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启程东临 - 天骄战纪

第六十二章 启程东临

时光如梭,转眼又是半个月过去。 这一天高贵勇和周全如期而至,受到了绯云村的热情招待,并用七百银币的价格,收购了村中四百多近绯云火铜。 同时,高贵勇还给林寻带来一封信,信是薛良写的,内容也很简单,只是告诉林寻,距离东临城的“府试”仅仅只有一个月时间了,若他有意愿参与其中,就得尽早出发赶往东临城。 林寻倒是知道,一般而言,府试考核会在每年的十二月举行,州试则会安排在次年的三月,省试则在州试后的三个月,也就是六月份。 至于国试,则会在九月份举办。 据说每年的九月份,紫曜帝国帝都紫禁城内,一株株紫曜花便会如期绽放,犹如花海般点缀在城市的每个地方,乃是天下一等一的奇观,被誉为“紫曜花节”。 而在国试中能顺利通过考核的修者,往往会被誉为“紫曜之秀,国之天骄”的名号,然后一起被安排前往紫禁城最为著名的御街之上,行走紫曜花海中,接受万众的欢呼和赞美。 这个传统,又被叫做“天骄之行”。 林寻把信件拿在手中看了许久,直至暮色降临时,最终做出了决定。 …… 三天后。 天还未亮,林寻已收拾好行囊,牵着夏至的小手,推开房门朝庭院外走去。 “你真决定不告诉其他人?”夏至难得的发问。 “不了,又不是生离死别,还是莫要惊扰他们为好。”林寻摇了摇头,他其实是不忍看见一众村民相送的场景。 然而,当他们抵达村口时,却一下子怔住。 此时天还没亮,远处群山笼罩在黑暗中,但村口附近却一片通明,汹汹火光照亮这片区域。 肖天任等一众村民皆都手举火把,无论老人还是孩童,皆都静静立在那里。 每一张脸庞上都写满了不舍,甚至不少人都已眼泛泪花,强忍着没有哭出来。 没有人说话,气氛寂静,唯有风声在飘荡。 林寻彻底怔住,心中情绪奔腾,久久无法平静。 “走吧!” 肖天任深吸一口气,沉声道,“莫要多说什么,大家只是想来送你一程。” 林寻点了点头,抱着夏至翻身跨上鳞马,马蹄敲打在地面,发出嘚嘚嘚的脆响,在这寂静的氛围中分外响亮。 许多孩童都忍不住要冲上前,却被他们身边的大人给死死拦住,也有一些妇人已忍不住低头垂泪,心中说不出的难过。 灯火下,林寻默默看着这每一张面孔,心中忽然想起来,自己已经在绯云村生活了半年岁月…… 半年啊! 不止是绯云村改变了许多,就连自己也发生了许多改变,而今就要离去,何时才能重归故地,重见故人? “林寻!” 蓦地一声大喝在林寻耳畔响彻,让他从纷乱思绪中惊醒过来,扭头望去,却见村长肖天任沉声道:“记住,绯云村永远是你的家,若在外边太累了,一定不要死撑着,咱们绯云村永远等着你回来!” “等你回来!” 一众村民再按捺不住心中情绪,齐齐喊出声,那充满期盼的声音在夜色中回荡不休。 林寻深呼吸几口气,大笑挥手,旋即驱使鳞马便狂奔而去。 当时,晨曦破晓,一抹曙光撕破黑暗,将第一缕光洒落天地间,照亮了山河,让那骑马前行的少年沐浴上一抹耀眼的光。 那一刻定格的画面,注定会让所有绯云村村民一辈子无法忘怀。 直至林寻的身影消失在茫茫天边,一众村民却兀自不曾散去,脑海中皆都不可抑制地想起了许多往事。 当林寻第一次来到绯云村时,谁能想象,就是这个少年帮他们化解了一场又一场危机? 又有谁能想到,绯云村因为他的到来,在短短半年时间中已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村民们都不傻,自然清楚林寻是真的把绯云村当做了自己的家,而他们也同样视林寻为自己人。 唯一遗憾的是,他们都明白,像林寻这种人,注定是不会蛰伏在绯云村一辈子的,那外边的世界,才是属于他的舞台! …… “林寻,我们以后会回来吗?” “会。” “那些人很好。” “那是当然,从今以后,或许我们就很难再碰到像他们那样对我们好的人了。” “嗯。” “夏至,外边的世界很大,也有很多想象不到的危险,我会尽自己所有力量不让你受到委屈的。” “只要你不丢下我,我就不会委屈。” “哈哈,我哪可能丢下你。” 茫茫山野中,林寻策马狂奔,清晨凛冽的风拂面,让他那清秀而棱角分明的面庞显得分外坚定。 夏至坐在林寻怀中,美丽而恬静的小脸上挂着一抹浅浅的笑意,她的世界很小,小的只能装下林寻一个人。 …… 三天后。 林寻来到青阳部落,跟薛良见了一面,便带着一份薛良所赠的前往东临城的地图,在当天下午离开了青阳部落,一路向北。 就在林寻离开的同时,青阳部落石鼎斋掌柜阎震发出了一个信件,传往了那数千里之外的东临城。 信件是送给东临城石鼎斋负责人幕晚苏的,内容很简单,上边只写着:“林寻已前往东临城,预计两日后便可抵达。” 这封信件被一头“青羽隼”带着,仅仅三个时辰,便落入幕晚苏手中。 当时幕晚苏正在沐浴,看见此信,随手就撕掉,悠悠说道:“来就来吧,反正这东临城石鼎斋我说了算,以后你这小兔崽子只要在东临城一天,也别想再和我石鼎斋有一丁点的关系!” 说着,她从浴桶中起身,曼妙傲人的莹白娇躯上挂满水珠,若泛着诱人遐想的光泽。 幕晚苏披上一件宽松浴衣,站在一面巨大的铜镜前,拿着一块洁净的毛巾擦拭湿漉漉的秀发,仪态慵懒中有一种说不出的美感。 旋即,她似乎想起什么,一对黛眉挑起,如刀锋般凌厉逼人。 “不行,以后石鼎斋连收售物品也不能和这小兔崽子进行,一定要和他断绝任何联系,大公子不是说这小兔崽子来日必成大器吗?我倒要看看,没了我石鼎斋的帮助,他是否能够在这东临城立足!” 想到这,幕晚苏红唇饱满的唇角泛起一抹笑意,美眸中泛起一抹迷离之色,喃喃道,“林寻啊林寻,别怪姐姐无情,是你以前太让姐姐生气了,你以后可千万要记住,若被一个女人惦记着,那后果可是很可怕的……” …… 同一时刻,青阳部落吴氏商行。 “掌柜,已经派人前往绯云村查探过,吴恨水大执事和他的那些属下,包括连如峰等人在内,齐齐消失不见,后果只怕正如您所料,他们都已遭遇不测。” “另外,就在今日傍晚,探子传回来消息,林寻这小子已出发前往东临城,随行的只有一个小女孩。” 一名属下来报,吴德勇静静听完,脸色变幻许久,最终猛地一咬牙,道:“去哪里不好,偏偏要前往东临城,这不是自投罗网吗?那可是我吴家的大本营!虽说石鼎斋在东临城也有产业,但只要抓住机会,或许可以顺势把此子给办了!” 整整一个月了,吴德勇每当想起消失不见的吴恨水,被斩杀的疯狗吴杰等人,就如针在心,寝食难安。 尤其是自从那天被石鼎斋把此事拦下来之后,让得他们吴氏商行在青阳部落的声誉陡然降到了谷底,沦为了一个令人耻笑的笑柄。 这让吴德勇心中的怨气愈发旺盛,如今听闻林寻居然一副要前往东临城闯荡的架势,登时让吴德勇嗅到了机会的味道。 正如他所言,那东临城可是他们吴氏宗族的大本营,势力盘根错节,而石鼎斋虽然势力滔天,在帝国中都属于一等一的庞然大物,可毕竟在东临城中只能算是外来户。 所谓强龙不压地头蛇,吴德勇可很清楚,杀人的手法千千万,不见得就要明刀实枪的去对付林寻,只要布置一些手段,再小心一些,便足可以无声无息的把林寻铲除了! 到那时候,此事即便被石鼎斋知道,他们吴氏宗族也绝对不会承认是自己干的,后果自然也不会多严重了。 想通了这一点,吴德勇再也按捺不住,当天夜里就带着数名护卫匆匆离开青阳部落,朝东临城奔驰而去。 “掌柜,不好了,吴德勇已带人趁夜前往东临城,只怕是已听闻林寻的消息,欲要对他不利!” 石鼎斋,薛良匆匆找到阎震,忧心忡忡道。 “无碍,我已经传出消息给晚苏姑娘。” 阎震淡然说道,“有晚苏姑娘在,吴氏宗族再猖獗,又怎敢因为林寻而得罪咱们石鼎斋?” 薛良闻言,这才心安。 只是无论阎震,还是薛良皆都不知道,幕晚苏已作出了和林寻划清一切界限的打算。 同样,林寻只怕也没想到,因为他前往东临城一事,暗地里已经发生了这么多事情。 —— ps:再次感谢腾霄童鞋的打赏捧场,另外第一卷【崛起于微末】到此完毕,主线和辅线剧情大致都已铺垫好,接下来,就是林寻真正开始展露锋芒的征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