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六章 云蓬之岛 - 天骄战纪

第六百二十六章 云蓬之岛

咕噜噜。???? 剔透甘冽的天蓝色酒浆倒入莹白的玉质酒杯,在杯底泛起一串串鲜红如如火的气泡。 每一个气泡中,像浮现着一片云霞,摇曳翩跹,勾勒出一副瑰丽若梦幻般的画面。 这就是烈酒“火浮云”。 是青烈珍藏的绝品陈酿,乃是采撷一百三十六种奇珍,镇在“火霞冰魄玉”中炼制而成。 林寻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顿时,舌尖味蕾像炸开一样,有一种极致的甘冽芬香和如火般暴烈的气息碰撞纠缠,在口腔中肆虐。 当流淌入咽喉,那极致的冰火气息又化作一种温润纯厚的风味,瞬息在四肢百骸间扩散而开。 瞬间而已,林寻激灵灵打了个哆嗦,浑身毛孔开张,口鼻中吞吐的,尽是一种说不出的味道,似人生百态,各种滋味萦绕,回味无穷。 “好酒!”林寻惊叹。 这等酒浆,竟蕴含着一股说不出的意境味道,一饮之下,宛如遍观红尘百态,品味世事浮沉,妙不可言。 “嘿嘿,此酒之妙,可以用来磨砺心境,破除邪妄,只需一杯,晋级之时,就不虞担心出现走火入魔的风险。” 青烈得意笑起来,“我见你似是刚踏足洞天中境,饮用此酒,对于巩固心境再何时不过了。” “老哥,我能不能再来一杯?”旁边的老蛤垂涎,笑得很谄媚。 青烈连忙把酒葫芦收起来,哼道:“知足吧,此酒数量有限,一杯的价值,已抵挡一颗绝品灵药。” 案牍上,陈列着各色美味珍馐,皆是海中特产,风味独特而珍稀。 别说在紫曜帝国,就是在湮魂海中,也不是一般人物能够享用的。 由此可见,青烈招待林寻他们时,的确是用心了。 “老哥你也要去云蓬集市?” 闲聊时,当得知青烈此次的目的时,林寻不禁有些惊讶,“还真是巧了。” “怎么,你小子也要去凑热闹?”青烈问道。 当即,林寻就把自己要竞拍“浩宇方舟”的事情说出来。 “你是说,要乘坐此舟重返紫曜帝国?这是为何?”青烈诧异道。 林寻无奈,只得又把自己在“妖圣秘境”中的事情简单扼要的说了一遍。 谁曾想,闻听这一切,青烈倒吸一口凉气,瞪着林寻,叫道:“原来你就是那人族的少年魔神?” “呃……”林寻一怔,“老哥你……也听说过?” 青烈眼神怪异,一副重新认识林寻的模样,“妈的,现在的南溟海域各大势力中,有关‘少年魔神’的都早已传疯了,我又不是聋子,自然也知道。” 说到这,他兀自有些难以置信:“只是,这一切都是你做的?你小子也太凶残了吧?” “何止是凶残,这家伙简直就是变态!”正在埋头狂吃的老蛤补充了一句。 “我也是被逼的,我也不想招惹别人,可老哥你也知道,抢夺机缘这等事情,注定避免不了厮杀。” 林寻有些无奈,他的确感觉自己很无辜。 青烈怔怔,半响哑然失笑,指着林寻,道:“你小子得了便宜还卖乖,我可是听说,此次进入妖圣秘境,收获最大的就是你了!” 接下来,青烈忍不住又问了一些关于妖圣秘境中生的一些事情。 除了一些极其**的事情,林寻倒也没什么隐瞒,一一告之。 “这么说,龙鲸族的天刹婆婆,果然是被一位已踏足圣人境的老猿杀死的……” 青烈若有所思,他内心很震惊,多少年了,湮魂海中都已经没有圣人出现。 可在那妖圣秘境中,却竟有活着的圣人显现世间,这消息简直太过惊人,让青烈也不得不重视。 许久,他才自语道:“或许,这一场自古至今前所未有的灾变,真的快要来临了……” 大道灾变! 当听到这句话时,林寻眼皮也不禁一跳,想起了赵景暄所说过的一切,最多百年,真正的大世之争,或者真正的大乱之世,就将来临! 而这一切,皆因为“大道灾变”! 半响之后,青烈叹息道:“可惜,我近段时间无法远离,否则倒是可以亲自送你重返紫曜帝国。” 他话锋一转:“不过,我倒是可以帮忙,将那浩宇方舟给拍下来送给你。” 林寻刚想推辞,就听青烈说道:“你也别拒绝,此次竞宝大会,有资格参加的,皆是各族的大人物,和我一样的生死境王者不在少数,你如今招惹的仇敌太多,不易抛头露面,还是由我帮你最安全。” 林寻心中震动,一场竞宝大会而已,竟吸引了许多生死境王者参与其中,这可显得很不寻常。 “那就有劳老哥了。”林寻神色郑重。 “小事一桩。”青烈洒然一笑。 …… 直至后来,两人又谈起了第一次相见时的“上古遗迹”。 青烈告诉林寻,那处遗迹居然同样也位于归墟之内,虽然和妖圣秘境完全不同,但论及凶险和神秘,完全不弱于妖圣秘境。 换而言之,那“上古遗迹”内同样存在天大的机缘! 可惜,入口已经无法被寻觅到,就像凭空消失了一样,让青烈也颇为遗憾。 他曾被困在那“上古遗迹”第一层中上千年之久,按照他推测,那遗迹中还有第二层、第三层……甚至更神秘的地方! “或许当真正的大道灾变来临时,归墟中的秘密,才会有重现世间的可能!” 这是青烈的推测。 直至酒席结束,青烈忽然将目光看向老蛤,道:“老弟,等抵达云蓬集市时,能否让这位三足金蟾一脉的小兄弟跟我走一趟?” “乐意之极!” 不等林寻回答,老蛤已经急不可耐地答应了,兴奋不已。 这一场竞宝大会,能够让诸多生死境王者被吸引过去,必然是有诸多不可思议的宝物会进行拍卖。 而对视财宝如命的老蛤而言,这简直就是一种难以抗拒的诱惑! “哈哈哈,有了小兄弟你的陪同,此次竞宝大会上,说不准还真能让我现一些好宝贝!” 青鼋大笑,他可是很清楚三足金蟾的能耐,号称辨识天地万物奇珍,这种独特的能力,堪称是天上地下独一家! “嘿嘿。” 老蛤得意地笑起来,目光斜睨着林寻,好像在说,瞧瞧,这位才是真正的慧眼如炬,哪像你小子,从来都是有眼不识泰山! 林寻暗自咬牙,这癞蛤蟆越来越欠揍了…… …… 数个时辰后。 远远地,一座岛屿从极远处的海面映现出来,极其之庞大,绵延足有上千里之地。 那岛屿之上,绚烂的宝光冲霄,流光溢彩,极为显眼。 岛屿名“云蓬”。 云蓬集市,就位于其上。 按照青烈的说法,在上古时代,云蓬集市就已存在,历史源远流长,目的是为了让各族生灵进行交流,在此进行交易,互增有无。 直至现在,湮魂海各大族群之间进行贸易时,也往往会选择在云蓬集市中展开。 可以说,这云蓬集市,俨然就是湮魂海深处的一个贸易中心,流通天下奇珍,每天不知有多少宝物和奇珍在其中进行交易,热闹繁荣之极。 当抵达这片海域,沿途已经开始出现许多形形色色的身影。 有庞大的队伍,也有三五成群的各族修者,密密麻麻,从四面八方呼啸而来,煞是壮观。 他们的目标和青鼋族这一支队伍一样,都是朝云蓬集市中赶去,显得好不热闹。 “云阳,这次抵达云蓬集市,由你负责招待我这兄弟,等我办完事情,就前来找你们,若敢怠慢,我第一个饶不了你!” 青烈把青云阳叫了过来,进行嘱咐。 青云阳脸色僵,但还是恭声答应下来,心中兀自有些憋屈。 一个少年,甚至比他都年少,却成了老祖的结拜兄弟,这让他很受打击,低不下头。 “怎么,你很不服气?” 青烈脸色一沉,似看出了青云阳的心思。 “不敢。” 青云阳连忙摇头。 “那就有劳了。” 林寻笑着拱手。 青云阳唇角抽搐了一下,艰难地点了点头,心中郁闷到了极致。 他堂堂青鼋族圣子,却沦为一个服侍人的角色,并且服侍的还是一个少年,这让他如何能不郁闷了。 可没办法,再郁闷他也只能捏着鼻子认了,谁让这家伙是他们老祖的结拜兄弟? 按照辈分推算的话,对方俨然就是他爷爷辈的角色了,那么,他自己岂不就是“孙子”般的角色了? 一想到这,青云阳郁闷之余,心中不禁一阵恶寒,浑身都不自在。 “放心,咱们各交各的,你只要好好配合,我也不会故意让你难堪。” 耳畔传来林寻的传音,这让青云阳一怔,旋即就暗松一口气,如此就再好不过了。 可青烈却似有些不放心,在队伍抵达云蓬岛之后,又单独把青云阳叫到了一边进行谈话。 也不知谈了什么,总之当青云阳再次面对林寻时,林寻第一时间就现,这家伙变了! 看向自己的目光带着一股说不出的复杂,有忌惮、有疑惑、也有一种说不出的惊意。 林寻心中一动,隐约已经猜出了一些缘由。 —— ps:补更送上。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