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三章 王八精 - 天骄战纪

第六百二十三章 王八精

夜色如墨,浩瀚静谧,小船徐徐航行。? 林寻在沉思,云蓬集市?这是什么地方? 还有那竞宝大会,又是何等势力举办的? 林寻忽然现一个问题,当务之急,是必须尽快确定这片海域究竟是什么地方。 否则,别说返回紫曜帝国了,甚至可能再这无垠大海中迷航。 “对了,那妖女临走前曾言,避免给我们带来麻烦,故而先行辞别,这可有些不对劲。” 老蛤忽然开口。 林寻一怔,道:“的确有些蹊跷。” “那妖女来也匆匆,去也匆匆,该不会是在逃难吧?” 老蛤不无恶意地进行揣测。 就在此时,远处夜空中,陡然浮现出一道绚烂的遁光,犹如闪电般朝这边掠来,耀眼无比。 “好像……被你猜中了。” 林寻第一时间就察觉到,这一抹遁光杀气腾腾,显得很强势。 “你们可曾见过一身穿黄裙的少女?” 唰的一声,遁光在不远处虚空停顿,映现出一道瘦削身影。 他眼瞳呈现绿色,蓄着八字胡,背脊微微驮着,肤色苍白透明,看起来有些病恹恹的。 但他却来势汹汹,盛气凌人,傲立虚空中,眸子如冷电般,俯瞰着小船上的林寻和老蛤,冰冷问。 林寻和老蛤对视了一眼,果然,麻烦来了。 “没见过。” 老蛤有些恼怒,感觉这家伙太过无礼,像审讯犯人似的,姿态摆的很高,话语也很冲。 “放肆!” 瘦削男子脸色一沉,“你们所在的船上,分明残留着那妖女的一丝气息,竟还敢睁着眼睛说瞎话?” “呵呵,你都看出来了,还问我们干什么?有毛病啊你。” 老蛤愈不待见此人了。 原本他想着,若此人态度好一些,抱着息事宁人的打算,他也不介意告诉对方一些实情。 可现在,他改变了主意。 林寻也是这么想的,故而看向那瘦削男子的目光,也变得愈的冷淡起来。 “大胆!本座问你们话,是给你们一个自证清白的机会,如今看来,你们只怕就是那妖女的同伙了!” 瘦削男子眸子森然,尽是杀机。 “这家伙是不是脑袋进水了?” 老蛤问林寻。 “你让他晃一晃脑袋,看能不能听到大海的声音,不就知道脑袋是否进水了?” 林寻认真建议道。 老蛤一怔,旋即就禁不住捧腹大笑:“此计甚妙。” 他们旁若无人的交谈,对瘦削男子进行嘲讽,让得后者脸色一下子冰冷无比,气得唇角八字胡颤抖。 “你们给本座等着!” 瘦削男子咬牙,说罢,他竟是愤然拂袖,转身而去。 这让林寻和老蛤皆是一呆,如此嚣张的一个家伙,只撂下一句不痛不痒的威胁,就这样走了? 他们可不知道,瘦削男子看似盛气凌人,极其强势,实则绝对不是一个蠢物。 相反,当察觉到林寻和老蛤那一副有恃无恐的模样时,他心中已知道情况有些不对劲,意识到不妙。 出于谨慎,他果断选择了离开,不敢冒然再试探。 “哈哈哈,他娘的,刚才差点被他给骗了,原来只不过是一个中看不中用的怂包!” 老蛤大笑。 “有些不对劲,先把他抓起来再说!” 说话时,林寻早已消失在小船上,身影若虚幻似的,刹那间,就已追上了那瘦削男子。 “不好!” 瘦削男子脸色骤变,惊得全力逃遁。 “道友,相见即是有缘,为何匆匆离去?” 林寻愈感觉这家伙有问题了。 “哼!本座还有要事,岂能在尔等身上浪费时间?退去,莫阻挡本座去路,否则后果可不是你能承受得住的!” 瘦削男子厉声喝斥,神色威严冷酷。 啪! 话音刚落,林寻一巴掌就抽在他脑门上,打得他出惨叫,身影一个踉跄,差点从虚空栽落。 “尔敢!尔可知道本座乃何人?小子,你完了,得罪了本座,天上地下没有人能救得了你了!” 他怒吼。 “还装?我看你能装到什么时候!” 林寻冷笑一声,冲上去就是一顿狠抽。 瘦削男子惨叫连连,被打得脑门红肿,愤怒几欲狂,那凄厉的叫声,在夜色大海上不断飘荡,吓得海水下边的鱼群都惊慌逃窜。 最终,瘦削男子屈服了,哭爹喊娘似的求饶:“公子饶命,公子饶命啊!” “哟,刚才不是很拽吗,怎么现在就成这样了?” 老蛤也跑来凑热闹,对那瘦削男子挖苦嘲讽。 旋即,老蛤似乎现什么,猛地露出一抹古怪的笑容:“他妈的,这家伙原来是一只王八精!这下就好办了,待会咱们熬一锅王八汤喝,这可也是美味啊。” 那瘦削男子浑身一哆嗦,吓得眼泪都快流出来了,那模样简直太不堪了,让林寻都直摇头。 谁能想象,刚才还趾高气扬,耀武扬威的家伙,居然会如此怂包? …… …… 小船上,不等林寻用刑逼问,那瘦削男子就全招了。 原来他名唤乌恙,是一头千年乌龟修炼成精,如今追随在青鼋族圣子青云阳身边充当仆从。 青鼋族! 当听到这,林寻顿时就想起了一位“故人”,神色有些异样。 “就你这点能耐,还去追杀那妖女?简直就是个笑话!” 老蛤不屑。 “小的只是探子,只负责追寻那妖女的行踪,真正动手时,自会有高人亲自出马。” 乌恙连忙解释。 林寻好奇道:“那妖女究竟怎么得罪了你们圣子?” 乌恙咬牙切齿:“此女胆大包天,于前些天盗走了我青鼋族的重宝,若不将其擒杀,我青鼋族颜面何存?” “什么重宝?”老蛤眼睛一亮。 乌恙顿时犹豫,吞吞吐吐,不肯说出。 老蛤恼了,刚打算用刑,谁曾想那乌恙见此,很没骨气地就招了,让老蛤都鄙夷不已。 原来,那件重宝名叫“千机幡”,是一件古宝,用途神妙莫测。 传闻此宝内蕴神秘玄机,可以用来推演自我道途,查缺补遗,解决修者在修炼时的诸多困扰,避免走上歧途。 “好宝贝啊!” 老蛤顿时垂涎不已,这等古宝,的确是很独特和罕见,用途神妙。 “是啊,这等重宝在我青鼋族中,也唯有圣子才拥有资格拥有,谁曾想,却被那妖女给盗走了!” 乌恙叹息。 林寻想起了那名叫阿胡的绝美少女,事实真的如乌恙所言吗? 接下来,林寻又问了一些其他事情,怂包又没骨气的乌恙很配合,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原来,这片海域名叫‘南溟’,依旧属于湮魂海的范畴,距离“归墟”足足有数万里之遥远。 南溟海域中,分布诸多族群势力,他们或盘踞在深海中,或栖居在海中岛屿上。 青鼋族,就是这些族群势力中的一个。 得知这些,林寻和老蛤面面相觑,心中警惕起来。 他们可得罪了太多族群势力,如今尽管已逃出生天,可只要一天不离开这南溟海,他们的处境就时刻会遭受到威胁。 “必须尽早离开!” 林寻打定了主意之后,又继续问询了一些有关“云蓬集市”的事情。 “两位公子,小的知道的,都已经和盘托出,还希望两位看在我青鼋族的面子上,放小的一条生路。” 最后,乌恙哀声乞求,“我族圣子如今就在附近,若让他知道……” “你威胁我们?”老蛤问。 乌恙吓得连忙摆手:“小的哪敢,只是两位公子都应该清楚,凭你们的力量,只怕……只怕……” 林寻似笑非笑:“只怕无法和你们青鼋族对抗,是不是?” 乌恙讪讪,算是默认了。 “放心,等见到你们圣子,我就立刻放了你。” 林寻沉吟半响,这才说道。 “你要见我族圣子?” 乌恙诧异,都不敢相信自己耳朵,这俩家伙究竟什么来历,也太胆大了,难道不怕死? …… …… “你真打算这么做?”老蛤也有些诧异。 此时,乌恙已经被打晕,不虞被听到他们的对话。 “没办法,你也听那家伙说了,想要参加那云蓬集市中的竞宝大会,就必须有人引荐,否则的话,连参加的资格都没有。” 林寻叹息,“若无法参加,就得不到那一艘被拍卖的浩宇方舟,没有这件宝物,仅凭我们两人的力量,根本无法横渡湮魂海。” 老蛤皱眉:“你还真相信那妖女的鬼话?” 林寻耸肩道:“不管真与假,总得试一试才知道。” 老蛤疑惑道:“可你为何要去见那青鼋族圣子?你该不会异想天开,要让对方给你引荐,去参加那竞宝大会吧?” 林寻唇角泛起一抹耐人寻味的弧度:“我说了,不试一试,又怎能知道成与不成?” 一天后。 清晨,那蔚蓝如宝石似的海面上,被晨曦洒下明媚的光泽,浩瀚而壮阔。 呜呜呜~~ 没多久,一阵苍茫的号角声从极远处的海面上响起,震荡天地四野。 “来了!” 乌恙精神振奋,激动不已。 “好大的仗势!” 林寻和老蛤抬眼看去,就见远处海面上,浮现出一支壮观无比的队伍,黑压压一片。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