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九章 羞辱和威胁 - 天骄战纪

第六百二十九章 羞辱和威胁

“怎么,诸位似乎被那少年魔神吓到了?” 略显死寂的氛围中,雒崖皱眉声,寥寥一句话,让在座一众男女的神色皆略显尴尬。?? “雒崖道兄,倒并非我等心怀畏惧,而是传言中这少年魔神实在过于恐怖,简直宛如杀神般,对于这等人物,我等自然不敢有所轻视。” 有人开口,试图缓解一下气氛。 “是啊,现如今的南溟海中,只要消息灵通之辈,皆在盛传这少年魔神的消息,连牛吞天这等绝代圣子,都曾败在此人手中,谁还敢无视此人的凶威?” “何止是牛吞天,连梦怜卿、孔秀、玄罗子他们一起联手,都被那少年魔神一个人镇压当场,简直凶残到了极致!” 在座其他人也都纷纷开口。 这时候,青云阳已经稍稍冷静,可当听到众人对林寻的忌惮之言时,目光依旧有些怪异。 他心中暗道:“若让你们知道,那少年魔神就在这里,只怕非吓蒙你们不可……” 他斜眼看林寻,却见林寻依旧像浑然不觉似的,正一口一口地品咂美酒,显得很惬意和自如。 “真是个怪物。”青云阳暗自吐槽。 “诸位所言不错,这少年魔神的战绩有目共睹,我自然也不会小觑此人。” 雒崖言辞平缓,沉声道,“不过,他再厉害,也终究是一个人族少年,这南溟海域,可是我们的地盘,岂容他一个人族撒野?” 说到最后,他声音陡然提高,正气凛然,有一股迫人的威势! 有人已经忍不住问道:“莫非,雒崖道友召集此次聚会,就是为了商讨如何对付那少年魔神?” 此话一出,全场皆微微色变。 “不错。” 雒崖并未否认,“据我黑凤族一位老祭司推演,已经可以确定,那少年魔神如今还没有离开这南溟海域,而这正是我们对付他的最佳时机!” 他言辞虽激昂铿锵,但在座各族年轻强者却并没有共鸣。 相反,当听到此话,几乎所有人都脸色一变,居然真的是要对付那少年魔神? 这…… 每个人都犹豫了,那可是少年魔神!杀得各族群雄溃不成军,俨然如同不可战胜般,去对付他?那跟找死有什么区别? 要知道当初在归墟之外,还有一众大人物虎视眈眈,可最终还是让那少年魔神安然脱身! 在这等情况下,让他们这些人去对付那少年魔神,简直就是开玩笑! “雒崖道兄,此举只怕不妥吧?” 有人皱眉。 “诸位理解错了。” 雒崖微微一笑,面对众人质疑的目光,他显得很自信许不是那少年魔神的对手,但别忘了,在我们背后还有各族的大人物在!” “可是,我们和那少年魔神无冤无仇,为何要对付他?” 有人冷哼。 此话一出,顿时引起许多附和声。 “你们错了!” 雒崖深吸一口气,声音沉浑,“据我得到的情报,在进入妖圣秘境的各大势力中,唯独这少年魔神,成为了最大的赢家,在他身上,拥有着乎想象的大造化!” 说到这,他眸子中泛起一抹狂热:“诸位,那可是和圣道有关的大造化!并且,此子杀了那么多圣子和强者,搜刮了不知多少的战利品,若是能够抓住他……” 话没说完,大殿众人皆心中一震,眸子中闪烁不定。 他们终于明白了雒崖的意图,原来是为了夺取那少年魔神身上的造化和宝物! 所谓财帛动人心,更何况是一场和圣道有关的大造化,一下子,许多强者都心动了。 雒崖将这一切看在眼中,神色愈自信,道:“可以说,这少年魔神就是一个活着的大造化!若能抓到他,收获之大,绝对乎想象!” 顿了顿,他继续道:“并且,我们此次行动,只需去探寻和搜索那少年魔神的踪迹就足够了,真正动手时,各族大人物自然会第一时间抵达。” “我看可行!” 顿时,有人忍不住赞同起来。 “也对,这南溟海域可是我们的地盘!若让那少年魔神逃走了,那就显得我们各族势力太过无能了。” 其他强者也都附和,反正不是他们亲自动手,只需打探消息和踪迹而已,他们自然乐见其成。 “若是我把消息泄露出去……” 青云阳听得也是心动不已,情不自禁瞥了一眼旁边的林寻。 却见后者不知何时,一对淡然幽静的眸子正看过来,看似平和,却充满了淡漠的寒意。 这让青云阳不自禁打了个寒颤。 那是何等冷眸的一对瞳,宛如一位杀神在俯瞰世间,视万物为蝼蚁,屠夫杀人,尚且有畏惧后怕之心,而一位杀神若去踩死蚂蚁,又怎会在意? 顿时,青云阳熄灭了心思,浑身一阵寒冷。 他这一刻终于彻底冷静,想起林寻可不止拥有大造化,更是和自己青鼋族老祖是结拜兄弟,哪怕别人全都要杀死林寻,他也绝对不能这么做! “你别多想,我和他们可不一样。” 青云阳低声传音解释。 “我就怕你多想了。” 林寻似笑非笑,点了青云阳一句,就收回了目光。 “青云阳!你鬼鬼祟祟的不一语,难道是对雒崖道兄的提议有什么意见不成?” 猛地,有人大喝,是旁边的紫青年,正冷冷地看着青云阳。 林寻眉毛顿时一挑,他们之前刚抵达这里时,青云阳就被这紫青年狠狠训斥了一句。 而现在,这家伙明显又开始找青云阳的事了。 “我……” 青云阳脸色骤变,瞬间就察觉到,大殿中许多目光都朝自己看来,尤其是雒崖,更是眉头紧皱,眸子中带着一丝冷意。 这人青云阳浑身一僵,有些惊慌,只是他刚想要解释,就被那紫青年打断。 “怎么,连话都说不出了?就你这种人,也能成为青鼋族的圣子,看来你们青鼋族可真是衰落得不像样子。” 紫青年嗤笑。 在座其他强者也都不禁哄笑,一副看热闹的模样,眼神戏谑而玩味。 “看来,青云阳在这一群人中的地位有些不堪啊……”林寻将这一切都看在眼底。 嘭! 这时,青云阳也恼了,脸颊涨红,拍案而起,怒视着那紫青年,道:“魏仓,你过分了!” “哼,我过分又怎样?” 被叫做魏仓的紫青年一脸的不屑,“忘了告诉你,待会蓝天奇道兄就来了,你可千万被提前离开!” 蓝天奇! 当听到这个名字,整个大殿的气氛明显一静,变得沉寂,在座众人的脸上都带着一丝惊疑和忌惮。 就连坐在上的雒崖,都似乎有些动容,有些意外。 这让林寻不禁好奇,在座这些年轻男女可都是各族中的翘楚人物,而这蓝天奇却能让他们如此重视和忌惮,显然,这应该是一个狠角色。 他目光看向青云阳,后者此刻的脸色已是出奇的难看,死死咬着牙,也不知是愤怒还是忌惮。 “哈哈哈,瞧瞧,这家伙害怕了,青鼋族真的无人了吗?让你这种家伙充当圣子!” 魏仓大笑,毫不掩饰自己的嘲讽。 在座强者虽多,可此时此刻,却没有一个出声劝解的,相反,都一副袖手旁观看热闹的姿态。 这让林寻愈断定,青云阳在他这个圈子里,肯定很不受待见,否则,哪会被人如此明目张胆地挑衅和嘲讽? “我青鼋族的事情,和你无关!” 青云阳脸色已是铁青无比,目眦欲裂。 可最终,他竟似是忍住,扭头朝林寻道,“这里不欢迎咱们,走吧。” 说话时,他传音道:“你可千万别管我的事,以免暴露了你的身份,那样的话,连我家老祖来了,都救不了你!” 林寻一怔,倒是没想到,青云阳不止很能忍,甚至,还知道为自己做考虑。 “想走?哪有这么容易!” 魏仓脸色一沉,眸子变得冰冷,“你敢现在离开,我就敢现在将你镇压,逼迫你跪在这里,等候蓝天奇来了,由他处置你!” 这句话威胁太狠,羞辱的味道十足。 青云阳脸色一阵青一阵白,浑身僵硬,额头青筋爆绽,明显已经怒极了。 他堂堂青鼋族圣子,却被当众羞辱和威胁,这可是奇耻大辱!若传出去的话,那可丢人丢到家了。 “魏仓,你欺人太甚了!” 这一刻,青云阳眼睛都红了,像被彻底激怒的凶兽,声音带着一丝沙哑的味道。 “我就欺负你了,怎么样?别指望你青鼋族的老祖救你,说起来,这可是我们年轻一辈的事情,哪怕就是你家知道,也只怕放不下尊严来救你。” 魏仓冷笑,“说不准,当你被我镇压之后,你家老祖会感觉你太窝囊,而把你这个圣子给废掉。” 他此话倒也不假,在南溟海各族中,对于年轻一代之间的恩怨,那些大人物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这么做,也是为了更好的磨砺后代。 若是青云阳今日在众目睽睽之下惨遭镇压和羞辱,不仅仅只是丢人那么简单,更可能因此而丢掉圣子的地位! 青云阳彻底僵硬在那,脸色变幻不定。 而林寻则在想,究竟是什么深仇大恨,竟让这魏仓如此羞辱青云阳?杀人不过头点地,这么做可真太过分了。 —— ps:今晚11点前没有第二更,大家就不用等了。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