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二章 月夜来客 - 天骄战纪

第六百二十二章 月夜来客

早在妖圣秘境时,林寻的修为就已臻至洞天初境圆满地步。 后来,他在那古老殿宇殿宇中,重塑自我道途,等若是将自身修为完整的极尽升华,变得圆润而完满。 直至历经一场和四位绝顶圣子的对决,于战斗中掌握“斗战圣法”本质奥秘。 让得林寻的实力无疑等若是又进行了一场锤炼。 而今,他立在小舟之上,心境彻底放松,体悟到天地造化之大美,周身气机顿时产生共振,得到了共鸣。 于是,破境晋级之征兆自然降临。 海风习习,天近暮色黄昏,清浊划分,海水潋滟如火,天穹繁星隐现,雄浑而旷远。 林寻孑然端立,飘然直似要脱于世,乘风而去。 此刻的他,心境纤尘不染,空灵剔透,远眺天穹,轻声问:“道在哪里?” 旁边的老蛤一愣,看了看林寻,罕见地没有插科打诨。 他沉吟道:“我看这‘道’,如眼前大海,天下万流,皆归其宗。” 想了想,老蛤又说道:“此‘道’又如那夕阳远坠,遁形于夜,映照于昼,循环往复,周而复始。” 林寻摇头:“若是我,便填平此海,打碎此日!道又何存?” 老蛤瞪大眼睛,道:“好小子,你看不得本王参悟道之奥义吗?” 林寻顿时笑了:“若是悟出道之存在,何来“海”与“日”?” “那你说说,道在哪里?”老蛤很不服。 林寻不言,一步迈出。 顿时,一股无形的气流从林寻周身冲出,直上云霄,冲碎云层! 远处海面上,哗啦啦翻滚起无数浪花,每一滴水珠,都在映照天地的瑰丽变幻,万千水滴化作浪花,此起彼伏,汹涌不已。 一群又一群色彩斑斓的鱼儿,随着浪花跃出,在虚空中划出一道道曼妙的轨迹。 没多久,这片海域沸腾了,像从沉寂中活过来,浪花朵朵,鱼群巡弋,夕阳洒下玫瑰色的红,潋滟梦幻。 天穹繁星闪烁,宛如一呼一吸。 此情此景,宛如一副动静相宜的画卷,蕴含天地大美于其中。 而林寻,则是“画中人”,周身气机贯冲,恰似泼墨挥毫,渲染出了如斯一副画。 鱼跃此时海,花开彼岸天! “这就是道。” 林寻扭过头,看向老蛤,黑眸深邃而清澈。 老蛤怔怔,看着眼前的林寻,远处那如画天地,宛如都成了陪衬他的背景,内心有一种难言的震撼。 “这是……我的‘道’!” 林寻又转过身,目光远眺,此刻,夕阳消失于天边,夜幕终于来临,天穹繁星灿灿,明亮若宝石。 一轮冰月升起,流淌清辉,在海面中洒下一片粼粼音波。 这片海域,愈宁谧和旷远了。 老蛤怔怔许久,忍不住骂道:“他娘的,你小子居然就这样自然而然地晋级了!?” 一句话,顿时破坏了意境,大煞风景。 林寻浑身一僵,唇角不易察觉地抽搐了一下。 半响后,他又哑然失笑,最后,竟是忍不住仰天大笑起来,充满了快慰和豁达,响彻这片天地。 确实,他晋级了,一步迈出,伴随“鱼跃此时海,花开彼岸天”的如画异象,踏入洞天中境! 一切,自然而然,恰如月满则盈,水满则溢。 这就是林寻的道途,是极尽完满之后的绝巅之路。 无论是修行,还是晋级,注定是与世不同。 …… …… 月光如水,清辉洒落海面,粼粼若银。 小舟之上,林寻随意坐在一张桌子前,一边品尝着烤的金黄油亮的云犼肉,一边饮酒。 老蛤则在卖力烤肉,美滋滋的很兴奋,这是玄鳌族圣子玄罗子的肉身,却被他直接烤熟来吃。 原本林寻是拒绝的,感觉这就像在吃人。 但老蛤义正言辞地教训他,说这“玄鳌”乃是海中凶兽,更是一种无上美味,在上古时代,诸多圣人都吃得赞不绝口。 林寻略一犹豫,强忍着品尝了一口。 然后…… 他就抛弃了一切顾忌,吃的完全停不下来! 原因正如老蛤所言,玄鳌的肉质太好吃了,鲜嫩无比,很有嚼头,根本不必配备任何佐料,就称得上是无上美味。 “哎哎,你少吃点,给本王也留点!” 见林寻下嘴太快,老蛤顿时急眼了,冲上来就抢着吃,一边吃,一边赞叹:“真他娘带劲,下次咱们也把那头牛和那头云犼也吃了吧,丢掉可太浪费了……” 林寻闷声不说话,自顾自大快朵颐。 老蛤则越说越兴奋,道:“本王听说,上古圣人还曾品味真正的龙肝凤髓,据传,那可是绝品佳肴,神祗都会垂涎,总有一天,本王也得亲口尝尝不可。” “两位公子,要不要请奴家也品尝品尝?” 忽然,一串银铃似的笑声响起,清脆叮咚,醉人无比,宛如天籁。 在这夜色大海上,就见一片光雨洒落,化作一道曼妙的倩影,踏着波浪而来。 老蛤一怔,顿时凶狠叫道:“何方妖女,竟敢冒然靠近!信不信本王诛了你!” “嘻嘻,公子嘴巴可真凶。” 伴随声音,那一道倩影已靠近,月光朦胧,映现出一个黄裙少女来。 她俏脸莹白,清丽绝尘,黛眉弯弯,下巴尖尖,眼眸晶莹灵动,唇角噙着一抹调皮似的笑意,宛如一个海中精灵似的。 即便是林寻,此刻也不禁有些惊艳之感。 “哼,本王可不止嘴巴凶,人也很凶!” 老蛤冷哼,他很警惕。 “呀,相见即是有缘,何必如此凶呢,奴家都主动开口,两位公子难道忍心撵奴家离开?” 这黄裙少女面孔精致美丽,漂亮无比,说话间,就走上了小船,一身衣裙飘舞,将她雪白美丽的躯体映衬得曼妙绰约。 “本王都没见过这种打蛇随棍上的女人,脸皮可真够厚的。” 老蛤进行讽刺。 黄裙少女嘻嘻一笑,不以为然,很自如地坐在桌子前,道:“奴家名唤阿胡,见过两位公子。” 她有一种很特别的美,气质空灵,像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可身段却窈窕起伏,小蛮腰盈盈一握,曼妙多姿,显得极其诱惑。 尤其是浅笑时,大眼灵动,红唇莹润,美艳得令人窒息。 整个人,兼具了仙子的气质,魔女的身材,给人一种多变而灵动的独特风情。 老蛤却不领风情,眼睛一瞪,就要呵斥,却被林寻给拦住了。 “原来是阿胡姑娘,不知前来所为何事?” 林寻笑吟吟问道。 “讨一杯酒吃,最好也能品一品这玄鳌肉。” 阿胡眸子灵动,笑语盈盈,洁净无暇的瓜子脸上有一种出尘空灵的美。 林寻也笑了,道:“请。” 他感觉很有趣。 在这未知的夜色海域上,却突然跑来这样一个独特而美丽的少女,这就太有趣了。 阿胡也不客气,没有一般女子应有的矜持,直接以一对洁白晶莹的双手拎起酒壶,给自己满满斟了一杯。 同时,她下手撕开金黄油亮的玄鳌肉,直接朝鲜红小嘴塞去,一边吃肉,一边饮酒,显得很惬意和自然,俨然不把自己当外人。 这让林寻愈感觉这少女有趣了,而老蛤则咬牙,一屁股坐一旁,也跟着抢着吃,似乎很不甘心美味佳肴被这少女给独享了。 “唔,玄鳌肉太好吃了,味道堪称一绝。” 阿胡吃得腮帮子凸起来,莹润的红唇尽是油渍,一对大而灵动的眸子眯起来,尽是享受和惬意之色。 “吃货!不担心吃得胖如球啊!”老蛤讽刺。 “嘻嘻,不怕。” 阿胡笑得很甜,她坐在那,浑身沐浴月华,空灵出尘,玉体曼妙,有一种率真之美。 “两位公子要前往何处?” 阿胡好生吃了一番后,伸了个懒腰,用手擦拭着莹润的红唇,好奇地问道。 “紫曜帝国。”林寻随口道。 阿胡诧异道:“呀,那可很遥远,且路途凶险,若无生死境王者带路,必将九死一生。” 林寻瞥了她一眼:“姑娘也知道紫曜帝国?” 阿胡点头,浅笑道:“听说过。” 她手抚莹白额头,想了想,道:“七天后,云蓬集市中即将有一场盛大的竞宝大会就要拉开帷幕,传闻在此次大会上,会有一艘上古时代遗传下来的‘浩宇宝舟’会进行拍卖,若能获得此宝,说不准,便可以带两位公子安然抵达紫曜帝国。” 云蓬集市、竞宝大会、浩宇方舟? 林寻心中一动,正当要仔细询问时,阿胡已经翩然起身,笑盈盈道:“多谢两位公子款待,避免给两位带来麻烦,奴家先行告辞了。” 她身姿窈窕,象牙般洁白的肌肤在月光下闪烁晶莹光泽,精致清丽的脸庞显得很空灵和圣洁。 说话时,已飘然而去,凌波海面之上,像一位仙子似的,来的突然,离开的也快,很快就消失不见了。 空气中,只留下一缕淡而甘冽的幽香缥缈。 老蛤一脸的阴沉,对阿胡很有意见,道:“这明显就是一个妖女,你可别被她灌了**汤,信了她的鬼话!” “我倒是觉得,萍水相逢,又无冤无仇,她应该不会有什么恶意,也应该不会骗咱们。” 林寻若有所思。 老蛤一拍额头,叹息道:“完了,果然被那妖女迷住了,像你这种见异思迁、色迷心窍的家伙,简直丢尽了本王颜面,若让赵姑娘知道,也非跟你一刀两断不可!” 林寻翻了个白眼,没好气道:“就你这种家伙,活该一辈子单身!” 谁曾想老蛤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得意洋洋道:“你咋知道本王一直洁身自好,不屑于谈情说爱?” 林寻心中泛起一抹怜悯,果然,这癞蛤蟆单身到了病入膏肓的地步,无药可救了,真可惜了他那张俊美邪魅的小白脸了…… —— ps:感谢兄弟冤宝兔的打赏捧场。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