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八章 无形的威势 - 天骄战纪

第六百二十八章 无形的威势

“好。” 林寻很痛快地答应下来。 青云阳不再迟疑,当先领路。 在路上,林寻也是了解到,原来此次的竞宝大会上,许多族群势力的大人物在前来的同时,也有许多类似青云阳这种年轻一代佼佼者跟随而来。 这些年轻人中,不乏圣子级的顶尖人物,一个个身份不简单。 青云阳就是收到了一份邀请,要前来参加这一场属于各族年轻一辈之间的聚会。 一刻钟后,醉风楼。 这里已经被包下来,楼外有着精锐强者把守,若无请帖,是断无法进入其中的。 “你可一定不要给我惹事。” 当抵达这里,青云阳又一次叮嘱,似犹自对林寻不放心。 这也正常,若林寻真的是那少年魔神,一旦惹事的话,那后果简直严重无比! 这可是各族年轻一代的聚会,万一发生什么冲突,谁能担当得起? 而在青云阳看来,林寻就是这种危险而凶残的人物,唯恐他一言不合就大杀四方,所以才会再三进行叮咛。 林寻有些好笑,他哪会是那种喜欢找事的人。 甚至,为了不引人瞩目,从踏上云蓬岛之前,他就经过一番乔装打扮,连气质都变得愈发平淡和寻常,为的就是不引人瞩目。 没办法,万一他的身份被识破,那后果就严重了。 所以,也根本不必青云阳提醒,林寻也不会主动闹事了。 尽管如此想着,林寻还是郑重答应青云阳。 “原来是青鼋族圣子,请!” 经过守卫的检查,林寻和青云阳很顺利地进入了醉仙楼。 …… 醉仙楼最高层,是一座极其恢弘宽敞的殿宇,足可以容纳数百人,金碧辉煌。 从这里,甚至可以俯瞰半个云蓬岛。 当林寻他们抵达时,这座大殿中早已坐满了修者,皆是各族年轻一代的翘楚人物。 男的俊美,女的漂亮,衣着打扮虽各有不同,但一个个气息皆强劲无比,几乎清一色都是洞天境存在! 这让林寻也不禁暗自感慨。 在紫曜帝国中,像姚拓海这样的洞天境大修士,都能威震一方行省,受无数修者崇拜。 可在这湮魂海深处,洞天境强者却四处可见,且皆是年轻一代,找不出一个老一辈强者。 光是这种阵容和数量,就远远不是紫曜帝国修行界能够比拟的! “云阳公子,你怎么现在才来?” 甫一抵达大殿门口,就有一个满头紫发,神情孤峭的青年皱眉,似乎很不满青云阳姗姗来迟。 出乎林寻意料的是,往日里骄傲无比的青云阳,似乎对这青年颇为忌惮,面露一抹尴尬,解释道:“抱歉,我……” “别废话了,快点进来入座!” 紫发青年不耐烦地打断,就再不看青云阳一眼,收回目光。 青云阳脸色变了变,似有些恼怒,可最终还是忍住,带着林寻坐在了大殿的角落位置。 这时候,也只剩下这角落位置空着了。 林寻将这一切看在眼底,不禁若有所思,他没有多问,这种情况下,也不适合多问。 大殿中很热闹,各族年轻一代翘楚汇聚其中,密密麻麻,男俊女靓,正自饮酒交谈。 “说起此次竞宝大会,规格虽堪称空前和盛大,但能够参与其中的,皆是老一辈大人物,和我等关系并不大。” 忽然,坐在上首的一个黑袍青年朗声开口,一下子将整个大殿的目光都吸引过去。 林寻敏锐察觉到,那些看向黑袍青年的目光,或多或少都带上一丝忌惮,或者敬意。 显然,这黑袍青年的身份很超然,远超在座各族年轻翘楚一筹。 “他是雒崖,黑凤族的圣子,在南溟海各族圣子级人物中,战斗力之强,完全可以跻身前三十。” 青云阳低声传音,告之林寻此人身份,声音中带着一丝深深的忌惮。 “哦,比之大力牛魔族的牛吞天如何?”林寻问。 青云阳唇角狠狠抽搐了一下,差点翻白眼,他这才想起来,身边这家伙可是一个凶残无匹的狠人。 “没法比,牛吞天可是位列绝顶的圣子,战斗力之强,足可以列入前三之位。” 青云阳耐心解释了一句,心中有些苦涩,自己这解释简直多余,在这家伙眼中,只怕都根本不在乎这些吧? “这样啊。”林寻怔然道,“这么说的话,这家伙应该和云犼族的圣子孔秀一个级别吧?” 青云阳额头直冒黑线,一脸无语:“孔秀战斗力之强,可位列前十,雒崖哪能和孔秀比?” “不会吧,那比之碧麟族圣子又如何?”林寻问。 青云阳差点崩溃,欲哭无泪,这家伙所提到的圣子,可都一个比一个强横,哪是雒崖能比的? 最气人的是,相较而言,他青云阳连雒崖都不如,这岂不是显得他青云阳愈发不堪了? 见青云阳不说话,林寻愈发疑惑了:“难道……比血狮族圣女琳琅也不如?” 青云阳都快哭了,大哥你还是别问了,饶了我吧行不行?” “原来也不过如此。” 林寻大致已判断出来了,禁不住有些好笑,原本他还以为,这一场聚会中,会有多少了不得的绝代人物参与进来。 谁曾想,自己还是太高估他们了。 “也对,你所结交的圈子,实力自然也都和你差不多,之前我倒是误会了。” 林寻若有所思,可他这句大实话就像一把刀一样,深深插入青云阳的心脏,让他羞愤无比。 这家伙……简直太会折磨人了! “竞宝大会虽和我们无关,不过此次聚会上,我却有一件大事要和诸位相商。” 上首主座上,雒崖神色庄肃,眸光睥睨,很享受被众人瞩目的感觉。 “不知是何等大事,竟把雒大哥也惊动了?” 有一位青年发问。 雒崖沉声道:“诸位想必都已听说过那少年魔神的事情,此次我要谈的,就是和此人有关!” 少年魔神! 这个称号宛如有一股魔力般,瞬间而已,让大殿一众男女皆都眼眸一凝,脸色微变,气氛也是随之变得沉寂不少。 显然,他们都听说过“少年魔神”曾作出的凶残事迹,故而才会被惊到。 青云阳更是浑身一僵,手中一哆嗦,刚端起的酒杯差点丢出去,少年魔神! 这次聚会要商议的,竟和旁边这家伙有关? 一下子,青云阳的心脏都攥起来,他忍不住瞥了一眼林寻,却见后者神色自若,正自津津有味地吃一块糕点,就像没事人一样,惬意得让人嫉恨。 “这家伙……可真够淡定的……” 青云阳忽然有一种强烈的冲动,恨不得敲开林寻的脑壳看看,他究竟在想什么? 难道真的一点都不担心? 不紧张? 万一被识破了身份,那可怎么办? 青云阳心乱如麻。 “别瞎想,你越这样,就显得越反常,很容易被人看出一些蹊跷。” 林寻斜睨了他一眼,传音开口。 青云阳心中狠狠一震,脸色微变,他也意识到,自己有些失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