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六章 机缘落幕 - 天骄战纪

第六百一十六章 机缘落幕

林寻踱步过去,盘膝坐在蒲团前。???? 那一部玉牒金书流转金光,神圣浩瀚,充满了道的气息。 只不过在获得“斗战圣法”的奥秘之后,在此刻的林寻眼中,这部玉牒金书已经变得和以往不同,那流转的金光晶莹璀璨,竟映照出一方小世界,模模糊糊。 林寻心中惊异,他没有看错,在灿灿金光中,浮现出一抹世界残影,宛如一片破落的遗迹。 那里,神山塌陷,殿宇坍圮,诸般古老建筑,都已化作废墟,一些古木和瑞草早已化作焦灰。 那原本应该是一片洞天福地,只是不知经历了怎样的灾难,化作了残破的遗迹,瓦砾遍地,四处蒙尘。 “方寸!” 林寻心中悸动,看见了那断裂塌陷的山体上,残留着两个模糊的上古道文,斑驳一片。 “斜月……三星……” 没多久,他又看见,在那倾塌的古老山门前,有着一道斜插在废墟中的古碑,仔细凝视,隐约可见此四字。 “难道这里就是那一众佛修圣人所欲寻觅的地方?” 林寻想起了那四十九座古老祭坛上所留的“大乘秘文”,心中涌出一股说不出的情绪。 当时,老蛤和他都揣测,那一众佛修圣人之所以执着寻觅方寸山,斜月三星之地,为的就是得到那所谓的“菩提之秘”。 而可以确定的是,那些佛修圣人最终都失败了,故而认为这是一场骗局,根本就不存在。 可现在,林寻却有些恍惚了,所谓的方寸山和斜月三星之地,似乎真的存在……并非是骗局…… “嗯?” 林寻吃惊,他看到的模糊景象竟生了某种变化,浮现出一道身影! 那身影伫足在那倾塌的古老山门前,只留下一道背影,似乎在沉默,在回忆过往,就像一尊雕塑似的,一动不动。 断裂的神山,倾塌的古老山门,化作废墟的殿宇,一道身影沉默伫足于其中,竟给人一种说不出的悲怆气息。 而对林寻而言,当看到那身影的一瞬,他却感觉到一种截然相反的气息,浩瀚若天宇,桀骜冲霄,恐怖无边! 宛如面对一尊恐怖的斗战主宰,无力抗衡,压迫得人要窒息。 只是一道人形背影,站在那残破山门前,却宛如上古时代的巨擘主宰,可以震慑九天十地,那种桀骜而张扬的气势太过慑人了。 即便隔着千古,相距无尽岁月,不在一个时空中,即便知道所见到的只是一抹残影烙印,可林寻依旧心悸和颤粟,让他有种蝼蚁对上神祗的感觉。 这一道身影太强横了! “是他吗?” 林寻心中震动无法平静。 因为他隐约认出,那一道身影的气息,似乎和自己所见的那一副“斗战秘图”中的桀骜身影极其相似,宛如一人。 同样的气势盖乾坤,桀骜冲霄!似可以横推九天十地,杀伐天上地下,斗战无双! 没多久,那一道身影忽然动了,他双膝跪倒山门前,一言不,叩三次。 而后,他双手取出一块玉牒,封印在了山门之内。 林寻心中震动,那不就是玉牒金书? 不等想明白,那残损的山门前,忽然降临万千雷劫! 同一时间,宛如有诸天神魔出现,将那片天地遮蔽,恐怖的气息弥漫而开。 那一道桀骜身影霍然起身,昂看天,一股无形的恐怖斗战力量,随之从其身上爆。 他不退反进,冲上万重雷劫,与诸天神魔对战,那桀骜而睥睨的姿态,让他的身影宛如一抹光,照亮了万古! 一场战斗爆了。 也在此时,画面变得模糊,但仅仅是那种战斗的气息,都足以让诸神颤抖,太过恐怖,宛如要灭世似的。 林寻脸色骤然一变,内心差点遭受到反噬,猛地挪开了目光。 也在此时,身前的玉牒金书恢复平静,一切景象消失,化作金灿灿的道光流转。 “原来,这部道书是他留下的……” 林寻自语。 不管怎么说,他知道了玉牒金书的来历,并且洞悉了它的无上价值,即便和“菩提之秘”没什么关联,也必然和方寸山,斜月三星之地分不开关系! 林寻长身而起,面对蒲团上的玉牒金书,最终认真行了一礼:“多谢传法。” 在刚才的战斗中,他早已经彻底悟了,获得了“斗战圣法”的本质奥秘传承。 至于那玉牒金书,即便被获取得到,对他而言也没什么意义。 这就叫“得意忘形”,得其本意,忘其形式! 对于林寻,那玉牒金书,更多的是一种载体和形势,其中的奥秘,早已烙印他心中。 这是一种斗战传承,于战斗中,方才能够领悟其真谛,若一味去夺取玉牒金书,反倒不可得见。 也在此时,这古老的道场中,产生莫测的轰鸣声,宛如大道之音扩散而开。 蒲团不见了,化作一抹光雨飘洒。 玉牒金书也不见了,无声无息地就消弭,宛如从不曾出现过一样,寻觅不到一丝存在的痕迹。 这座古老的道场,也随之在虚空中崩溃,化作了九座古朴的石鼎,而后,重归于那九座大山之巅的古老殿宇中。 而林寻,早在这一切变化产生之前,身影就被一股大道光雨笼罩,消失不见。 …… …… 山脚下,各族强者哗然。 消失了! 不止是那虚空中的道场,连身前的九座大山,也都在朝地面之下塌陷,生滚滚的轰鸣声。 这一刻,这片天地犹如即将崩塌一样,变得不稳定,处处可见即将毁灭的迹象。 “逃!” 根本灭有任何迟疑,各族强者下意识地扭身而逃,沿着那前来的五十四座古老祭坛,消失在这片区域中。 “走!” 萧然深吸一口气,收回目光,带着苏星风他们,选择了离开。 “就这样走了?” 苏星风他们不甘。 “这一场机缘即将落幕,若我推测不错,已经到了必须离开的时候,我们只需在妖圣秘境外等着,就足够了。” 萧然一边飞遁,一边传音。 等什么? 当然是等林寻出来! 苏星风他们眼眸一亮,当即不再迟疑,心中甚至开始亢奋思忖,此次林玄那家伙夺取了最大的机缘,但他会是最后的赢家吗? 不会! 起码当离开妖圣秘境时,他们灵宝圣地就会第一个不放过他! “少年魔神,当出去之时,就是你的死期!” 混乱的逃亡现场中,响起梦怜卿那清冷怨恨的声音,这是一种威胁,透着决绝的杀意。 即便是逃亡途中,各族强者还是意识到,林寻或许战力逆天,冠盖一众圣子,夺取了最大的造化。 可他杀了太多强者,得罪了诸多族群,当他离开妖圣秘境时,也已注定不可能有活命的机会! 这让许多强者激动,也有许多强者扼腕叹息,为林寻感到悲哀。 再逆天又如何? 在各族庞然大势力面前,注定也是无法脱身,在劫难逃! 此刻,林寻已经出现山脚,和赵景暄、老蛤汇合,自然也听到了这些话语。 他黑眸冷冽,波澜不惊,这些情况早已在他意料之中,故而并不感到什么慌乱。 有得必有失。 此次他横扫一众绝代圣子,获得“斗战圣法”传承,是为“得”,而要付出的代价,就是在离开妖圣秘境时,会面临一场无法预估的灾祸,是为“失”。 有得有失,这就是争夺机缘必须面对的事情。 “小子,情况有些不妙啊,你打算怎么办?” 老蛤忧心忡忡。 他们也在逃奔,一起进入一座古老祭坛,重新回到了那一座紫霞神山之巅。 在他们离开没多久,那九座大山、连同所在的那片天地,彻底崩塌,消弭不存。 “船到桥头自然直,大不了这次就不离开了,你不觉得这妖圣秘境很适合修行?与其出去被人堵着围杀,还不如留下来好好修行一番。” 林寻随口道。 “放屁!一旦错失此次出去的机会,妖圣秘境就会重新关闭,下次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开启,甚至可能永远不会开启了,你甘心?” 老蛤破口大骂,气急败坏。 “那你说怎么办?” 林寻反问。 “本王……” 老蛤登时愣在那,他也不知道该咋办了,愁眉苦脸,有些抓狂,“是啊,该咋办啊……” “天无绝人之路,总归能想到办法的。” 赵景暄出声,明净美丽的面庞镇定自若。 轰! 猛地,这座紫霞神山也开始摇晃震动,岩石崩裂,分布在山巅各个区域的五十四座祭坛,竟都产生塌陷的迹象。 “不好,快离开这里!” 老蛤浑身一个激灵,大叫出声。 他们不敢怠慢,第一时间朝山下冲去。 这时候,其他各族强者也都意识到不妙,如潮水一样,疯狂朝紫霞神山下冲去。 这里即将崩塌和消弭,太过危险! 而在紫霞神山产生摇动的那一刹,一直静静等待着的金翅大鹏、无双大蛇、青狐、五色蝴蝶、碧玉蜈蚣等恐怖生灵,齐齐从藏匿之地抬起了目光。 他们等待了许久,就为这一刻来临!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