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三十章 视群雄如无物 - 天骄战纪

第六百三十章 视群雄如无物

看见青云阳一脸憋屈和愤怒的神情,场中又响起一阵哄笑。 “瞧瞧,魏仓一句话,就吓得咱们的青鼋族圣子不敢走了。” “唉,青鼋族年轻一代越来越不堪了。” “这也是有原因的,千年前,青鼋族青烈老祖突然失踪,下落不明,没有了这样一位生死境王者坐镇,青鼋族的势力也是江河日下,即便如今青烈老祖已经重返回来,可青鼋族想要恢复往昔的强盛,短时间内根本无法办到。” “不管如何,青云阳终究太过不堪了,作为圣子级人物,面对羞辱和威胁,却只会忍气吞声,不敢反抗,简直……也太丢脸了。” 大殿中响起各种声音,有嘲讽,有叹息,让得青云阳脸色愈发难看和铁青。 他双拳紧攥,牙关紧咬,那种憋屈而又死死忍耐的模样,并没有博得任何同情。 相反,他越是这样,越是让得那些嘲讽和抨击愈发肆无忌惮了。 林寻看得都一阵皱眉,这家伙还真够能忍的。 “走吧。”最终,林寻看不下去了,叹了口气,目光看向青云阳。 大殿各族年轻翘楚皆都一怔,这家伙是谁,竟敢在这等时刻忽然掺合进来? 许多目光都看向了林寻,带着狐疑。 他们并不认得林寻,但却并不在意,和青云阳这种货色一起来的一个少年而已,哪可能是什么厉害角色了? “你这小子又是谁?也敢插手青云阳的事情?我劝你乖乖给我坐下,再敢多言,我第一个先杀了你!” 魏仓眸子冰冷,如刀子般扫视林寻。 他有些恼怒,一个青云阳身边的少年而已,却敢在这时候跳出来,这无疑是在挑衅他的威严。 青云路脸色骤变,连忙传音:“林寻,你别插手我的事情,若让他们看破你的身份,咱们今天可就真走不了了!” 林寻淡然道:“想看破我的身份?也得先问问他们是否有这种能耐。” 说到这,他又叹了口气,提醒道:“记住,一味的隐忍,只会让敌人得寸进尺。更何况,就你这种心态,若不改变,这辈子别想踏足真正的强者之列了!” “你若认同,就现在跟我走,否则,你就自己在这里忍气吞声,被他们嘲笑和羞辱吧!” 说罢,林寻再不看青云阳一眼,双手负背,转身朝大殿外行去。 自始至终,他甚至都没有正眼看过这大殿中的任何一人,那种目空一切般的姿态,让许多强者都脸色一沉。 “我……” 青云阳脸色变幻不定,内心剧烈挣扎。 可还不等他做出决断,那魏仓率先忍不住了,他都已把话说的足够明白,可林寻却根本就不曾理会过他的威胁,一副视他如无物的姿态。 这让魏仓一下子被激怒。 “小子,你这是在找死吗!” 他冰冷出声,说话时,身影一闪,抬手一掌就直接朝林寻劈去,势大力沉,掌力炽盛,发出宛如雷霆般的轰鸣声。 轰! 这一掌极其霸蛮和狠辣,没有一丝的客气,要直接击毙林寻,杀人立威。 场中顿时亢奋起来,一众各族年轻一代男女皆流露出戏谑之色。 对他们而言,林寻只是一个少年而已,跟随青云阳而来,地位和身份必然不值一晒。 可偏偏地,这样一个少年却似乎比青云阳更有胆魄和骨气,一副不知死活的姿态,要选择离开。 这明显就是在挑衅魏仓啊! 而今,魏仓果然忍不住率先发难,这下自然就有好戏看了。 “你敢!” 青云阳发出怒吼,终于不再隐忍,在魏仓出手的那一刹,他竟是抢在林寻前边,愤然出击! 轰! 他周身澎湃神辉,挡在林寻身前,和魏仓硬撼了一击,一股震耳欲聋的碰撞声随之扩散而开。 蹬蹬蹬! 青云阳被震得倒退,脸色一阵青一阵白,气血翻腾。 场中顿时哄笑一片,众人的神色愈发戏谑了,青云阳这家伙竟敢出手了!这让他们都感觉很新鲜。 “呵呵,你竟真的敢和我动手?”魏仓皮笑容不笑,眸子却冰冷之极,杀机沸腾。 他也没想到,在这等时刻,像个受气包似的青云阳,竟敢站出来阻止自己。 “这是我带来的朋友,我自己受气不要紧,可你们若想对付他,那就先过了我这一关!” 青云阳大吼,脖子青筋凸显,神色有些狰狞,态度却极其决绝,明显是豁出去了。 听到这等狠话,非但没让众人有所收敛,反倒都大笑起来,尽是不屑和不以为然。 而林寻见此,也笑了,黑眸中闪过一抹欣慰,青云阳这么做才对,但…… 还远远不够! “作为一名强者,不止要学会抵抗,更要懂得反击,哪怕实力不如对方,也要让对方明白,你并不是那么好欺负的!” 林寻霍然转身,眸子幽冷淡漠,宛如深渊般令人心悸,看向了魏仓,声音平静而淡然,是说给青云阳听的。 但同样的,这一番话也被大殿众人听到,他们都一脸的愕然,差点不敢相信自己耳朵。 这少年疯了吧? 刚才若不是青云阳帮他拦住魏仓的一击,只怕早已死去,哪可能还有机会大放厥词? 尤其是魏仓,更是怒极而笑,连连被这少年挑衅,还真当他魏仓不敢杀人? “小子你今天别想活着离开了!”魏仓面露森然之色,指着林寻,态度嚣张而冷酷。 林寻没有理会他,依旧在对青云阳说:“大道争锋,勇者为先,若无此等心境,即便今天你侥幸活下来,但以后呢?每次都隐忍和退让,迟早有一天会在大道之路上被无情淘汰!” 青云阳站在那,胸口急剧起伏,默然不语。 “快,快杀了此人,老子不想听他叫嚣了!”有人大叫。 “妈的,当着我们的面教训青云阳,装什么装,魏仓,你再不动手,我可动手了!” 大殿许多强者嚷嚷起来。 魏仓脸色阴沉无比,冷冷道:“诸位放心,我这就将其杀掉,以其鲜血入酒,和诸位畅饮一番!” 轰! 话音还没落下,他已悍然出击,掌力若雷霆,裹挟万重光霞,道韵之力纯厚无匹。 不得不说,魏仓的实力的确很不俗,且明显战斗阅历丰富之极。 他这一击端的是迅若雷霆,狠辣非凡,寻常之辈是根本无法施展出这等威势的。 这让大殿许多强者眼前一亮,意识到魏仓要以雷霆万钧之势,镇杀林寻以立威。 青云阳见此,刚要有所行动,却见林寻这一次却抢在他之前,一步迈出,掌指随意拍出,轻描淡写。 魏仓唇角泛起一抹冷酷森然的弧度,这家伙竟敢和他硬撼,看来真的是迫不及待要寻死啊…… 但,仅仅一瞬间而已,他唇角弧度凝固,眼瞳骤然收缩,心中有一股说不出的危险感觉猛地涌出,让他浑身发寒,如坠冰窟。 这…… 魏仓都还没明白过来,就感觉右臂一痛,发出爆裂的脆响,血肉和筋骨竟是一瞬间就爆碎纷飞! “啊——” 凄厉的惨叫从他口中发出,他下意识要退避,却见一只修长白皙的手已经拍在他肩膀上。 嘭! 简直就像一座天外神山压迫在身上,魏仓都来不及挣扎,就被镇压跪在地上,膝盖骨粉碎,浑身抽搐,脸颊都因为剧痛而扭曲,凄厉的声音惨绝人寰。 这一切都发生太快! 一掌,就将魏仓右臂废掉,镇压跪倒在地上,无力挣扎! 大殿众人皆震骇,浑身发僵,原本亢奋而戏谑的神色全都凝固在那,瞠目结舌。 这个结果,让他们脑子都有些无法转过弯来。 一掌啊! 魏仓就直接跪了? 谁敢相信!? 魏仓的实力在大殿各族年轻男女中虽谈不上最顶尖,可起码也能排进前十。 谁能想象,他居然会败在一个少年手中,并且还仅仅只是一击就败了? 就连那坐在上首的黑凤族圣子雒崖,都不禁心悸,悚然动容,意识到他们都看错了,那跟随青云阳身边的少年,根本不是寻常角色,而是一位高手! 即便是知晓林寻身份的青云阳,此刻都惊呆了,他可以想象出林寻这个少年魔神很强,却没想到会抢到如此离谱的程度。 一击啊,魏仓跪了! 若是传出去,非在南溟海各族年轻一代中掀起一场轩然大波不可。 啪! 此刻的林寻依旧淡然如旧,似乎嫌魏仓惨叫声太刺耳,他隔空一弹指,就将对方击晕过去。 而后,他才对青云阳说道:“现在你看到了,这家伙也不过如此而已。” 那云淡风轻的姿态,让大殿各族强者皆愠怒和惊疑,这少年究竟是谁,为何从来都没见过他? 唯独青云阳心绪复杂,他若拥有和林寻一样的力量,自然也不会隐忍和畏惧。 “你的问题不在于实力的强弱,而在于心态有问题。”林寻看了青云阳一眼,似看破了他的心思。 “我明白了。”青云阳点头。 自始至终,林寻一直在对青云阳进行某种指点,视大殿众人如无物,不曾理会过一次。 甚至,就连被击败跪地的魏仓,在他眼中似乎仅仅只是一个例子,被拿来证明给青云阳看。 这种我行我素,目空一切的姿态,让包括雒崖在内的所有人都产生一股被无视和羞辱的感觉。 —— ps:还是说明一下吧,这两天一直在医院中奔波,金鱼的爷爷这几年一直住院,是绝症,老爷子的病情这几天突然加重,一家人都在忙碌。所以更新少,还请大家见谅。