到报复?” 场中哗然不断,各族心颤,意识到这少年魔神凭借今日一战,其名字注定要轰动湮魂海各大族群! 只是,他究竟是如何想的,怎么会如此疯狂? “你们该也不会是被那少年魔神给” 有大人物出声,去问询早先出来的孔秀和玄罗子。 两人虽依旧沉默,可最终还是艰难地点了点头。 哗! 全场都傻眼了,原来不止是牛吞天,连孔秀和玄罗子,都是被那少年魔神所诛? 就连那些大人物,此刻都难以平静,神色阴晴不定,少年魔神!他究竟是谁? 一下子,全场的目光又都看向了高阳长老,大多数皆神色不善,杀气腾腾。 “他叫林玄,并非我灵宝圣地传人,其身份只不过是一名侍从,其他的事情,鄙人同样不清楚。” 高阳长老最终还是深吸一口气,道出了关于林寻的一个身份。 侍从? 各族大人物的脸颊不易察觉到抽搐了一下,脸色愈发难看了,这是什么意思? 是说他们宗族的圣子级人物,居然不如灵宝圣地传人身边的一名侍从? “诸位若不信,尽可以等他出来时,将其擒下逼问,说实话,此时此刻,我同样恨不得手刃此子。” 高阳长老彻底豁出去了,神色冷漠冰冷,“诸位别忘了,我灵宝圣地的一位传人,也是被此獠所杀!此时此刻,焉可能再有维护他的意思?” 闻言,众人这才想起,在争夺那九座大山机缘时,倒是的确发生过这等事情,那少年魔神和灵宝圣地的传人自相残杀,更击毙了其中一个名叫公羊羽的传人。 高阳所言倒也不假。 最重要的是,高阳此刻已经明确表示,不会再去庇护那少年魔神,这让各族大人物终于确信了高阳的话。 可是,让他们郁闷和憋屈的也在这里,一个侍从般的角色,就在妖圣秘境中闹出如此大动静,更是杀了各族不知多少强者。 最终连牛吞天、孔秀、玄罗子都被横扫出局! 这一切,都显得太过疯狂和不可思议,让各族强者一想到就忍不住有吐血的冲动。 “不对,牛吞天他们都败了,金鸾族的梦怜卿呢?这女娃娃可同样是一位绝顶圣子级人物。” 忽然,有大人物出声,引起关注。 “妈的,有你这么说话的吗?” 金鸾族的老祖气得大吼,他看似生气,实则内心还有一丝侥幸,认为或许梦怜卿可以力挽狂涛,说不准还能缔造一个奇迹,夺取一场大机缘。 “她?” 这时候,牛吞天忽然发怒,咬牙咆哮,“若不是她临阵脱逃,老子哪可能会败的如此快?” 逃了? 全场大人物都是一呆,而那金鸾族老祖内心的一丝侥幸彻底崩溃,脸色黑如锅底,快气疯了。 “这么说,你是在和梦怜卿一起联手的情况下,被那少年魔神给给击败的?” 有大人物惊疑出声,敏锐捕捉到了关键。 “哼!” 牛吞天似乎豁出去了,冷冷道,“不止是我俩,还有孔秀、玄罗子,我们四人一起出手,都没能镇压那少年魔神!怎么样?是不是感觉很震惊?很不可思议?这不就是你们想要的?” 他似乎是在宣泄内心的情绪,声音蕴含无尽的愤怒。 这一刻,全场各族的确都被震惊了,也的确感到不可思议,根本就无法控制内心情绪。 四位绝顶圣子一起出手,反倒被那少年魔神杀得落花流水,三个直接被斩,横扫出局,另一个直接就逃了! 面对这等消息,谁还能平静? 场中没有了喧哗,没有了声音,气氛竟是变得死一般的寂静,压抑得人直喘不过气来。 那少年魔神怎会如此强? 他究竟是谁? 这个疑惑,从第一次听到少年魔神的事迹时,就已产生,只不过直至现在,变得越来越强烈了。 直至许久,在诸多大人物的问询下,才终于让他们知道了发生在那古老道场中的对决,了解到了那一场堪称绝世的机缘,也了解到了少年魔神的可怕! “此次机缘即将落幕,诸位,做好准备,只等此獠现身,立刻将其擒下,无论是谁,谁敢阻拦,立杀无赦!” 牛魔王牛啸日发出冰冷的声音,激荡全场,那恐怖的杀机,犹如风暴般席卷每个人心头。 闻言,各族大人物皆点头,态度出奇的一致。 所有人都意识到,那少年魔神要完了,哪怕他在妖圣秘境中获得的到的机缘再多,哪怕他在洞天境中的战斗力已经堪称无可匹敌。 可只要他从妖圣秘境中出来,等待他的,将会是一众生死境王者的愤怒出手! 无论是谁,都不可能再救得了他的命! 古老道场中。 林寻孑然而立,黑发飘扬,浑身涌动淡青色的道韵,超然绝尘,风采脱俗。 在他脚下,躺着三具残破尸身,分别是牛吞天、孔秀、玄罗子所留下,血腥气弥漫,触目惊心。 而在山脚下,各族强者心神恍惚,全都被震慑,无法过神来,直至此刻,仿佛犹自不敢相信,那四位绝顶圣子,会败在少年魔神一个人手中 这显得太过不可思议,故而才会格外震撼人心。 即便是赵景暄和老蛤,此刻也都睁大了眼睛,这个结果,同样是他们不曾想象到的。 不是感觉太糟糕,而是感觉太好了,简直像一场梦一样,竟有些不真实的感觉。 场面寂静,有一种无声的震撼充斥在空气中。 而林寻,则宛如做了一件再寻常不过的事情,没有感慨,没有思忖,甚至没有因此流露出任何愉悦、高兴的情绪。 他将目光看向了道场中央,那里有着一个蒲团。 蒲团上,一部玉牒金绽放炽盛的道光,将天地染成金灿灿的瑰丽颜色,神圣无量。 里面小说更新速度快、广告少、章节完整、破防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